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10章 傻白甜兽进城了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10章 傻白甜兽进城了

    异能者的感官都是十分敏锐的,所以当费俊彦肩膀上多了一滩不容忽视带着尿骚味的水渍时,不止是感觉到肩膀温热的费俊彦,连同周边一直关注着场中为首二人动静的群众全都是傻眼。再加上费俊彦今天穿着一身白色常服军装,那滩水渍越发的显眼。

    不说周围众人的诧异,当事人费俊彦更是猛地僵直了身体,见鬼一样侧头看向肩膀上的小东西。

    独角王蜥作为强大的十一星契约兽,向来极为倨傲,甚至比人类中的小贵族还要讲究。餐前餐后要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爪子,饮食要用专用的碗盘,甚至洗澡都要用专用的浴池,更不用说大小便绝对也要在专用的便池中解决,像这种在外面大小便都是不可能事情,更何况还是直接拉在身为主人的他身上?他一定是在做梦,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高贵的十一星兽身上,这就如同帝国元帅不可能不顾场合在大庭广众之下随意大小便一样。

    更为重要的是,直接尿在了他的身上!!!费俊彦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炸了!哪怕尿在他鞋上好歹还有厚厚的一层鞋面挡住,这样直接尿在他肩膀上跟一盆粪|水泼在他身上有什么区别?!那近在咫尺对他来说浓郁到不忍直视的味道,更是险些将他熏晕过去!

    在众人震惊的时候,阿诺低头看了眼趴在他臂弯闭着眼睛悠哉甩着尾巴的小白,微微翘了翘嘴角,另一只手覆了上去轻轻摸着他圆溜溜毛茸茸的耳朵。白灼轻嫌弃的抖了抖,见他没有拿开的意思,张嘴打了个哈欠,也就任由他去了。就这么摸着其实还挺舒服的,就是令兽有些昏昏欲睡了。

    羞愤难当的费俊彦一回头就看到阿诺嘴角的笑意,当即就觉得那是在嘲笑自己,顿时不客气道:“你笑什么笑,不过是一个将死的废人,有什么好得意的
快穿系统之女配复仇!”

    这话一出,不止是阿诺身后跟着的人变了脸色,就连费俊彦这边的人脸色也有些发白,而口无遮拦的费俊彦一说完同样有些后悔了,他虽然是费家的人,但到底没有什么实权,所倚仗的不过是姓费而已,哪怕就是德蒙阿诺瘫痪在床无法动弹,也不是他能这样随意直言侮辱的。欺负一下对方的契约兽倒是没问题,欺负到正主头上,那简直跟找死无异。

    就在众人以为德蒙阿诺肯定会发怒时,只见他神色漠然的看了眼费俊彦,抬脚一动,费俊彦吓的连连后退,他只是一个三级异能者,真要打起来他恐怕连德蒙阿诺的一击都接不住。

    不过事情明显没有按照他以为的那样发展,德蒙阿诺只是目不斜视的与他擦身而过,而他身后的人也根本没将姓费的一群人放在眼里,一个个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仿佛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那只独角王蜥,然后毫不掩饰的嗤笑了一声,那浓浓的嘲讽和不屑简直扑面而来。从头至尾只有费俊彦像个小丑一样上下蹦跶,对比德蒙阿诺的平静淡定,高下立现。

    可怜的费俊彦不止没有嘲笑到敌人,还给人当做了笑料,最后更是落得一身骚。

    跟在费俊彦身后的人连忙将头低下,不管心中如何想的都不能表现出来,他们跟着的这位三少爷可不是个心胸宽大的人。不过他们再小心,自觉被羞辱的费俊彦也没有放过他们,直接将离他最近的两人踹倒在地借此泄恨,扫视了一圈见所有人全都噤若寒蝉的瑟缩着,这才火气稍降了些,朝着阿诺离开的方向恶狠狠道:“我看你还能狂多久!”

    已经离开机坪,上了等候在外车辆的阿诺等人自然听不到,就算听到也只会嗤之以鼻,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发表这种毫无用处的事后叫嚣。

    费家老三拦路的插曲就这么过去了,除了路上罗兵等人谈论了一下那只尿失禁的十一星契约兽,谁也没将这个‘意外’与正趴在阿诺臂弯里满眼兴奋看着车窗外像个刚进城土老帽的小白联想到一起。

    一行人一路来到帝都的百夜城,今天是百夜城城主斯卡特两百岁寿诞,十多年前一次星域战场中,斯卡特曾经帮助过德蒙军度过一次难关,有恩必报是德蒙家的宗旨,这次斯卡特邀请时言明了,希望能借助德蒙家的名额送一个斯家子弟进入星联军校。

    星联军校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军校,只要考入军校便会授予军衔,这所帝国第一等军校随便拉出一个都能上阵指挥杀敌,可以说这里是统帅集中营,早已超过了学校的界限了,就连如今已经身为一军之帅的德蒙阿诺,同样还只是星联军校里的在校生,可想而知能够进入这等军校条件是多么的苛刻。

    除了通过变态式的考核进入星联军校,还有一个方法就是保送。星盟帝国的领域一共有五大生命星,每一个生命星都有十个保送的名额,这些名额也相当于变相的给了当地最为权势的大贵族,另外的名额就掌握在四大军团手里,每个军团都有五个保送名额。简而言之就是如果通过军团的名额进入星联军校,那么无疑就相当于那个子弟背后的家族站队了。

    对于各大家族,选择倾向哪个军团很重要。对于各大军团,选择收归哪个家族同样很重要。所以即便斯卡特对于德蒙家有恩,但德蒙阿诺还是要亲自过来看看斯卡特推荐的子弟,要是他不满意,这个恩情换个方式同样可以报答。

    斯卡特在这个时候选择德蒙家也不是没有算计的,虽然随着德蒙阿诺的虫战意外,德蒙家似乎渐渐在走下坡,但到底还是四大军团之一,不可能一夕彻底覆灭。如果德蒙阿诺能够度过这次难关,他们斯家困难时期的投靠越发难能可贵。退一万步来说,这次德蒙家要是真的熬不过去了,就凭着德蒙家的作风,那些跟随着他们的部下,德蒙赫也肯定会安排妥当
贼婆重口逆袭。跟德蒙家世代交好的贺家就是一处可去之地,无论如何,这时的投靠总会有个退路可以走。

    进一步便是德蒙家的重新崛起,退一步就是投入了贺家的大本营,不管怎么说斯家都不会亏。在这样的先决条件之下如果不敢去赌未来的命运,那他也不会把当年一个小小的斯家发展成如今的规模了。而且他想要的可不止是随便一个家族就能替代的地位,否则十多年前他就能趁机归入德蒙家了,如今终于等到了恰当的机会,斯卡特自然不会放过。

    当下人禀报德蒙阿诺到了的时候,斯卡特相当热情的迎了上去,就连看到他手里抱着的那只白团子时,脸上都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异样。寒暄了两句,斯卡特便将这次准备推荐的孩子叫了过来。

    拍着身边那个丰神俊朗的少年后背,斯卡特笑眯眯道:“这是我大孙子斯垣,天赋尚可,如今刚刚三十,已经是三级异能后期了。”说完又朝那少年道:“你不是特别崇拜德蒙元帅吗,怎么见到偶像激动的说不出话了?”

    斯坦微红着脸颊,眼中流露出激动,状似兴奋道:“德蒙元帅好!”然后晶亮的眸子看着阿诺,仿佛真的是个见到偶像便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的少年一般。

    阿诺略微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而他身后站着的罗兵则是一脸的痞笑,扫了一眼那个叫斯坦的少年,笑意更甚。演技不过关又何必勉强自己,明明是不情愿,甚至眼中藏了一丝鄙夷嫌弃,却偏又装成兴奋激动,骗骗一般人也就算了,还敢在他们面前演戏,看来野心不小的斯卡特却没有一个能继承他能耐的继承人。

    白灼轻这时睁开了眼睛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在阿诺身上动了动,不满的伸出爪子在他手臂上拍了拍。听人类讲话真的很无聊,哪有那么多废话要讲。明明见到人来了,还要多问一句你来了,眼睛是瞎的吗?!还有说好的好吃的,到现在他连一口肉都没吃上!

    阿诺顺势在他背上抚摸了两下,朝斯卡特道:“小白估计饿了,我先带他去吃点东西,稍后再聊。”

    斯卡特忙道:“今日城中正好举行特典,有很多活动,不如让斯坦作为你们的向导带你们四处转一转?”

    阿诺看了眼那个看起来满眼期待,眼底却透着冷淡的少年,点头道:“有劳了。”

    众人转身之际,罗兵看到一个躲在角落的少年。见到罗兵朝自己看过来,那少年明显慌乱了一下想要后退跑掉,一转身却猛地撞到了墙上,迷糊的叫人忍不住替他疼了一下。

    这么大的动静吸引了阿诺一行人的目光,斯卡特只好出声道:“斯年,你躲在那里干什么,既然来了也不过来跟客人打个招呼,你的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

    被叫做斯年的少年连忙低着头跑过来,低声道:“元帅好。”

    斯卡特解释道:“这是我另一个小孙子,叫斯年,今年二十九。”意思是这孩子还没成年,刚刚犯的蠢各位不要介意。

    罗兵见那个斯坦见到这个斯年毫不掩饰的厌恶瞥了一眼,本着他看不顺眼的人不爽了他就爽了的心理,直接搭上了斯年的肩膀朝着斯卡特道:“既然来了,那干脆也一起陪着我们玩玩吧,斯城主不介意让你这两位孙子一起作陪吧?”

    斯卡特连忙笑道:“这是他们的荣幸。”又朝两人叮嘱了两句,这才目送他们一行人离开。等到房间重新安静了下来,斯卡特眼神暗了暗,那小子果然跟他爸一样是个不安分的,只希望不要坏了这次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