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24章
    夜,清凉如水。

    五福晋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莲紫色的帐子顶,思绪起伏。呵呵,七弟妹怀上了啊,那自己呢,是不是也快了?明明之前喝了那么多调理身体的药,为什么一点效果也没有呢?别人都能怀上,到了自己这儿,怎么就那么难......

    她侧了个身,两滴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再接着,更多的泪水跟金豆似地一颗颗滑落,顷刻间湿了枕头。

    “主子!”低低的啜泣声终惊醒了浅眠的春桃,她急急推开被子,一下扑到了雕花床边。

    “你这是梦魇了?”春桃惊慌失措地问道。

    五福晋恍若未闻,只木木呆呆地躺着不说话。

    就着窗户透过来的月光,春桃看见了五福晋脸上的泪痕,忍不住酸了鼻子。她是五福晋的陪嫁丫鬟,与五福晋的感情颇深,见她这副神色凄楚的模样,一颗心自是担心不已。赶紧又问道:“主子,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奴婢去请太医?您这个样子,奴婢好担心......”

    话到后面,春桃已有些哽咽。

    也不知是春桃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五福晋终于有了神气,转过脸,朱唇微启:“春桃......”她努力地勾勒出一个笑容,似要安慰贴心的丫鬟:“我没事,你别担心。”

    她的笑容,落在春桃眼里,却比哭还要难看。

    春桃强自把泪意逼了回去,道:“主子,那奴婢给您倒杯水去。”说罢,从地上起来,走到圆桌前点亮了灯。

    灯一亮起来,五福晋那张犹存泪意的脸越发看得清楚。春桃见自家主子一双眼肿大如桃,心中又是一痛,涩然道:“主子明儿一早还要去请安,这眼睛......奴婢觉着得用热水敷一敷......”

    五福晋平静颔首,道:“还是我家春桃想得周到。”

    春桃低下头,眨掉了眼里的泪花。有些事,主子即便不说,她这会儿也已然明白过来。之前还有个七福晋一道陪着,可如今人家却是先主子一步怀了孕......也难怪主子会触景生情,潸然泪下了。

    老天爷啊,请您开开眼,也让主子怀了一个吧!春桃不由地在心底默默祈祷了一句。

    翌日,慈宁宫。

    五福晋的一双肿眼在热水的作用下消退了许多,她的心情也有所恢复。只是,看在有心人的眼里,五福晋的眉宇间,明显有着一抹化不开的愁绪。

    于是,在一众女眷即将离开时,太后出言把五福晋留了下来。若换做其他几个福晋,太后或许不会张这个口,但五福晋不一样,概因五阿哥自幼由太后抚养,祖孙情分非同一般,对于五福晋,太后自然也就爱屋及乌,另眼相待了
韩娱之Love You

    “好孩子,来,到玛玛身边来。”太后难得自称一声玛玛,一边还朝五福晋招了招手。

    五福晋乖乖靠过去,低眉顺目的,语气轻柔:“老祖宗。”

    太后握住了她的手,道:“老五家的,咱们祖孙有些日子没单独说过话了吧。也是前段日子忙,玛玛疏忽了你。”

    “没有,没有。”五福晋连连摇头:“老祖宗,您快别这么说。我何德何能,竟让您老人家惦记如此,我......”说着,眼圈开始微微发红。

    见她真情流露,太后面上更显疼爱之色,老五的这个媳妇,人虽说木讷了一点,却胜在心思良善,本分老实,配老五倒也不差。

    “你昨儿去老七家看望过了?老七媳妇怎么样?”太后没准备拐弯抹角,问完一句又紧接着一句:“老七媳妇和你同一天嫁进来,她有了身子,你却没有,看着是不是有点不是滋味?”

    “老祖宗,我......”五福晋不防太后这般直接,羞愧地低了下头,话也说不出来了。

    太后目光温暖:“老五家的,你以为玛玛是要怪你吗?”

    五福晋摇头,咬着嘴唇道:“老祖宗说的没错,我当时是有点难受来着。在那种场合,实在没办法不去想。同样的时日嫁进来,七弟妹有了,可我的肚皮却......药也吃了,太医也看了,偏偏......”她不想在太后面前失态,所以硬是收住了眼泪。

    太后爱怜地看着她,叹道:“难为你这孩子了!你听玛玛说,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老七媳妇怀上了,说明她的缘法到了。至于你的缘法......总会来的。”

    “缘法吗......”五福晋喃喃道:“真有缘法一说?”

    太后笑道:“静心等待便是。”

    五福晋垂头思考了一阵,迟疑地道:“老祖宗,若是......若是我真的没有子嗣缘......”

    “缘分不可强求。”太后对五福晋是真的有耐心,顿了顿,说道:“即便真如你所说,没有子嗣缘,也着实称不上天大的事。你须记住一点,你是正妻,那些庶子庶女也是你的孩子。”

    庶子庶女一入耳朵,五福晋心头一紧,以为太后在敲打她,忙跪下来道:“孙媳失言,请太后责罚。”

    太后愣了愣,随即哭笑不得地道:“你这又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五福晋抬首觑了眼太后的神色,慢慢站起了身。

    即使来了此一出,太后依然和气,又继续问了一些有关五阿哥的事情,才放了五福晋离开。

    待五福晋一走,太后对着一直站在殿里的心腹嬷嬷道:“老五媳妇,过于谨小慎微了。怪不得老五他......”摇摇头,没再继续说下去。

    李嬷嬷笑着接道:“谨小慎微总好过张扬跋扈。”

    太后默了会儿,笑道:“谁说不是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