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16章 我家小兽会说话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16章 我家小兽会说话

    白灼轻趴在柔软的枕头上,窗外的月光倾洒进来,带着一股静谧的气息,照耀在那洁白的毛发上莫名有种圣洁祥和的味道。一个英俊的男人正躺在他的身边,高挺的鼻梁,菱角分明的五官,那浓密而纤长的睫毛被月光投下一抹阴影,比起白天面无表情的冷漠,夜间的他显得柔和了许多。白灼轻看着一旁的阿诺,一缕青烟悄无声息的从他指尖凝出,随着男人平缓的呼吸渐渐被吸入体内。过了片刻,确定这家伙任由他折腾也不可能会醒过来之后后,白灼轻轻轻一跳,就从枕头直接跳到了男人的胸口。

    白灼轻凑近阿诺看了片刻,然后一爪子拍在了他那高挺的鼻梁上。居然敢恐吓他,别以为他听不出来白天这家伙话里的诱拐之意。但到底是他来到这个异世接触到的第一个人,而且对自己还算是不错,虽然有时候表现的差强人意,非要他好好教训一顿才肯听话,但起码还算是可以调|教。

    而且自己在这个异世也不知道要待多久,如果他爹娘族中长老不找过来,凭他自己回去那估计是希望渺茫
强缠,宝贝前妻。这个家伙在异世好歹也有些势力,要是真这么快就死了,对自己来说也算是有点小麻烦,还不如先养着这家伙再说。并没有纠结多久的白灼轻直接趴在了男人胸口,一丝神念顺着心脉游走进他的体内。不管他能不能搞定那个所谓的异能暴动,起码要知道到底在这家伙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白灼轻是妖修,但对于人类修士也算是有些了解。人类修士的修炼都是从练气开始的,修炼天赋除了天生的灵根之外,再就是丹田存储灵气的能力。丹田能够积攒的气越多,等到后面构建基台也越发有利。他不知道别的人类丹田如何,但这个家伙丹田内格外的浩瀚,可惜经脉没有得过扩充和清除脉络壁障,能够被吸入丹田的气少得可怜。

    感叹了一下这个人类的修炼天赋,白灼轻就继续沉下心来查看这家伙身体的问题。那一缕神念在他内体游走了好几圈,除了经脉干涩灵气不纯之外,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不过就在他准备退出男人体内的时候,一股庞大的力量猛地朝他神念撞击过来,甚至还意图将其蚕食。

    白灼轻猛地一惊,连忙稳固心台,那一股近乎于虚无透明的神念瞬间凝固的如同一条白龙,一圈又一圈将攻击自己的强大力量团成一团,死死的压制住。

    好在那股奇怪的能量虽然强大,但没有自己的意念,在白灼轻一边压制一边安抚的情况下,再次沉静了下来,然后沉入那浩瀚的丹田之内,像是云雾一般消散,形成一缕缕的白烟,静静的在丹田内沉浮。

    趴在阿诺胸口的白灼轻睁开了眼睛,看了看额头沁着汗珠却依旧昏睡的男人,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幸好及时收住了,不然差点就出大事了。想到那丹田内的强大力量,白灼轻看着阿诺的眼神也忍不住复杂了几分。

    真不知道该说这家伙是福缘深厚,还是倒霉透顶。隐藏在阿诺丹田内的能量强大而纯粹,但却不是这家伙能够承受的起的。这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体内突然多了一股凝聚了千年的深厚功力,除非有人将其压制再慢慢引导这家伙修炼,将这力量化为己用,不然迟早药丸。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阿诺搞不定这股力量,他能啊,而且如果吸取了这股力量,要不了多久,他那残破的兽丹还有在撕裂虚空时所受的重伤就能痊愈,甚至修为还能提升一大截。但是如果强行吸取,那么阿诺就会死。如果一点一点的吸取,那阿诺也会越来越虚弱,毕竟体内的能量慢慢被掏空又没有填进去的,早晚会被他吸成干尸。想要双方都保全,那就要他一边吸,阿诺一边修炼。可是这要怎么修炼比较好呢?梦中传授功法?

    有些头疼的白灼轻就这么趴在阿诺的胸口想啊想,然后就想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阿诺从昏睡中醒来,只觉得自己全身酸痛,像是每一寸筋骨都被什么碾压过一般,这种情况相当的不寻常。可是意外的是,尽管身上觉得很疲惫,但是一直像是被什么东西闷住的异能却清爽了几分。刚准备检查一下自身的阿诺很快发现了自己胸口有什么东西,将被子微微往下拉了拉,一撮白毛露了出来,低头一看,一只白团子在他胸口睡的香甜。

    阿诺的动作惊醒了白灼轻,睡眼朦胧的睁开了一条缝,然后张大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慢慢从他胸口坐了起来。

    阿诺一手托住他想要从床上坐起来,结果被小白一爪子按倒了下去。

    “小白?”大清早刚醒来还带有些微嘶哑低沉的嗓音轻轻一唤,白灼轻下意识一阵轻抖,莫名有种酥麻麻的感觉。

    神情古怪的看了阿诺半晌,最终白灼轻还是开口道:“我不叫小白,我叫白灼轻
大神爹地,妈咪不好追!”

    阿诺只觉得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为什么一觉醒来他的契约兽会说话了?脑子当机了一秒钟,到底是见识过人的元帅,将蹲坐在自己身上的小家伙放到了床上,从床上坐起来后跟他对视了好几秒,阿诺才沉声开口道:“你是十二星契约兽?”

    白灼轻轻哼了一声,小脑袋朝一边偏了偏:“要你管。”

    阿诺也不恼,平静的叙述道:“我们是契约关系。”

    白灼轻很想说契约个鬼,不过他也担心万一这土著知道他们没有契约成功,也不知道会用什么办法对付自己,不如有个契约关系的束缚,起码在这层关系的保护之下,这家伙也不会做出伤害他的事。他虽然一点都不怕这个只要他恢复一层实力轻易就能捏死的家伙,但族长常说,人类诡计多端防不胜防,还是防着点比较好。

    见小家伙沉默不语,阿诺开口问道:“你从一开始就会说话?你是特别的还是所有十二星的契约兽都会口吐人言?”

    白灼轻转过头看着阿诺,身后的尾巴摇了摇,虽然满脸白毛很难看出什么表情,但阿诺还是看出他有些小得意道:“要,你,管!”一副我知道你拿我没办法所以我就是不回答你问题的小傲娇模样,特别熊!

    知道从这家伙嘴里问不出什么来,阿诺转而问道:“早上想吃什么,我让佣人去准备。”

    白灼轻十分干脆道:“要吃鱼。”

    阿诺嘴角微微一翘,点开通讯器朝管家吩咐了一声后就准备下床更换衣服梳洗。白灼轻看他一点都不意外,没有诧异,没有惊讶,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的就这么接受了他会说话的事情,平静的好像他本来就会说话一样,这反应会不会有点诡异?

    见他掀了被子准备起身,白灼轻忍不住问道:“你就不奇怪我会说话?还是你想偷偷把我弄去做研究?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你们弱小的人类才不是我的对手!而且如果你想活命,只有我能救!”

    阿诺回头看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没了笑意,而是相当严肃的认真道:“我说过,我们相当于共生的存在,我会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去保护你,你可以试着信任我。”

    白灼轻有些心虚的移开目光,爪子无意识的开始在床上挠了起来。

    知道有些事不是一时半会儿真的能放开的,如果是一般的契约兽,契约的那一刻就会全身心的去信任。不过这小东西本来就不一般,戒心这么大也理所当然。阿诺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见他被揉的朝自己龇了龇牙,这才收了手。

    白灼轻趴在床上,见他如往常一样没什么两样,开口道:“我说我能救你,你就一点不着急?你现在的状况可是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

    阿诺闻言看了他一眼:“我相信你能帮我,所以不用着急,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都会配合你。”

    白灼轻得意的哼了两声:“除了我也没人能帮得了你了,可是我才不会白救你,你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想要得到自然应该先付出,不知道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请你帮我?”

    白灼轻见这家伙这么上道,毫不犹豫的开口道:“以后你得听我的,什么都要听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