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11章
    连着三天,七阿哥都歇在了姚语欣处。今天是第四天,正院里的下人们习惯性地准备好了饭菜,等候着七阿哥的来临。

    只是,眼瞅着天越来越黑,七阿哥的身影却一直没有出现,这让屋里候着的几个丫鬟不由地着急起来
樯橹也怡情

    “主子,您看要不要使人去前面问一问?”墨香冲歪在炕上的姚语欣道。

    姚语欣“啪”合上老紫檀首饰匣子,说道:“爷说不准有别的什么事,咱们不用等了。收拾收拾先吃饭。”

    墨香和墨竹交换了一下眼色,默默地退了出去。

    一到外面,墨竹压低了声音道:“不如派个小丫头去打听打听?”

    墨香犹豫了会,摇头道:“还是别自作主张的好,到底主子没吩咐。”

    “可是......”墨竹有点担心地道:“万一爷来了,发现主子没等他,那......”

    墨香叹口气道:“都这么晚了,爷应该不会来了。听主子的,上菜吧。”

    墨竹其实也有同样的猜测,此刻听墨香说出来了,心中好不郁闷。开口道:“我还以为爷会多来几日呢。不成想......”

    “不说这个了,去厨房。”墨香移开了话头。

    对姚语欣来说,七阿哥来不来都不会影响到她的心情。两世为人,情情爱爱的早就看淡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她就不需要七阿哥的感情。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个世界,后宅的女人离了男人的宠爱,还真的不行。

    初来的那几天,姚语欣曾幻想过金手指的问题。也别怪她异想天开,因为很多清穿小说里头就是这样描写的,穿越过来的女主要么自带空间要么身具异能。可是偏偏到了她这儿,金手指的一丁点影子也没瞧见。

    既然没有金手指,那她除了认命之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不过话又说回来,她好歹穿成的是皇子嫡妻,规矩是多了一点,但起码吃喝不愁,什么都有人伺候,比穿成奴婢可就好上太多太多了。

    总体而言,姚语欣是一个适应性比较强的人,这跟她前世的经历有关。遭遇过挫折的人,人生路上总会悟出些东西来。

    这个晚上,因七阿哥不在,姚语欣反而多出了很多自由的时间。散步,看书,床上瑜伽,洗澡,到最后,安然入梦。

    半夜,沉浸在美梦当中的姚语欣却猛然被一股大力给推醒了。

    她半睁着眼睛,本能地问道:“到卯时了?”

    “没有。主子,福喜公公来了,说小阿哥发热,叫您过去看一看。”

    “什么?”姚语欣一个激灵,睡意登时跑了个精光:“你是说弘曙生病了?那爷人呢?太医请了没?”

    “奴婢不知道,没来得及问。”

    “快,拿我的衣裳来。”

    匆匆穿上衣服,又随意绾了个头发,姚语欣急急忙忙出了房间。

    客厅里,福喜一见到她,忙打了个千道:“福晋,小阿哥这会儿忽然发起高烧,爷叫奴才来请您。”

    姚语欣说道:“边走边说吧。福喜,爷是不是要去早朝了?太医来了吗?”

    “回福晋的话,秦太医已经在了
末世独善。爷要去早朝,又担心小阿哥的情况,这才......”福喜追上姚语欣的步子,轻声解释道。

    一行三四个人,穿过游廊,很快便来到了纳喇氏的院子。

    院子里,此时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廊下,窗子外,站了不少的丫鬟婆子。

    越靠近门,姚语欣的耳边就越能听见小孩子哇哇的哭声。她心里一急,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一掀帘子,便冲了进去。

    房间里,七阿哥搂着纳喇氏正低声安慰,而孩子由王嬷嬷抱着在让秦太医诊治。

    姚语欣快速冲进来的身影惊动了七阿哥以及他怀里的纳喇氏。

    “福晋!”七阿哥喊了一声,见姚语欣鬓发散乱,步履匆匆,知道她是真的担心,眼里不禁闪过了一道暖意。他放开纳喇氏,走上前道:“福晋你来得正好,我要上朝去了,弘曙这儿就麻烦你辛苦。”

    “爷客气了,我也是孩子的母亲,照顾他是应该的。”姚语欣嘴巴上应着,眼睛已经看向了孩子,一脸的担忧。

    七阿哥又回身对纳喇氏道:“先别哭,听秦太医怎么说。”

    话音刚落,秦太医那边终于完事了:“七阿哥,福晋,侧福晋,经过奴才的诊断,小阿哥的问题不是很大。小阿哥之所以发热,很可能是包裹得太严实,屋子里又比较热。待会儿给小阿哥洗个温水澡也就是了。”

    “太医,不用开方子吗?”纳喇氏红着眼睛问道。事关儿子的身体,不开药,她如何放心?

    “太医,洗温水澡就够了吗?”七阿哥的想法同纳喇氏差不多,拧眉说道:“还是开张药方的好。”

    七阿哥都发话了,你说秦太医还能不开方子吗?

    在他提笔写方子的时候,七阿哥带着人出门去了。既然儿子没事,不要说早上朝,别的事情他也能放心去做了。

    “福晋,大半夜的,还要累您跑一趟,我心里着实过意不去。秦太医既说了孩子无事,不如请福晋回去再歇息一会吧。”纳喇氏带着愧意说道。

    姚语欣像没听见她话似的,走至王嬷嬷跟前,看了眼哭得面孔发红的小婴儿,方缓缓说道:“侧福晋说得哪里话?且不说爷走之前交代了我,就是不交代,我也该来。再怎么说,我也是孩子的母亲,疼他的心不比你少。”

    纳喇氏噎了噎,强笑道:“我是怕福晋累着。”

    姚语欣笑笑,朝孩子伸出手道:“说起来,这孩子我都没抱过呢。侧福晋不介意我抱一抱他吧?”

    “怎么会?”纳喇氏心下发紧,面上还要装出镇定的样子,说道:“只是这会儿孩子还生着病......”

    孩子难受着,又岂会让陌生人抱?这样简单的道理,姚语欣自然懂。她不过是见孩子哭得可怜,一时动了慈母心肠,想要抱一抱而已。现在听纳喇氏一说,她当即醒了神,轻咳一声后道:“所幸孩子没出大事,你以后照顾起来更要当心。孩子,到底太小了啊!”

    “是,福晋的话,我记下了。”纳喇氏恭敬地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