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60章
    佑佑洗三那一天,也就是七月二十五,宫里忽然传出了章佳氏薨逝的消息。章佳氏缠绵病榻许久,众人皆知她熬不过今年去,因而并不多少吃惊。

    七阿哥差小内侍跟姚语欣报告一声,携了纳喇氏就进宫里去服丧。不管怎么说,纳喇氏还是记在玉牒上的侧福晋,在姚语欣因坐产之故不得起床的情况下,也只能先放纳喇氏出来了。不然,七阿哥府上一个有身份的女眷都不出现,招来的肯定是宫里的申斥。

    关于这一点,不用唐嬷嬷提醒,姚语欣也清楚明白。不过万不得已之下放她和七阿哥一道进宫服个丧而已,她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堂堂皇子,说出去的话难道还能不算数?

    “嬷嬷,佑佑醒了吗?”姚语欣如今大半的心思皆在儿子身上,其他的她还真没工夫多想。

    说起佑佑,唐嬷嬷满眼的心疼:“本是洗三的好日子,却不想......唉,小主子委屈啊!”

    在唐嬷嬷想来,和宫里的事撞上,小主子的洗三之礼也就只能作罢了。但她心里真的很不甘,那么重要的洗三仪式,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不是委屈了小主子又是什么?

    姚语欣是从现代过来的,不是很明白洗三仪式对于一个孩子的意义,但看唐嬷嬷一脸的难受,她心中难免也有些不好过:“嬷嬷,要不这样吧。咱们院里的这些人给孩子搞个简单的洗三礼,你当收生姥姥,然后请红霞姑姑还有李氏一道,再加上我,为孩子添盆也就是了。你看怎么样?”

    “这......”唐嬷嬷犹豫了下:“不会传到外头去吧?”

    姚语欣默了默,迟疑道:“就在这间屋子里,咱们动静别太大。问起来了就说孩子出生三天了,给他洗了个澡。”

    唐嬷嬷到底舍不得小主子的洗三就这么错过,道:“那奴婢找红霞姑姑商议商议?至于李格格,奴婢瞧着还是算了吧。咱们这边都是自己人,可李格格......”

    “嬷嬷做主就是。”姚语欣暗道自己还是年轻,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妻妾天然对立,现在瞧李氏还不错,但以后呢?

    见姚语欣听进去了她的话,唐嬷嬷一转身,出去找红霞姑姑去了。

    再说宫里,七阿哥和纳喇氏进去没一会便让太监分别领到了不同的地方。七阿哥随着其他的阿哥门在殿内跪守,而纳喇氏则和一众福晋侧福晋则跪在了外面的石阶上。

    死的只是位庶妃,礼仪什么的没花太长时间,但饶是如此,纳喇氏也跪得浑身发抖,差点晕死过去。她月子没坐好,出来后又在小佛堂整日抄经念佛,精神难免不济。不过她知道,今日这种场合,若是她晕了过去,必定没好果子吃。因而整个过程里,她都紧咬着嘴唇,借疼痛让自己保持住清醒
西游之妖

    殿内的七阿哥,比她的情形就要好上很多了。待礼仪结束,他快步走至还低头跪着的十三阿哥身边,叹了口气道:“十三弟,多想想十三妹妹和十五妹妹,切不可太过悲伤了。你肩头的胆子不轻呐!”

    十三阿哥双眼肿如核桃,呆呆看着地面,似是没有听到七阿哥的话语。

    见状,七阿哥又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但看着这样的弟弟,他感觉自己如果不说些什么的话,怎么也过意不去。

    “十三弟,节哀。”五阿哥也走了过来。

    “十三弟,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是该向前看。”说这句话的人是三阿哥。

    “诸位兄弟先回去吧,我代十三弟谢过你们的关心了。”等兄弟们一一说完,四阿哥抱了抱拳

    众人皆知四阿哥与十三阿哥交好,也不多说,点了点头,各自出了大殿。

    宫门口,七阿哥对等着他的纳喇氏一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坐上了马车。

    “你怎么了?”马车里,七阿哥将纳喇氏受伤的嘴唇看得一清二楚,终归是自己宠爱过的女人,他做不到全然漠视:“跪了这半日,你的身体......”

    纳喇氏含着泪,面色难掩悲戚,道:“我还以为爷再也不愿理我了。”

    “我......”七阿哥微微侧过头,道:“回府后,你好好上点药。”

    “爷!”听到七阿哥的关切之语,纳喇氏的眼泪落得更加凶了:“爷......我知道错了,您能不能......能不能看在几个孩子的面上原谅我?我......一时猪油蒙了心才犯了错事,以后断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了!爷,我去给福晋磕头,我去求她原谅,好不好,好不好?”

    七阿哥强压下心中的不忍,道:“有些事不是说几句错就能原谅的,你好生待在房里抄经吧!”

    “爷,我真的知道错了!”纳喇氏见目的没达成,继续哭诉道:“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想,若爷不原谅我,我该怎么办?爷知不知道,我想这个问题想得都要发疯了。爷究竟关我要到什么时候?是不是只要我没死,爷就不打算原谅我了?要果真如此,我现在就在爷面前以死赎罪......只求爷善待我的几个孩子,他们是无辜的......”说罢,纳喇氏竟然掀开马车上的帘子,在七阿哥尚未反应过来之前,纵身跳了下去!

    “雅真!”七阿哥反应过来,忙伸手一抓,却抓了空。

    “停车,快停车!”七阿哥慌忙冲着车夫一喊,跟着跳下了车。

    街道上,纳喇氏痛苦无望地扭曲着身子,鲜血顺着额头流下,浸染了她虚弱的脸庞。这一幕落在七阿哥的眼里,不可抑制地让他的心颤了两颤。

    “雅真,你怎么样?怎么样?”七阿哥蹲下身,一把抱起纳喇氏受伤的身躯,冲府里的车夫道:“快,快回去!”

    在七阿哥的怀抱中,纳喇氏闭上了眼睛,纤长的睫毛眨了眨,随即两滴清泪沿着双颊无声滑落。

    七阿哥胸口一疼,不忍地把目光从纳喇氏的脸上移了开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