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21章
    纳喇氏无事,姚语欣这边也就没再多做关注。

    用了晚膳,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以后,姚语欣获悉了七阿哥急急赶往纳喇氏院子里的信息。

    传信的墨竹神情忐忑,姚语欣却是毫不在意。以纳喇氏跟七阿哥的情分,七阿哥不着急才叫怪呢。

    “让小厨房备下热水,稍后我洗个热水澡。”

    墨竹低声回了个“是”,又觑了眼姚语欣,掉转头往厨房去了。

    内室里,两个粗壮的婆子在墨梅的指挥下放好了热水。澡盆不大,婆子抬了两趟就把大半个盆给灌满了水。

    屋里烧着地龙,温暖如春。

    姚语欣除去衣物,身子缓缓浸入了热水中。这时候,墨梅走过来,将手轻轻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一面泡着热水澡,一面享受着按摩服务,姚语欣嘴里不禁发出了舒服的“嗯嗯”声。

    墨菊拿着一个小瓶子走了过来:“主子,桂花味儿的用完了。只剩下茉莉花味儿的,您看要不要奴婢在桶里滴上几滴?”

    “好。”姚语欣微闭着眼睛,一副惬意的模样。

    随着盖子被拧开,一股浓浓的花香瞬间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姚语欣素来喜爱花的芬芳,平时洗澡便会用上些清露,桂花,素馨,茉莉,蔷薇......清露虽少,大清朝的皇子福晋却是不缺的。

    但今次不知为何,闻了会儿茉莉香气的姚语欣,忽地从胃里泛上来一阵恶心。一个没忍住,她朝着澡盆外头吐了一口。

    见此情景,伺候的墨菊墨梅两人大惊失色。

    墨菊小跑着到了门口,喊道:“来人,快去唤唐嬷嬷来!”喊完话,当即匆匆回到了姚语欣身边。

    她与墨梅快速帮姚语欣擦干了身体,正在套衣服时,唐嬷嬷赶来了。

    “怎么了?是主子哪里不对......”唐嬷嬷话未说完,被人搀扶着的姚语欣又呕出了一口。

    唐嬷嬷先是一惊,接着心就跳了两跳。一个念头蓦地掠过脑海,主子这样子,莫非......不想还好,一想,这念头便挥之不去了。唐嬷嬷一只手捂住激动的心跳,用颤抖的声音道:“墨菊,你......你让小顺子跑一趟太医院。这里......这里暂且有我。”

    “嬷嬷,我......”看到唐嬷嬷,姚语欣刚想张嘴,胃里又是一阵翻滚,将她的话打断了。

    见状,唐嬷嬷赶紧上去扶住她:“主子,先不要说话。咱们去床上躺着。”

    到了床上,唐嬷嬷往姚语欣腰上垫好枕头,说道:“主子知道的,奴婢略通点医术,不如先给您把把脉?”

    姚语欣不说话,直接把手伸了出去。

    唐嬷嬷带着几分郑重,凝神为姚语欣诊脉。屋子里,安静无比。

    随墨菊进来的墨竹和墨香,看到这副画面,脚下的步子不觉轻了
爱,你伤不起。几人不约而同地攥紧了手,目含焦虑,看向了唐嬷嬷。

    “主子,依奴婢看,您或许是......有孕了。”好半响,唐嬷嬷眉头舒展,带着几分激动道:“主子,咱们总算等到这一天了!您以后再不用那么担心了......”说着说着,眼泪情不自禁地滚了出来。

    听闻这个结果,屋里的人在几秒的怔愣后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片刻后,墨竹甚至激动地和墨香搂抱在了一起,两个人皆是眼泪涟涟。

    几人当中,姚语欣是最后醒过神来的,她一把握住唐嬷嬷的手,抖着声音道:“嬷嬷说的可真?我......我怀孕了?”

    唐嬷嬷清晰地感受到了她手心里的汗,重重地一点头道:“奴婢就算没有十成的把握,七八分还是有的。主子,您有了,有了!”

    “我......”姚语欣浑身一颤,喉咙像被什么哽住了,眼前一片雨雾。

    她这一哭,却把其他人吓坏了。

    唐嬷嬷手忙脚乱地安慰:“主子,奴婢知道您是高兴的,但如今肚子里有了小阿哥,千万别太过激动。”

    姚欣语也想忍一忍,可眼泪就是不听使唤。两世为人,一朝梦圆,过往的种种心酸和现在的幸福感觉齐齐涌上心头,她当真没法不哭。

    “主子,秦太医到了。”外头忽然传来了小顺子的禀报声。

    姚语欣抹抹眼泪,吸了吸鼻子道:“叫太医进来吧。对了,把帐子拉上,这副模样还是别让太医瞧见的好。”

    “是。”

    前院书房。

    七阿哥还在低头忙碌,忽然,帘子被撩起,福喜红光满面地出现了。

    “爷,福晋院里传来口信,说福晋有喜了!”

    七阿哥手中的笔滑了下来,一脸的难以置信,问道:“福喜,你刚刚说什么?”

    “爷,福晋有喜了!”

    话音刚落,七阿哥风似的跑了出去。哈哈!这么说,自己要有嫡子了?太好了,太好了!这一刻,七阿哥同样激动非常。

    同一时间,各院的女人也得到了姚语欣怀孕的消息。

    大晚上,正院请太医,瞒也瞒不住。各院都盯着里面的动静呢,本以为福晋身体有恙,万没料到居然会传来这样的一个大消息。

    郭氏和李氏震惊之余,更多的是羡慕。

    纳喇氏则不然,震惊过后,她涌起的是满满的担忧。想到福晋这么快就怀上,一种不好的预感不可抑制地浮上了她的心头。

    自己先前的打算,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错了?福晋丝毫没有嫉妒之意,倒是自己,纳喇氏摸了摸胸口,满嘴的苦涩。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