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18章
    七阿哥一出现,纳喇氏便“很自然”地醒了过来。一边伸手摸着额头,一边虚弱地道:“我这是怎么了?”

    “雅真,你晕倒了。先别说话,好好躺着。太医一会就到。”七阿哥的眼里闪烁着不容错辨的担忧。

    纳喇氏颇有些难为情地望着七阿哥道:“让爷担心了。”

    七阿哥捋捋她额前的头发,说道:“雅真,这儿就你我两人,不必客套。”

    “爷......”纳喇氏低喊一声,眼圈霎时红了。

    七阿哥的一只手伸至纳喇氏的脸颊,用指腹轻轻抹去她眼睛两边的泪水,放柔了声音道:“你啊,都当母亲的人了,还是那么爱哭。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

    这一句柔情蜜意的话惹来了纳喇氏更多的泪水。在此之前,类似的话七阿哥不是没有说过,但今天一说出来,却让纳喇氏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爷,您说的是真的吗?爷一直喜欢我吗?”连福晋也比不上我吗?纳喇氏握住七阿哥的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楚楚可怜。

    七阿哥轻声哄道:“这么多年了,雅真还信不过我吗?若不是你的家世......”话到这里,他突然想起姚语欣,脸色变了一变,没再接下去
东方不败之云淡风清

    但纳喇氏已经听明白了,心中一时间滋味莫名。

    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爷,侧福晋,张太医来了。”

    禀报声惊醒了各有所思的两人。七阿哥放开纳喇氏,起身道:“让张太医进来。”

    张太医进来先是行了个礼,接着往床旁边的凳子上一坐,说道:“侧福晋,请您伸腕。”

    纳喇氏其实早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不过这会儿她硬是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担忧地问道:“张太医,我没事吧?你说我晕倒会不会跟天气有关?”

    “侧福晋别着急,待奴才诊了再说。”张太医的神情渐渐变得郑重起来。

    七阿哥一直注意着他的神色,见状,心不由地紧了紧。

    又过了会儿,张太医放下纳喇氏的手腕,站起来冲七阿哥笑道:“恭喜七阿哥,侧福晋应是有喜了。”

    “张太医没看错?”七阿哥怔了下,随即便是狂喜:“侧福晋又怀上了?难怪,难怪!”

    怀孕是喜事,张太医也很高兴,弯腰回道:“时日是短了些,但奴才应该不会诊错。”

    得了这声保证,七阿哥哈哈笑出声来:“好好!张太医,可有需要注意之处?”

    “回七阿哥的话,侧福晋身体并无大碍,只要好好休息便可。”张太医答道。

    七阿哥一听,顿时放了心,道:“张太医,有劳。”

    张太医一个躬身:“是奴才的本分。七阿哥,若无别的事,奴才可否告辞?”

    “来人,送张太医回去!”

    张太医一出去,七阿哥即刻上前搂住了纳喇氏,眼睛亮亮的,一脸激动地道:“雅真,太好了,我们又有孩子了!”

    似是被“我们”两个字给打动了,纳喇氏动情地道:“对,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欢喜的两人靠在一处,心中温馨无限。

    蓦地,纳喇氏动了动身子,垂下眼皮,带点不安地道:“爷,我没什么事了,您要不还是回福晋那儿吧。”

    七阿哥摩挲着她的手背,轻笑道:“你舍得赶我走?”

    “怎么会?”纳喇氏娇嗔道:“爷之前不是歇在福晋那里吗?我可不想叫福晋误会。”

    七阿哥贴到她耳边道:“放心,福晋不会的。”

    纳喇氏嘟起嘴道:“爷又不是福晋肚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福晋的反应?”

    七阿哥完全没听出纳喇氏话里的挑拨之意,继续笑道:“别多想了,福晋的为人我清楚得很。不过你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一事。你怀孕之事,还得告诉福晋去
先婚厚爱(高干)。”说着,朝外面喊道:“福喜,去福晋那里说一声,叫她早些歇息!”

    “是......”

    福喜去的时候,实际姚语欣早就歇下了。

    墨竹在客厅见的他:“福喜公公,侧福晋没事吧?”

    福喜笑道:“没事,没事。张太医来瞧过了,说侧福晋又有喜了。爷让我来说一声,今晚他就不过来了,请福晋先歇息。”

    “侧福晋有喜?”墨竹面色一变,挤出笑道:“有劳公公跑一趟,我这就告诉主子去。”

    福喜望着墨竹的背影,暗暗叹息。福晋出身比侧福晋好,长得也不比侧福晋差,可最关键的生孩子一项,落得就太后面了!爷还说让福晋早些歇息,也不想想,福晋听了侧福晋怀孕的消息,哪还能睡得着哦!

    难得生了一份同情心的福喜万万不会想到,此刻他同情的对象正睡得香甜呢。

    晚上没睡好的人是墨竹。

    一大早,墨竹很担忧地把消息告诉了姚语欣。

    姚语欣看着墨竹眼底的青色,知道她一晚上没睡好,心里暖了暖,说道:“侧福晋的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会儿。”转过脸对唐嬷嬷道:“家里出了喜事,也得叫额娘知道知道。”

    唐嬷嬷没看出姚语欣情绪有什么波动,遂放宽了心。

    启祥宫里。

    成嫔听着姚语欣说起侧福晋纳喇氏有喜的事,一面忍不住高兴,一面又感到可惜。要是此次怀孕的人是她这个嫡福晋,那该有多好!

    姚语欣说的时候,始终挂着笑容,丝毫看不出有什么芥蒂。成嫔看在眼里,心中更加地为她感到可惜。自己的儿媳,善良大度,孝顺恭谨,偏子嗣艰难,可惜啊可惜!

    “额娘,除了侧福晋的事,我今日还要跟你说桩好事。”姚语欣的话打断了成嫔的思绪。随后,她又朝殿里的一个宫女使了使眼色。

    那宫女笑着走到成嫔面前,双手呈上去一双做工精致的鞋子。

    为了做这双鞋子,姚语欣着实费了一番心思,和针线上的人努力了大半个月,总算弄了出来。

    女人皆爱美,成嫔也不例外。看着毛绒绒,镶嵌着玉石的鞋子,她的眼里泛出惊喜的光芒。

    “鞋子......是你做的?”

    姚语欣螓首轻点:“额娘可喜欢?”

    成嫔连连道:“喜欢,喜欢。你上次做的围领,此次做的鞋子,我都喜欢得很。”

    姚语欣掩口笑道:“额娘喜欢就好。我啊,怕就怕您不喜欢。”

    又说笑了一阵,成嫔吩咐下人包了一些上好的药材,递给姚语欣道:“额娘别的也没有,这些药材你带回去。都包好了,一包给你,一包给纳喇氏。你啊,好好养身子,争取早点怀孕。”

    “嗳,我会努力的。”姚语欣笑着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