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28章
    从游叶宫出来,姚语欣和四福晋的面色都有些不大好。

    看章佳母妃的情况,明显时日已经不多了
东方不败之云淡风清

    姚语欣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跟着康熙南下的十三阿哥,会不会等他回来时,他的额娘就不在了呢?

    若是连亲生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为人子女的,又该是怎样的一种痛啊!

    这样想想,不免觉得康熙太薄情了些。你说你要南巡就南巡吧,何必非要点名让十三阿哥去呢?人家的额娘都病成这幅样子了,不是应该让母子俩个多聚一聚吗?

    唉!后宫里的女人,看似风光,实则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啊!旁的不提,光是母子母女分离这一条就够让人受不了了。清朝的皇子皇女们,一年见不了母亲几面不说,像母亲病得快要死了,他们还是没有多少机会来后宫探望。不得不说,真是人伦惨剧啊!

    “七弟妹,走了这么久,累了吧?”四福晋的问话打断了姚语欣的思绪。

    姚语欣牵动了一下嘴角,心情有点沉重,说道:“四嫂,我不累。就是看着章佳母妃的样子,心里不好受。”

    四福晋叹了声气:“十三弟刚出去时,精神头还可以的,可眼下却......唉!”她看了看姚语欣,忽地想起前面的碰面,又尴尬地道:“七弟妹,不好意思啊!我没想到你也是来探望章佳母妃的,只顾着自己走人,都没有......”

    听明白的姚语欣赶紧摆摆手:“该说不好意思的人是我。要不是红霞姑姑提醒,我还不知道章佳母妃的病已经这么重了。”

    四福晋涩涩一笑,说道:“谁能料到呢!”想到太医说的“尽人事,听天命”的那番话,她不禁悲从中来,忙举起帕子按了按眼角。

    见她这样,姚语欣更是确信了心中的猜测,打听的心思随即收了回去。她低下头,步子慢慢变得沉重起来。

    接下来的一路上,妯娌俩个都没开口说话,一直到了阿哥所,四福晋才同姚语欣说了告辞之语。

    进了院子,姚语欣对红霞道:“红霞姑姑,左边还有间耳房空着,我让丫头们给你收拾收拾,你先住着如何?”

    红霞笑着接话道:“奴婢听福晋吩咐。”

    姚语欣终于露出丝笑,又对墨竹道:“院里的小丫头你看谁机灵些,给姑姑跑跑腿。”

    安排完红霞姑姑的事,姚语欣进去往炕上一歪,吩咐道:“厨房里有准备枣泥糕吗?我忽然想吃这个。”

    “有有,奴婢给您拿去。”

    不多时,墨香端着一碟子枣泥糕来了。

    就这么会儿工夫,换了身衣裳的唐嬷嬷又赶来伺侯了。姚语欣放下糕点,嗔怪道:“嬷嬷,你也回去歇歇,屋里有墨香她们在呢。”

    唐嬷嬷笑道:“奴婢不累。倒是主子,今儿走了那么多路,奴婢瞧着都心疼。”

    “瞧嬷嬷说的,我至于这么娇弱嘛?”姚语欣说着招了招手,道:“嬷嬷,你过来尝尝这枣泥糕,味道不错。”

    唐嬷嬷走上前:“主子,红霞姑姑也陪了一早上了。”对于这个由成嫔赏下来的姑姑,唐嬷嬷也很上心,唯恐怠慢了人家
先婚厚爱(高干)

    姚语欣微微红了红脸,道:“时辰不早了,让厨房那边上午膳吧。”

    摆膳的空隙,唐嬷嬷说道:“主子,侧福晋和格格们的请安是不是该恢复了?”

    唉哟,唐嬷嬷不提,姚语欣还真忘了有这一茬了,要按她本心来说,当然是不乐意看到那几个女人的,只是有些事情,当真不能想怎样就怎样。她轻轻颔首:“既如此,从明儿起,让她们来请安吧。不过这时辰......需得改一改,改成卯时末。”

    下午,姚语欣的命令就传到了其余三个女人的耳朵里。

    第二日起来,姚语欣看到了多日为见的李氏和郭氏,纳喇氏却没有出现。

    “主子,侧福晋屋里的芳秋说侧福晋身体不大舒坦。”墨香在姚语欣耳边轻轻道。

    姚语欣心道:“又是老一套,既说身体不舒坦,可也没见她请太医。”视线不经意扫过下首的两个女人,姚语欣心里渐渐地生出了几许明悟,忽地就明白过来了纳喇氏的打算。原以为她是躲懒而不来请安,如今瞧着,人家的心思怕是没那么简单,或许早就存了下自己面子的主意了。她一次两次的不来请安还没什么,次数多了,岂不是让李氏和郭氏也要学样?自己的性子是好,但也不愿意眼睁睁看别人爬到自己头上啊!纳喇氏,难道真当自己拿她没辙?

    思及此处,姚语欣脸一拉,道:“让芳秋进来!”

    芳秋进暖阁以后,按照纳喇氏的嘱咐,规规矩矩的给姚语欣磕了个头,道:“请福晋体恤,我家主子今早起来有些胸闷头晕......”话未说完,墨竹伸出一脚把她踢倒在了地。

    不待芳秋反应,“啪”地一声茶盏又摔在了她的脚边。姚语欣猛地站起来,怒道:“芳秋,你是怎么照顾你们家主子的,她三头两头地生病,我看就是你们这帮人没用!既如此,还要你们干什么?得,趁早把你们送回去,让内务府再送一批会伺候的过来。唐嬷嬷,这事就交给你来办。”

    “福晋......”芳秋才张嘴,墨竹墨香上前,一个堵住她的嘴,一个按住了她的身子。

    “叫两个粗使婆子来,打发她去内务府吧。”虽然知道退过去的宫婢的得不了什么好,姚语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处在这样的位置上,心慈手软又怎么行呢?

    李氏和郭氏没料到姚语欣会突然来这么一手,原先升起来的一点子小心思顿时烟消云散。

    姚语欣当没看出两人的拘谨,说道:“正巧你们在,就陪着我去侧福晋院子里看一看吧。唉!侧福晋的身体要是像你们这般的,我和爷俩个可就省心了。”

    郭氏飞快地抬头看了眼姚语欣,在姚语欣察觉之前又飞快地低下了头。

    李氏本就看不惯纳喇氏的做派,见姚语欣终于发飙,心下暗喜,恨不得立时冲到纳喇氏的院子里奚落她两句。这回有福晋撑腰,她可没什么好顾忌的。

    姚语欣不知李氏心中所想,从炕上站起来道:“命人去请太医,侧福晋肚子里的孩子可容不得半点闪失。”

    话毕,当先走了出去。

    见状,李氏和郭氏对视一眼,赶紧跟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