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57章
    饭桌上七阿哥父女的亲密互动让姚语欣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不是不知道七阿哥对大格格的重视,只是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过。早前压下去的一点酸意又冒了出来。

    孕妇原就敏感多思,姚语欣看看全程被七阿哥悉心照顾的大格格,再比照另一边被他爹冷落了一些的小男孩,思绪便控制不住地飘到了腹中孩子身上。眼看着没几日就要生了,若是个儿子自是不用说,妥妥地会受重视,但若是个女儿呢,有了大格格在前,她受的宠爱会不会很少呢?

    五个手指还分长短,何况是对孩子的偏爱,姚语欣只要一想到七阿哥有可能不会偏爱自己的孩子,吃饭便没了多少胃口。又坐了一会儿,她撂下筷子,对七阿哥道:“爷,我吃不下了,你和孩子们慢慢吃,我叫她们扶我到院子里走一走。”

    七阿哥关切地瞄了眼她的肚子:“那你自己当心一些。”

    院子里,唐嬷嬷觑了觑姚语欣的神色,小心打探道:“主子,可是饭菜不对胃口?”

    姚语欣当她是自己人,也不瞒着,一五一十将吃饭时想到的事情说了出来:“原先只听你们讲过爷对大格格的喜爱,不想今日见了才知这喜爱的程度。弘曙是爷的长子,还是府里目前唯一的男嗣,可我瞧着,爷待他可不比待大格格那般上心。你说我要是生下来个女儿,再跟大格格一比,这......”

    “我的主子哟!”唐嬷嬷听完后摇头失笑道:“要个个都跟您似的,为着尚未发生的事担心来担心去,日子得怎么过?奴婢晓得您心疼肚子里的小主子,可您得记住一条,您肚子里的不管男女,这身份就是府里最高的。爷不重视都不行。”

    姚语欣可没她想得那么乐观,尽管她也意识到了自己可能想多了,但做母亲的,有哪个不为自己的孩子多考虑点?早前是她没留意到,这会儿亲眼见到了七阿哥父女的相处模式,七阿哥就跟个二十四孝爹差不多了,岂能不让她有所触动?

    她自己受些委屈没什么,但不能让孩子受委屈啊!姚语欣陷入了沉思当中。

    唐嬷嬷不知姚语欣心中所想,还以为她在琢磨她刚才的话,因此闭上了嘴巴只管扶着姚语欣在院子里慢慢挪步。

    走了一阵,七阿哥领着两个孩子出来了。七阿哥手握着大格格说道:“福晋,我先送孩子回去。”

    姚语欣轻点螓首:“爷慢走。”

    待七阿哥父女俩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尽头,姚语欣意兴阑珊地说道:“回吧,我有点累了。”

    “主子,那还要不要等爷?”墨梅低声问道。

    姚语欣眉心微一皱,想起七阿哥曾经说过的那番话来,道:“院门先别急着落锁,指不定爷还要回来。”

    墨梅不再多言,扶着姚语欣进门去了。

    出了院门,七阿哥蹲下身抱起了大格格,笑着同她说道:“婉玉,天黑路不好走,还是阿玛抱你吧。”

    大格格自不会拒绝,紧紧搂了七阿哥的脖子,咯咯笑个不停。见女儿高兴,七阿哥也高兴,一面说些好听的话哄女儿,一面往女儿住的方向走。

    大格格住在缀锦阁正堂西侧的小跨院子里,府里几个跨院的建筑样式都差不多,北面三间一明两暗的屋子,带着两间耳房,左右各三间厢房,南面还有一排倒座
惹爱,诱你上瘾。伺候大格格的下人有不少,但这个小跨院却是够她们住了。

    到了地,七阿哥抱着女儿径直朝正房走去。

    他不知道的是,他进去没多久,院门口就闪现出了一道人影,跟守门的婆子打听道:“我没看错吧,爷抱着大格格回来的?”

    婆子一脸的笑:“可不是?爷对大格格那叫一个宠啊!”

    来人呵呵一笑:“行,不跟你多说,我这就回去告诉主子!”说完一溜烟跑远了。

    她来到另一座院子前,门一推,脚下便不停地进了一间屋子。

    “主子,爷送大格格回来了,爷亲自抱回来的!”

    纳喇氏睁开眼睛,把右手放入了白兰的手中。白兰扶住她,笑道:“主子,爷到底还是心疼大格格的,这下您就不用担心了。”

    纳喇氏消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激动,低喃道:“只要爷还顾念着大格格就好。”只要爷疼大格格的心不变,那么自己就有把握从这里出去!

    “白兰,过几日你再带大格格来吧。”纳喇氏握住拳头,脑子飞快转动起来。

    纳喇氏的打算,七阿哥一点也不知道。在哄完了女儿之后,他带着人又回到了正院。内室里,橘色的烛光摇曳晃动,七阿哥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床榻上。

    墨梅低着头行了个礼,声音压得很轻:“爷,主子太困了,就......”

    七阿哥把手指放在唇上,又指了指外面。墨梅轻轻吁了口气,轻手轻脚地退到了外间。

    烛光里,姚语欣的睡颜温婉柔和,嘴巴微微开着,凑得近了,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不自觉地,七阿哥的脸色温柔下来,替姚语欣拢了拢滑下来的一侧发丝。姚语欣似是被惊动了,从鼻子里发出一记哼哼,翻了个身避开了七阿哥的手。

    七阿哥缩回手,掀开被子,躺了上去。没一会工夫,他也睡着了。

    外间的墨梅侧耳仔细听了会儿,感觉里头没什么响动了,这才又走进去,打开灯罩,吹灭了里面的火焰。

    夜渐渐深了,丝丝凉意袭来,墨梅抱紧被子,打了个哈欠,双眼疲惫的挣扎了几下,终没有抵过周公的魅力,沉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得迷迷糊糊的墨梅突然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道吼声在她的头顶炸了开来:“来人,福晋要生产了!”

    什么?福晋要生产了?墨梅立刻一个激灵,从榻上跳了起来,跟着大叫道:“来人,来人!福晋要生产了!”

    七阿哥面色发白,撩开帘子,转身又冲向了室内。他哆嗦着手点亮了桌上的琉璃灯,在烛火的照耀下,一张因为疼痛而扭曲的容颜就这么暴露在了他的视线中。未等七阿哥低头细看,从姚语欣嘴里发出的呼痛声令他的眉头深深拧了起来。

    “疼......我好疼......”姚语欣断断续续的声音听得七阿哥心中一痛,忙握住她的一只手安抚道:“福晋,你忍一忍,产婆她们很快就来了
综穿寻爱记。”

    此时的姚语欣已经听不见旁人在说什么了,只会闭着眼睛低低叫唤:“疼......好疼啊!”

    七阿哥看着她满头大汗的模样,眼底的焦虑之色更甚,回头朝着门口大喊道:“人呢?怎么那么慢!”

    “来了,来了。”话音刚落,门口想起几道惶恐的回复声,由唐嬷嬷带头,红霞姑姑以及四位产婆俱出现了屋内。

    “爷,产房安置在东抱厦,奴婢们这就抬福晋过去。”

    “不用了。”七阿哥一个使力,将姚语欣抱入怀中,催道:“还不带路!”

    “是是,爷请随奴婢来。”

    东抱厦的中间那一间,里头一应物事早就备下了。等七阿哥把人放到床上,红霞姑姑就急急说道:“爷,您先出去,这儿有奴婢们呢!”

    七阿哥说了句“劳烦姑姑”,背转身出门去了。因前头纳喇氏生产的缘故,七阿哥颇有些知道妇人生产的艰辛,再加上心里一直盼着嫡子的出生,并不想离了府中去上朝,便招来福喜吩咐道:“等下我写封告假折子,你叫明喜送到宫里去。”

    福喜下意识地看了看东边地平线上泛起的丝丝亮光,赶紧领命道:“奴才知道了。”

    七阿哥一等就是两个多时辰,这期间,他的一颗心一直七上八下的,喉咙又干又涩,以致于都没张口问里边的情况。

    就在他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有点头晕目眩的时候,厚重的门帘被掀了开来,红霞姑姑怀抱着一个红色的襁褓,欢欢喜喜地出来了:“爷,母子平安,母子平安!瞧,福晋给您生了位小阿哥呢!您快看看,足有七斤八两,可壮实了!”

    “小......小阿哥?”听到红霞姑姑的话,七阿哥只觉得一个天大的馅饼落到了自个儿的头上,结结巴巴地道:“福晋真给爷生......生了个嫡子?”

    “对,一点也没错。”红霞姑姑重重应道。

    嫡子啊,七阿哥激动地整个人都颤抖了,几个兄弟里,除却老三和老四,就是自己了。福晋的肚皮太争气了,要么不生,一生就给爷生了个儿子,好啊,太好了!

    “爷,您要不看两眼小阿哥?”红霞姑姑看着七阿哥伸出来的发抖的双臂,心里不安定了,本能地将孩子往怀里带了带,提议道:“刚出生的小孩子骨头软得很,爷还是让奴婢抱着吧!”

    七阿哥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光看两眼怎么够啊:“瞧姑姑说的,爷又不是没抱过孩子。”

    “呃......”红霞姑姑没词了,只得小心将孩子交到了七阿哥手里,一边不放心地说道:“爷小心点,别摔了小阿哥。”

    “行了,行了。”七阿哥心情好,也不计较红霞姑姑有点以下犯上的话,问道:“福晋如何了?”

    “福晋疲累过度,正睡着呢。”

    七阿哥亲了下孩子的额头,交到红霞姑姑的怀里,道:“你们仔细照顾着福晋,爷进宫给皇阿玛和老祖宗报喜去!”

    “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