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4章
    翌日,姚语欣去请安,成嫔拉着她的手,笑眯眯地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皇上他们正在回来的路上,不日便能抵京。”

    这么快?!姚语欣心中大惊,面上却露出笑容道:“那可真太好了。爷一个月不在家,我这心里啊,空落落的,也着实提不起劲来。”

    成嫔听罢,笑得更欢了,说道:“你的这些话,也该让老七听听。你老是闷着不说,老七自然就不懂你的心思了。你们是夫妻,很多话都可以说的,别不好意思,知道吗?”

    “嗳!”姚语欣听得有些感动,为成嫔对自己的用心。她的心底一片柔软,感激地说道:“额娘,您待我真好。遇上您,是我的福气。”

    成嫔拍拍她的手,欣慰地笑了。

    出了启祥宫的大门,姚语欣脸上的笑容就再也维持不住了。

    搀扶她的唐嬷嬷留意到了她的神色,关心地问道:“主子,是娘娘......说了什么吗?”

    姚语欣稍稍侧了侧脸,眼神复杂地道:“额娘说......爷就要回来了。”

    “爷要回来了?”唐嬷嬷反射性地一喜:“这是好事......”说到这里,她猛地反应过来,看着姚语欣道:“主子,您是担心......”

    “嗯。”姚语欣的另一只手放到了唐嬷嬷的胳膊上,压低声音道:“回去再说。”

    说起来,甫一穿越就碰到丈夫不在家,这也算是她的幸运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当然希望七阿哥越迟回来越好,如此,她才有更多的时间来缓冲和适应。只可惜,中间才隔了一个月而已,让她觉得有点快了。

    快到阿哥所的时候,唐嬷嬷忽然想起一事,说道:“主子,奴婢记起来了,八爷的婚期就在下月,可贺礼尚未备下呢。趁爷回来还有些日子,咱们得赶紧拟张贺礼单子出来。”

    “贺礼需要准备什么?”姚语欣忙问道。

    唐嬷嬷想了想道:“以奴婢的意思,金银就不必了,多备些精细的物件,比如竹雕,玉雕之类的摆件,上等瓷器,又或者是各色绫罗绸缎。”

    姚语欣低低“唔”了声,道:“嬷嬷看着办吧。如果实在不能确定,我就去问问五嫂。”穿过来这么些日子,几个妯娌里面,她目前也只和五福晋他塔喇氏有过来往,所以真要打听的话,他塔喇氏无疑是她最好的选择。

    进了屋子,姚语欣正要喊人帮她拿鞋,墨香急急过来了:“主子,五福晋身边的品红来过了,问您有没有空。”

    姚语欣愣了愣,扭头和唐嬷嬷对视了一眼,随即“哧”笑了出来:“可巧了,我刚才还在说要找她呢。墨香,你快跑一趟,把五福晋请了来。”

    墨香一溜烟跑了出去。

    姚语欣又对屋里其余人吩咐道:“去准备茶水和点心来。”

    等她换好衣服,五福晋带着两个丫鬟到了。

    姚语欣抿嘴笑道:“五嫂,我正要找你商量贺礼的事情,不想你先来找我了
穿越之野人纪。你说我们俩个是不是心有灵犀?”

    一听这话,他塔喇氏也笑了:“七弟妹说的是。”

    姚语欣拉她至炕上坐了,递过去一杯热茶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塔喇氏看了眼屋子的人,欲言又止。

    姚语欣顿时明白了,手一挥道:“你们先下去。”

    见人都走了,他塔喇氏方才露出了黯然的神情,语气颇为沉重地道:“七弟妹,不瞒你说,我今儿心里特别不痛快,就想找个人说说话。唉!论交情,我也只能厚着脸皮到你这儿来了。”

    “怎么了?”姚语欣问了一句,猜测道:“难道是刘佳氏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按她的想法,五阿哥人既不在,那么最有可能给他塔喇氏气受的人,就该是侧福晋刘佳氏了。别的侍妾们,哪来的底气和福晋交锋呢?

    他塔喇氏苦笑道:“我这个福晋,是不是当得很窝囊?”她的话等于间接证实了姚语欣的猜测。

    姚语欣伸手握住了他塔喇氏的手,安慰道:“你怎么会这样想呢?要知道,你是皇上亲自挑选出来的嫡福晋,身份,品貌,学识,每一样都不差,可千万不要看低了自己。至于刘佳氏那边,你其实不必放在心上。礼法规矩放着呢,她不敢过分的,否则不用你出手,宜母妃头一个饶不了她!”

    他塔喇氏的面色并没有好转,哑声道:“嫡福晋又怎么样呢?只不过名头好听一点罢了!若是没嫁进......”

    “五嫂!”姚语欣听她越说越不对,赶忙出言阻止。

    见他塔喇氏收住了话,姚语欣嗔怪道:“你如今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人都嫁进来了,难道还能再出去?听我一句劝,心放宽一些,眼睛别老盯在刘佳氏或是其他几个侍妾的身上。有空多去宜母妃或是太后那里坐坐,当然,你也可以到我这儿来串串门。咱们一起喝喝茶,聊聊天,看看书,这样的日子岂不更好?”

    他塔喇氏抚了抚胸口,说道:“七弟妹,我......其实明白的,就是......就是心里难受得很。刚才的话,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她不说,姚语欣也会尽快忘了的,开玩笑,这种话要是传了出去,他塔喇氏头一个受罚不说,她这个七福晋也讨不了好。保不齐太后和皇上就会想,五福晋为什么不找别人,单找你这个七福晋来说呢?会不会你们俩性格相近,话语投机?五福晋不满嫁入皇室,那你七福晋呢?

    思及此处,姚语欣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冲他塔喇氏道:“五嫂,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你回去好好思量思量吧。”

    他塔喇氏面色一白,以为姚语欣要赶她走,咬着嘴唇站起来道:“七弟妹,今日多有叨扰,我......”

    姚语欣一看她脸色,便知她误会了,忙截住她的话头道:“五嫂,你还没陪我喝茶呢。噢,对了,八弟大婚的贺礼,我也要同你商量商量。你若不帮我,我可就真的无路可走了。”边说边故意摆出了一副吃定你的模样。

    他塔喇氏脸红了红,心知自己误解了,想说抱歉,转眼间却又被姚语欣的无赖样给逗得翘起了嘴角。于是话到嘴边就成了:“嗯,七弟妹只管放心,我一定帮了你再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