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42章
    吃完饭,姚语欣邀请众人到园子里听戏。

    她自己不喜欢依依呀呀的唱戏声,却知在场之人多数都是喜欢的,也因此不得不打起精神做好招待的工作。

    她身旁依然坐的是八福晋,刚开始两人尚能唠几句,可随后八福晋的注意力便被台上的节目吸引了过去。

    姚语欣看了几眼,除却武生的打斗场面令她感到新鲜以外,别的还真不能引起她很大的兴趣。

    正自无聊时,她的目光突地在左侧的某个位置停住了。那里坐着一位大约十三四岁年纪的姑娘,容颜极其娇美,双颊白里透红,挺翘的鼻子,粉嫩的嘴唇,眼睛圆滚滚的,显得十分纯真可爱。

    这还是姚语欣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少女,不由自主地便多看了两眼。

    被看的女孩似有感应,猛地一侧头,撞上了姚语欣还来不及收回去的视线。

    姚语欣冲她友好一笑,女孩先是愕然,紧接着嘴角微微上翘,回了个羞涩的笑容。

    “八弟妹,你知道那边坐着的是谁家的女眷吗?”姚语欣在脑海中将少女搜索了一遍,发现记忆全无,遂捅了捅八福晋的手臂,向她打听起来。

    八福晋听戏正在兴头上,闻言很是茫然地道:“七嫂,你说什么?”

    姚语欣手指着少女道:“我想问你认不认识那个姑娘。”

    八福晋顺着姚语欣指的方向看了会,答道:“如果我没瞧错的话,该是镇国将军容吉的家眷。我曾听人说过,他有位嫡幼女,生得貌美动人,想来就是坐着的那一位了。”

    说完这一句,八福晋很是奇怪地道:“不对啊,七嫂,你家的亲戚,你怎么会不认识?”

    姚语欣笑道:“你也知道我是在盛京长大的,京城这儿的亲戚接触不多。”

    八福晋凑到她耳边道:“前面没看到人?”

    姚语欣不好意思地道:“大概是我疏忽了,挺着肚子,人就没出去。有些个亲戚,是唐嬷嬷出面接待的。”

    八福晋只是随口一问,并没觉得姚语欣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反而笑着赞同道:“你肚子都这么大了,确实不方便,相信你那些亲戚也能理解。对了,我刚才看了一圈,没看见庄郡王福晋,怎么,她有事?”

    姚语欣一点头:“我表姐又怀上了,在家安胎。”

    “是吗?”八福晋睁大眼睛,显出几分艳羡来:“又怀上了,真是好福气啊!”

    姚语欣却道:“哪儿呀,我表姐她这一胎怀得可辛苦了。”

    八福晋好奇道:“怎么说?”

    姚语欣刚要张嘴,墨竹走近道:“主子,五福晋歇了一觉后醒了,吩咐奴婢来找您,说她想和您单独聊一聊
末世独善。”

    姚语欣眸中闪过讶色,对八福晋道:“八弟妹,我先失陪一会儿。”

    八福晋抓住她的手,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担忧:“不管五嫂同你说什么,你都别放到心里去。要是她实在说得难听,你就别理她,顾自离开便是。”

    姚语欣为她话里的维护之意感到心暖,出言道:“五嫂前面是喝醉了,这才有些不当之语。说来,五嫂也挺难的,都是女人,谁不知道她心里的苦呢?”

    八福晋沉默了会,道:“我知道你说的意思,只是五嫂在席间的那番话,到底让人听了有些不舒服。她再苦,也不是咱们带累的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姚语欣拍拍八福晋的手背:“好了,你等我会,我去去就来。”

    醉酒后的五福晋被安排到了东路最前面的院子里,离唱戏的园子隔得并不远。姚语欣在墨竹和墨香的陪同下,走入了这座名为翠竹轩的院子。

    一看到姚语欣出现,五福晋就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脸色讪讪地,说道:“七弟妹,对不住,我差点搅了你的搬家宴。”

    “哪里的话。”一听到这声抱歉,姚语欣整个人放松下来,笑道:“五嫂,园子里在唱戏,你要不要随我一起去听?”

    五福晋犹豫了一会,道:“先不忙着出去,我有些话想和你说一说。七弟妹,劳烦你陪我坐会儿吧。”

    她都这么说了,姚语欣哪好意思拒绝,应道:“陪五嫂说两句话的工夫还是有的,只是我身为主人,不能在此多待,还望五嫂见谅。”

    五福晋勉强笑笑:“看七弟妹说的,我哪会不知道?”

    姚语欣找了个五福晋对面的位子坐下,笑着看着她。

    真等姚语欣坐好了,五福晋却又不着急说话了,只管用一双眼睛有意无意地望向姚语欣的肚子。

    五福晋自觉动作隐秘,不想姚语欣早就知她心结,所以她的眼神一动,便被看了出来。

    “五嫂,你看这样好不好?”姚语欣斟酌着道:“咱们俩个边走边说,这儿离着园子也有段距离,足够咱们说不少话了。”

    五福晋额上微微沁出汗来,道:“其实也没什么,七弟妹,你这里真没什么管用的方子?”

    姚语欣苦笑道:“五嫂,我还是那句话,调理身体的方子是有,你如果要,我立时命人给你取了来。但别的......恕我无能为力。”

    五福晋仔细端详了会姚语欣,似是在分辨她话里的真假,然后才一垂眼皮道:“有劳七弟妹,把你的方子与我瞧瞧吧。”

    姚语欣站起来,道:“行,我让丫头们去拿。五嫂,孩子的事情,其实跟心情也有很大关系,你越是着急孩子就越不会来。反倒是你不执著了,孩子说不定就来了。”

    五福晋轻轻勾了下嘴角,语气有些敷衍地道:“七弟妹,多谢。”

    见此情景,姚语欣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该提醒的她都提醒了,只盼真的能起些作用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