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44| 17.01|||青越观
    听着外头渐渐消失的‘激烈’打斗声,众人心生犹豫,一人喃喃问:“我们该怎么办?那位大师一个人……我们要不要去帮帮忙?毕竟,人多力量大?”

    有人反驳:“我们能帮什么忙?别上去给大师添乱就好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张奕正面色惨然,显然不觉得方善水此去还能活下来,沉痛道:“那位小友为了我们牺牲自己……我,我竟然还一直以为他心术不正……真是
御宠甜仙记!”张奕正痛心疾首,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张奕正仿佛下定决心一样,对着犹豫着想要离开的众人道:“你们快走吧,我去祝方小友一臂之力!现在宅灵已被除去,只要离开这栋鬼屋,你们就可以离开这片鬼域,回到正常的工地上。方才被宅灵吞噬的人,可能已经掉落到鬼域之外,希望你们回去后若是见到人,能尽快将人送往医院,说不定可以多救一条人命。”

    说到底这次都是他惹出的事,如果不是他不自量力,没弄清情况就要来超度厉鬼,又怎么会连累那么多人。

    工人们有些不愿意了:“可是大师,如果我们出去再遇到什么鬼怪,那可怎么办?没有你我们估计谁也走不出去啊!”

    潘若也很是担心被他连累来的方善水,闻言正想反驳,和张奕正一起去找人,却被元沛拉了一下。

    潘若回头见元沛似乎完全不担心方善水的样子,正觉奇怪,忽地看到元沛对他眨了眨眼睛,虽不解,还是闭上了嘴。

    张奕正看着众人很是心凉,想着人心果然自私,方小友刚为了众人牺牲了自己,转头这些人却只顾着自己的安危,将他忘到一边,不禁沉声道:“不用多说,现在已经没多大危险,背后之人估计也遭了反噬没空理会你们,唯有那僵尸实在厉害,我不能留下方小友不管,你们自己走吧!”

    说罢,张奕正毅然冲了出去,只给众人留下了一个背影。

    元沛想拦他都没能来得及。

    ·

    方善水不停地制造声响,直到感觉够远了,才停了下来。

    师父静静地被方善水拉着走,绯红地眼睛扫着被方善水握住的手,锋利得可以将铁皮划破的指甲收拢着,安稳地躺在方善水的掌中,仿佛毫无威胁性。

    刚刚太过诧异,方善水差点都要忘了心中的惊喜,如今只有师徒两人,方善水顿时眼眶发红地问:“师父你怎么出来了?对了,这里是鬼域。师父你还记得我是吗?”

    眼见方元清静静的看着自己,没有攻击他的意思,方善水忍不住伸手抱了下这具冰冷的身体。

    方元清绯红的眼睛低垂,感受着胸前属于人类的温度……很舒服。

    嗯……储备粮果然还是要放在身边。

    摸摸抱抱就感觉半饱了。

    开心。

    还有些僵直的手伸起来,正想回抱一下,已经被方善水扯开,上下打量了起来。

    方善水看着身边返老还童仿佛打了光的人,脸上露出迷茫且有些不满的神情,有些好笑、难以置信,又有些心酸,果然,师父并没有记忆。

    师父去世的时候,方善水就知道,这辈子可能不会再见到师父了,就算能见到,估计那也不是师父。

    方善水都明白,只是就算看着现在的师父,心里也是满足的,至少,不是他想象中最坏的情况。

    方善水正想着,却发现他眼前的人突然手一拽,将他扯进了怀里,慢慢抱住
重生之文坛女王

    “师父?”挣脱不开的方善水一头问号,随即发现师父大概是在学习他刚刚的动作。

    不过,这久别重逢的拥抱动作,师父似乎学得不太对劲啊……

    如水的长发沿着衣领流落,埋在颈间的头颅低垂,没有呼吸的青紫薄唇逐渐靠近皮肤……就像在青越山上的时候,某次梦中的感觉一样。

    方善水被脖子上冰凉的触感弄得头皮发麻,心想师父该不会是饿了想咬他吧?

    那他是反抗呢,还是不反抗呢?

    方善水犹豫间,发现师父已经张开了嘴,尖锐的牙齿抵住皮肤,一股冰冷而危险的战栗感穿透皮肤,刺刺的。

    方善水忍住想要反击的条件反射,一闭眼,心想就当献血了,咬吧!

    他和师父现在神魂有一定的联系,师父应该不会直接把他吸干?

    尖牙在颈间皮肤上缓慢地划拉了半天,方善水也被天敌般的感觉刺激得头皮发麻了半天,然后发现,师父竟然始终没有下口……

    这是在找一个好下口的风水宝地吗?

    张奕正提着找回的金钱剑一路赶来,一眼就看到了方善水被那黑僵抓住,一口咬在脖子上,顿时目眦俱裂:“妖怪住口!”

    张奕正飞奔而来,一剑劈了过去。

    方善水心下一惊,没想到张奕正竟然没走,还追了过来,赶忙拉拉师父想让他躲开,却见师父抬头看向了张奕正,带着血色的眼睑微垂,一副被人打扰的不开心摸样。

    方元清身形未动,但是周身寒煞之气却如同实质般弥漫,连有先天真气护体的方善水都感到了彻骨的冰冷。

    金钱剑辟邪,而这黑僵又是大邪之物,甚至没靠近黑僵两米呢,就被一股黑气所挡,两相烧灼起来,金钱剑根本挡不住,上面的红线顷刻间开始焦黑,甚至铜钱都开始有融化的迹象。

    张奕正大惊,早就知道这僵尸厉害,却没想到会这么厉害,如果这次能侥幸逃生,定要赶紧禀报师门,洒下天罗地网将这怪物找出来消灭!

    不然日久定生大患!

    “放开小友,要咬咬我!”张奕正大吼,扔掉金钱剑,整个人朝着僵尸扑了上去。

    然而理想是美满的,现实是惨痛的。

    张奕正就和他的金钱剑一样,还未碰到僵尸,整个人就被那股寒煞之气冲飞,差点成了滚地葫芦,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张奕正毫不放弃,他感觉自己已经成功吸引了僵尸的注意,爬起来又要冲上去,边冲边对在僵尸怀中似乎无力挣扎的方善水道:“小友你还好吗?我吸引他注意,你寻机会快跑!”

    长及膝盖的黑发一荡,绯红的眼睛不满又不解地看着大叫着扑过来的张奕正。

    虽然搞不清楚这人为什么这么古怪,但是他大概弄懂了一点——这人是想要挖他的墙角,撬他的储备粮……生气。

    他顿时将怀中的方善水抱得更紧,顺便用更多的煞气将张奕正冲撞地飞出更远
我的坑兄坑弟

    看着师父一脸无辜地欺负着张奕正,张奕正又不断用炸碉堡的英勇姿势扑来,方善水简直是一脸懵逼。

    方善水赶忙拉拉师父的袖子小声道:“师父别闹了,这里的鬼域很快就要破碎了,你该回去了!”

    师父绯红的眼睛扫了方善水一眼,一副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继续欺负张奕正,再次用煞气将飞扑而来的张奕正撞飞,玩得不亦乐乎。

    看着张奕正又一次被煞气冲撞的飞出一丈远,吐血倒地,连方善水都觉得有些不忍看了,毕竟这位道长可是明知危险还要来救他的好人,这让方善水有点惨不忍睹的感觉。

    甚至,方善水心中还冒出了一种诡异的魔性想法——好像他和他师父成了对偷情的狗男男,只是因为他戏演的好,本该抓奸成双的张道长,就误以为他是被奸人挟持的卧底了,然后,一次次想要挽救他这卧底□□长,就这么一次次被他们这对狗男男联手欺负的血泪纵横……

    方善水蓦地打了个寒颤,暗自唾弃自己,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太亵渎师父了,要是被他老人家真身知道,估计会罚他面壁三天,咳咳。

    都怪师父现在长得太好看,还长发飘飘得跟个大姑娘似的,方善水被师父捡到时,师父已经是很大年纪了,虽然鹤发童颜不显老态,看着只有三四十的样子,但毕竟不是年轻人,骨架也早有改变,只能算是个帅大叔,所以方善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年轻的美人师父,震撼下不免容易胡思乱想,罪过。

    方善水又在张奕正注意不到的角度拍了拍方元清,道:“师父,再不停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就不送你了啊!我送给张道长当赔礼,他也很喜欢的。”

    礼物?

    金棺材吗?

    呼呼肆虐的煞气猛地一顿,忽然侵袭入张奕正的口鼻,被冲撞倒地后还来不及再次爬起来的张奕正一瞪眼,瞬间窒息着昏了过去。

    报复性地弄晕了继想要撬自己墙角后,又想要抢他礼物的张奕正,视线落回方善水身上,眼神闪烁着红宝石般的莹莹微光,似乎在问,礼物呢?

    见张奕正昏了过去,方善水松了口气,他还做不到去杀掉专门来救他张奕正这种恶毒的事,但是也更加确定不能在张奕正面前暴露他和师父的关系,师父现在还不能出棺,还是静静待在山上不要有人打扰的好。

    看到这里的鬼域真的要支撑不住了,方善水来不及多说,赶忙道:“师父,礼物过几天放假回山我就给你带去,你快咬我一口,残暴一点!马上就要离开了。”

    还没来得及为方善水口中的放假回山开心,就听到了后面那一句。

    鲜嫩可口的食物对你说,快咬我一口?

    还要残暴一点?

    绯红的眼睛顿时血□□滴。

    舍不得咬……

    可他诱惑了他。

    怪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