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14章
    环儿被七阿哥带走了。

    第二日,启祥宫派了人找姚语欣。没来由地,姚语欣的心里就是一跳。此前成嫔从未传唤过她,猜测的同时也让她的脸色多了几分郑重
[樱兰]双子·迷乱。略作收拾,她跟着内侍出了门。

    外面雪花依然在任意飞舞着,姚语欣慢慢行走在路上,嘴唇不自觉地抿紧了。

    她进去时,成嫔正在浇花,画面看上去有种静谧的美好。

    “额娘。”姚语欣轻轻唤了一声,脚步停在了离成嫔一米远的位置。

    不知是她的声音过于小了一点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成嫔并没有回过头来。

    见状,姚语欣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原先那股不好的感觉变得更加浓烈了。

    “额娘。”接下来的这一声明显喊出了惶惑。

    这一回,成嫔转过了脸,朝姚语欣露出个浅浅的笑容,口中道:“过来吧。”

    姚语欣舒了口气,走上前接过了成嫔手中的粉彩浇花壶。

    “这两盆山茶花养得好。”姚语欣尽量让自己在成嫔面前显得随意。

    若是往日,成嫔少不得要接过她的话茬。今日她却只“嗯”了一声,马上道:“去那边坐。”说罢,伸出了左手。

    姚语欣赶紧把浇花壶往身后的宫婢手里一塞,很有眼色地扶住了成嫔。

    成嫔边信步走着,边说道:“老七把那个丫头交给我了。过去有些日子了,老七也不好查。”

    果然为着这件事!姚语欣咬了咬唇,难为情地道:“原是我多事,求着爷帮忙。不成想,让额娘跟着麻烦。”

    看着她渐渐低下去的脑袋,成嫔忽地笑了出来:“你倒是乖觉。怎么,怕我责备你?”

    姚语欣涨红着脸,支支吾吾地道:“瞒不过额娘,我来之前......心里确实有些不安,担心......担心您会不......”

    话未说完,她的手被成嫔握住了,耳边紧接着响起一道叹息。

    “你这心软的性子......和我年轻时候真像!”

    这是在说自己太心软了吗?姚语欣张了张嘴想要分辨几句,却听成嫔又继续说道:“额娘不是怪你性子太软,毕竟心软总好过人没有心。只是......在宫里头,心软未必是件好事。”

    “额娘,我知道,您是在提点我环儿丫头的事情。她到底是个孕妇,我......”

    成嫔挑挑眉,截话道:“一个孕妇就让你失去判断力了吗?”

    “我......”姚语欣被这话里的意思惊得变了脸色。要说这大半日,她是隐隐觉得有不对的地方,此时听成嫔一说,顿时回过味来。怪不得唐嬷嬷让她把人交给七阿哥呢,却原来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唐嬷嬷大概也看出自己已经先入为主,一听说环儿怀了孕,别的就都顾不上了。怪不得自己一说发愁,她就顺势提出把人交给七阿哥。昨天,自己表现得真的过于草率了。

    姚语欣回想着唐嬷嬷当时的神色,越想越觉得沮丧,叹了一口气道:“额娘,我知道错了。我被环儿孕妇的身份所惑,失了判断,竟贸贸然向爷求情
[黑子篮球]奇迹!。我......”不好意思地停了停,道:“幸亏爷没生我的气。唉!我都没查证就信了环儿的说辞,确实是我的不是。”想起早前她在七阿哥面前说的人家也是受害者的那番话,她只觉得脸皮烫得厉害。

    “福晋想明白了?”门口陡地传来一个突兀的男音,将两个女人之间的对话给打断了。

    “爷!”姚语欣惊呼出声。

    “额娘,儿子没让他们通报,您惊着没有?”七阿哥说着,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成嫔也笑了,嗔道:“你也知道会惊着别人啊?去,瞧瞧你媳妇。我看你媳妇才被你吓坏了。”

    见七阿哥的目光随着成嫔的话落到自己身上,姚语欣羞得连连否认道:“我没有,没有。”

    “没有就好。”七阿哥的眼里带着一丝揶揄,嘴角微翘,看着姚语欣道:“也只有额娘出马,才搞得定福晋。”

    姚语欣的脸更加红了,羞愧地低下了头。

    这时,成嫔笑着开了口:“老七,你也别只盯着你媳妇。额娘问你,你之前就一点也没猜到那个奴婢怀的是谁的孩子?”

    姚语欣惊讶地抬眸,却见七阿哥冲着成嫔讨好地笑了笑。

    电光石火间,姚语欣恍然大悟。

    “爷你......”她话开了个头,一记眼波便甩了过去。

    她这一眼着实没什么力道,最后的结果却是引来了七阿哥的笑声。

    成嫔看着他们,眼里闪过一抹安慰。夫妻俩这样才算有个样子,不然,在一起冷冰冰的,何时才能生出孩子来啊!倒不是她不喜欢侧福晋的孩子,再如何,嫡子总是更尊贵一些。更重要的是,皇上他看重嫡子。她别的心愿没有,只盼着自己的孩子能被皇上多看重几分,今后的日子也能过得顺利一些。

    “人送去毓庆宫了?”

    成嫔的话令七阿哥面上的笑收了收,说道:“送去了,她倒是有本事,还让太子记着呢。”

    “应该说她运气好,太子还缺儿子。”成嫔一句话点明了真相。

    姚语欣浑身一震,竟然是太子?

    成嫔看了眼有些晃神的姚语欣,对七阿哥道:“行了,领着你媳妇回去吧。路上好好将事情同她说说。你媳妇不是个蠢笨的人,就是心善了一些。依额娘说,娶个心善的媳妇,对你来说,还真不是什么坏事。你说呢?”

    七阿哥笑了笑:“额娘的话自不会错。儿子明白。”

    出了门,姚语欣才小声抱怨道:“这么说,爷早猜到了?那您先前说没有缩手缩脚的兄弟,是在糊弄我了?爷就忍心瞒我?”

    最后一句说得那叫一个哀怨,听得七阿哥当即失笑起来:“福晋,爷其实没有要糊弄你。那个名叫环儿的奴婢,不守宫规不说,还欺瞒主子,难道不该打死了事?不过福晋你求了情,我总不能不顾吧。”

    明知七阿哥说得有假,姚语欣还是被取悦了,笑道:“谢爷费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