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62章
    原本姚语欣在府里的地位就不低,正妻该有的体面她基本都有。现下生了个儿子,她的地位更是牢固无比。

    不在正院当差的丫鬟和婆子们,正愁没机会巴结地位越来越稳的福晋呢,见正院里出来的晚秋似是有心打听侧福晋那边的事,也不管知不知道,个个凑了上去,添油加醋地将事情吐了给晚秋听。

    叫这么多人围着,七嘴八舌的,晚秋硬是不露一丁点的不耐,嘴角微翘,仔细倾听。有几个婆子见了,心道:“福晋院里出来的,到底不一样些。”态度上不免更加显得恭敬了。

    晚秋笑吟吟听一帮人讲完,又在心里琢磨了一通,方有了离去之意:“你们只要用心当差,主子忘不了你们的好。”

    在场之人听到晚秋这一声,个个感觉像喝了人参大补汤,欢天喜地送了她出去。

    回了院子,晚秋当即找到墨竹,将打听来的消息一五一十讲了。墨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荷包塞给她,道:“给,拿去玩。”

    晚秋也不推辞,伸手接了,道:“墨竹姐姐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墨竹摆摆手:“没事了,你自去吧。”

    打发掉了晚秋,墨竹转过身就向唐嬷嬷报告情况:“陈大夫在侧福晋院子里待了小半个时辰,中间医治的时候,大格格跑进去了,惹了爷的一顿脾气。前阵子才分给侧福晋的丫鬟,名叫白兰的,让福喜总管派人看管了起来。嬷嬷,你说这里头会有什么事情?我总觉着有些不对劲。”

    唐嬷嬷心下诧异,面上却不显:“只要没牵连到咱们主子头上,管那么多呢!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别去烦扰主子了,知道吗?”

    “知道了。”墨竹凑到唐嬷嬷跟前拉住她的胳膊撒娇道:“有什么事,我哪一回没有先跟你老人家通声气?没问过你的意思,我哪敢到主子面前说啊?我知道我性子急,嬷嬷可别烦了我。”

    唐嬷嬷翻翻白眼:“你的性子,也就主子和我宠着。要换个地,哼,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般过得滋润!”

    墨竹一点也不恼,靠在唐嬷嬷身上呵呵直笑。

    有唐嬷嬷的阻拦,没有人到姚语欣跟前说起侧福晋和大格格院里的事,也就让她平平静静地过了些日子
[网游]奶瓶的使用方法

    到孩子出生后的第七天,她娘家那边总算有人上门前来探望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上一次怀孕时来过的西林觉罗氏。

    所不同的是,前一回她是单独来的,而这一回她带上了她的小儿媳舒穆禄氏,也就是姚语欣的婶婶,满语称作窝克。

    看到她们婆媳俩,正院里的下人忙热情地上来迎接。

    经过几日的调养,姚语欣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最起码她能够撑着坐起来而不感到疼痛。如果不是唐嬷嬷她们几个压着不让她起身,她其实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在地上走动了。

    此时的她姚语欣斜斜靠在弹墨引枕上,耳听着外头传来的响声,她心下一动,把身子正了正,又把引枕往了移了移。

    刚做完这两个动作,西林觉罗氏和舒穆禄氏的身影就出现了,姚语欣笑着同她们打招呼:“玛玛和窝克来了,快坐,快坐。”

    西林觉罗氏往床边一坐,没有急着说话,眼睛先在姚语欣的脸上溜了一圈,笑道:“福晋的气色瞧着不错,我放心了!”

    姚语欣客气地道:“我好着呢,让玛玛和窝克挂心。”

    西林觉罗氏道:“你看你,回回都说见外的话。我们一个是你的玛玛,一个是你的窝克,能不记挂你吗?”

    姚语欣忙撒娇:“我不是看到你和窝克来了,心下感动嘛!”

    舒穆禄氏见状,插话道:“咱们福晋最是孝顺,额娘你说是不是?”

    西林觉罗氏欣慰地点头:“你侄女从小就知礼懂事,小的时候啊......”她的话匣子好像一下子被舒穆禄氏的话给打开了,陷入了回忆之中。

    老人家最爱回忆过去的事情,姚语欣和舒穆禄氏相视一笑,摆出了乖巧聆听的模样。

    一直到西林觉罗氏说完了,舒穆禄氏才笑着接上去道:“一转眼咱们福晋自己都有孩子了,额娘,您一路上念叨的小阿哥,快叫福晋请出来看一看啊!”

    “对对对。”思及此趟来的最大目的,西林觉罗氏眼中光芒大盛:“小阿哥呢,可有吃好睡好?长得像七阿哥吗?”

    姚语欣笑笑,示意唐嬷嬷把佑佑去抱来。

    说来也怪,佑佑在唐嬷嬷手上时还睡着,换到西林觉罗氏手中,他居然哼哼几声,慢慢睁开来了眼睛。

    西林觉罗氏登时稀罕得不行,老脸笑得满是褶子:“小阿哥真懂事,知道咱们来瞧他了,觉都不睡了。瞧瞧这张小脸......多招人疼啊!”

    舒穆禄氏凑近一看,跟着夸了起来:“福晋不知怎么生的,把小阿哥生得这样聪明。额娘看到小阿哥的眼珠子了没,和星子似的,又亮又有光辉,他日定是个有出息的。”

    旁人夸自己的孩子,当娘的心里只有高兴的。姚语欣也不顾儿子出生才没几天的事实,冲着舒穆禄氏直笑。

    西林觉罗氏听了小儿媳的话,笑得更是开心了:“你这话一点不假,龙子凤孙,哪能不出息?”

    温柔地对着佑佑哄了阵,西林觉罗氏随后把他递给了一旁看得眼馋的小儿媳,道:“知道你想孙子呢,喏,好好瞅瞅,没准你媳妇来年也能生个差小阿哥不多的孩子
林玉溪的悠然人生。”

    舒穆禄氏乐呵呵接过来,无比羡慕地道:“额娘说的是,同小阿哥这样的,我是不指望了。盼就盼着儿媳生下个孙子,咱们塞图年纪也不小了。”

    西林觉罗氏笑道:“会的,会的。”

    “玛玛,堂嫂怀上了?”要说日子,堂哥赛图和堂嫂成婚的时间比她和七阿哥还久,都五年多了,夫妻俩膝下却还没有一个子嗣。偏堂哥偏认定了堂嫂一人,侍妾通房统统不要,把婶婶急得哟,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姚语欣听表姐吉兰泰说到堂哥夫妇这一茬的时候,心里很是羡慕,也曾盼着两个有个好结局。此番听到说堂嫂终于有孕,她实在高兴,问上一句,就是想再确认确认。

    “你堂嫂怀了有两个多月了。”提起这个,舒穆禄氏笑意难挡,抢在西林觉罗氏前头回了话:“皇天不负苦心人,我可算是等到你堂嫂怀孕了。只不过......”她说着话锋一转,道:“她身体不行,以后恐怕再难怀孕,我就盼着这一胎是个儿子才好。否则按着你堂哥对他媳妇的那份稀罕劲,后头承继香火的人怕是......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呐!”

    “你瞎咧咧什么呢?”西林觉罗氏觉得小儿媳后半段话说得不合适,遂板起了脸孔。

    姚语欣却笑着道:“玛玛都说了咱们是自家人,窝克刚才说得可不都是家人之间的亲密话吗?”说完,又对舒穆禄氏诚恳地道:“窝克,我这儿有好些上等的药材,你待会儿回去时捎上。你也别跟我客气,怀我们家佑佑那会儿,宫里阿玛老祖宗赏赐下来的药材有一大堆呢,我一辈子都用不完。”

    舒穆禄氏目露感激,道:“福晋有心了,过些日子我让布尔察氏亲自来道谢。”

    姚语欣摆手拒绝了:“别,堂嫂好生休养才是。待孩子出生,我会上门道贺的。”

    这话听得西林觉罗氏和舒穆禄氏心里熨帖不已,看向姚语欣的目光更加地柔和。

    “对了,你此次生下小阿哥,侧福晋那头......”西林觉罗氏突地想起纳喇氏,眸子眯了起来。

    还是相同的那个原因,姚语欣不能将家丑外扬,含糊道:“她能怎么样......我听爷说,她生了个女儿,有些不得劲......”

    “是吗?”西林觉罗氏稍稍放了放心:“我就说她哪来那么大的福气,已经有个儿子了,要是再来一个......亏得你生了个儿子。”

    姚语欣无声一叹,把弘曙放在自己院子里的事说了出来,理由用得和八福晋说的时候一模一样。

    西林觉罗氏不想还能听到这种事,惊讶之余,更多的是高兴。这命脉都被自家孙女掐在手中了,还怕纳喇氏不老实?纳喇氏的病生得好啊!要是她一直缠绵病榻就更妙了!

    也不要怪她心狠,若纳喇氏是个老实的,她自不会如此咒她。可谁让她生了儿子后心就大了呢?她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怎么会看不出纳喇氏眼中的野心?孙女没生下阿哥前,她可是日日担心,夜夜难眠的。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西林觉罗氏想着,眼里浮现出了希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