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26章
    二月初三,康熙皇帝巡幸江南,除了太后一同前往外,大阿哥,三阿哥等几个已经成了婚的阿哥皆在随驾名单上。不仅如此,三个相对年纪小一点的阿哥也被康熙点了名随扈,他们是十阿哥,十三阿哥以及十四阿哥。

    别的阿哥们多少为能随扈而感到高兴,要知道南巡是要持续几个月的,这段时间对他们而言无疑是天赐良机,能够跟皇阿玛多亲近亲近,多好啊!

    可十三阿哥却不一样,他心里是真没有开心,偏面上还不能让人发现,胸口憋得十分难受。

    四阿哥和他同坐一车走在队伍中间。看着自小亲近的弟弟愁眉苦脸的样子,四阿哥好心劝道:“得亏你面对的是我,要是对着旁人,早传到皇阿玛耳朵里去了。事已至此,你多想又有何用?只有你好了,章佳母妃才能好。”

    十三阿哥低着头,难过地道:“昨儿个我见过额娘了,她好像又变得糟糕了几分,我担心......担心她会挺不过去。”

    四阿哥知道十三阿哥说的极有可能发生,却也知这会儿不是给弟弟增添思想负担的时候,勉强笑道:“太医院里那么多太医,总有几个有真本事的。没准儿我们回来时,你额娘的身子骨有了起色呢。”

    他一番话说得心虚不已,十三阿哥却没有听出来,抬起头小心翼翼求证道:“四哥,额娘真会好吗?”

    被这样一双充满信赖的眸子盯着,四阿哥再也抵挡不住,轻咳一声后稍稍挪开了视线,说道:“十三弟,不管如何,心中还是要有希望。江南那边有不少出名的寺庙,等到了那边,我向皇阿玛求一求,让他准许我们去寺庙拜拜佛如何?”

    十三阿哥听得精神一振,道:“是为我额娘祈福吗?我听人家说,杭州的灵隐寺很好,四哥陪我去那儿吧。”

    四阿哥心里舒了口气,答应道:“十三弟放心,我一定陪你去灵隐寺。”

    十三阿哥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若不是担忧额娘的身体,他其实是很喜欢跟着皇阿玛出京的。

    康熙带着一大帮人南下,紫禁城里霎时安静了许多。

    人走的第二天,八福晋就上门来找姚语欣大吐苦水。她毕竟和八阿哥新婚不久,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丈夫忽然离开她几个月,要说难受也确实正常。

    “皇阿玛怎么不叫我们一块去呢?要是我能陪着爷一道就好了!”

    姚语欣安慰她:“我也想有机会出京去转转。再有下次的话,咱们不如求求太后。她老人家心慈,说不定就允了呢。”

    八福晋闷声道:“我先前不是没动过类似的念头,只可惜被我们爷给拒了,说嫂子们个个都没去,捎上我算怎么回事。我一想,也对,就熄了心思。”

    姚语欣抚膝叹道:“要不是怀着身孕,我和你一同对太后说去。都道江南景致优美,有生之年若不能去看一看,岂不是太可惜?”

    “七嫂说的真对啊!”八福晋目露向往,说道:“江南那边跟京城可大不相同,就连那雨,听说都是温柔多情的。我很好奇,这雨得怎样才能用温柔多情来描绘呢?”

    姚语欣抿嘴笑了:“你从哪里知道那边的雨很温柔?难道是从书上看来的?”

    “那倒不是
穿越末世之进化。”八福晋颇有点难为情地撇开脸,轻声道:“早些年,偶尔听舅舅的一个侍妾提起过。”

    姚语欣恍然,说道:“依皇阿玛的性子,此次南巡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咱们等着就是。”

    八福晋本就不是多愁善感之人,同姚语欣聊了这么几句,心情比之前立时好了不少。

    拿起茶杯喝了两口茶,她忽然对姚语欣肚子里的孩子感兴趣了:“七嫂,怀孕累不累?难受不难受?孩子在里面有没有动啊?”

    姚语欣“哧”一声笑道:“听你后面一个问题问的,孩子才多大,哪里会动?”

    八福晋嘟起嘴巴地道:“这有什么好笑?我又没怀过孩子,怎么会知道嘛!”

    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却让姚语欣如遭雷击,她的眼皮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就在这一刻,她猛地想起了一件有关八福晋的事。历史上,八福晋是没有子嗣的!

    若八福晋只是史书上出现过的一个名字,跟她毫无关系,那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八福晋活生生地坐在她面前,两个人还成了朋友,想到自己的这个朋友以后会为子嗣吃尽苦头,她心里就翻腾得厉害。

    “七嫂,七嫂!”八福晋看着突然愣住的姚语欣,愕然无比。

    “啊?!”姚语欣一惊,回过神来,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八福晋,道:“刚才听你说话,我忽然想起了一桩旧事。唉!到现在想想还有些唏嘘。”

    “什么旧事?七嫂说来听听。”八福晋完全没想到姚语欣的失态跟她有关,很是好奇地打探起来。

    姚语欣幽幽说道:“那会儿在盛京时,我曾听乳母讲过一个故事。故事里的女子出身高贵,品貌出众,刚嫁进去时,夫家上上下下,没一个不满意她的。但是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夫家人开始对这个女子越来越不满了,只因她多年来未能替她的丈夫生下一儿半女。她的丈夫爱重她,根本不愿多纳侍妾,这个女人为此还背负上了妒妇的名头,最后落得十分悲惨的下场。”

    其实姚语欣讲的很简单,可就是短短的几句话,让八福晋的心尖忍不住地疼了一下,所以很罕见地,她没有上去接话。

    她沉默,姚语欣也跟着沉默。

    良久,八福晋才开口说道:“这故事听着果然让人难受。咱们女人,无论之前有多么好,只要没生孩子,那些好就都不会放在人家眼里了。女人难道只能作为繁衍子嗣的工具?”

    听着八福晋的这番话,姚语欣的眼睛里泛出了点点泪花。八福晋的话,真正说到了她的心坎里。前世的自己不就是这样吗?明明孝顺长辈体贴丈夫的事一件不落,只因生不出孩子,整个人就被别人全盘否定了。

    姚语欣擦去泪花,长长地透了一口气道:“怀了孕,人也比从前变得多愁善感了。你啊,也别想岔了,各人的情况不同嘛。有的女子,即便没生孩子,照样过得挺好。不过像我们这样嫁进皇室来的,子嗣总归要紧,你说对不对?”

    对这一句,八福晋当然同意,说道:“就是啊!”

    姚语欣随后又说了一些有关妇人如何怀孕的信息,令她高兴的是,八福晋听得还挺认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