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41章
    经过几个月的忙碌,七阿哥一家人终于迎来了搬家的一天。

    吉日这天,天空万里无云,风和日丽。

    内务府早早备下充足的人手,一面护送女眷孩童,一面顾着十几辆箱笼大车,浩浩荡荡沿着御河而行。

    及至府邸,但见高高大大的五间朱红色宫门大开,端的气势非凡。姚语欣从撩开的帘子处飞速瞄了眼大门,心中昨舌不已,觉得皇子的宅子,果然非同一般。

    女眷们皆坐着马车,车子驶入大门,绕过影壁之后,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又七拐八弯了一阵子,几辆马车最终在一道垂花门前停住了。

    “主子,到二门了。”

    唐嬷嬷撩开帘子,底下墨香托住姚语欣的双臂,口中道:“主子,您慢点。”

    姚语欣小心从马车上下来,刚刚站定,便见两位穿着较为体面的婆子带着笑迎了上来。

    “见过福晋,见过侧福晋和两位格格。奴婢们是负责看管二门的管事婆子,在此恭迎各位主子。”

    姚语欣大方一笑:“辛苦你们。”

    两人当中略胖一些的先回道:“福晋折杀奴婢们了,为主子办事是本份,万万不敢言辛苦。”

    另一个也唯唯称是。

    挺着个大肚子确实有点累,姚语欣便不再多言,由婆子们领着往正院走去。

    七阿哥分到的这栋宅邸,面积确实很大,后院总共有三路,东面四进,姚语欣的正院就在最里面的一进。西面也是四进,只里面的院子比不得东面的大,纳喇氏和李氏并郭氏都分入了西面之中
这个神偷有点冷

    正如七阿哥所言,姚语欣的正院修建得十分漂亮,前面一个花园,绕过花园,经过影壁,才是一座精致秀美的院落。一眼望过去,只见庭院之中,小桥流水,园林假山,犹如人间仙境一般。阿哥所里的院子比起这个,当真可以用“破落”二字来形容了。

    “主子,这院子好漂亮啊!”四个大丫鬟中最为活泼的墨竹最先喊出了声。

    姚语欣的心情也很好,说道:“听爷说,后面还有一个花园呢,不如你们去瞧瞧?”

    “好。”墨竹欢快地答应一声,撒开腿便朝后面奔去。

    唐嬷嬷在她身后直摇头:“主子,您看看,都十七的丫头了,还是这般毛糙。”

    姚语欣嘴角含笑:“嬷嬷别怪她,我要不是肚子大着,说不准也学墨竹跑来跑去了。”

    唐嬷嬷扶姚语欣的手紧了紧,道:“主子,您先进去歇会儿,稍后可有的您忙。”

    姚语欣知她说的是前来道贺的女眷们,点点头,往屋里去了。

    -------------------------------------------------

    分府是大事,七阿哥早就同几位兄弟以及一干姻亲们说好了日子。于是在他带着一众家人搬进新房没多久,邀请的客人们便纷纷上门来了。

    七阿哥在前院西花厅招待各位男客,因请的多是相互熟悉之人,大家聚在一起,气氛倒是说不出的和乐。

    冷面皇子四阿哥在众兄弟中到得比较迟,七阿哥见他孤身而来,忍不住问了一句道:“四哥,十三弟没和你一起吗?”

    按着七阿哥的猜测,他这个四哥和十三弟两个应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眼下只一个人来,难免多了两分好奇。

    被问起这个,四阿哥神色一变,黯然道:“不瞒七弟,章佳母妃早上忽然口吐鲜血,十三弟不放心,已禀了皇阿玛前去陪侍。临走前,他特意叫我带了乔迁贺礼来,顺便再跟你说声抱歉。”

    “啊?章佳母妃她......”七阿哥先前也和成嫔一道去探望过,知道章佳氏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但再次听到她不好的消息,他的心情依旧有种说不出的难过,顿了顿才道:“四哥,你回去跟十三弟说,他用不着不好意思,倒是我......有些对不住他。”

    四阿哥讶异地看了眼七阿哥,像是没料到七阿哥会说出这样的话,眼神一缓,道:“兄弟们都来了没有?你领我进去吧。”

    男客们在前院,那女客们自然就在后院里了。

    此番七阿哥乔迁,太子来了,却不见太子妃的身影,随同太子一道出席宴席的是太子侧福晋李佳氏。

    尽管心下奇怪,但面对着李佳氏,姚语欣和其余诸位女眷依旧是一副笑脸。

    李佳氏同样笑容和气,亲亲热热地跟姚语欣打完招呼,便同相熟的女眷说话去了。

    八福晋偷偷凑到姚语欣的耳边道:“说是太子屋里怀孕的有两个,其中一个有小产的迹象,太子妃担心她出来有个什么事,在那边坐镇呢
天御七龙(还珠同人)。倒便宜了李佳氏,一个侧福晋,比正头福晋都差不了多少。要我说,太子真不给太子妃面子,处处抬举个妾,忒不像样!”

    姚语欣往四周扫了两圈,压低声音道:“我说八弟妹,这种编排太子的话以后别再说了,小心被人听去,传到皇阿玛耳朵里可怎生是好?你又不是不知道,皇阿玛最是看重太子。”

    八福晋摸了摸绣有月季花的袖口,不以为然地道:“我不是在你跟前说一说嘛,难道你还会传了出去不成?”

    姚语欣往她额头上一点,道:“人家太子妃都没说什么,你操哪门子心?宴席快要开始了,走,同我一道坐去。”

    八福晋嫣然一笑,挽住姚语欣的胳膊就往主桌那边走。

    因姚语欣是主人,她往主位上坐下后便举起酒杯道:“诸位嫂子弟妹,我身子不便,无法喝酒,就以茶代酒,谢你们光临了。”

    几位福晋皆笑言她太客气,各各端起酒杯喝了里面的果酒。

    姚语欣又招呼诸人吃菜,席间的气氛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坐在姚语欣对面的五福晋,在不知道第几杯酒落肚时,忽然出言问道:“七弟妹,听说庄郡王福晋有生子药方,是也不是?”

    听清五福晋的话以后,姚语欣嘴角的笑容登时一凝,旋即又笑了开来:“我那表姐确实给了我一张药方子,说是调理身体用的,却不是五嫂你说的生子药方,不然啊,我早就怀上了,还用得着等到这会儿?”

    五福晋面色酡红,盯着姚语欣道:“七弟妹,大家都是妯娌,你这样藏着掖着又是何必呢?”

    这下,姚语欣的脸色就有点绷不住了。其实自打怀了孕,她就注意到五福晋看她的目光有些怪怪的,可问她吧,偏又什么都不说,以致于弄到后来,原先关系比较好的两个人竟然跟个陌生人差不多了。

    现下听她一说,也终于明白过来了其中的原因。

    她清清喉咙,正欲开口反驳,却听四福晋笑着打圆场道:“七弟妹的为人,五弟妹还信不过吗?莫说这世上本就没有让人一定生子的秘方,便是那些调理身体的,也是因人而异。到了咱们这个地位,见过的秘方还少吗?可不是张张管用的。”

    对四福晋的这句话,大福晋跟着表示了赞同:“四弟妹说的有理。生儿生女,可不是命中注定了的吗?要是真有生子的秘方,依着咱们的地位还会搞不到?”

    五福晋一手撑着脸颊,一手指着四福晋和大福晋道:“我算是知道,站着说话不腰疼是怎么一回事了。”

    “五嫂,你喝多了吧。”八福晋见五福晋越说越不成样子,将筷子一搁,对着站在五福晋身后的丫头道:“没个眼力见的,还不扶了你们主子下去!”

    那丫鬟被八福晋瞪得一抖,赶忙伸手去扶五福晋。

    好在五福晋也确实喝得有些多了,丫鬟没费多大工夫便把她搀离了位子。

    姚语欣暗中松了口气,吩咐立着的丫头道:“去,好好照顾五福晋。”

    两个丫头应了声“是”,领命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