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20章
    两日后,姚语欣收到了一个好消息。

    “爷,咱们真要开府了?”从七阿哥嘴里得知今年要开府的姚语欣,面上的笑容怎么也止不住。

    宫里规矩大,行事诸多不便,她早就不愿待了。只不过,康熙爷不松口,她也只能熬着。不承想,刚开年,便得了这么个喜事。与她而言,不管如何,外头的日子总比宫里自在
张小七的后世重生路

    姚语欣的喜悦如此明显,把七阿哥感染到了。七阿哥俊眉轻扬,好笑地道:“福晋就这么高兴?”

    “爷难道不高兴?”姚语欣睨着他:“今年有大选,不知道要进来几个妹妹呢。得了新的府邸,最起码等人进来也有个安置的地。爷说我说得对不对?”

    听到这个回答,七阿哥眼中溢出了满满的笑,道:“福晋好贤惠。”

    姚语欣在心里撇撇嘴,挂上笑容问道:“爷可知府邸在何处?”

    七阿哥颔首:“在御河西岸,风景倒是不错。新府邸是一座五进的院子,十分宽敞。等内务府规整好了,福晋想必会满意。”

    姚语欣又问了其中的一些细节,七阿哥也都耐心地一一解答了。

    “福晋,离搬出去还需好几个月,你回头慢慢规划就是。”七阿哥笑着说明道。

    “内务府办事要这么久?”姚语欣稍有失望,说道:“我还以为就是一两个月的事。”

    七阿哥哂然一笑:“哪有那么快?此次开府,除我之外,另有几位封得爵位的兄弟一道。内务府怕是要忙好久。再说......”略微顿了一下,才继续道:“福晋,今日同你说开府一事之外,我尚有别的事要交待与你。出了年,皇阿玛准备南巡,一来一往地,几个月许是要的。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家里的事统统交予你了。遇上实在棘手的事,就去找额娘商量。”

    姚语欣有点意外,道:“圣驾又要南巡?才出年就去?”话一出口,她惊觉语气不对,忙又补救道:“我只是觉得时间上太紧了一点,毕竟圣驾出行,要准备的事有很多。”

    七阿哥倒没有去注意她的语气,捏捏眉,道:“是啊,南巡是大事。福晋,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很忙,恐怕没时间来后院了。”

    姚语欣了然地点点头,换上关切的表情道:“爷去忙,后院里交给我便是。只是忙归忙,爷千万别忘了按时用饭。”

    七阿哥含笑应了下来。

    送走七阿哥,姚语欣回房歇了个午觉,刚起来没多久,忽听丫鬟来报,说侧福晋身子似乎不大对。

    姚语欣心下一凛,纳喇氏身子出了事,这还得了?要是平时尚且好些,如今却是怀着身孕,真要有个万一......思及此处,姚语欣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才应了七阿哥会照料内宅,一转头纳喇氏那里就出了事,让七阿哥怎么想她?好不容易建立的夫妻关系,可不能毁于一旦!

    姚语欣将目光停在墨香身上,快速道:“你让小顺子去请张太医过来。如张太医不在,秦太医也可。叫小顺子一定要快!”

    “是。”墨香领命而去。

    随后,姚语欣带上唐嬷嬷,匆匆往纳喇氏的院子赶去。

    一进纳喇氏的屋子,姚语欣差点同一个出来的丫头撞上。

    “福晋恕罪......”丫头反应很快,马上给姚语欣跪了下来。

    此刻姚语欣哪还有心思去管这些,不耐地道:“快起来
灵媒师重生!”

    另一边,唐嬷嬷已经大踏步掀起了内室的帘子,姚语欣脚步不停,走了进去。

    屋里头暖烘烘的,姚语欣不自觉地动了动鼻子,鼻尖没有闻到任何血腥味,她的心这才略略松了松。

    目光落到半躺着的纳喇氏身上,姚语欣亲切地问道:“纳喇妹妹,你身子怎么了?”

    纳喇氏没开口,立在一旁的王嬷嬷先张嘴了:“回福晋的话,侧福晋午觉起来,发现底下......底下竟有见红的迹象。”

    见红了?姚语欣眼皮一抖,对纳喇氏道:“妹妹宽心,我已经命小顺子去请张太医来了。从你怀孕至今,一直有张太医照看着,想来他定有解决之道。”

    纳喇氏摸摸自己的肚子,垂下眼眸道:“多谢福晋。”

    通过近距离观察纳喇氏的面容,姚语欣的心更是放下了一些,她找了个凳子坐下,温言软语道:“妹妹最近是否有哪里劳累?你这肚子,到底未满三月,须得当心才是。”

    纳喇氏听她说得诚恳,不觉愣了愣,沉默片刻后方道:“许是如福晋所说,我是累着了吧。”

    姚语欣看看她,干巴巴地接了句:“妹妹多躺着休息。呃......有事尽管来找我。”

    纳喇氏轻轻道:“多谢福晋关心。”

    姚语欣微微一笑,俯身拍了拍纳喇氏露在被子外面的手。

    这个动作让纳喇氏惊了惊,抬脸像是不认识般地扫了眼姚语欣,复又飞快地低下头去。脑海之中,一团乱麻。

    气氛正微妙之时,外头报张太医到了。

    姚语欣从位子上站起来,偷偷吁了口气。总算等到人了!

    张太医仔细检查过后,道:“福晋,侧福晋的胎相确有不稳,接下来的日子需卧床休养。女子头三个月最要注意,身体不能受累,情绪上亦不好波动过大。请福晋准许,奴才开一张方子来。”

    “张太医自便。”姚语欣摆摆手,示意张太医出去写药方。

    纳喇氏见红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七阿哥,七阿哥办完事后便急急来到了她的院子里。

    “雅真,你也太不当心了。院子里的事,你只管交给王嬷嬷,何必累了自己?”

    纳喇氏听七阿哥隐有埋怨,立时红了眼,哽咽道:“爷一上来就说我,我......”

    “你......”七阿哥当即软了心肠,说道:“雅真,我不是担心你的身子吗?快别哭了,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

    纳喇氏用帕子擦了擦脸,道:“爷,今儿真是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孩子会保不住呢。如果孩子没了,叫我怎么办啊!”前一次的泪水尚未擦干,后面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美人肩膀一抽一抽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哭得七阿哥心疼不已。

    上前一把搂住人道:“好了,好了,是我说错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