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10章
    七阿哥和八阿哥是邻居。很正常地,姚语欣这里成了八福晋上门拜访的第一站。

    “七嫂,我过来认认门。你欢迎吗?”八福晋未语先笑,语气里带着几分自来熟
天御七龙(还珠同人)

    姚语欣不自觉地就被她灿烂的笑容感染了,说道:“欢迎啊,怎么会不欢迎?老实告诉你,我早就想认识你了。”

    “是吗?”八福晋一听,面上的笑容越发动人,上前挽住姚语欣的胳膊道:“我上回在老祖宗宫里见七嫂,就觉着你是个亲切人。不想我的预感竟这般准。”

    妯娌俩个亲亲热热地进了西暖阁。

    在炕上坐下后,作为主人的姚语欣亲自为八福晋斟了一杯茶,递过去道:“八弟妹,天气渐冷,喝杯红茶暖暖胃。”

    八福晋接过茶杯一看,白底青花瓷杯里荡漾着红亮透明的汤色,便诧异地问道:“听七嫂的意思,莫非喝红茶有讲究?”

    姚语欣点头道:“闲来无事,翻了几本有关茶的书。其中一本书上写,春饮花茶,夏饮绿茶,秋饮青茶,冬饮红茶。照这个说法,现在岂不是喝红茶的季节?”

    “七嫂你还看茶的书啊?”八福晋显得更讶异了,问道:“你看这些,也能静得下心来?换做是我,早不耐烦了。”

    姚语欣轻轻一笑,说道:“怎么看不进去?你之所以觉得不耐烦,是因为你还没有品出里面的好处来。你若信我,走的时候,我挑两本书给你回去看看。”

    八福晋想了想道:“只要别我给看汉人的那些《女戒》《女德》之类的书就好。”

    姚语欣忍不住笑了:“谁要看这些?别说你,我也没兴趣。”

    “那行。”八福晋说着低下头喝了口茶,而后微微皱起眉头道:“七嫂,不加奶的茶你怎么习惯的?”

    姚语欣优雅地抿了一小口,满脸的享受,眯起眼道:“你不觉得口感很厚实吗?”

    见状,八福晋又喝了一口,奇怪地道:“我怎么喝不出来?”

    姚语欣继续笑:“你要真不喜欢,我让她们换种茶来。”

    “不用。”八福晋拒绝道:“我不过随口一说,平时喝红茶喝得少,难免有些不习惯罢了。”

    姚语欣看了她一眼,说道:“在我这里,你可别拘束。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张了嘴说。”

    “七嫂,你这话,我太爱听了。不瞒你说,我就是那种有什么说什么的人。”姚语欣的一句话,顿让八福晋有了一种遇见知己的感觉,敞开了心扉道:“七嫂你真对我胃口。以后咱们多来往来往,行不行?我们爷不在家,我一个人实在闷得厉害。想找个人是说话吧,又担心话不投机。我的性子,说实话,还真没有几个人受得了。”

    姚语欣哭笑不得地道:“你知道你什么性子?”

    “知道,说话直,得罪人呗!不过啊,我这性子,改也改不了了。”八福晋嘴上说得好像不大满意自己的性子,但眼睛里却带着笑意。

    初次见面,姚语欣也不好去评论人家的性格,换了个话题道:“八弟妹,你平常喜欢做什么?”

    八福晋答道:“我喜欢热闹,骑马,射箭,狩猎,冰嬉......七嫂呢?”

    姚语欣刚要回答,帘子外传来一声通报:“主子,五福晋来了
这个神偷有点冷。”

    “哟,今儿可凑得真好!”姚语欣手一拍,从炕上站了起来。

    五福晋进来以后,才发现八福晋也在,脚下的步子不自禁地缓了缓。

    八福晋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抢在姚语欣前头开了口:“五嫂,你也来了。这下七嫂屋里可就热闹了。来来来,到炕上坐。”八福晋把位子让给了五福晋,自己搬了张凳子坐在了下面。

    “八弟妹......”见八福晋亲自动手搬凳子,五福晋有些不好意思。

    八福晋满不在乎地一摆手,对姚语欣笑嘻嘻道:“七嫂,我帮你招呼五嫂了,你得留我吃饭。”

    姚语欣掩口笑道:“你不说,我也要留你们吃饭。怎么样,要不要烫壶酒?”

    “好啊好啊!”八福晋连连点头,说道:“我刚才忘了说,其实我也很喜欢喝酒的。”

    姚语欣忍住笑,将目光移到了五福晋的脸上,用眼神向她询问。

    “我......”不同于八福晋的爽快,五福晋面上浮现出了踌躇之色。就在姚语欣觉得她会拒绝之时,却见五福晋伸手猛地往炕桌上一拍,坚定地道:“行,我今儿也喝些酒。”侧过脸,她又用她那双灼灼的眸子盯着姚语欣道:“咱们这儿三个人,烫一壶酒不够。要么不喝,要喝就喝得爽快。”

    啊?姚语欣被五福晋的豪言壮语给惊到了,半响才反应过来道:“一人一壶,喝得下?”

    “喝得下。”八福晋和五福晋双双点头道。

    客人们都这么说了,姚语欣哪有拦着的道理,吩咐下人去准备饭菜了。

    等菜的这段时间内,三个女人叽叽喳喳聊了起来。说的最多的是八福晋,她把皇宫外面发生的一些新鲜事挑着说了说,听得姚语欣和五福晋两眼直冒光。没办法,宫里可供娱乐的事情少之又少。女人们,除了看看书,绣绣花,能做的还确实不多。

    “八弟妹的话让我想起了还没进宫前的日子,那时候多快活啊!”五福晋神色之间,流露出一丝怀念。

    姚语欣看了看她,忽地展颜一笑,说道:“趁着时辰还早,我带你们去我的书房里看一看可好?近两个月,我都在练习书法和绘画,已经有些成果了。我们爷还夸过我呢。”

    “七嫂,你好厉害!没想到我们满洲贵女里边,还能出一位像你这样的才女。七阿哥好福气。”八福晋竖起了大拇指,口中毫不吝啬地夸赞。

    姚语欣失笑道:“才女算不上。之所以练习这些,一来为的是让自己有事可做,二来为的是我家那位爷。你们也知道,他最爱习字画画,我这就叫做夫唱妇随。”看似在回答八福晋的话,但她的眼睛望向的却是五福晋。

    事实上,八福晋以前曾听说过七阿哥冷落正妻的传闻,到了这会儿她也有点明白过来了,佩服地道:“七阿哥都夸你了,那肯定是乐意看你练习书画。七嫂的话倒提醒我了,我们爷酷爱看书,回头我也看书去,别到时跟他搭不上话。”

    姚语欣在心中给八福晋点了个赞,又回过头去看五福晋。便见五福晋盯着前方的屏风,一脸的若有所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