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38章
    原以为郭氏胆小怕事,应该是个比较省心的,却不料完全不是
网配之粉红不好当

    一大早的就触眉头,姚语欣的心情可想而知。要不是她时刻记着自己孕妇的身份,明白气大伤身的道理,她早就耐不住性子发火了。哪里还会想着给人端好吃好喝的上来,又命人准备热水洗漱?

    眼瞅着人离了自己的视线,她的情绪也平稳了不少。

    见自家主子很快调整好了心情,唐嬷嬷把原先准备的话咽回了肚子里,转而道:“主子,大厨房那里送来了新鲜的樱桃,您尝尝味道?”

    姚语欣点了点头,心思转到了吃食上面。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傍晚时分,七阿哥来了正院,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浓浓的笑意。

    姚语欣见他神情,少不得好奇地问上一句:“爷今儿遇上什么好事了?说出来也让我高兴高兴。”

    七阿哥先卖关子:“福晋猜一猜?”

    姚语欣配合地做了个偏头思考的动作,想着他最近早出晚归忙的事情,眼睛瞬间大亮:“爷,宅邸建好了?”

    七阿哥弯了弯嘴角,笑道:“福晋一猜一个准,我才去瞧过,弄得差不多了,只等着选个吉利日子搬过去。正院里,按你的意思,里面开辟了莲池,周围种上了果树,前面后面都有花园,以后溜达散步的地方可就多了。”

    姚语欣眼底掩不住喜意:“多谢爷费心。”

    七阿哥摇头一笑:“福晋跟我客气干吗?那边是咱们今后长住的地,总要弄得合心意才好。”

    墨竹她们上来摆膳时,姚语欣和七阿哥已经说到了几个皇庄的事情。一听说分到的庄子里有一个温泉庄子,姚语欣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了,恨不得立时就出宫去看一看。

    “爷,温泉庄子好,秋冬可以泡澡,春夏可以赏景,咱们在庄子里种上些果树和花木,到时边泡温泉边吃水果,想想就美。”

    七阿哥被姚语欣的一番描绘给逗乐了,说道:“还用得着你说?哪家温泉庄子里没有种果树花木的?”

    姚语欣一怔,讪笑道:“我不是太高兴了嘛,偏爷抓着我的错处。”她一边说还忍不住瞪了瞪七阿哥。不过看在七阿哥眼里,她倒更像是撒娇一般。

    七阿哥以拳抵唇,闷笑出声道:“福晋比刚进门那会儿更小了。”

    还不等姚语欣领会他话里的含义,七阿哥替她夹了一筷子凉拌小黄瓜,道:“先用膳,别饿坏了肚子里的孩子。”

    被这么一打岔,姚语欣把七阿哥前头的那句话忘到了脑后,开始专心吃起饭来。

    饭到一半时,七阿哥突然来了句:“福晋,郭氏今早来请安了?”

    姚语欣吃饭的动作停了停,有些不明白七阿哥问话的意思:“她今早的确来过了,我看她身体不对,又让她回去了。我跟她说,在身体没好全之前,不必来请安。”

    “她身体还没好?”七阿哥也不过是找个话题而已,实际对郭氏并不上心,听姚语欣一说,他的眉头几不可察地动了动:“既没养好身子,出来作甚?”

    姚语欣小声嘀咕道:“还不是想要见你
韩娱之Love You。”

    “你说什么?”七阿哥没听清楚:“郭氏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话里对郭氏的厌恶如此明显,倒让姚语欣有点无措,迟疑了一下她才道:“她也没什么。大概是小产的事情对她打击挺大的,我先前并不知道她心思这么重,养了大半个月了,反倒越养越差了。”

    七阿哥“唔”了声,漫不经心地道:“那让她多养些日子就是。”

    “嗳。”姚语欣想起郭氏的惨样,喉头滚动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没说出让七阿哥去看望她的话。倒不是姚语欣冷漠,是她知道即便说了也没有用。看七阿哥的样子,显然对郭氏的气还没消。她又何必自讨没趣呢?

    不知怎么地,这个时候姚语欣脑海里就闪过了以前看书时常看到的一句话:可怜之人当有可恨之处。郭氏如今这样子,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的原因。

    怀孕了要藏着掖着没什么,可郭氏千不该万不该瞒着她们喝些奇奇怪怪的汤药,结果反倒折腾得没了孩子。这世上,哪有什么能改变肚中孩子性别的仙丹妙药呢?按理说郭氏也是从官宦之家出来的闺秀,怎么会这般没有见识?便是她脑子糊涂,难道她身边的几人也糊涂了不成?真是想不通。

    姚语欣在心底感慨了一番,抛去了那一丝丝的怜悯,唉,过段日子再为她求求情吧!

    “爷,尝尝这道酱茄子,很入味,我这一怀孕......”

    “爷,主子。”墨竹忽地掀帘走了进来,截断了姚语欣的话:“郭格格她......她说来请安......”

    “嗯?”姚语欣当先发出惊呼声:“怎么又来了?”晚上从来不叫她们来请安的啊!但随即她又恍然大悟过来,郭氏是不死心呢!

    她抬首望了眼七阿哥:“爷,郭氏来了,你看......”

    七阿哥抿嘴紧绷着脸,说道:“让她回去!”

    墨竹一个激灵,急匆匆出去了。

    不一会儿,外面倏然传来了女人嚎啕大哭的声音。很显然,郭氏哭了。

    果然,墨竹面色难看地又进来了:“爷,郭格格不愿走。”

    七阿哥“啪”一拍筷子,铁青着脸道:“这点子事都处理不好,要你们何用?”

    墨竹吓得浑身一抖,扑通跪了下来。

    “好了,爷,你别生气。”姚语欣生怕七阿哥盛怒之下发作墨竹,忙劝解道:“内宅之事,本就该交由我处理。爷且坐着,我去去便来。”说罢就要起身。

    七阿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道:“你怀着身子,小心别被郭氏冲撞到了,还是我去吧。她闹腾来闹腾去的,不就是想见我吗?哼,我倒要看看,她究竟哪来的脸!”

    姚语欣不知说什么好,只得又劝了一句道:“爷,你消消气。”

    七阿哥箭袖一甩,疾步冲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