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19章
    一转眼便是除夕。

    除夕这晚,乾清宫里摆上了家宴。既是家宴,皇子们把妻妾儿女都带了出来。当然,庶福晋什么的,是没有资格出席宴会的。

    虽是团圆饭,实则只是个名头。夫妻不同桌,儿孙不在一块,也就皇家的家宴如此奇怪了。

    依着宫里的规矩,嫡福晋们每人一张桌子,侧福晋们两人共用一张桌子。

    入座后,姚语欣发现,她的左手坐着五福晋,右手坐着八福晋。左右都是熟人,她心里自是欢喜。

    姚语欣与妯娌们说了几句话,场中已经开始了表演。

    “七嫂,快看戏。听说今晚的戏是新排的,叫什么《万福攸同》。光听名字就觉得喜庆,应该会好看。”

    姚语欣挑挑眉头,笑而不语。对于戏曲,她没有多大的兴趣。

    不过......她低头看了看盘中已然冷却的菜肴,与其吃这些难以下咽的冷菜,倒不如听听戏。

    当着康熙和太后的面,众人和和乐乐,高高兴兴地过了大半个晚上。

    因明日还有新年大朝,女眷们早的散了,留下男人们继续守岁。

    姚语欣早已累得不行,一双眼皮子打架得厉害,在丫鬟们的搀扶下,匆匆回了院中。

    不幸的是,她睡了不过两个时辰,就又被人叫醒了。

    “主子,醒一醒,时辰不早了。”

    姚语欣揉揉眼睛,硬撑着起了床。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让人替她洗漱穿衣。

    厚重的朝服上身,姚欣语感觉自己就像背了副盔甲,行动之间,拘束非常。

    所谓新年大朝,其实就是皇家儿媳们以及宗室女眷们一起给皇太后和诸位后妃行礼。

    在这一次的女眷大集合中,姚语欣碰上了身为郡王福晋的表姐吉兰泰。

    仪式结束后,吉兰泰首先往姚语欣的方向看了眼,而这一眼恰好被姚语欣给撞上了。

    就在她搜寻脑海中的记忆之时,吉兰泰已靠了过来。

    “七福晋。”吉兰泰在离姚语欣两步远的地方站定,笑意盈盈地打了个招呼。

    姚语欣灵光一闪,和气的笑容瞬时爬上脸庞:“表姐,你干嘛叫得那么见外?”

    一听表姐这声称呼,吉兰泰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了,亲热地道:“表妹,你还好吗?”

    姚语欣点点头,朝四周看了看,见大殿里女眷们三三俩俩站在一起说话,便笑着道:“表姐,我们去那边说吧
灵媒师重生。”指了指一个角落。

    吉兰泰其实有一肚子的话要和姚语欣说,正愁这里人多不方便,听到姚语欣的建议,忙点了点头。

    往角落里一站,吉兰泰靠近姚语欣,压低声音道:“表妹,听说纳喇福晋又怀上了?”

    “嗯。”姚语欣应道:“半个月前诊出来的。”

    “她运气也太好了吧。”吉兰泰感慨了一声,见姚语欣毫不在意的模样,略一迟疑,说道:“你就没什么打算?”

    这话让姚语欣听着奇怪,疑惑地问道:“表姐,你想说什么?”

    吉兰泰睨了她一眼,心道:“表妹是真傻还是装傻,怎么一点也没明白我的意思?侧福晋一胎接着一胎的怀,表妹真能坐得住?”

    不管心里多少的奇怪,吉兰泰该说的话还得说出来:“表妹,正好今儿进宫。姑母有几句话让我带给你。那个纳喇氏你可一定得注意着些。再让她这么生下去,你以后肯定得吃亏。不说远的,就说上头那一位......不管多少贤德,没儿子就是挺不起腰板来。姑母说了,趁着纳喇氏又怀了孕,你不如把她的儿子养在你身边,一来能膈应膈应纳喇氏,二来......说不定能帮你招来一个儿子。”

    把纳喇氏的儿子抱过来?不得不说,这个主意很令姚语欣心动。上辈子没孩子的她,别提有多少喜欢孩子了。一想到孩子那胖乎乎,软绵绵的小可爱样,姚语欣的眼睛都冒光了。可是......她的眼神渐渐黯了下来,不是自己的孩子,再好又有什么用?

    “表姐,抱养纳喇氏的孩子,还是算了吧。别膈应不成她,又招来爷的厌恶。好不容易我和爷的相处有了点起色,我可不想出岔子。”最终,姚语欣抵挡住了诱惑,做出了一个令吉兰泰意外的决定。

    吉兰泰起初听时,颇为不赞同。到后来,却是被姚语欣说的“相处有点起色”的话吸引了,她不是不知道七阿哥同表妹冷漠的夫妻关系,现下一听说有好转,不免十分好奇,问道:“七阿哥现在对你......真的比从前好?”

    “我骗你作甚?”为了安吉兰泰的心,姚语欣挑了几个事例说与了吉兰泰听。

    吉兰泰愈听愈高兴,笑道:“唐嬷嬷还真有几分本事,难怪姑母让她陪了你进宫。”说完这一句,她神情一转,轻轻叹了口气道:“表妹,难为你了。”都说做媳妇难,做皇家媳妇就更难了。表妹从前多张扬高傲的一个人,嫁入皇室才多久,性格的棱角就被磨平了那么多。

    “要是姑母知道了你现在的情况,肯定会很高兴。既如此,我也不多劝你了。只是,孩子的事,你须得上点心。咱们女人,除了爷们的宠爱,最关键还得有个儿子傍身。正好我今日来还带了张调理方子。”吉兰泰说着从袖口里掏出一张纸,悄悄塞入了姚语欣手中,又道:“按说宫里的太医惯会调理人,但这张方子却是我之前用过的。若是不好,我哪会推荐给你?”

    亲人的好意,姚语欣怎会拒绝,笑着接过来道:“表姐,多谢你惦记着我。回去帮我跟额娘说一声,就说我万事皆好,让她别担心。至于孩子的事,我还年轻,肯定能怀上。”

    吉兰泰拍拍她的手,道:“放心。”

    大殿里的人越来越少了。

    姚语欣和吉兰泰没再多说什么,一前一后出了大殿,便是各自分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