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23章
    两杯茶落肚,太子妃有了告辞之意。

    “七弟妹,你好生歇着,我就不打扰你了。”

    她一张嘴,下首坐着的大福晋三福晋四福晋五福晋纷纷提出告辞。

    姚语欣知道她们各有忙的事情,也不多挽留,起身谢道:“劳烦你们跑一趟,我送送你们。”

    太子妃按住了她的手,笑道:“别送了。”

    八福晋爽利一笑,道:“七嫂,我替你送几位嫂子出去,你就放心吧!”

    “好,就让你送我们。”太子妃看着八福晋的眼里染上了浓浓的笑意。

    虽太子妃没让她送,姚语欣却也不会就这么大喇喇坐着,跟着把人送到了客厅。

    也不知是不是孕妇的心理作用,不过陪着坐了会工夫,姚语欣竟然产生了一丝疲累的感觉。

    “嬷嬷,扶我去床上歇歇。”

    唐嬷嬷一边搀她,一边问道:“主子,有没有哪里难受?”

    姚语欣摇头道:“没有,就是觉着有点累。”走了两步,又道:“嬷嬷,说来也奇怪,没诊出身子前,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一诊出来了以后吧,疲累感,恶心感,统统有了。”

    唐嬷嬷忍不住笑:“主子,你本就是孕妇啊!”

    本以为自己才睡醒应该没多大睡意的,不想一躺到床上,睡意自然而然地涌了上来。不过一会儿,姚语欣便抱着被子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墨香看着入睡的姚语欣,轻声问唐嬷嬷道:“嬷嬷,主子这样没关系吧?”

    唐嬷嬷看了眼床,道:“让主子休息。你在屋里好好看着,我去厨房准备些吃的。”姚语欣早饭没用多少,这让唐嬷嬷有些担心。

    等姚语欣醒来,已是大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唐嬷嬷端着一碗刚做好的汤上来了:“主子,奴婢做的鱼肉丸子汤,您尝尝看。”

    姚语欣探头一看,浓浓的汤里滚动着八个白白的丸子,上面零星漂浮了几片绿色的菜叶,热腾腾的,香气直往人鼻子里钻。

    “嬷嬷,这是你的手艺?看着很好吃的样子。”

    唐嬷嬷笑着说道:“主子先尝尝,若不好吃,奴婢还准备了鲜酸萝卜汤,甜酸水蛋,都是开胃的好东西。”

    连着听到两个酸字,姚语欣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道:“嬷嬷,你都端上来吧,我想吃。”

    大约是真的饿了,姚语欣居然把三碗菜吃了个一干二净,关键是她还没有一丝要吐的迹象
死神17号(生化+末世)。喜得墨竹几个连连夸赞唐嬷嬷:“嬷嬷,太好了,没想到您老人家做的菜这么对主子的胃口。”

    正院这边的气氛轻松和乐,纳喇氏的院子里却是愁雾缭绕。

    本来纳喇氏的心情就已经很不好了,听闻太后和皇上因为福晋怀孕而赏赐了东西,对比一下自己的情况,糟糕的情绪难免又添了两分。尽管几次在内心告诉自己不要难过,无奈一点效果也没有。心绪低沉之下,她的腹部竟然再度有了不适感。

    感受着肚子处传来的抽痛,纳喇氏慌乱不已,大喊道:“芳秋,快去请太医!”

    于是,张太医又被请了来。

    纳喇氏要请太医,首先要通过姚语欣这个后院里的正经主子,不过这一次,姚语欣借着怀孕的理由,没有亲自去看望纳喇氏。

    她派了墨香前去。

    一刻钟后,墨香回来了。她将纳喇氏院里的情景一五一十地报告给了姚语欣。

    “主子,午时过后,侧福晋肚子忽然隐隐作痛。奴婢听张太医说什么肝气郁结,睡眠不足,要侧福晋少思多眠,不然可能会对胎儿不利。侧福晋听后,脸都白了。”

    肝气郁结?说通俗点,就是负面情绪太多,若一时没调节好,确实会对胎儿有影响。姚语欣稍一思索便想明白了纳喇氏心结所在。

    她觉得有些好笑,不就是自己也怀上了嘛,纳喇氏至于如此吗?她都怀第三胎了,难道不兴别人也怀胎?

    又一想,她彻底笑出了声,亏纳喇氏在宫里待了那么多年,嫡庶尊卑有别的道理都不懂了。庶长子,再如何,难道还能比嫡子尊贵?明摆着的事,她有什么好计较的?

    姚语欣摸了摸肚子,内心里有那么一瞬间不由地盼着能生下一个小阿哥来。倒不是她要跟纳喇氏打擂台,实在是她清楚地知道,在这个时代,女人生儿子太过重要。不过,她转念一想,左右是自己的孩子,管那么多干吗?反正自己打定了主意要好好爱这个孩子的。

    “太医昨儿个就提醒侧福晋了,她听不进去,谁也没办法。”姚语欣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抛开了有关纳喇氏的话题,展颜对唐嬷嬷道:“嬷嬷,宝宝的小衣服小帽子是不是可以准备起来了?你去柜子里找找,有没有细布什么的,小孩子内衣得穿的柔软一些。外头的衣服,还是颜色鲜亮一些的好,你说呢?”

    唐嬷嬷一怔,话题跳跃性也太强了吧?

    好在她反应也够怪,忙接上去道:“主子说的是。小主子的衣服,肯定要准备起来的。主子只管动动嘴皮子,剩下的交给奴婢几个就成了。”

    姚语欣唇边的笑意一凝,道:“嬷嬷,你是让我别动手做针线吗?”

    唐嬷嬷回道:“我的好主子哎,您要做针线也成,只求您别跟上回似的,一做便时常停不下来。您如今是孕妇,不能受累。”

    姚语欣一听,摸着肚子笑道:“知道了,嬷嬷。有你们盯着,我哪会呢?”

    唐嬷嬷笑笑,眼底闪烁着慈爱道:“主子,您歇着,奴婢这就去找找料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