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清穿之七福晋> 第1章
    夕阳西下,夜色渐浓。

    廊下的灯一盏盏被点燃,不大的院子瞬间亮如白昼。

    书房里,橘黄的灯光下,姚语欣还在细细品读着《浙游日记》,浑然不察时间的流逝。直到门口响起一道声音,她才晃过神来。

    抬眼看了一下门的方向,姚语欣懒懒地道:“进来。”

    随着她的话音,门帘被掀了开来,一个身穿紫色坎肩的丫鬟进来了。她名唤墨竹,正是姚语欣的贴身大丫鬟。

    墨竹进来后,先是朝姚语欣屈了个礼,然后才笑着说道:“主子,可以用晚膳了。”

    闻言,姚语欣甚是惊讶,脱口问道:“什么时辰了?”

    墨竹恭敬答道:“回主子的话,已是酉时一刻了。”

    “哦
另起一行的人生(GL)。”姚语欣点了点头,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到了外间,姚语欣往炕上一坐,墨竹墨香两个便上来打开了食盒。

    做为皇子的嫡妻,应该说,姚语欣的膳食还是相当丰富的,汤、菜、粥、饽饽......花样繁多,一张炕桌根本堆不满。

    姚语欣动手夹起一块金丝糕,刚想放入嘴中,忽地眉心一动,望着墨竹道:“唐嬷嬷人呢?”

    墨竹的脸色变了变,禀道:“主子,嬷嬷说身体有些不适,午时初便回房歇息去了。”

    “啪”姚语欣放下筷子,带了点不满道:“你怎么也不来回我一声?”

    墨竹嗫嗫道:“是嬷嬷她......”话到一半,让姚语欣给阻住了。

    “不必多言,走吧。”

    墨竹赶紧低头道:“是。”

    另一边,墨香也赶紧为姚语欣撩开了门帘。

    一行三人从上房出来,快速朝东边耳房走去。

    到了耳房门口,墨竹上前把门一推,冲里面喊道:“唐嬷嬷,我和主子来看您了。”

    回应她的却是一记“咚”的声音。

    “啊呀!”墨竹惊呼出声,大踏步走了进去。

    姚语欣心下一惊,抬腿也往里头走去。屋里虽没点灯,但有廊下的六角宫灯照耀着,里面的情景还是能让人一眼就看清楚。

    也不知怎么回事,唐嬷嬷居然摔倒在了地上。

    “唐嬷嬷......”姚语欣担忧地唤了一声。

    桌上的罩灯很快亮了起来,唐嬷嬷在墨竹的帮助下站起了身。

    姚语欣走到两人身边,问道:“嬷嬷,摔疼了没?”

    唐嬷嬷摇了摇头。

    “嬷嬷,我听墨竹说你......”正暗自松了口气的姚语欣,蓦地话语一顿,看着唐嬷嬷的目光里透出了一丝狐疑。

    “嬷嬷你怎么了?”问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不自觉地扬高了不少。

    “主子,奴婢......”唐嬷嬷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啊!姚语欣又看了一眼面前之人,心中更添几分疑惑。回主子的话不抬头不说,怎么声音听上去也有点怪怪的?

    把眉一皱,姚语欣开口吩咐道:“墨竹,墨香,你们俩个去外面候着,不要让人靠近这里。”

    “是。”两个丫鬟应声而去。

    姚语欣这才坐了下来,说道:“嬷嬷,你也坐下吧。这会儿屋里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话尽管说就好。”

    这话一出,又过了好一会儿,唐嬷嬷才坐下了
重生之父爱

    “您......”唐嬷嬷未语泪先流,把姚语欣看得又惊又忧。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姚语欣没有急着上去安慰,脑子飞速转动起来。能让平时泰然自若的唐嬷嬷露出这副表情,肯定不会是小事。那么问题来了,这件事究竟会是什么呢?

    想着想着,姚语欣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了,难道是......

    她用力地吸了两口气,艰难地道:“唐嬷嬷,你知道......知道我的身份了?”

    “哐当”一声,绣墩被带倒了。唐嬷嬷如遭雷击,整个人再度摔在了地上。

    “你果然不是......”

    姚语欣眼神一黯,嘴唇哆嗦了几下,然后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牙一咬,俯身说道:“想必嬷嬷前些日子就在试探于我吧。没错,我的确不是纳喇语欣,我的名字是姚语欣。”

    看着唐嬷嬷眼里越来越浓的震惊,姚语欣话语不停:“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这儿的,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却没想到......唐嬷嬷,你预备把我怎么着?”

    唐嬷嬷面色惨白,颤抖着声音道:“那我家格格她......”

    姚语欣一听,眼里露出了深深的依恋,半响才幽幽地答道:“我不知道......但多半她进入了我的身体吧......”

    她眼里的依恋是如此的明显,让一瞬不瞬盯着她看的唐嬷嬷霎时愣住了。

    良久,唐嬷嬷才缓缓站起来,神色复杂地道:“你以前的日子......过得很好?”

    “是。”姚语欣用力地点点头:“我来自于一个自由民主的世界。在那里,女人的地位和男人差不多。别的不说,光婚姻自由这一条,就好出这里无数倍。更何况......算了,不说了。要是有办法......”

    “婚姻自由,婚姻自由......”唐嬷嬷身体一震,不知想到了什么,神情已是痴了。

    “唐嬷嬷!”姚语欣回神却比她快得多,霍一下立起来道:“今日这番话,若是传了出去,你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事已至此,再多想也是无用。只要命还在,就比什么都强。唐嬷嬷,你说我说的对吗?”

    唐嬷嬷看着姚语欣,嘴巴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她没有料到,眼前这个被她戳穿了身份的人居然会如此的冷静,反倒是她,之前都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了,却表现得像个未经世事的少年人一般。

    想到这里,唐嬷嬷忙提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见她有冷静下来的迹象,姚欣玉面色稍缓,说道:“还请嬷嬷以后不要再这般失态了。你我站着的地方是皇宫,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相信你比我更清楚。至于以后的路,咱们且行且珍惜吧。”

    唐嬷嬷看了一眼姚语欣,默默地点了点头。是啊,魂都换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呢?真把事情闹出去,格格的魂回不回的来也不能确定,怕只怕就连这具肉身也要遭殃。格格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自己怎么能忍心看着她的肉身被人毁去?倒不如......倒不如维持了现状,万一格格某日回来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