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2章
    墨香绕过屏风,对着正梳妆打扮的姚语欣道:“主子,李格格和郭格格到了。”

    姚语欣恍若未闻,拿起一支喜鹊登梅簪给墨菊,道:“插上这个。”

    墨菊接过来,替她簪到了头发上。后退一步问道:“主子,这样可好?”

    姚语欣对着玻璃镜子看了看,满意地点头道:“墨菊的头发梳得好。”

    墨菊一屈膝,道:“不敢当主子的夸奖
灵媒师重生。”

    姚语欣笑了笑,由唐嬷嬷搀扶着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对于侍妾们一大早过来请安这件事,说实话,姚语欣刚开始是有点抵触情绪的。倒不是她不愿意看到那些侍妾,实在是请安的时间太早,让她的睡眠质量受到了影响。

    不过现在嘛,她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毕竟除了开头起床那会儿难过一点,别的就根本没有什么了。被那么多人伺候着净面,梳妆,打扮,她随后一想,觉得其实也挺好。

    西次间里,李氏和郭氏一左一右坐在绣墩上,等待着姚语欣的出现。期间,两人没有做任何的交谈,只是偶尔眼神对上了,才会各自笑一笑,但又很快把头转开。

    不是两个人没有什么交情,而是她们都知道,上头的女主子是个很注重规矩的,因此并不敢在屋里发出大的声响。

    李氏这儿正摸着指甲套,不防门帘被撩了开来。

    “福晋!”郭氏眼尖,喊出声的同时也提醒了李氏。

    李氏一个激灵,忙跟着站起了身,双手垂在身侧,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

    姚语欣目不斜视,一直在北侧的暖塌上坐了,方笑盈盈道:“两位妹妹坐下说话吧。”

    李氏和郭氏当然不会大喇喇坐下,冲姚语欣行过礼,又表达了感激之意,才慢慢坐回了位子上。

    “这么一大早起来,两位辛苦了。”姚语欣的开头,照例又是一句场面话。

    “妾们不辛苦,多谢福晋体恤。”李氏马上接道。

    郭氏也堆起笑道:“给福晋请安是妾们的分内之事,怎敢言辛苦二字?”

    姚语欣笑了笑,转而问起了两人的饮食情况。

    正说着,墨香突然挑帘子进来了,走到姚语欣跟前道:“主子,侧福晋身边的芳秋求见。”

    姚语欣一顿,开口道:“叫她进来。”

    芳秋一进门,跪下就给姚语欣磕头,嘴里道:“奴婢请福晋安。奴婢的主子因为身体不适,今早不能前来请安了,特意吩咐奴婢过来跟您告个罪。”

    近半个月以来,这已是纳喇氏第三次身体不适了。

    同前面两次一样,姚语欣面上笑容不变,说道:“起来吧。才入秋,你家主子的身体就这么不济......也该让太医来看一看了,毕竟你们院子里还有两个孩子,要是有个万一......”

    芳秋心下一动,暗道:“果然让主子说对了。福晋......也就这点伎俩而已。”

    她伏下身,又是一磕道:“多谢福晋关心。奴婢来的时候听王嬷嬷说,主子是晚上着了凉,并不是多大的毛病,所以一副驱寒药就足够了,不用烦劳太医。”

    王嬷嬷?七阿哥专门安排在纳喇氏身边的人?姚语欣唇边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说道:“既如此,那就随你家主子吧。”

    芳秋谢了谢,转身出去了
[樱兰]双子·迷乱

    她人一走,李氏便忍不住了,扯着帕子对姚语欣道:“福晋,侧福晋连请个安也推三阻四的,长此下去......”

    这是想要挑起自己的怒火?姚语欣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氏道:“长此下去......会怎么样?”

    李氏干笑两声,回道:“妾觉得......觉得侧福晋越来越没有规矩了。爷在的时候还好些,爷一不在,她就目中无人,也太不像话了。再如何,她也不过是侧室,哪能越过了您去?”

    “你说的倒也有理。”姚语欣点点头,问另一边的郭氏道:“郭妹妹,你觉得呢?”

    “啊?”郭氏似是没有料到自己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一脸茫然地道:“妾都听福晋的。”

    姚语欣看了一眼郭氏,没有追问下去。原先还觉着郭氏性子木讷,现在看来,倒是李氏的性子......

    想到这里,她又侧头看了看李氏,眼珠子一转,笑道:“两位妹妹,时间不早了,还要去启祥宫给额娘去请安呢。”

    一听这话,李氏和郭氏皆愣住了。

    “福晋,妾......也能和您一起去?娘娘她会不会......”成嫔娘娘喜静的性子,李氏多少了解一些,故而此刻的神情显得颇为的迟疑。

    姚语欣不以为意地道:“不必担心,我已经同额娘打过招呼了。”

    李氏和郭氏相视一眼,俱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喜意。

    两人同时伏低身子道:“谨遵福晋吩咐。”

    另一边,在侧福晋纳喇氏的院子里,芳秋一五一十地说完正院里的情况,然后笑着说道:“主子,奴婢可真佩服您的料事如神。要不是您事先吩咐过了,奴婢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呢。”

    纳喇氏浮起一抹浅笑道:“哪里是我料事如神,福晋她......也只能拿孩子说事了。”

    芳秋捂嘴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外头突地传来了一阵“哒哒”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粉色的身影匆匆而至。

    “主子!”来人的身音里透着惊慌,说道:“福晋领着两位姑娘出去了,看样子,像是要去启祥宫。”

    “什么?”纳喇氏一下坐直了身体,冲面前人道:“可看清楚了?”

    “看得真真的。”

    纳喇氏沉默了,以那位的脾性,不该啊!

    见她不语,芳秋着急了:“主子,福晋明显是要向娘娘告状啊!您说娘娘她会不会......”

    “不会。”纳喇氏懂芳秋的意思,垂下眼皮道:“就这点子小事,额娘不会放在心上。”

    “那福晋她......”

    “我自有主张......芳秋,你去把王嬷嬷叫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