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45| 17.01|||青越观
    眼见张奕正去追方善水,留在原地的工人和元沛等人,只能按张奕正的话,去找出口离开鬼屋。

    一路上果然像张奕正所说,再没遇到过危险,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出口。

    众人惊喜万分地离开鬼屋,一出门,就好像直接走进了另一片天地一样,原本身后还好好的鬼屋,转眼间就变成了这栋房子被强拆后的样子——一片断壁残垣的废墟,就是赵氏房地产工地上那片无法开工的闹鬼之地!再一看,周围刚刚还看不见路的陌生环境,也都恢复了熟悉的工地场景。

    “天呐,我们回来了
本宫挑夫,通通站好!活着回来了!”

    幸存的工人们喜极而泣,被吓得半死不活的小孩们也都痛哭出声,暗自决定回去后定要好好学习,再也不能和杨昱赵杨这样不学好的杀人犯来往了!

    抱着潘亭的潘若松了口气,但是看看那废墟,又忍不住担心,问元沛:“方兄弟真的不会有事吗?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是不是算到什么了?”

    元沛挥手道:“别人的秘密还是不要问那么多的好,我也没算出什么,不过方方他肯定不会有事的。他命好着呢,我们都死了他都不会死。”

    ——“快看!那有两个人!”

    突然一声大叫,大家随声望去,就看到了废墟左边赫然躺着两个血淋淋的人身。

    工人们一呼啦地过去了,那两个满身血的人正是刚刚掉进了宅灵口中的工人栓子和赵老板,这两人刚刚在众人眼中像西红柿一样被宅灵咬烂,大家都以为他们死定了,没想到居然还留了口气在!

    ——“人还活着!赶紧叫救护车!”

    就在这时,元沛突然看了一眼那片鬼屋的废墟,废墟上方一股不明的紊乱气场。

    不对!

    元沛立刻拉着潘若后退,并对围在赵老板两人身旁周围的人叫道:“快躲开!离开那片废墟!”

    众人不明所以,但是今天遇到的神神鬼鬼的事太多,谁也不敢不听,闻言顾不得躺在地上的栓子和赵老板,飞也似地逃离废墟。

    就在这时!

    【轰隆隆隆——】

    一阵仿佛从灵魂里传来的嗡鸣声响起,那片鬼屋的废墟上,突然掀起莫大的尘埃,好像在众人看不见的另一个世界,有一栋房屋在同一个位置塌掉了一样。

    被无形的塌陷震起的尘埃,瞬间淹没了离得最近的赵老板,甚至赵老板的肚子和脸忽地凹下去了几块,好像被什么东西砸压住一样,而躺在赵老板外侧的栓子,虽然也受了波及,但情况明显好了很多。

    众人有些不敢靠近,面面相觑间,一人说:“这该不会是我们刚刚进去的那栋鬼屋塌掉了吧?那张大师和那位小兄弟……”

    闻言,潘若脸色一变,看向正在掐指测算的元沛,突然见元沛跑向了一个方向,也赶忙跟了过去。

    众人奇怪地望着两人急匆匆的背影,正不知两人要做什么,就看到元沛停了下来,潘若落在他身后,而他们前方的空地上,蓦地凭空出现了两个人——正是为了掩护他们撤退,而去和僵尸妖怪拼搏的两位大师!

    所有人顿时瞪大了。不过想到刚刚自己经历的一系列怪事,又觉得不值惊奇了。

    元沛一眼就看到了方善水脖子上的牙洞和流溢的血迹,脸色一青,正在心底怀疑难道是自己算错了,不敢动方善水,心里一急竟反射性地也脱口道:“潘子快,叫救护车!”

    潘若手忙脚乱地拿起电话,边急道:“你不是说会没事吗!?”

    这时,旁边一脸黑气的张奕正似乎听到了元沛了声音,突然翻了翻眼皮,艰难地醒转过来
荣门嫡女

    张奕正一眼就看到了身边昏迷不醒的方善水,以及方善水脖子上被僵尸咬过的痕迹,张奕正心中愧疚,但又松了口气,心想还好,那僵尸是出现在鬼域,支撑鬼域的宅灵又被僵尸吞了,不然他和方小友今日肯定都无法生离,真是运气。

    被赶过来的一名工人扶起的张奕正,有气无力地叫住要带方善水离开的元沛,道:“被僵尸咬的伤口带着阴煞,去医院没用,我这有一张驱邪符,你们烧成符水给小友喂下,然后用糯米敷他伤口。还好那僵尸并不是真身前来,否则被它咬一口,就算是我师兄估计也不能幸免快!”

    “多谢道长。”元沛闻言心中大定,立刻接过符纸,转口道,“潘子别打了,你送你弟弟去医院,我带方方回去,正好你中途把我们放下,走。”

    然而就快走出工地的时候,背着方善水的元沛突然停下来,猛地踹开了保安室的门。

    潘若:“你在干什么?”

    元沛笃定道:“这屋里有人!就是屋里的孙子暗算的我们!”

    潘若:“什么!?”潘若立刻把弟弟扔下,随手在旁边地上捡了根铁条。

    张奕正听到元沛这边的动静,又快要昏过去的他猛地精神一震,也挣开扶着他的工人,头重脚轻地往这边来,工人们有些担心,但还是纷纷跟了上来。

    既然有人打头阵,大家自然也想跟过来看看情况。

    打开保安室里屋,有一个人正不知死活地躺在地上,他周围碎了一地的玻璃,原本四个玻璃罐里分别装着的半具尸骨全都消失不见了,而桌上还在运作的监视器上,正显现着赵大石满身是血的样子。

    张奕正发现,那人身下躺着的地方,绘制着一个古怪的阵法,而这间屋里弥漫着熏人的恶臭和浓重的阴煞,和废墟的鬼屋气息隐隐相连,显然是个控制恶灵的邪门阵法。也是这地方选得好,离那鬼屋如此近,气息混淆,使得张奕正一直没能发现,就这么灯下黑地被人在这么近的地方阴了!

    只是如今宅灵被破,阵法被毁,布阵的人也遭了秧,不但被阴煞侵体,还遭了恶鬼反噬,多行不义,也算得了报应。

    张奕正:“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歹毒!?”

    张奕正话音刚落,就有工人认出了躺在地上的赵柯:“咦,那不是我们老板家的大公子吗!?赵柯!我见过他!”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懵了,看看监视器里的被坑得浑身是血的赵大石,再想想长了人面疮后不知所踪的赵杨,所有人瞬间脑补出一出豪门大戏,一时间无言以对。

    潘若和元沛深深地看了眼地上的赵柯,将此人记下后,不敢再耽搁,带着方善水和潘亭离开了工地。

    ·

    方善水其实一直在装晕,为了瞒过张奕正,倒是连元沛和潘若都骗了,连元沛烧了符水喂他喝下的时候他都没睁眼。直到离开了工地一阵,快回到租房的时候,方善水做出了“悠悠转醒”的样子。

    元沛正在怀疑自己相术是不是只在方善水身上出了问题,听到方善水的声音,立刻惊喜:“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你被僵尸咬了你知道吗?那位张道长让我给你找糯米敷伤口
婚姻之宠你没商量。”

    方善水:“我没事,我的情况我自己知道,回去打坐调息一下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潘若见方善水醒来,也是大松了一口气,这次方善水就是为了他的事被连累了,若是方善水出了什么事,那他真是要愧疚死了。

    潘若感激地说:“方兄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你救了我和我弟弟的命,真不知道要怎么谢你。以后你就是我潘若的亲兄弟了,有什么事你可千万别和我客气!”

    方善水闻言,还真有些不适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说话似乎又显得太冷漠?

    迟疑了两秒,方善水干巴地回了句:“不用客气。”

    元沛见方善水尴尬,插科打诨道:“我们要到了,潘子你快送你弟弟去医院吧,等会我把你联系方式都给方方。以后真有什么事,你要是敢推脱,我第一个抽你!”

    “一定一定。”

    ·

    赵氏工地上发生的事,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尤其是那些少年们。

    除了失踪的赵杨,其他杨昱等几个成功离开的少年,最后也都出了问题,就是那些钻进他们身体里的虫子。

    离开了鬼域的阴煞之气压制,这些虫子渐渐又死灰复燃,把一群少年咬得哭爹喊娘,满地打滚。

    送到医院拍片一看,把所有医生都吓到了,将闻讯赶来的少年家长们也都骇得半死。

    每个少年身体里都有很多细小的虫子,这些虫子打虫药根本没用,还以人的血肉为食,最后征得家长们同意,医生们只得做手术一只只地把虫子挑出来,几个每个小孩身上都挑出了上百条。

    这些平时无法无天的少年,这次是遭了大罪了,也把这次的教训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其中的杨昱,更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在被父母接回后,甚至主动要去和被他打死的少年的家人赔礼道歉。

    有新闻媒体人士将这次的离奇事件半真半假的发到网上,立刻引来了一众网游的探讨,还有认得这些少年的同学,扒出了他们的前科,他们顿时遭到千夫所指,都说他们是遭了报应,天理不爽。

    而赵氏房地产,更是被指钱权勾结,舆论压力下,上层下达命令严查赵氏犯下的人命官司,只是赵氏的人命官司确实是一个未满14岁的少年做下的,这个少年如今还离奇消失了,董事长赵大石也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唯一还清醒的继承人赵柯,整日无故痛嚎,一副被鬼缠身的疯癫样子,人命官司的事到底没能查下去。

    尽管如此,最后赵氏房地产也没落好,股市跳票,资金链断裂,银行催贷,只能宣告破产。

    在网络上沸沸扬扬了一段时间的厉鬼复仇说,也随着赵氏的落幕,慢慢消停下来。

    方善水听着元沛跟他讲潘若怎么整赵家的事,不太关心,再过三天就到十一假期,方善水已经买好了回青越山的车票。

    正是缺钱的时候,他的淘宝店似乎要来生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