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5章 一只炸毛的小兽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5章 一只炸毛的小兽

    方世修是阿诺的同窗好友,方家跟阿诺母亲的家族兰石家是世交,只是方世修与阿诺一直没有过交集,对对方只闻其名并不相识。后来两人考入同一所学院,分配到了同一间寝室这才成为朋友。再后来兰石家和方家结了姻亲,两人的关系自然越发亲密。不过再亲密到底还是隔着一层,所以在之前的风口浪尖时即便是担心,但是为了避嫌也无法过来探望。这会儿事情稍稍有所平息,方世修这才过来看看好兄弟的情况。

    虽然方世修极力在掩饰,但眼神里还是不免流露出遗憾。异能者可以不结契契约兽,但如果契约了一只弱小的契约兽,那无疑就是多了一道软肋。更何况阿诺还是挂着军衔的元帅,稍有差池所影响到的将会是整个帝国。

    不说长远的,就说眼前的情况,帝国又怎么能允许一个契约了三星兽的元帅领兵打仗,要知道对付一个五星异能者元帅不易,但是杀死一只三星契约兽却是轻而易举,而契约兽一旦所有损伤,那么它的契约者同样会遭到重创,有了这样一个软肋的元帅,帝国怎么放心将兵权交付。

    看着趴在好兄弟腿上懒洋洋特别没心没肺的小家伙,方世修无奈一叹,道:“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德蒙军团或许并不会在意,大不了你带兵征战的时候将这小家伙留在德蒙家保护起来,但是帝国政府还有另外两大军团绝对会以这件事做文章,现在外面的舆论闹得沸沸扬扬,这里面绝对少不了那几家的手笔,只是一只契约兽,就不费一兵一卒的将你从那个位置拉下来,这幕|后也不知道是谁在算计,真是算计的好啊!”

    阿诺神情平静,丝毫没有为眼前的境况担心的模样,好似那个被毁了未来的人不是自己一般:“不用担心,只要我还在,谁也动不了德蒙家分毫。”

    方世修心想的是如果你不在了呢,现在虽然看着好兄弟没事人一样,但那就是个不□□,随时有可能爆发
贼婆重口逆袭。现在只希望爆发的晚一点,在找到解决这个隐患的办法之前,一定要好好的。否则真不知道到时候局面会乱成什么样。

    想起这次来的另一个原因,方世修踌躇了片刻,朝阿诺道:“阿诺,有件事...那个,你答应我,要冷静。”

    阿诺闻言一双深邃带着些许星空般的湛蓝色眸子朝着方世修看去。被这样古井无波的眼神看着,方世修冷不丁的激起一阵鸡皮疙瘩。夸张的搓了搓手臂,小声的嚷嚷道:“别这么看我嘛,你不知道你的眼神很可怕吗,难怪我家小瞳会怕你。”说着,手上也没闲着,将一份视频传到了阿诺的智脑中。

    阿诺点开视频,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甚至带了点圣洁高雅气息的女人出现在了视频里面。可惜这个女人却依偎在一个男人怀里,脸上的表情也是阴狠鄙夷,破坏了那张好看的面皮。

    方世修小心的看了一眼阿诺,见他神色依旧平静,这才稍稍的舒了口气。只要阿诺不在乎,那么就不会受到伤害。世上女人那么多,就算是帝国第一美女又怎样,一旦过了这个槛,他兄弟德蒙阿诺可不是谁都能高攀的起的!

    趴在阿诺腿上百无聊赖甩着尾巴玩的白灼轻见到面前突然出现的影像吓了一跳,连忙支起身子坐了起来,四处看了看却没有感觉到传影法宝的气息,圆溜溜的漆黑大眼睛里顿时多了一抹好奇。

    见到小家伙的动作,阿诺原本幽暗的眸子顿时露出几分笑意,抬起手在那圆溜溜的小耳朵上轻轻摸着。

    白灼轻不耐的抖了抖耳朵,想要将这个愚蠢人类的手给抖下去,可惜那个家伙仿佛没感觉到自己的嫌弃,就是不把手拿开,简直厚颜无耻至极!就在白灼轻想要挠他一爪子的时候,那个‘传影法宝’里突然出现了声音,将他吓的一抖,刚刚抬起的爪子都僵在了半空中,传音符能发声,但没见过传影法宝也能出声啊,于是死死盯着那个投射出来的画面想要看个究竟。

    阿诺顺势将摸耳朵的手往下移,握住那抬在半空的爪子轻轻捏了捏,见小家伙被那视频彻底吸引住了,想着以后也许可以多找一些关于契约兽忠诚护主的影片给他看看。至于现在面前的视频播放着什么,他还真没怎么关心。

    视频里,那个女人正阴狠的对搂着自己的男人说道:“那个家伙到底什么时候发表退婚声明,怎么不干脆死在域外,命还真大!他倒是活着回来了,可是却成了废人,要如果不是顾虑名声,我真恨不得马上跟他脱离关系,一想到居然要被这样的人退婚,真是恨不得他不得好死!”

    搂着她的男人轻笑着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你主动退婚,跟他不愿意拖累你而退婚意义可不一样,到时候你再在人前哭一哭,表示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你都愿意嫁给他,以德蒙阿诺的性子绝对会为了不耽误你而坚持解除婚约,甚至还会因为愧疚而对你或者你们尤家诸多照拂,放心,这件事不会对你名声有丝毫的影响,甚至会让你得到更多的称赞。”

    后面就是两人谋算着怎么从这件事里面得好处,德蒙家出手可不含糊,直接用一条矿脉作为聘礼。德蒙阿诺出了这种事,为了不耽误女方,肯定是会主动解除婚约的,那么已经给出去的聘礼作为亏欠的一方,又是这样一个大家族,哪怕就是为了面子也绝不可能主动要回去。而且德蒙家一向行事磊落,因自家的原因耽误了女方,一定会从更多的地方弥补回去。倘若没有这个意料之外的视频,事情恐怕真的就会按照那对男女所料想的那样发展。

    当视频内的两人开始亲亲我我的时候,阿诺一把捂住白灼轻的眼睛,将视频画面直接关了。

    白灼轻摇晃着尾巴,心中却在幸灾乐祸
[韩娱]揣个包子讨生活。刚刚画面里面说的人明显就是这个差点跟自己结契的人,真是可怜,看来这个家伙被女人给抛弃了不说,还要谋算财产。只是那个女人长得那么丑,这个家伙的眼光还真是不怎么样。白灼轻心道,如果以后这家伙表现的好,将他伺候舒服了,以后自己就替他找个漂亮的女人好了,狐妖一族最是漂亮,就赏个狐女给这家伙吧。

    浑然不知自己被人格外开恩打算赏赐女人的阿诺感觉手心被睫毛扫来扫去的瘙痒,将被自己捂住的小脑袋轻轻扭了过来看了一眼,没想到这小家伙的睫毛还真长,像个小刷子,的确很漂亮。

    一旁的方世修见这家伙逗弄起契约兽来,无语了片刻,这头顶泛绿光了还有心情逗弄契约兽,好半晌才道:“这家店是我小叔开的,那天我刚好去叫我小叔回家吃饭,就见到这两人前后脚的进来了,这才留心偷拍了视频,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费家那小子虽然不太好对付,但尤家这个女人分分钟能让她身败名裂。”

    阿诺漫不经心道:“不急,该收拾的一个都跑不掉。”

    方世修正打算问问阿诺准备怎么收拾,这时小女佣走到德蒙阿诺的旁边问道:“少爷,您买的东西都送到了,是单独准备一个房间放置还是送到您的房间里去?”

    阿诺侧头朝着拎着东西的一群人看了一眼,道:“放我房间去。”

    小女佣道:“是。”然后带着拎着大包小包的一群人离开了客厅。

    方世修好奇的问道:“那都是什么?我好像还看到了小床?”

    阿诺嗯了一声道:“给小白买的,很多东西需要订做,所以才送过来。”

    白灼轻虽然很不想承认小白就是自己,但还是好奇的支起身子张望据说是给自己买的东西,刚刚他都没有去看那些人拿着什么。

    见腿上的小家伙好奇的模样,阿诺将他抱了起来,一手顺着被折腾的有些乱糟糟的毛,一边道:“去看看你的新窝。”总是跟他睡一张床也不好,但是放在另外的房间他也不放心,起码在小家伙长大之前,还是尽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吧。

    跟在后面的方世修轻啧了两声,真没想到结契了契约兽之后,他那个从来冷酷到只有一个表情的兄弟居然会亲自打点契约兽的起居。虽然契约者跟契约兽相当于伴生的存在,但也不乏一些人对待自己的契约兽并不友好。因为契约兽的忠诚,一旦结契对待所契约的契约者那绝对的誓死效忠,所以有些契约者反倒是对契约兽不甚在意,甚至非打即骂当做出气的对象。

    而阿诺这人他了解,平日里算是性情比较冷,很是铁血强硬,尽管他肯定不会伤害自己的契约兽,但也不至于细微到这么点小事都亲力亲为,最多嘱咐佣人打点妥当。作为元帅的契约兽,就算是阿诺不叮嘱,下面的人绝对也会像供祖宗一样将小家伙供着。要是身为主人再关心重视一点,不难想象以后这个小家伙在德蒙家的地位,绝对也是个不能招惹的存在,哪怕它只是三星。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可不只是一点点的上心啊。

    ‘乘坐着’专属座驾的白灼轻可不知道后面跟着的人已经将他定位为惹不得的存在,就算知道了也只会傲然的挺挺小胸脯,他当然是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惹不得的存在!

    不过当白灼轻看到多少有点期待的新窝时,整只虎都炸毛了!粉红色毛绒绒的毛皮毯,还有那飘扬着蝴蝶结的白色幔帐是什么鬼?!他是雄性啊雄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