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侯门继室养儿经> 第0057章
    赵菁的眼神也茫然了几分,她低下头,看见自己衣裙下玫红缎子的绣花鞋若隐若现,她站着的那个阴影,正好是徐思安头颅的影子。

    赵菁连忙退后了两步,脸上烧了起来,她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可多多少少也是有意的。这个被人抓了个正形,真是说有多丢脸就有多丢脸。

    气氛有些让人尴尬,赵菁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走吧。”徐思安忽然又开口,赵菁抬起头的时候,他已经背过身去,又走出了几步的距离。

    赵菁便跟了上去,抬起头的时候,看见徐思安已经在门口等着自己。他身形修长挺拔,并不像一般武将那样虎背熊腰,藏青色圆领长袍穿在身上肩宽腰窄,行动中透着几分雷厉风行和杀伐果决。

    门外的车夫早已经备好了马车,赵菁扶着车厢,踩着木阶上去,徐思安忽然走上来,一把扶住了她的腰,稳稳的把她送到了车上。赵菁心里漏了一拍,手一抖,反倒差点儿摔一跤。

    等赵菁收拾好了心情,终于坐稳了的时候,谁知帘子一闪,徐思安也进来了。

    赵菁反射性的往车厢的角落中退了退,忍不住道:“侯爷不骑马了吗?”

    “外面冷。”徐思安没有正眼看赵菁,解开自己藏青色的大氅放在一旁,两手撑着膝盖,大马金刀的坐着。

    外面确实冷……这理由也足够了……是他送自己回家,自己还有什么好嫌弃的?可是,为什么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对劲呢?

    “侯爷既然觉得冷,就不要把大氅脱下了。”

    “里面热。”徐思安的视线在马车中扫了一圈,角落里挂着牛角风灯,可以依稀看清赵菁的模样。同样的马车,同样的人,徐思安也觉得有些尴尬,侯府家丁众多,随便找一个送她也不是不方便,可他却还是想亲自走这一趟。

    里面也确实很热……角落里的暖炉还旺着,赵菁隔着铜网能看见里面烧红的炭火,丝丝缕缕的热气撩在心头。她低垂眉宇,安静的就像画像一般,徐思安便一本正经、表情肃然的坐在她的对面。

    “你要不要也把大氅脱了?”

    徐思安看见她额头上沁出的细密的汗,忍不住开口,里头热出了汗,等下了马车吹了冷风又容易风寒,她看上去有些娇弱,要是再生病了,会不会耽误进侯府教书的日子?

    赵菁没料到徐思安主动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让自己脱衣服……

    一个男人让一个女人脱衣服……作为一个女人,如何能一口答应?

    “不了,我不热。”赵菁红着脸回话。

    “不热出那么多汗?”徐思安抬起头,表情探究的看着赵菁,然后命令道:“脱了吧
末世虫围。”

    赵菁两手握着虚拳,纠结了好半日,想了想终于抬起手来,解开了大氅的系带。

    脱下了大氅,果然舒服了许多,外头虽然时不时有些凉风从窗帘中吹进来,却也并不刺骨。赵菁拿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擦完了忽然才想起来,这帕子方才借过给慧姐儿,上头还有徐思安的汗渍。

    手心一抖,帕子就落在了马车地板上,赵菁这时候连把帕子捡起来的心情都没了。她以后还是不要再和武安侯见面的好,这样的尴尬,她真的是扛不住了。

    可徐思安却全然没有这种感觉,他见赵菁盯着那帕子半日没有动静,便弯下腰去,把帕子捡了一起来,递给她道:“你的手帕。”

    赵菁咬了咬唇瓣,从他手中接过了帕子,偷偷的收在袖中。

    从武安侯府到鼓楼大街的路不远,可赵菁却觉得走了有半个世纪那么长,她轻轻撩起帘子看外头的风景,人群散去了,花灯依旧,也不知道明年是不是还一样的热闹。

    赵菁的嘴角勾了勾,明年元宵节,她一定要带着侄儿侄女出来逛逛,也不知道这会子她们睡了没有。

    巷子窄,又有马车堵在路口,侯府的车子就进不去了。好在里头的路已经不远了,有几户人家的门口挂着灯笼,赵菁下了车,穿好大氅,站在路口往里面第三间院子指了指,对徐思安道:“那一户就是我兄嫂家,我自己走进去就好,多谢侯爷。”

    “我知道。”徐思安点了点头,没有要上车的意思,“那日我派人给你兄嫂递消息的时候打听过。”

    赵菁心下一动,那日原来是他派了人来递的消息,他倒是细心,若非他派了人来,只怕兄嫂还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子。

    徐思安下车时候没披上大氅,就这么站在风口上是有些冷的。赵菁想说,却又不好意思,便福了福身子道:“那我就先走了,侯爷也早些回去吧。”

    “看你走到门口我就走。”他站着的时候双脚与肩同宽,下巴微微抬高,就跟平常和自己的部将说话一样。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赵菁,视线凌厉到没有一丝遮遮掩掩。

    赵菁低头转身,往巷子里去,墙头的灯笼昏暗摇曳,模糊了她的身影,风吹着她的大氅飒飒作响,她拢了拢衣袖,步子越发轻快了起来。

    徐思安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直到她站在了自家的门檐下,他才转过身子,被冷风吹得哆嗦了一下,清了清嗓子上车。

    赵菁正要抬起手敲门,想了想却收回了手,她倒退了几步,侧身往路口看了一眼,见徐思安的马车已经走了,这才又走到的门前,轻轻的叩了几声。

    “来了来了!是妹子回来了吗?”院子里传来袁氏熟悉的声音,赵菁心里暖了几分,顺着开门的声音走了进去,没想到这个时辰了,家里居然还灯火通明的。

    “嫂子,家里来客人了吗?怎么这个时辰还没睡觉?”赵菁一边跟袁氏进门,一边问道。

    袁氏尴尬的笑了笑,小声凑到赵菁的耳边:“原本你哥是不想让他们进来的,可又不敢不让他们进来。”

    赵菁还没弄明白这话什么意思,堂屋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小皇帝周旭从里头冲了出来,站在屋檐下看着赵菁,热泪盈眶道:“姑姑,朕总算见到你了
[综韩剧]进击吧!男配!!”

    “皇……”赵菁吓的差点儿就喊了一声皇上,瞧着四周寂寂无声的,忙压低了声音,迎上去小声道:“皇上,你怎么出宫了?谁带你出来的?是不是小福子?他的胆子也忒大了,回头太后娘娘能饶了他?”

    皇帝哪里顾得其他,一把将赵菁搂在了怀中,下巴支在她的肩头道:“母后不知道,朕见到了姑姑,一会儿就回去。”

    赵菁这时候抬起头,看见魏明箴耷拉着桃花眼,百无聊赖的靠在门框上。

    “国舅爷,你好歹是皇上的舅舅,怎么能由着皇上胡闹呢,这玩意出了点事儿,谁承担得起?”

    魏明箴眨眨眼,扭头看赵菁:“你不喊我国舅爷,不称他皇上,谁知道咱是谁?我不过就是一个带着自己外甥出来赏花灯的京城百姓而已。”

    赵菁摇了摇头,无言以对,她轻轻拉开周旭的手,上下打量:“皇上又长高了。”

    “姑姑你瘦了。”小皇帝抱着赵菁的时候,就感觉到她的腰似乎比以前更细了,她以前是鹅蛋脸,现在却变成了瓜子脸。

    其实在小皇帝刚刚踏进这个家的时候,他已经猜测到了一些。他没出过宫,不知道宫外老百姓过的是怎样的日子。他以为人人一出生就是有大房子住,有白米饭吃的。

    “皇上快点里面坐,外头怪冷的。”赵菁拉着周旭进屋,瞧见赵大妞和赵二虎两人正搬着小凳子坐在角落里,一脸好奇的看着小皇帝。赵勇没做凳子,直接就蹲在地上,也大气不敢透一口。

    “皇上坐吧。”赵菁拉着周旭在主位上坐下,转身对赵勇道:“哥哥你也坐吧,这样蹲着不累吗?”

    “我、我、皇、皇、皇上在哪有我、我坐的地方。”赵勇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赵菁只笑着道:“你要不敢坐着,那你就去烧一壶热水来,我给皇上沏杯热茶。”

    皇帝来了,把赵勇和袁氏都吓傻了,别说热茶,这炭炉子还是袁氏好容易忍住紧张,拢了半日才拢上的。

    “那、那好、我、我可出去了……”赵勇猫着身子往外头去,好像这样走路,就当真可以矮人一等了。

    外头风大,赵菁把房门关上了,坐在厅里和周旭说话。

    “皇上坐一会儿就回宫去吧,这儿哪里是你来的地方。”赵菁心里忍不住高兴,嘴上却不说出口,她亲自去房里取了一些平常自己都舍不得喝的好茶,去厨房烫过了茶盏,沏上了一杯茶来。

    “我就是想看看你,在外头好不好,你老想着出宫,我以为外头比宫里好呢!”周旭扫了一眼这家徒四壁的屋子,实在不觉得这比宫里好到了哪儿去?

    “又不是这么比的,宫里是皇上的家,这里是奴婢的家,总不能因为家里穷,就不回家了,皇上您说是不?”

    赵菁说出来的道理,总是让周旭没办法辩驳,听着一套一套的,周旭摆了摆手道:“行了姑姑,朕好容易出来一趟,你又要数落朕。”

    赵菁眯着眼笑了起来,亲自把茶奉上:“皇上若是不想听这些话,喝过了奴婢的这杯茶,就早些回宫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