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35章
    “爷从南边回来了?”金盏把金荷拉到角落里,声音压得很低。

    金荷咬了咬嘴唇,蹦出来一个“嗯”字,眼眶霎时红了。

    金盏满脸诧异之色:“那爷怎么......”没来看我们格格几个字还未说全,手就被金荷用力握住了
长史大人,辛苦了!

    “别问了,爷是大忙人,哪能整日顾着后宅?”金荷强作笑颜截断了金盏的问话。

    先前金荷头低着,金盏没瞧清楚,这会儿一抬头,她那张苍白的脸就落入了金盏的眼里。金盏也不是笨人,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缘故,脸色跟着一白,呆滞地点头道:“我知道了。”

    内室里,郭氏半靠在床上,脸蜡黄蜡黄的,看上去很是憔悴虚弱。

    金盏倒了杯热茶端到郭氏面前,心疼地道:“格格,喝杯热茶吧。里头搁了大枣和枸杞,很养身的。”

    郭氏没接茶,幽幽说道:“都五月了,爷也快回了吧!”

    金盏心中一突,手上的茶差点翻了。

    “爷他......”

    郭氏跟金盏多年的主仆,一见她这副犹犹豫豫样子,心突地怦怦乱跳起来。

    “金盏,爷已经......回来了,对吗?”

    金盏蠕动了几下嘴唇,说道:“爷回来有半日了。”确切地说,爷回来已经有一日了,但就是不知为什么还没来看格格,难道真如金荷所说,爷是太忙了,可是两位福晋那里,爷明明一回来就去看望了啊!

    “爷真的回来了?”郭氏眼睛一亮,顿时来了精神:“金盏,让金荷进来给我梳妆打扮一下,别让爷瞧见我这副模样!”

    “格格......”金盏有苦难言:“您等等,我这就去叫金荷。”

    郭氏摸了摸自己的脸,露出了这大半月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她的等待注定要无望了,因为她满心期盼的那个人已经对她生了厌恶之心,即便被人劝说过了,依旧不改想法。

    被郭氏惦记的七阿哥这会儿人已经到了纳喇氏的院子。

    “见过爷,给爷请安。”守在外间的一个丫鬟看到七阿哥,赶紧蹲身行礼。

    七阿哥问道:“你们主子吃了饭没?”

    丫鬟抬起脸,声音婉转动听:“回爷的话,主子已吃过了。”说着伸出一只手掀开了帘子。

    七阿哥目光一顿,视线从丫鬟露出的半截嫩臂上划到了领口的粉颈处,接着又移了开去。

    “爷,您来了!”纳喇氏有点意外,昨晚爷歇在她这里,她还以为今晚爷不会来了。

    七阿哥见她一脸的高兴,面上也漾开了笑容:“不放心你,今晚还是在你这边歇。”

    纳喇氏听了犹如吃了蜜一般,嘴上却道:“爷不用老惦记着我,福晋那边要紧。”

    七阿哥笑着坐在了她的身边,道:“在我心里,你和福晋一样重要。”七阿哥本意是想向纳喇氏表明他对她的看重,却不料适得其反,让纳喇氏的心一下从云端落到了地面上。

    不过纳喇氏是个很会装的人,当着七阿哥的面,她脸上依旧笑得甜蜜:“爷这样说,我听着好开心
五夫临门。福晋是您正儿八经娶的妻子,我哪里能和她想比?小心福晋听去了找你您账。”

    七阿哥呵呵一笑,捏了下纳喇氏的鼻子道:“就你想的多。”

    纳喇氏顺势往七阿哥怀里一靠,嗔声道:“那是爷没见过福晋发怒的样,那一回发落我身边的芳秋,可是厉害得很。”

    芳秋的事情,七阿哥之前已听福喜说过,觉得并不是多大的事,此刻听纳喇氏再度说起,他就笑了:“怎么,害怕福晋了?”

    纳喇氏摇头:“也不是,福晋终归是内院的当家人,我怕自己万一有个疏忽,福晋会不会也像处置芳秋那般......”

    “你瞎想什么呢?”七阿哥哑然失笑:“你这样东想西想,怪不得身子会出事。”

    纳喇氏眼底快速闪过一道阴郁,嘴巴一厥,撒娇道:“我不过随口那么一说,爷还怪起我来了。”

    七阿哥朗声而笑:“好吧,是我的错,我不该这样说你。”

    两人搂在一起说笑了一阵,七阿哥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道:“时辰不早了,洗洗睡了吧。”

    纳喇氏扬声朝外面喊道:“来人,备水。”

    七阿哥放开纳喇,转身去了另一边的净房。水是早就烧好了的,等七阿哥被伺候着脱完了衣服,桶里面的热水也放好了。

    “爷,奴婢伺候您洗吧。”七阿哥一脚刚踏进浴桶,身后便响起一道娇美的声音。

    他转过头一看,咦,这不是替他打帘的那个丫头吗?先前还穿着一身黄衣,现下身上却只余一件薄薄的小衣,入眼,是一大片雪腻光滑的脖子和香肩,小蛮腰纤纤一握,引人遐思。

    七阿哥不禁喉头一动,眼睛蒙上了一成迷离。

    “爷......”丫鬟仰起酡红的小脸,嘤咛一声,软绵绵的一双玉臂按在了七阿哥裸露的胸膛上。

    七阿哥已经好久没碰过女人了,软玉温香在怀,哪里还忍得住?当下一把搂住面前的女人,俯首下去,吮住了她的樱桃小口。

    狭小的浴桶内,响起了细碎的娇吟以及粗重的喘息声,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里面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

    七阿哥抱着女人,头靠在她肩上,喘息了几声。

    “好了,你下去吧。”发泄了之后的七阿哥逐渐恢复了平静。

    “爷,奴婢伺候的不好吗?”听到这句话,丫鬟慌了,眼眶一红,就要落泪。她伺候纳喇氏多时,学起纳喇氏的一套倒没有多大的困难。

    七阿哥见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再想到刚才的那番美妙滋味,心中一软,道:“明儿你去给福晋磕个头吧。”

    这就是要收房的意思了。丫鬟也听懂了,喜得“噌”从浴桶里站起来,道:“谢谢爷,谢谢爷。”

    内室里,纳喇氏气得脸都绿了:“下贱胚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