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5章
    九月中旬,康熙带着众人回到了京城。

    从乾清宫出来后,几位皇子陆陆续续分了开来。四阿哥和十三阿哥走在一起,八和九两位阿哥是一拨,五阿哥则和七阿哥走在了最后面。

    不同于前面两对兄弟的叽叽喳喳,五阿哥和七阿哥的组合十分的安静。

    他两人走到一处拐角时,突然有个小太监冒了出来,冲着五阿哥就行礼:“爷,奴才可算等到您了。侧福晋肚子忽然痛得厉害,福晋让奴才来找您呢。”

    “怎么回事?”五阿哥当即变了脸色:“福晋请了太医没有?”

    “请了,请了。”小太监连连点头,解释道:“只是侧福晋一直喊爷您,福晋这才打发奴才来这儿等您了。”

    五阿哥朝七阿哥拱手一礼,说道:“七弟,家中有事,我只能先行一步了。”

    七阿哥理解地笑笑:“五哥,不必多言,快走吧。”

    那小太监飞快地给七阿哥打了个千,跟在五阿哥后头匆匆而去
[综漫]选对技能很重要

    阿哥所就在乾清宫的西侧,离得不是很远,故而七阿哥也很快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正院里,墨竹向姚语欣禀告了七阿哥已到前院的消息。

    姚语欣往桌上摆着的自鸣钟看了一眼,起身道:“你们几个去各院说一声,让她们都过来。小德子呢,去前院请一下爷,就说宴席已备下,大家等着为爷接风洗尘。”

    随着她的一声吩咐,厅里的丫鬟们一个个退了出去。

    令姚语欣没有料到的是,最先来到正院的人既不是李氏,也不是郭氏,而是纳喇氏。

    看的出来,纳喇氏来之前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的。崭新的小立领粉色旗袍,用银线绣着竹叶和兰草纹样,衬得她柔美动人,尽显优雅气质。

    姚语欣眼神微闪,笑着唤道:“纳喇妹妹。”

    纳喇氏屈膝道:“见过福晋。”

    姚语欣指着下首的一把红木座椅道:“妹妹来的可真快,坐下吧。”

    纳喇氏道了声谢,坐在了位子上。她才坐下,李氏和郭氏就前后脚跟着进来了。

    可巧,李氏身上穿的也是一件粉色的新旗袍,她容貌出众,肌肤白皙,粉色穿在她身上,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比起纳喇氏一点都不差。

    看到李氏的穿着时,纳喇氏的面容微微僵了僵。反倒是李氏,跟个没事人似的,对纳喇氏说道:“侧福晋,您来了有多久了?妾还以为自己的动作够快了呢。”

    纳喇氏当听不出她话里的讽刺之意,语气淡淡地道:“想是妹妹在屋里耽搁得久了,所以才来得晚了些。”

    这话差点让李氏动了气,觉得纳喇氏的脸皮真是厚得可以,明明之前最后来请安的都是她纳喇氏,现在居然好意思指责起别人晚来了。呵呵,就这种女人,也不知爷到底看上了她哪一点。

    李氏垂下眸子,掩饰住了眼中的怒火,半含讥讽地道:“比不得侧福晋会掐时间。”

    纳喇氏低头平了平衣服,像是没有听到李氏的话。

    姚语欣抬起头朝纳喇氏瞥了一眼,又转到李氏和郭氏身上道:“两位妹妹,这些日子,你们的身体调理得如何了?张太医开的药可管用?”

    “管用的,妾吃了几贴后,手脚冰凉的毛病有所好转了呢。”率先回答的还是李氏。

    郭氏的声音细声细气的,答道:“多谢福晋记挂,妾也觉得管用。”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姚语欣笑道:“身体调养好了,才能更好地伺候爷。我啊,就等着你们传出好消息了。”

    “妾一定好好伺候爷,请福晋宽心。”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就这样把纳喇氏晾在了一边。可即便如此,也不见纳喇氏有任何的恼怒,依旧低着头,目光落在袖口上,仿佛在研究上面的绣功一样。

    “奴婢见过爷,爷吉祥
配角人生。”

    门口传来的声音惊动了屋里的女人们。四个女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七阿哥进来的时候,看到便是四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见福晋也比平时打扮得鲜亮,他的眼中不禁划过了一抹满意。想到福喜说的福晋每日去给额娘请安,七阿哥不自禁地把这种变化归功到了自己额娘的头上。嗯,果然还是额娘最会调理人。

    “福晋,你们都起来吧。在自己家里,不用那么多规矩。”一句话就听出了七阿哥的好心情。

    姚语欣自是第一个接话:“爷,酒菜都摆好了,我们先去那边坐吧。”

    “嗯。”七阿哥一点头,视线在纳喇氏身上停了一瞬,移开头对姚语欣道:“福晋,这一个月辛苦你了。家里都还好吧?”

    姚语欣摇摇头,笑道:“不辛苦。倒是爷在外头,有诸多的不便,却比我们辛苦。”

    七阿哥端起酒杯道:“福晋,爷敬你一杯。”

    “谢谢爷。”姚语欣爽快地一仰脖子,将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

    “好。”七阿哥赞叹一声,也喝光了酒杯里的酒。

    见状,李氏神情一动,起身举起酒杯道:“爷,恕妾斗胆,敬您一杯酒。”

    七阿哥当然没有拒绝,笑着说道:“你们谁想敬爷酒,尽管来。爷的酒量可好得很。”

    如此,席间的气氛一下就欢快起来。

    轮到纳喇氏时,纳喇氏双手举着酒杯,眉目含情,柔柔地道:“爷,我和儿女们都盼着您回来呢。”

    七阿哥一听,感觉心都快要化了。两个孩子,可不是他心头最大的牵挂吗?

    “两个孩子都还好吗?弘曙可会喊人了?玉儿呢,是不是又长高了?”一连串话问出来,纳喇氏高兴了,其余的人心里就很有些不是滋味了。

    府里拢共只有两个孩子,还偏皆是出自纳喇氏的肚子,你说能不让人嫉妒吗?

    便是姚语欣,对纳喇氏也不是没有羡慕的。她并不羡慕纳喇氏的受宠,她羡慕的是纳喇氏易受孕的体质。没办法,谁让前世的她,怎么怀都怀不上呢?

    一想到前世那段惨淡的婚姻,姚语欣的脸色就暗了下来。

    这一幕恰好落入了纳喇氏的眼中,她强压下眼底的得意,继续和七阿哥道:“爷,我跟您说......”

    她这一说,嘴巴就没停下来了。七阿哥倒是听得有趣,可另外三个女人听得就比较心烦了。

    李氏和郭氏她们不敢插嘴,最后只得姚语欣开口阻止道:“爷,纳喇妹妹,你们等会儿再说不迟。这么多好吃的菜放着呢,可别冷落了它们。”

    “冷落”二字让七阿哥回过了神,他提起筷子往姚语欣碗里夹了一块鸭肉,含笑道:“福晋说的是。这碗清炖鸭肉,要趁热吃才好。”

    随后,又是一番敬酒寒暄,一顿午饭才算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