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39章
    听到七阿哥说不让她出去面对郭氏的话,姚语欣心中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先有纳喇氏,后有郭氏,即便姚语欣再三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内心没一点波动显然不可能。要不是理智尚存,她其实好几次都想骂人的。娘的,你们这帮子小三,不知道老娘烦你们烦得要死吗?!

    这还是家里只有三个侍妾的情况下,随着时日的推移,可以想见,以后进来的女人会越来越多。毕竟七阿哥是皇子,后院里没十个二十个女人哪配得上他的身份?

    人多则意味着麻烦多,关于这一点,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

    偏偏这个时代的正妻,除了相夫教子,侍奉公婆之外,还得照顾好侍妾以及一干庶子庶女
樯橹也怡情。前两项倒也正常,可后面一样,想想都憋屈。

    一个接着一个的念头,让姚语欣的胸口钝得有些难受,直到肚子里隐隐传来一下抽痛才将她的思绪牵扯了回来。

    宝宝,你也感受到妈妈低落的情绪了吧,对不起哦!姚语欣小心抚上肚皮,心里默默道了声歉。

    墨菊惶恐地看着姚语欣的动作:“主子,您肚子......”

    “没事。”姚语欣笑着摇摇头,道:“是孩子调皮,在跟我玩呢。我吃好了,你去打水吧。”

    墨梅上来问道:“主子,要不要撤膳?”

    姚语欣犹豫了会,道:“不急,等爷来了再说。”

    话音刚落,七阿哥就进来了,对上姚语欣关心的表情,他的面色缓了缓:“郭氏太没规矩,身上没好就跑出来,也不怕过了病气给你。你如今身子不同,得注意着点。”

    明眼人都知道郭氏是心病,但七阿哥既这么说了,姚语欣也不能不接他的好意,赧然道:“确是我的疏忽。”

    七阿哥听罢,神情显得更加和缓了,说道:“我知你怜悯郭氏失了孩子,硬不下心把她赶出去,但你看看她,何曾将你的好意放在心上?没护好肚中的孩子,不惩罚她已是最大的宽容了,她哪里来的脸还让我去看望?”

    姚语欣讪讪地干笑:“郭氏就是心思多了一些,也没别的大毛病。等过了这一段,相信她会好起来的。爷,咱们还是别说她了,我让墨竹她们泡茶上来吧。”

    七阿哥低头一笑,看出了姚语欣的窘色,回道:“嗯,上茶。”

    从七阿哥出去到回来,中间只隔了小半盏茶的时间,这是因为七阿哥一看到郭氏就命人堵住了她的嘴,让婆子们一路架着她回去,一点给人留面子的意思也没有。

    七阿哥进来之后虽半句没提他如何处理郭氏,但姚语欣光用想的也能想出来。外面哭声止得如此突然,不是郭氏的嘴巴被塞住了还能是什么?姚语欣虽可怜郭氏,但想到郭氏这一遭完全是她自找的,同情心便收了起来。

    郭氏如此让人不舒心,谈论她又干吗呢?

    却说郭氏让两个婆子架着一路走,整张脸已是惨白如纸了。没见到七阿哥之前,她犹抱有一丝希望,但现在,她已经彻底绝望了。回想起七阿哥在看到她时的眼神,除了厌恶还是厌恶,郭氏就有一种想要去死的冲动。

    怎么会这样呢?郭氏想不通,明明自己小产了,爷即便怪自己护子不利,也不能不让自己说一句辩白的话吧?爷难道看不见她快要心痛得死掉了吗,为什么对她这么残忍?

    郭氏的脑袋晕晕的,只觉自己的心被扯得七零八落,伤心的泪水汩汩而出。

    金盏同金荷两个在后面跌跌撞撞跟着,咬着嘴唇,眼眶泛红,但到底没敢哭出声来。

    看到郭氏被架着进来,院子里的丫头俱都吓了一跳。李氏这边的丫鬟,赶紧转身,往屋子里跑去。

    待两个婆子离开,金盏两个才小声哭了出来。

    郭氏直直地躺在床上,两眼空洞地望着帐子,感觉呼吸快要停止了一般
末世独善

    “格格,,您怎么了?您别吓奴婢啊!”

    “格格,爷是气您没照顾好身体,您可别多想......格格......小姐......”

    郭氏了无生气的样子让金盏心痛难忍,她不禁喊出了从前经常挂在嘴边的小姐称呼,期盼郭氏能够听到她的话语。

    一时间,满屋子里都是两个丫鬟难过的哭声。

    “小姐,您倒是说句话啊......”

    可无论两个丫鬟怎么呼唤,郭氏一直是老样子,眼珠子盯着上面,一动不动。

    金荷心中一跳,手颤颤巍巍放到了郭氏鼻下,感受到其中呼出来的热气,她才大松一口气地瘫倒在了地上。

    “金盏,你别哭了,咱们还是想想办法吧,格格再这样下去,我怕......我怕......”

    金盏抹了把泪:“你说怎么办?”

    金荷一咬牙:“我去福晋那里报一声,叫个太医来给格格看看。”

    金盏看看床上的郭氏,又看看金荷,说道:“你照顾格格,福晋那边我去!”

    金荷不同意:“还是我去!”

    “还是我去,你......”

    “不用去。”在俩人没注意到的时候,郭氏的头朝向了她们,哽咽着嗓子道:“我没事,你们不要哭......”

    “格格......呜呜呜......您总算出声了......”

    -----------------------------------------

    纳喇氏的院子里。

    “嬷嬷,你说这个郭氏脑子怎么想的,不避着爷不说,还上赶着去讨他的嫌,好生奇怪!”纳喇氏一脸的困惑。

    王嬷嬷坐在纳喇氏对面的凳子上,同样满腹疑惑:“平时看她不该这么沉不住气啊!会不会是......她不知道自己小产的原因?”

    “怎么会?”纳喇氏笑了下,但紧接着她就顿住了,对啊,如果郭氏不知道小产的原因......那她的举动倒是有了理由。

    “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太医把检查了药渣后的结果告知了福晋,而福晋因为某种理由没有跟郭氏说,让郭氏误以为自己是身体弱不当心才落了胎......”

    王嬷嬷正了正身子:“难道真是......”

    纳喇氏嘴角一翘:“明儿让人试探试探就知。如果真是如我所想,郭氏还不得恨死福晋?”

    王嬷嬷笑道:“要果真如此,主子您手中岂不是能多出来一把刀?”

    纳喇氏好心情地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