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44章
    就在院子里的人手忙脚乱去扶那几个丫鬟的时候,芳芷悄悄后退两步,趁着别人没留意到她,跑上左侧的走廊,很快钻入了耳房之中。

    从耳房后门出来,芳芷随即又进入到了正房后檐的一间抱厦,这里是纳喇氏的产房所在。

    房间里,纳喇氏由两个产婆搀着在走路,看她样子,离正式发动应该还有一段时间。见到芳芷的身影,纳喇氏双眼一亮,道:“福晋呢?”

    芳芷尴尬地讪笑两声,回道:“福晋她在院子里。”

    纳喇氏心神尽在自己的计策上,也没留意芳芷的表情,只迫不及待地道:“福晋人没事吧,她如今身子也沉......”

    芳芷头一低,道:“没事。就是才进院子时,遇上个端水的丫头不当心,那些热水统统泼到了福晋丫鬟们的身上,差一点连福晋也要出事......眼下院子里慌乱得很,福晋恐怕没心思顾着您这里了。”

    纳喇氏脚步一停,极力掩饰住内心的失望道:“是吗?那端水的丫头也太粗心了。”怎么没找准对象泼呢?白费了她一番筹谋!

    芳芷自然听得出纳喇氏话里的真正含义,若没有两个产婆在场,她早就把可惜二字说出来了,可现下却只能配合着演戏道:“奴婢知道您关心福晋,只是这会儿您即便是关心,也得等上一等,小阿哥就要从您的肚子里出来了呢。”

    纳喇氏深深吸了两口气,道:“你说的对。我现在着急也没用,一切等生产完再说吧!”

    话虽这么说,但纳喇氏心中到底不舒服,面色也比前面难看不少。

    为了今天的事情,纳喇氏谋划了大半个月了,抱的就是一石二鸟的用意,既除了令她碍眼的月如,又能叫福晋的肚子出点事,而整个过程,她最多只要付出一条奴婢的命,这笔买卖,在她看来,很是划算。

    在芳芷没出现之前,纳喇氏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月如那里自不用说,人都被关起来了就等着处置。至于福晋这边,纳喇氏觉得事出突然,防备肯定来不及,出点事最正常不过。她倒没指望福晋就此滑了胎,当然滑胎最好,若达不成这个目的,让福晋动些胎气进而早产也是她很乐意看到的。

    可明明计划好了的事情,为什么会成一场空呢?错过了这一次,以后再找机会根本就不可能了!

    纳喇氏越想越郁闷,本来不大疼的肚子,突然之间,疼得让她再也站不住。

    “快,快扶我去床上。”纳喇氏额头冷汗直冒,咬着牙催道。

    两个产婆被她唬了一跳,赶忙架起她就往床边走。

    院子里,那滑了一跤的小丫鬟哭着跪倒在地上,小脸发白,可劲冲姚语欣磕头。

    姚语欣哪有心思理她,只一心顾着自己的几个丫鬟
[樱兰]双子·迷乱。她一面吩咐人去打冷水,一面又让院里的婆子将丫头们扶到屋里去。

    幸运的是,因纳喇氏生产,府中大夫那边早有人去请了。等大夫一到,墨香几个马上接受了治疗。其她人经治疗之后问题都不大,唯独墨菊,烫伤比较严重,让姚语欣看得直掉眼泪。

    偏墨菊从头到尾没哭一声,还安慰姚语欣:“主子,奴婢没事,养养就会好的。”

    姚语欣一听这话,瞬间崩溃,上前抱住墨菊的半边身子道:“我对不住你们......”

    自古妻妾难和睦,前世看了那么多小说的姚语欣,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她只是没有料到,纳喇氏竟会借着生产之际突然发难,彻底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想到之前差点被人泼热水的一幕,姚语欣不得不为纳喇氏的毒辣而感到心惊。纳喇氏,是千方百计要弄掉自己腹中的孩子啊!如果不是墨香和墨菊她们英勇,或许还真让纳喇氏给算计成功了。纳喇氏,她还是太小看了她!

    “主子,您别难过,只要您和小阿哥没事就好......”墨菊轻声道。

    姚语欣抹了把眼泪,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害你们的人!”

    “主子,您先别急......”冷静后的墨香同姚语欣一样,也将事情联系到了纳喇氏身上。她心中虽恨,却也知道要动纳喇氏不是件容易的事,便先劝道:“主子,咱们回去再作打算。”

    姚语欣腮上的肌肉抽动两下,攥紧拳头道:“把那个泼水的丫头也带回去,我就不信了,严刑下去还撬不开她的嘴!”对姚语欣而言,孩子就是她的逆鳞,任何人想要对她的孩子不利,那么就等着她的报复吧!即便为此沾染上了人命,她也绝不退缩!

    没有姚语欣的吩咐,小丫鬟一直跪在院子当中。日头毒辣,等姚语欣她们出去时,人已经被晒得脑门通红,快要脱掉一层皮了。

    姚语欣看她的样子却丝毫没有怜悯之意,对廊下的两个粗使婆子命令道:“去把她带上!”

    两个婆子应了声“是”,上去就抓丫鬟的手。

    那丫鬟起初还一副了无生气的样,见两个婆子来抓她,立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福晋饶命,福晋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啊!奴婢路上绊了一跤,不是故意要......”

    “堵住她的嘴!”姚语欣眼中寒光闪烁,道:“打量我是傻子呢,不是故意的你就能冲我泼这么滚烫的水?你分明是想谋害皇嗣!谋害皇嗣什么罪名,株连九族!”

    走在回去的路上,姚语欣思绪翻滚,她忽然想到,以纳喇氏的城府,既然推了这个丫头出来,那她一定有十足的把握不会受到背叛。若果真如此,那些严刑拷打还会有用吗?说不得,人家一个受不住自尽了事,岂不是线索什么的一下就断了?

    再一想,七阿哥素来宠爱纳喇氏,若缺乏确凿的证据,一定不会相信纳喇氏存了谋害他子嗣的心。更何况,眼下纳喇氏正处于生产之时,七阿哥疼惜都来不及,哪里会去怀疑她?但若不借助七阿哥的力量,这件事要查清楚,难度就很大了。

    罢罢罢,审了人再说吧!实在不行,大不了就去宫里求太后做主!姚语欣眉宇间闪过一道厉色,总之不能放过了纳喇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