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9章 谁先妥协谁就输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9章 谁先妥协谁就输

    白灼轻以为离开这个小岛需要坐船,倒是没想到坐的居然是在天上飞的船,虽然造型奇怪了一点,但是速度快的丝毫不逊色他在族里的专用坐骑。想到那只他好不容易才驯服的火凤,心中略微有一丝遗憾。要不是族中长老说那火凤金贵稀罕的紧,带下山历练会令人类修士眼红惹祸,他肯定放在储兽符里带着了。要是带着火凤,何必委屈的留在这里,还不是天高任他飞
大神爹地,妈咪不好追

    阿诺见小白趴在窗户上一动不动的盯着外面,眼里莫名有一丝小忧郁,便从一旁的储物柜里拿出一盒小银鱼,打算用吃的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那里面是专门烤制的小银鱼,一种价格不低于雪银鱼的深海鱼类,只是体型较小,长到最大也只有成年人的一指长,通体雪白晶透,最妙的是没有鱼骨。小银鱼不像雪银鱼可以人工饲养,只能野生自然繁殖,因此比雪银鱼更加难得。只是体型较小,小康家庭如果舍得,买一点点尝尝也并不是买不起,不像雪银鱼一条那么大难以负担。这一罐子大概有一斤多点的分量,就要近万的星币,要如果不是见小白似乎爱吃鱼,阿诺也不会买。

    这一次阿诺没有将食物放在地上,而是见小家伙有兴趣的模样,拿了一条直接喂到了嘴边。只见小家伙小鼻子耸了耸,舌头一卷,手中的小鱼就被他吧唧两下给吞了。被那小舌头顺带扫到的触感令阿诺莫名有些心痒,一时有些闪神。

    白灼轻吃东西的速度很快,反正也只是尝个味道,吃进嘴里觉得味道不错,正等着继续投喂,却没见到那家伙继续的动作,忍不住抬起爪子推了推他,催促之意不言而喻。阿诺回神,将那盒子的盖子放在小白面前,从里面倒出几条,让小白自己吃。

    白灼轻自然不依,直接将面前的盖子推开,然后拍打着男人的手背,双目炯炯有神的瞪视着。

    阿诺一顿,问道:“要喂?”

    白灼轻傲娇的微抬下颚,轻哼了一声。

    阿诺却没有如愿,而是道:“你昨天自己吃的不是很好吗,自己吃,吃完了再给你倒。”这么一小罐子按照昨天的食量肯定是不够的,阿诺也没有拘着他让他少吃的打算,只是怕全都倒出来他一边吃一边玩给浪费了。

    白灼轻不耐的猛地拍打了两下自己坐着的窗台,见那土著直接转身,一个脾气上来,将那装了几条小鱼的盖子哗啦一下给掀翻到了地上。虽然地上铺了地毯,那点轻飘的东西落在地毯上也没什么声音,但那细微的动静自然逃不过异能者的耳目,更何况阿诺才刚刚转身还没走远。

    阿诺转头见到洒落在地上的小鱼,看向窗台上明显生气正瞪着他的小白,实在搞不懂这小家伙发哪门子脾气。转身回去将地上散落的小鱼捡了起来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捡起盖子盖上:“不吃就别吃了。”

    白灼轻闻言自然越发生气,直接站起来朝着他低吼了一声。要不是克制着,差点就直接脱口大骂了出来。简直没点自觉,这人类还得要好好的调!教!

    这次与阿诺同行的副将罗兵进来刚好看到这个画面,那站在窗台上的小东西明显炸毛的在吼叫,只是那稚嫩的小嗓音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倒是莫名有几分可爱。而他们元帅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很难看出这样一个面瘫,是怎么能惹得那小家伙炸毛的,难道他们元帅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恶趣味的逗弄?想想那个画面罗兵就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元帅,这是准备的礼单,看看还需不需要添补些什么。”

    阿诺接过单子查看起来,罗兵则跑到窗台边笑眯眯道:“小家伙你在叫什么呀,是不是元帅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打他好不好?”说着伸手想要去摸一摸,他们虽然是一群五大三粗的士兵,但美丽可爱的事物同样喜欢,尤其这还是他们元帅家的,能够逗弄元帅的契约兽,简直机不可失啊!

    罗兵的话音一落,一道白光带着凌厉的风声划过,常年作战的条件反射急速后退,只是到底有些措手不及,两脚险险相绊,踉跄了一下才站稳,幸好没有摔倒也没被抓伤
强缠,宝贝前妻

    罗兵诧异的抬头朝着那只小白兽看去,实在没想到,一只三星的白灵兽速度居然这么快,而且爪子还那么锋利,要不是他退后的快,脸上绝对会挂彩!

    阿诺只是瞟了一眼,这要是被小家伙伤到,那也只是他活该。

    罗兵显然没有从这场意料之外中回神,惊讶道:“元帅,你家契约兽开挂了吧,这真是三星白灵兽?感觉比耗子契约的那只七星风狐速度还要快。”

    阿诺头也不抬道:“那是你疏于操练,回去加练,以后的训练全部加倍。”

    罗兵顿时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瓜子,让他手贱,让他给自己找事,没事惹元帅的契约兽干嘛,好了吧,这下自己也没好果子吃了吧!见事情没了商量的余地,罗兵可怜兮兮的拿着确认后的礼单出去了。

    阿诺原本以为被罗兵这么一打岔,刚刚那场小脾气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一直到下机,那小东西居然居然完全不搭理他,而且貌似很有一直气下去的可能。

    看着面朝窗户趴着的小白,阿诺很是有些无奈:“我们到了,要下机了,如果你不下去,那就会被送回岛上,下次想要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白灼轻对此置之不理,小身子一扭,屁股对着阿诺。不好好让这土著知道他的厉害,以后少不了要妥协的更多。族中长老常说,想要不被人牵着鼻子走,那就要牵着人的鼻子走!

    阿诺至今都没搞清楚这小家伙到底为什么发脾气,难道就因为他没有喂他吃东西?又不是不会吃东西刚出生的小崽子。阿诺迟迟没有下机,已经打定主意今后离的远远的副官罗兵只好过来查看情况,见到这一人一兽僵持的场面,好险才忍住差点笑出来的声音。

    轻咳了一声,罗兵道:“元帅,机坪时间快到了,再不下机就要返航了。”

    阿诺看向小白:“听到了,再不下机就要被送回去了,你走不走。”

    白灼轻一爪子扒在窗户下的滑道上,态度十分明确。

    罗兵一听那冷冰冰语气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硬着头皮道:“元帅,你这样是不对的。”

    阿诺那锐利的目光直接朝罗兵看去,罗兵只好道:“每只契约兽都是不一样的,有的契约兽天性乖巧,有的粘人,有的高冷,性情不同的契约兽所对待的方式自然不一样,但有一点相同的是,如果契约兽不能从小就培养出感情,即便因为结契而忠诚,那也只是在契约的约束之下而已,所以元帅不妨根据你家这只契约兽的脾性来换一种相处方式,契约兽毕竟是兽不是人,只能引导,可不能按照练兵的方式去对待它,那只会让契约兽内心开始讨厌你。”

    虽然事实并不至于像罗兵说的那样,只要不是刻意的虐待,被契约所影响,契约兽都会不自主的去亲近契约者。但是罗兵很想看他们元帅被契约兽折腾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要知道这么大的契约兽正是娇气的时候,也是跟契约者磨合的时候,一旦相处模式定型了,以后想改都难了,一想到今后元帅精彩的生活,罗兵差点没忍住翘起的幸灾乐祸的嘴角。

    阿诺没有养过任何动物,身边的下属也不会跟他交流饲养心得,而他父母的契约兽早已成年,也没有观摩经验,听到罗兵这么说看向小白的目光里若有所思。

    罗兵很是识时务的退出了房间,他在这儿估计元帅也拉不下脸去哄
划天为界

    阿诺垂眸看着小白,默然片刻后伸手去抱,结果那小东西两只爪子都扒拉在窗户上,阿诺无奈道:“待会儿给你买好吃的。”

    白灼轻哼哼了两声,阿诺继续道:“我喂你吃。”

    白灼轻松了一只爪子,另一只却还是牢牢的扒拉着。

    阿诺想了想又道:“你想要什么都给你买。”

    白灼轻狐疑的回头看向阿诺,那眼里的怀疑简直不要太明显。阿诺趁他不注意直接将他那只扒在窗子上的爪子捏住,然后将整只兽给抱了起来。要不是怕伤了他的爪子,阿诺早就强行带走了。

    白灼轻顿时毛了,这还没谈好条件呢,刚刚说的话到底算不算数!

    将准备在自己身上折腾的小东西按压住,阿诺道:“不要闹,说给你买就给你买。”

    被压在阿诺胸口的白灼轻抬头,虽然只能看到这个土著的下巴看不到表情,但想了想觉得这家伙应该会说话算数,于是将已经伸出来的指甲给缩了回去,哼哼了两声算是勉强放过他了。

    阿诺见他总算是不再闹腾也不免松了口气,要不是这场邀约实在推不掉,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将小白带出去,起码也要磨合的更加熟悉一些才行,不然闹出点什么不在掌控之中的事情来,也不知如何善后。

    被抱下机的白灼轻满目稀奇的到处乱看,来到这个异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高矮胖瘦男女老少应有尽有,而且大部分人要么身上挂着要么身边跟着各种样子的契约兽。要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异世,他还以为来到百兽城了呢。

    罗兵目不斜视的跟在阿诺身后,他已经见过小白自然不怎么好奇,但是身后那些跟着的士兵尽管军纪严明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但眼神却还是不自觉的朝着阿诺看去,不过再怎么看也只是一道挺拔的背影,那契约兽太小了,被抱在怀里完全看不见,他们一个个简直好奇的像猫抓一样。

    他们看不见,迎面走来的一群人倒是看的分明,当中为首的一位更是嘴角噙着幸灾乐祸的笑意上前道:“听闻德蒙元帅此次虫战中负伤正在调养,如今看元帅气色红润,看来调养的不错嘛。”说着眼神往下看去,见到那趴在对方怀里一动不动的白团子,笑的越发不怀好意:“这就是元帅的契约兽吧,我还当是空穴来风呢,堂堂五级异能者契约了一只三星白灵兽,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恐怕也只有我们德蒙元帅做得出来了。”

    那人说着,一条体型娇小不足巴掌大的蜥蜴爬上了那人的肩头,那蜥蜴通体漆黑,身上的鳞甲泛着冰冷而危险的光泽,头顶上还有一只独角,越发显得不凡,从那小蜥蜴爬上来之后,周围的人顿时眼神火热的看了过去。那是一只十一星的独角王蜥,光看星级就足以让一干人羡慕了。

    一只三星白灵兽,一只十一星独角王蜥,孰弱孰强一目了然。该说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宠物,你好好的当个惹人眼红的吉祥物也就算了,偏偏察觉到主人对对面那个男人的厌恶,于是示威般的朝着那人怀里抱着的小东西吐了吐舌头,那冰冷冷的嘶嘶声直教人听的头皮发麻。

    原本白灼轻没打算理会的,可惜那个不长眼的小东西居然敢朝他示威。他收敛妖气只是不想过多的暴露自己的不同免得引来麻烦,可不表示他就能任由别的东西在他头上作威作福!一直闭着的眸子在那只作死的契约兽传来挑衅的威压时猛地睁开,不屑的扫了一眼随即再次闭上。而那只趴在那人肩头的独角王蜥很是丢脸的......吓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