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6章
    用罢午饭,七阿哥同纳喇氏一道走了。

    墨竹小声嘀咕道:“侧福晋可真心急。”

    尽管她已经把声音往下压低了不少,但依旧传入了唐嬷嬷的耳朵里。

    听见她的话,唐嬷嬷眉毛一竖,喝斥道:“你如今的胆子倒越发大了,竟敢编排起主子来了!”

    墨竹身子一抖,忙低下了头。

    唐嬷嬷的呵斥声惊动了姚语欣,她奇怪地问道:“嬷嬷,墨竹说什么了,叫你这般生气?”

    唐嬷嬷瞪了眼墨竹,道:“还不快跟主子交代
韩娱之Love You!”

    “主子,奴婢......”面对着唐嬷嬷的疾言厉色,墨竹自是不敢隐瞒,把自己刚才的话又提了一遍,接着羞愧地道:“奴婢只是......只是心疼主子,言语之间有些不当,还望主子恕罪。”

    姚语欣淡淡地看了眼墨竹,道:“你既知错,我今儿就不罚你了,下去吧。”

    墨竹松了口气,说道:“多谢主子,奴婢日后说话定当谨慎。”

    眼看着墨竹退下去了,姚语欣朝屋里另外几个大丫鬟道:“你们也都仔细着点,别到时候真惹出了什么事,让我也保不住你们。”

    四个都是贴心的丫鬟,她可不想看到她们当中的某个人因为说话不注意而引火上身。在她看来,唐嬷嬷的怒斥是有道理的,毕竟她们所在的是皇宫,是天底下规矩最多的地方。她这个皇子嫡妻都要小心行事,更何况这些奴婢们?

    叮嘱完几个丫鬟,姚语欣回屋睡午觉去了。

    等她一醒来,却听唐嬷嬷一脸喜色地道:“主子,爷身边的福喜公公来过了,说爷晚饭时分会过来。”

    “是吗?”姚语欣很是讶异,不该啊,纳喇氏怎么没把人给留住?太奇怪了!

    想了一会儿没有想通,姚语欣便没纠结下去,对唐嬷嬷道:“爷来是好事,叫厨房准备准备,不用多,拣几个清淡的菜即可。”

    唐嬷嬷答应一声,让墨菊墨香两个伺候姚语欣起床,自己转身去了厨房。

    姚语欣的午觉睡得挺长,一起来已是申时三刻多了。等她梳妆打扮好,七阿哥也差不多进了院子。

    见人进了门,姚语欣马上笑着迎上去道:“爷,您来了。”

    七阿哥顺势拉住她的手道:“听福喜说,前面你在午睡?可是刚起来?”

    姚语欣故作害羞地道:“许是午间喝多了酒,睡得沉了些。”

    七阿哥笑笑,问道:“那晚上还喝吗?”

    姚语欣连忙摇头:“不喝了,晚上再喝酒,头都要痛了,爷可不要再拉着我了。”

    七阿哥好笑地看着她的可怜样,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福晋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唇边的笑意便止不住了,说道:“我晚上也不喝酒,这下福晋总该放心了吧。”

    “嗯。”姚语欣冲七阿哥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七阿哥被她忽然扬起的明媚笑容晃了晃神,不自在地移开眼睛道:“我饿了,让他们上菜吧。”

    姚语欣没多想,以为他真是饿了,忙吩咐底下人道:“快些上菜。”

    须臾,一盘盘精致的菜肴便出现在了桌子上。

    姚语欣为七阿哥盛了碗汤,说道:“爷,先喝点汤,里面放了很多菌菇,很鲜的。”说罢,她自己毫不客气地也盛了满满一大碗。

    一顿晚饭,两夫妻用的都不少
[主银魂]对不起,我三观不正。尤其是姚语欣,最后竟然吃了两碗米饭不说,糕点之类的吃的也很多。这让七阿哥有些担忧。

    “福晋,晚饭吃太多,当心积食。”

    姚语欣笑道:“谢爷的关心。不如爷陪着我去院子里走动走动,顺便消消食?”

    这样的邀请,七阿哥自然同意,站起来道:“好,我陪福晋出去走两圈。”

    两人到了院子里,姚语欣突然开口说道:“爷,前些日子,我看了《本草经疏》,上面说茶能消食,且用于消食的茶中,又当属武夷山茶和普茶最佳。不过这茶还得延迟半个时辰之后再喝。等会儿咱们散步回来,不是正好?如此双管齐下,应该就不用担心积食了。”

    七阿哥大吃一惊,问道:“你何时研究起药学来了?”

    姚语欣答道:“也不是专门研究,只是闲时拿来翻翻而已。”

    七阿哥又问道:“你最近还看了哪些书?”

    姚语欣不好意思地道:“看的多是游记,有些名字都记不住了。爷你看的书多,给我推荐推荐呗!”

    七阿哥一听,顿时来了兴致。

    “哦?福晋那里有些什么书?带我去看一看。”

    此言一出,无疑中了姚语欣的下怀。便听姚语欣说道:“那就请爷移步书房吧。对了,我前些日子还做了一幅画,还请爷给我指点指点。”

    “你还做了画?”七阿哥更加吃惊了,以前从来不知道福晋还会画画啊!

    姚语欣看出了七阿哥眼里的震惊,心道:“幸亏画画的本事没丢,不然还真不知道从哪下手。”众所周知,诸位成年皇子中,尤以三阿哥和七阿哥的书法最为出众。都说书画同源,想来七阿哥的绘画水平也应不差。姚语欣从画入手,明显是投其所好了。

    她嘴上解释道:“从前在家的时候,阿玛和额娘为我请过一位书画老师,只是当时学得不怎么用心,爷见了,可别取笑我。”

    “不会。”七阿哥摆手道:“只要福晋有这个心,多多练习就会进步。”

    姚语欣趁机说道:“那以后就烦请爷多多帮助我了。”

    对于这个要求,七阿哥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当晚,七阿哥在正院里洗了澡,和姚语欣一起上了床。

    连着一个多月没碰女人,七阿哥早忍不住了,双手一揽便把姚语欣揽入了怀中,嘴巴急急地往她脸上凑了过去。

    而姚语欣这边呢,其实心里已经有准备了。身子一软,将眼一闭,摆出了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惹得七阿哥情动不已。

    亲亲摸摸了好一会儿,七阿哥忽地低哄道:“福晋,快把嘴张开......”

    哎呀,被发现了!姚语欣脸一红,慢慢张开了嘴巴,早就等候着的七阿哥飞快地把舌头顶了进来,并且吸住了她的。

    姚语欣抓着他背的手不由地紧了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