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13章 念念不忘的坚果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13章 念念不忘的坚果

    费俊彦看着斗兽的结果内心是无比强烈的拒绝的,明明一路压制着打的对方毫无招架之力,怎么突然就被反扑了呢?甚至仅仅两招将火龙给打残了。当火龙倒地不起的那一刻他着实懵了,五亿星币可不是个小数目,他到现在都还在领着家里的零花钱,虽然也有一些私产,但一下子也挪不出这么多钱。

    见胜负有了结果,德蒙阿诺抱着小白站了起来,看向冷汗直冒的费俊彦,眼神依旧平静,仿佛那就是一粒不起眼的尘埃,无论如何蹦跶,也激不起他半点的情绪波动,哪怕是鄙夷。定定的打量了他两秒,阿诺开口道:“多谢费三少慷慨,先行一步。”

    费俊彦死死的捏着拳头,心中暗恨,他很想说这绝对有内|幕!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可是他却不能。拦住德蒙阿诺的是他,提出斗兽挑战的是他,甚至就连选择斗兽的方式都是他,如今输了,他如果嚷嚷着其中有问题,不说众人的目光,这事要是传回了费家,他绝对会被打死,还不如痛快的承认输了。

    就在阿诺准备离开围观台的时候,白灼轻顿时不依了,那只鸟呢,就这么不要了吗,那难道不该是他的战利品吗?而且还耗费了他一丝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灵力,如果就这么不要了,光是那点星币都弥补不了他的损失!见男人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像个木头一样杵着低头看自己,白灼轻一个劲的拍打他的胸口,伸出爪子指向刚刚异兽战斗的地方。

    阿诺看了他一会儿才开口道:“想要那只鸟?”

    白灼轻连连点头。

    刚跟上来的罗兵正好见到了这一问一答,眼神瞬间就变了。不过显然阿诺也没有去防备罗兵,小白的事情不可能瞒的那么严实,除非将小白放在一个除了他谁也接触不到的地方,否则小白的不同总会被人察觉。而罗兵是他信任的心腹,让他知道也没什么关系,起码还能多一个人去遮掩。

    阿诺摸了摸小白的脑袋,朝罗兵道:“去跟斗兽场交涉一下,这只彩鸾我要了。”

    罗兵点了点头,这事好办,像是这种私斗所挑选的异兽首先要自己买下才行,只是一般斗完之后输赢都会按照一定比例折价卖给斗兽场,异兽庞大不好处理,没有专业的处理线带回去更加麻烦,与其费那功夫吃点异兽肉,还不如花点星币去买,所以很少有人事后要带走异兽的。

    罗兵不笨,从一开始他就察觉到元帅的这只契约兽似乎聪明的有点过头,现在他已经可以确定,这只契约兽绝对不简单,而且元帅明显没有隐瞒他的意思,这样的信任他自然不会辜负,甚至还有些激动,他就知道,他追随的元帅不可能这么轻易被打败!

    元帅一行人兴高采烈的满载而归,除了没得到料想中结果的斯坦之外,所有人的表情明显透着喜气,都道这小白灵果然是元帅的小福星!

    斯年瞥了一眼斯坦,朝他回敬道:“那样的人,也不是你有资格追随的。”

    斯坦闻言恨恨的朝他瞪去,正准备说什么,斯年却直接错身朝前走去,斯坦见众人已经走了一段距离了连忙追了上去,却碍于众人也不好发作,心想着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贱种才行!

    另一边,费俊彦小心翼翼的跟自家二哥打着电话,将前因后果全都说了一遍,像受刑一样苦逼的等着二哥的审判。通讯那头沉默片刻,低沉的声音带着相当不好亲近的威严冷漠道:“既然遇上了德蒙阿诺,你为什么不直接向他挑战?”

    费俊彦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难道直接说他害怕吗?那边似乎也不在乎他的答案,冷冷道:“蠢货
遭遇优绩股!”

    被骂习惯的费俊彦根本不把这句骂当回事,只是硬着头皮问道:“二哥,那星币......”那边直接挂断了通讯,就在费俊彦垂头丧气削尖了脑袋在想怎么弄星币时,通讯器滴滴了两声,费俊彦一看,两亿星币的转账通知,顿时松了口气。虽然二哥很可怕,但到底还是他二哥,不会见死不救的。尽管只是两亿,他再挪一挪应该能凑够五亿。只是个损失,他总有一天要从德蒙阿诺的身上讨回来的!

    百夜城城主虽然地位并不算显赫,但好歹也是一城之主,前来贺寿的人也非常多。德蒙阿诺不愿意牵扯其中,见到小白昏昏欲睡,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消耗过大,整只兽都软趴趴的没精打采的,更加不会去赶这个热闹了。让罗兵带着贺寿的礼品登门,他则直接回了下榻的酒店。

    原本以为到了床上小白会慢慢睡着,谁知道等他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一只精神无比的小家伙正在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他,电视屏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打开的,正在播放着剧情狗血的爱情剧,估计他也只是听个声音,并没有认真在看,见到自己出来,顿时急不可耐的一下子跳到了椅子上,扒着那两袋买了之后一直拎着没给他吃的炒坚果。

    阿诺微微蹙眉:“很晚了,睡觉,明天给你吃。”

    听了这话白灼轻怎么可能依他,站在椅子上炸着毛的低吼了两声,这叫声听起来有些像体型巨大的猛兽,例如虎豹一类的,但可惜实在有些稚嫩,倒像是不满撒娇。

    阿诺上前将他抱上了床,掀开被子躺了上去,摸着他的背毛安抚道:“睡前不要吃太多东西,买来就是给你吃的,都是你的,明天再吃也一样。”

    白灼轻忍不住直接去咬的他衣服,想要将他从床上拉起来,结果撕拉一声,衣领被他咬着给撕开了一大片,露出精壮的胸膛。白灼轻松开咬着的衣领,朝前迈了两步,将爪子踩上了男人的胸膛,那紧实充满了弹性的触感令他很是新奇,连着踩了好几下。

    阿诺伸手想要将踩在自己胸口的小家伙给弄下来,结果被不客气的推开。见他拍了拍自己,又指了指放置炒坚果的地方,阿诺道:“不行。”总这么依着他,以后还不知道会被纵容成什么样的性子。

    白灼轻一爪子拍在了阿诺的嘴巴上,将他双唇紧紧压着,又朝那边指了指。原本吃不吃其实无所谓的,但见这个土著这么执着的不给他吃,那他今天晚上还偏要吃到不可!跟人类对着干什么的,一次生两次熟,早晚会变成熟练业务的。

    阿诺一个翻身,将站在他胸口的小家伙抱在怀里压着,可惜他速度快,那小家伙的速度也不慢,直接双腿一蹬,像条滑蛇一样蹿了出去,轻轻松松的跳到了对面的椅子上,丝毫不见之前那昏昏欲睡的模样,精神头足的很。

    阿诺回头看了他一眼,直接盖上被子道:“那你今天晚上抱着坚果睡吧。”然后完全不再管他了,反正门锁着也出不去,不会有安全问题。

    白灼轻会这么放过他吗,显然不可能,一爪子将袋子撕开,那坚果不大不小,他一爪子刚好可以抓一颗,然后一颗坚果准头相当不错的,打在了阿诺的头上。

    阿诺直接翻身坐了起来,那撕开的衣服还大喇喇的就这么穿着,露出半边肩膀和大半个胸口,那麦色的肌肤和线条紧绷的肌肉实在是秀色可餐。可惜他对面的不是视他为男神的元帅粉,只是一只满心满眼要跟他对着干的妖兽,于是第二颗坚果被那小东西不客气的扔了过来。

    阿诺手一挥就将朝自己投射而来的‘凶器’捏在了手里,看着不依不饶的小东西,冷声道:“过来睡觉
后宫嗨翻天!”

    回答他的则是又一颗朝他袭来的坚果。

    这边一人一兽僵持的闹腾着,在百夜城城主府里,斯卡特神情阴郁的看着自己最为得意的孙子,怒其不争道:“简直目光短浅!好好一手棋被你彻底搅乱了!”要是今天德蒙阿诺亲自送来贺礼,那么进入星联军校的事情就成了,能够让德蒙阿诺亲自走这么一趟,这件事其实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可是不过是下午的半天考量,事情居然有了变化,看到带着贺礼过来的罗兵,斯卡特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斯坦则是不满道:“德蒙家如今够看的只有德蒙阿诺一人,可他现在契约了一只三星的白灵兽前途尽毁,还有传言说他异能暴动,那白灵兽怎么可能承受得住他的暴动,用不了多久德蒙阿诺就会死,为什么要我在这个时候跟随这样一个人!”

    斯卡特忍无可忍的一巴掌打在了斯坦的脸上:“愚蠢!”他生了三个儿子,最聪颖的那个英年早逝,只剩大儿子和小儿子,大儿子毫无建树,根本不是良才,小儿子更是一言难尽,甚至丢尽斯家脸面,要如果不是看在到底是自己骨肉的份上,他也不会在小儿子遇难之后将他唯一的孩子斯年给带了回来。斯年虽然天分不佳,但心性不得不说比斯坦好得多,可是一想到他身体里流着的那个家族的血液,他就接受不了。

    斯年看着简直犹如闹剧一般的祖孙二人,直接转身离开。

    斯坦见他想要走,不顾肿胀的半边脸颊,一把上前将他拉住,猛地往地上一推:“你这个贱人!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对我说那种话!”

    斯年异能不如他,力气也没有他大,见他狂怒的模样,被推倒后只是从地上爬了起来,整了整衣服,语气平静道:“难道你觉得你自己配吗?既然你这么有本事,那就凭自己考进星联军校啊,要知道当年元帅可是凭自己的能耐考进去的,还是第一名。”

    斯坦冷笑道:“那又怎么样,你崇拜的人快要死了,而我还年轻,还有的是时间!”

    斯年眼神一冷,怒意一闪而过,随即又冷静了下来,看了眼被气得不轻的斯卡特,怜悯的摇了摇头:“目光短浅,原来这就是斯家未来的继承人,我看斯家在这百夜城也立足不了多久了。”说完又朝斯卡特道:“我姓斯,可是这个姓氏是我父亲给我的,当年你将我带回来的时候,我对你,对这个所谓的家曾经有过期待,可是得到的只有冷漠,肆意辱骂,在这里人情冷暖我一一尝遍,让我一夜成长的不是父母的意外身亡,而是面对你们这些所谓的亲人令人寒心的对待,从今以后我斯年,跟你们斯家再无半点关系,这样的家族,难怪父亲当年宁死也不愿意回来。”

    斯坦跳脚怒目:“你这个贱人!养不熟的白眼狼!要是没有斯家,你还能活到今天!”

    斯年看也不看他,扫了眼上座那个沉默异常的老人,眼神渐渐坚定,转身离去。他不欠谁的,更没有花过斯家的一分星币,不过是渐冷的期待再也无法回暖,孤家寡人而已,又有什么可怕的。

    德蒙阿诺并不知道即将有个少年要来投奔自己,此刻的他毫无形象的坐在一片狼藉的床边,衣衫不整,头发杂乱,表情漠然的将一颗坚硬的坚果捏开,露出里面嫩白的果仁,然后蹲坐在他身边的白团子张大嘴巴,那颗香甜的果仁就被喂进了嘴里。满足的低呜了一声,吧唧两下就将嚼碎的果仁吞了进去,再张着嘴巴等待着下一颗的投喂。

    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大概就是这样,人的一辈子,总要遇到一个天生克自己的家伙,阿诺觉得他已经遇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