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12章 从天而降的星币
    费俊彦发出邀请后还特意看了眼阿诺怀里抱着的那只契约兽,不过他也知道如果提出契约兽互斗别说阿诺不会答应,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他们费家的脸面也别要了,虽然他很想让自己的独角王蜥狠狠的虐一虐那坨白团子,但现在这是不可能的,只能看今后找机会吧,所以状似大度的道:“听说今天斗兽场刚养好一批高级异兽,不如我们去各选一只开个私斗?有赌无彩没意思,开个赌局如何?”

    阿诺还以为费俊彦会提出契约之斗,可惜到底是中看不中用的草包,稍微硬气一点想要挑衅,大可提出双方带着契约兽下场。十一星对战三星虽然胜之不武,但费俊彦若是以三级异能者迎战自己五级异能者,这份不公平倒是可以拉平一些,起码不会落人口舌
[综英美]“新生儿”是超级英雄

    如果费俊彦真有那个胆子,说不定能发现自己如今的状态,虽然他表现如以往一般,但那只是做给外人看的,真要斗起来,自己身体的状况恐怕就再也瞒不住了。马上星联学院开学,正值新生入学之际,是最佳笼络人才的时机,这时候一旦德蒙军弱势了,费家军只会踩着德蒙军猛地往上爬,想要占据军团之首也不是没可能。可惜近在眼前的机会,就被这个胆小的草包给放过了。

    跟在德蒙阿诺身边的罗兵面上不显,但着实稍稍松了口气。别人不了解他们元帅的情况他清楚的很,虽然有猜测,但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碍于以往元帅的狠辣作风,即便有心想要试探,但也担心做了别人的出头鸟。要是真试探出想要的结果倒也罢了,要是因此毁了自己那就划不来了,要知道这位德蒙元帅,可是曾经一圈打碎异能者气海的人啊,气海一破,从此就连废人都不如了。这也是虽然费俊彦认为德蒙阿诺已经废了,却还是不敢撕破脸的挑衅,只能像个小丑一样从旁的撩拨一下的原因。

    安静了一下午的斯坦在一旁突然开口道:“据闻元帅的眼光毒辣,对异兽甚为了解,不知道今天是否有幸见识一下?”

    费俊彦根本不给阿诺拒绝的机会,直接侧身朝着关闭异兽的方向示意道:“元帅先请。”

    阿诺看了他一眼,说道:“希望你能赌得起。”说完直接抱着小白朝着兽笼走去。

    费俊彦微微挑眉笑道:“这话也正是我想说的,我开的赌局可是很大的,希望阿诺元帅不要扫了众人的兴致。”

    一行人随着侍者的带领来到专门挑选异兽的地方,这里所关押的异兽都是按照等级来分来的,专门提供给私斗的顾客挑选。契约兽毕竟十分的珍贵,除非等级恰好相当,其实很少人会用契约兽来决斗,毕竟损伤的一方连同契约者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各自选择异兽去斗是最好的。

    当高约五米的巨门打开,庞大的隔间里关着各种不同品种的异兽,每一只异兽都巨大无比,人类在它们面前简直可以说是渺小了,挑选时甚至还要仰头去看。

    白灼轻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异世所谓的异兽,虽然在电视里曾经看过异兽,但隔着一个屏幕并没有太多的直观感受,现在突然看到这些庞然大物着实让他诧异不已。这些异兽身上的妖气甚至比那些所谓的高级契约兽还要浓郁,只是没有那些契约兽的气息干净,有些杂乱,被这些杂乱的气息影响,这些异兽除非有丹药或者长着梳理,否则永远都是一头不会开智的野兽。

    阿诺见原本百无聊赖趴在他怀里昏昏欲睡的小家伙,见到这些异兽顿时来了兴趣,整个身子往外探,要不是他一手掌着,恐怕都要从他身上掉下去了。他们这群人虽然不是每一个都带着契约兽,但也有不少是契约兽同行的,现在众人的契约兽要么出现焦躁的情绪,要么不安的需要契约者的安抚,要么隐隐开始浮动战意,而他家小白明显看稀奇的神态越发显得与众不同,这让阿诺不得不大手一蒙,将他整只的压在自己怀里,不让他太过突兀。

    斗兽场可以说是异能者或者平民最常去的娱乐场所,众人早有准备,那些异兽的气息不管是对几星的契约兽都有影响,所以当巨门一开,所有人都十分有经验的第一时间去安抚自家契约兽,免得惹出乱子来。当费俊彦安抚住了独角王蜥,恰好看到德蒙阿诺将他的契约兽以保护的姿态整个蒙住,这举动明显就是替那弱小到不堪一击的小东西抵挡异兽的威压,心中不屑的一笑,开口道:“这里的异兽等级相当,就算有差别也只是细微,更多的则是看运气,不如我们换个选法怎么样?我们站在外面,就让自己的契约兽去选。”

    忒不要脸了
末日的小尾巴

    就连费俊彦身边的人也都羞红了脸,以前没见过还以为是传闻,现在不是都见到德蒙阿诺手里抱着的三星契约兽了吗,让一只三星契约兽和一只十一星契约兽去挑战斗异兽,那只三星契约兽恐怕刚放到地上就吓软了,这还怎么玩?!

    德蒙阿诺身后的人怒目而视,不过元帅没出声,他们再不满也不会贸然开口,但是心里对于费家的鄙夷更深了一层。

    斯坦站在一旁全然是看好戏的姿态,费家和德蒙家都是顶级家族的存在,两家争锋相对全星际都知道,只是那些上层人员的争斗他们这种小贵族是无缘得见的,今天有幸见到,当然要看个过瘾。不过余光见到那个贱种暗恨的眼神,勾了勾唇角凑到他耳边道:“那可不是你这种人能肖想的,省省吧!”

    斯年置若未闻,只是将面上的情绪隐去,总有一天......

    阿诺只是轻描淡写的瞟了他一眼,然后拿开手掌,对怀里的小白说道:“去挑选一只你觉得可以战斗的异兽。”

    白灼轻原本想置之不理的,凭什么让他听从一个小小人类的指挥。但是余光不经意的看到被人拎着的两大袋子炒坚果,想到今天这土著真的给他买了好多吃的,几乎是要什么买什么,而且现在这家伙似乎正在被人欺负,这土著好歹也是他罩着的人,怎么可以被别人欺负,于是甩了甩尾巴,算是勉勉强强的应了。

    大概看出他的勉强不情愿,阿诺心中暗道了一声小没良心的,嘴上还是哄道:“赢的星币全给你买吃的。”

    白灼轻的眼睛顿时亮了,他知道在异世买东西需要那个所谓的星币,就连买那个能量石也要星币,所以星币很重要的。于是那点不情愿也消散了,尾巴都甩的欢快了几分。

    费俊彦嘲讽的瞥了一眼,将独角王蜥放到了地上,摸了摸那满是鳞甲的背脊道:“去挑一个你看得上眼的。”他养的契约兽他知道,这独角王蜥什么都好,就是心高气傲的很,遇到觉得对它有威胁的,便想要叫嚣着打一场,所以只要见它对哪一只异兽表现出特别的敌意,那只异兽肯定是这一屋子里最厉害的。

    见独角王蜥进了屋子,阿诺也将白灼轻放了下来。众人以为被群兽环视,这只小东西怎么也要腿软吓的往主人身上扑,谁知这小东西只是将毛抖顺了,朝着屋子迈了两步,然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第一个笼子前了。虽然没有表现出害怕怯弱的摸样,但这根本不敢往里多走一步,也是很丢脸。费俊彦更是忍不住噗嗤了一声发出了嗤笑的声音,算是忍住没跟阿诺说多谢你送星币我花了。

    阿诺见白灼轻就这么坐着不打算动弹了,便上前将他抱了起来,朝着候在一旁的侍者道:“我就挑这只了。”

    侍者虽然也是诧异,但客人怎么选,他们就怎么登记就是了。

    片刻后,费俊彦的契约兽也挑好了,一个劲的朝着关在笼子里庞大异兽吐着舌头,那是一只火龙,巨大的骨翅,四肢强劲有力的利爪,长长的尾巴上还带着灼热的火焰,一看就相当的不好对付。再看元帅家那只契约兽选择的异兽,一只体型同样不小的彩鸾,五色的羽翼看起来华美异常,但是比起火龙明显少了杀气和血性。这两只异兽尽管等级相同,但一个嗜战,一个大概可以关在笼子里欣赏。

    一行人来到观战的包厢,德蒙家跟费家的对赌这种噱头斗兽场自然要好好利用,消息一出,这一间的私斗场瞬间爆满,下注的同样不少,不过碍于德蒙阿诺的威信,哪怕费家的赢面比较大,斗兽场也不敢加注,只是一比一的赌局,算是中规中矩
[傲慢与偏见]贝内特夫人

    费俊彦自感胜利在握,于是毫不掩饰得意的表情朝阿诺道:“不知道元帅打算赌多大?别的没有,我们费家星币还是有的,不管元帅玩多大,我都奉陪到底。”

    坐在阿诺身上的白灼轻抬起爪子原本想要拍他胸口的,结果身量太小爪子太短,于是拍到了阿诺的肚子上,虽然很想出声,但还是忍住了,拍打了两下示意他尽管赌,有多少星币赌多少,想要哪一只异兽赢,还不是凭他说了算!

    那小骄傲的眼神阿诺看的真切,于是道:“那就五亿星币吧,免得下注少了委屈了你们费家。”

    费俊彦一顿,他想着最多也就几千万,顶了天大不了一个亿,这开口就是五亿星币,就算是他想要一次拿出来都有些不太容易。不说费俊彦,就连一旁跟着的人也都诧异不已,这明知是输,还出手这么多,难道这只异兽还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们没有看出来?

    他们这么想,费俊彦自然也往这上面去想了,犹豫间又听阿诺道:“要是费三少觉得多了,那三少出多少就是多少吧。”

    这话一出,费俊彦哪里还忍得住,立即冷笑道:“元帅说笑呢,这点星币我还是拿得出来的,希望到时候元帅也能如此痛快!”

    两人决定了赌注,很快两只异兽就被放了出来。观看台设置的非常高,还有巨大的能量罩,别说是两只异兽了,就算是十只异兽同时攻击都不一定能撼动能量罩分毫,所以安全问题完全无需担心。

    两只异兽一放出,那火龙猛地展开骨翅,呼扇一下,无数小型的火焰朝着彩鸾如雨般的刷刷袭去。彩鸾算是一种比较平和的异兽,攻击意识并没有火龙那么强,于是出击慢了半拍就被火龙夺了主场,只能被动的防御。彩鸾是风系的异兽,当那火球密集的砸来,只能展开旋风,将其悉数卷开,砸在能量罩上顿时火星四射,无比的壮观。

    看到彩鸾只能一味的防御,那巨大的羽翅身上被火龙的尾巴抽出了一道道的血痕,费俊彦笑意更甚,这一战,他赢定了!

    火龙不愧是拥有战龙名号的异兽,高强度的攻击令彩鸾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罗兵等人更是看的冷汗直冒,这要是输了星币事小,面子更重要。但是这一战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必输无疑。

    就在所有人都提着心关注着两只高级异兽的战斗时,除了阿诺,谁也没有注意到,趴在他的腿上的小白双眸突然漆黑如深渊,带着令人迷眩的星点。就在这时,一直被动挨打的彩鸾突然发出一声高亢而尖锐的嘶鸣,一股巨大的风暴也随之而起,那一直紧盯着彩鸾攻击的火龙甚至被猛地撞击到了能量罩上,那骨翅更是生生的被折断了,可想而知这突然的暴风威力有多么猛了。

    就在火龙吃痛暴怒反击时,那彩鸾翅膀一扇,比刚才更加猛烈的暴风聚起,整个能量罩内充斥着锋利如刀的风刃,见那只火龙被那暴风挤压的毫无反抗之力并且身上多出了一道道深刻入骨的血痕就知道了。

    形势突然来了个大反转,所有人都傻了眼。

    当能量罩内的暴风停止,火龙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地上,全场哗然。

    而阿诺只是平静的轻抚着小白的背毛,朝脸色惨白的费俊彦道:“希望费三少尽快将星币转入我的账户。”然后转头朝罗兵道:“待会儿帮我去另开一个账户,这星币是小白赢的。”

    白灼轻满意的点着小脑袋,果然孺子可教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