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3章 元帅牌专属座驾
    德蒙赫过来就是为了告诉儿子那只十一星幼崽的事,原本以为天降白灵兽是有心人算计故意想要害死自己儿子,可是现在看来这个意外反倒救了儿子一命。虽然还没查出这个从天而降的白灵兽究竟从哪里来,为什么满身伤,但在查明真相找到救儿子办法之前,白灵兽必须好好活着。

    担心儿子因这件意外对白灵兽有偏见所以刚掌握了一点消息就立刻赶了回来,没想到他们相处的倒是挺好。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契约的原因,儿子对这只白灵兽还挺上心,就是想到他那么有前途的独子只契约了一只三星契约兽就感到满心遗憾,不过遇到这种事,只要能好好活着,他也就别无所求了。

    德蒙赫一走,兰石明珠从空间钮里取出一个小吊坠:“这里面装的全是高精能量石,我异能等级低,现在也只是三级而已,还用不了这么多。”

    德蒙阿诺还没反应,听到能量石的白灼轻下意识支起身子朝那个小吊坠看去,他可没忘,刚刚那个小女孩说能量石,这个男人就从储物器里取出了一枚灵石
(末世)当炉鼎穿成炮灰女配。灵石越多他就能恢复的越快,如果以后都能用灵石修炼那就更好了!

    腿上小家伙的动作又怎么逃得过阿诺的眼睛,见到他的反应,阿诺若有所思的微微眯了眯眼,拿过那条空间吊坠,在白灼轻眼前晃了晃:“想要?”

    白灼轻抬起爪子想要去抓,刚才一直努力抱在怀中的那一颗能量石也不管了,满心满眼的就是那个吊坠。

    小小的身子,脑袋上竖着一双半圆型圆滚滚的耳朵,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衬着那一双乌黑的眼睛,以看待兽的眼光来说品相好极了。知道了这只小兽意外救了自家表哥,兰石明珠现在看它也没那么讨厌了,见它专注盯着自己的吊坠,女孩对于萌物的抵抗力直线下降,仔细盯着它看了半天,顿时有些奇怪道:“阿诺哥,这个真的是白灵兽吗?怎么感觉不太像?”

    德蒙阿诺依旧拿着吊坠摆动着,一只手轻轻摸着腿上小家伙的耳朵没有说话。

    明珠越看越觉得差别好大,皱眉道:“阿诺哥你看,这只兽的爪子比白灵兽要大一点,五爪开的更深,嘴巴也比白灵兽凸出来一些,还有眼睛,你看,白灵兽的眼睛很少有黑色的,而且...怎么说呢,感觉一般的白灵兽应该比你这只要温顺的多,你契约的这只眼神总觉得有种兽性的凶狠,没有白灵兽那么软萌无辜。”

    白灼轻努力让自己的视线跟着男人手中的吊坠走,至于那个女人在说什么,对不起,他只是一只兽,听不懂。虽然感觉到他们将自己看成了这个异世里地位好像并不太高的一种叫白灵兽的兽类,尽管被看低令他很不爽,他可是拥有一丝白虎血脉的妖兽,岂是那种低端野兽能比的。但现在还是尽量将自己装的平凡一点普通一点好了,万一被人发现了自己的特别之处,说不定会给今后逃走增加难度。

    兰石明珠分析了一下,见阿诺哥没什么表情,只好嘟了嘟嘴,随口问道:“阿诺哥给它取了名字没有?”

    摸着兽耳的手微微一顿,德蒙阿诺低头看了腿上的小家伙片刻,开口道:“叫小白。”

    兰石明珠:“......呃...”堂堂元帅的契约兽叫这么个名字,真的没关系吗?

    白灼轻装幼崽去抓吊坠的爪子微不可见的一僵,果然还是他娘取名字更有深度更有内涵一点。

    逗弄了一会儿,见治疗的时间到了,阿诺将吊坠挂在了小白的脖子上。那原本长长的吊坠,一下子缩短到了刚好合适的长度,不紧不松的挂着,一片雪白中若隐若现一抹翠绿,倒是挺好看的。

    德蒙阿诺摸了摸小白的背毛,将那颗被它弃之不顾的能量石捡了起来,再次放进了它脖子上挂着的空间扭当中,然后将它整个抱在了自己臂弯里。没办法,一只手托着似乎会让它不舒服,但他也不能两只手捧着,只好这么抱。于是身高一米九身材健硕的铁血元帅,怀中抱着一只那么小一团的白毛兽,反差简直萌人一脸血。

    白灼轻哪怕就是没化形的时候也几乎没有被人这么抱着走过,最多也就是他爹娘将他叼在嘴里,但比起被叼着,这样被人抱着走感觉更舒服,而且这个男人抱得很稳,起码他不用担心一个不小心就掉下去。白灼轻觉得他好像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专属座驾,他决定以后去哪儿就用他的专属座驾了,还自带温度的!

    白灼轻看着随着男人步伐原本没有门的路会自动打开一扇奇怪的门,但是他却没有感觉到阵法波动,担心被这个男人发现异常,加上释放神识会更加消耗他的灵力,所以只好趴在男人的臂弯里两眼疑惑的望着。殊不知那两眼好奇的神色全都落入了男人的眼中
[红楼]敏若春风归梦来

    德蒙阿诺抱着白灼轻来到一道墙面前,轻轻在上面点了点,就从墙上出来了一个奇怪的东西。阿诺一手托着小白的屁股一手圈着它的腰身将它举起来对准了镜头道:“这里验证,验证了之后你才能在这里自由出入。”

    白灼轻听的似懂非懂,大概理解的意思就是将他的气息录入这个奇怪的东西里,就像是令符一样,这里的阵法录入了他的气息,他就能畅通无阻了。可是好奇怪,为什么录入气息的时候也没有阵法波动呢?真是个奇怪的异世界。

    杰斯看到阿诺抱着那只契约兽进来,朝他微微一笑:“迟了五分钟。”

    白灼轻这才发现这里是这两天这个男人都会带他来的地方,只是前两次走的路不是今天过来的那条路。看到那个奇奇怪怪的大白色箱子,白灼轻也没了第一次的不安。他知道躺在里面那个光打在身上很舒服。如果要形容的话,就像是浸泡在十分绵密的灵气之中,比起一丝丝吸入灵气修炼来的更舒服。

    阿诺道:“嗯,去录入了小白的脑电波。”说着看杰斯操作好了之后,光疗舱门一打开,阿诺就将小白放到了里面。最开始这个小东西浑身的伤,甚至内脏都有些破裂,要如果没有及时的得到治疗,哪怕跟他结契了,用不了半天就会死亡。所以这两天每天按时带它来做光疗,这才能有现在这般活蹦乱跳。

    光疗舱门一关上,彻底将外面的世界隔绝,白灼轻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体内正在减缓的疼痛。不过这些东西看起来虽然很厉害的样子,但也仅仅只能治疗表面的伤痕,真正因穿越虚空造成的内伤不是那么容易好的。不过现在有了灵石,再结合着他洞府内的丹药,彻底痊愈的话大概用不了几年吧。

    而白灼轻不知道的是,他在这里舒服的睡觉,舱外的两人男人却正在谈论他。

    杰斯将一份基因图谱递给了阿诺:“基因对比不符,它不是白灵兽,甚至不是我们所知的任何一种契约兽,没有任何的数据可以参照,所以没办法界定是多少星的契约兽,甚至到底是不是契约兽都不得而知,只能看它长大是否可以变换形态了。但它的基因中没有属于异兽的狂躁因子,而且既然能跟你契约成功,应该不会是异兽,这点你大可放心。”

    杰斯说完又安慰的笑道:“说不定这是一只十二星的契约兽呢,你知道的,关于十二星的契约兽,数据少得只能当传说来看待,但它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这个星球有两种兽类,一种可以变换大小形态的契约兽,一种无比凶猛,野性难驯,血肉中富含精纯能量的异兽。只是对比了所有兽类的基因图,这只跟阿诺契约的小家伙居然不是星盟如今发现兽类的任何一种。

    阿诺看着图谱沉默不语,杰斯看着光疗舱中睡的格外安稳的小家伙忍不住扬起一抹温暖的笑意:“德蒙叔说这不可能是一场意外,可是人为的可能性又有多大,为什么不把这个小家伙当做上天送给你的礼物呢,既然已经结契成功了,那么今后你们就属于彼此,将会是伴侣之外最亲密的存在。”杰斯说完,从他衣领处钻出一条雪白的小蛇,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颊,又钻进了衣服里。

    “你说的这一切的前提是结契成功。”

    杰斯一愣,连忙抓起阿诺的手腕,一团光球在他体内游走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于是不解道:“的确已经结契成功了啊。”

    看着睡在光疗舱里看起来极其无害的小家伙,阿诺道:“结契的确成功了,可是我的意识海里却没有它的身影,若非是这样,我也不会怀疑它的来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