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40章 |防盗|四十章 人面疮
    潘若的效率还是挺快的,不多时就将房产证给元沛办妥拿了过来,顺便也是想来看一眼元沛口中的神秘人物。

    “你那室友呢?你不是说要让人给我看看,看我是不是也命不久矣吗?人呢?”潘若四下瞅了瞅,陡然看到客厅一堆牌位,顿时倒抽口气,刚刚嚣张的声音也低了下来。

    元沛一脸高深地教育潘若:“潘潘啊,对高人要保持尊敬,不然小心祸从口出,你看你这一脸的倒霉相……咦?”

    潘若本以为元沛又要说什么话来损自己,没想到他突然面色严肃地停顿了下来,盯着自己的脸看。

    潘若心里发毛了起来,问:“怎么了?”

    元沛突然问:“我记得你家还有个弟弟?”

    潘若提起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就有些痛心疾首:“是啊,叫潘亭,死蠢的小子,天天在学校叫其他混小子大哥,我的脸面都快给他丢尽了
[野良神]不作死就不会死。”

    元沛沉声道:“你弟弟今天会有血光之灾,说不好会有生命危险。”

    潘若吓了一跳:“不是吧,会发生什么事?”

    元沛:“不太清楚。”

    潘若:“我打个电话问问。”

    ·

    赵杨被父亲关在家里好多天,直到风声渐渐过去,才被父亲允许回学校上学。

    看着周围幼稚的小学生,赵杨感觉自己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

    小女孩唧唧喳喳的欢笑,小男孩吹牛逼式的讨论,他在其中,格格不入的感觉。

    好像,一头狼,进了羊群。

    他可以轻易咬死这些弱小的羊羔。

    赵杨从小就聪明,但他是赵大石的小三生的儿子,5岁前一直被养在外头。

    赵杨知道他爸有钱,他知道他爸的公司别墅在哪里,他还远远地看过他哥哥赵柯,像个趾高气昂的王子一样。

    后来赵杨被赵大石带回家,但是他总觉得周围人都看不起他,他爸爸已经有了一个优秀的儿子,对他虽然喜欢,但也可有可无。

    他哥哥更是把他当垃圾一样,从来没给过他一个正眼,家里的下人嘴上不说,私下他却听到有人说过他是贱三的儿子。

    那阵子他爸爸赵大石在愁工地上的事,他哥哥赵柯找来一群地痞恐吓人,没有成功,还差点被那家人抓到把柄闹起来,赵杨第一次看到他那傲慢自大的哥哥被爸爸骂得狗血淋头。

    心里莫名的快意。

    ——“……我才13岁,13岁你懂吗?那就是我杀人不犯法,干什么坏事都不用负刑事责任,不用进监狱。”

    赵杨突然听到有个同学说话,不知为何就注意到了,并开始认真地去听。

    ——“你真的打死他了?”

    ——“死了,医院说重伤不治。”

    ——“打死人是什么感觉啊?”

    ——“没什么感觉,事后我装作一副后悔的样子,说自己不知道啊,失手啊,好害怕呀,连我父母都说怕我打死人心理有阴影,不敢对我大小声了。”

    ——“那死者家里的人呢?他们没找你麻烦?”

    ——“他家可没什么本事,就会嚷嚷骂我几句,还诅咒我不得好死,我都想把他们也弄死了。不过我得装可怜,不然很多人就不向着我了。你不知道,现在网上讲什么舆论风向,不过也没事,反□□律就是这样,他们能耐我何?”

    ——“……你真厉害。”

    ——“哈哈,跟你说,没事就多上上网,多学习学习,不然我也不会懂那么多。14岁之前杀人放火不负刑事责任,我们现在都十二三了,再不抓紧时间做件大事就晚了
黑心血妻!我可不想进少管所或者监狱。”

    我们现在都十二三了,再不抓紧时间做件大事就晚了。

    就晚了……

    赵杨心跳突然砰砰地快了起来。

    赵杨冷静了会,打开手机网络输入‘14岁以下犯罪’,逐一看了里头各种问答所列的条理后,回头看到还在闲聊吹牛的那两人,赵杨站起身走了过去。

    ……

    突然,有人拍了拍赵杨的肩膀。

    赵杨回头,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杨昱。

    杨昱给了赵杨一个你懂得颜色,问:“赵杨,这么多天没来,你那事怎么样?”

    赵杨点了点头,手指比了个四。

    杨昱惊一下,随即捶了捶赵杨的肩膀,语气有点酸地道:“你怎么做到的,比我还厉害!”

    赵杨心里有些得意,悄悄回道:“我爸工地上有挖掘机,我开挖掘机挖了他们的房子,直接将那一家四口都压死了。”

    杨昱张大眼看着赵杨,半晌才说:“你厉害。”

    赵杨也觉得自己很厉害,他本来是想放火烧死那几个钉子户的,去他爸的工地看到挖掘机挖房,转头就想出了新主意。

    为了杀人,赵杨还特地在老爸的工地上看人开了一段时间的挖掘机,但是自己上手操作的时候还是一阵手忙脚乱,铲塌了半边房子后,差点让一个抱着小孩的男人从塌掉的房子中逃出来,还好那人为了护着女儿,被石头压住了腿,赵杨才来得及铲下去第二下。

    当时看着那人死前死死瞪着自己的眼神,赵杨杀人后还是有点害怕的,甚至挖掘机都开翻了。

    但是挖掘机翻到后,他在车里想好各种借口,又不害怕了。

    那时赵大石的工地已经停工,赵杨在翻到的车里躺了一个多小时才被发现,那一家四口的尸体虽然都埋在了泥石下,但赵杨还是在死人现场待了很久,这把赵大石吓坏了。

    从这以后,赵杨明显感觉赵大石对他好多了,每次他哥哥赵柯骂他小小年纪心狠手辣,都会被赵大石训斥说心思阴暗。

    赵杨很高兴,还趁着他爸赵大石不注意,对着面色阴沉的赵柯笑,他就是故意的,又怎么样?

    只要有人觉得他是年纪小不懂事就行了。

    杨昱:“放学后去聚一聚?跟我们说说你那天的经历?”

    赵杨也挺想的,不过还是摇摇头:“我爸说工地上闹鬼,他从龙虎山请来了一个天师,今晚做法,我想去看看,到底是不是真有鬼。”

    赵大石这几天对赵杨讳莫如深,还去找了高僧给赵杨求平安符带着,并买了开光的佛像镇在家里,让赵杨待在家哪也不准去。

    昨天赵柯说漏嘴,赵杨才知道是工地闹鬼了,就是他杀的那一家四口,继续在工地捣乱
千年怨之她的国

    赵杨想起看过的鬼片,心里有点害怕起来,但又好奇。

    杨昱:“嗨,哪来的鬼。真要是有鬼,咱俩还能活到现在啊?我是没见过鬼的,我相信科学。”

    赵杨想了想也是,不过还是说:“不管有没有我都要去,如果有的话,我就要看着他们被道士收走。”

    杨昱一听,也觉得有趣,他还没见过跳大神抓鬼的呢,于是道:“那我多叫几个人,我们一起陪你去看看。”

    赵杨:“好。”

    ·

    潘亭正坐车和杨昱赵杨一起去赵家的工地,突然接到了潘若的电话。

    潘亭:“哥?”

    【潘亭你现在在哪?】

    “我……我在学校写作业呢。”

    【不说实话回去揍死你!】

    “呃,我跟同学去玩。”

    【玩什么,这都几点了还不回家?】

    潘亭看了看周围正注意着自己的小伙伴,觉得这时候不能怂。

    “哥你别管了,我要和同学去看天师抓鬼呢,等会回去再跟你说。”潘亭一口气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

    “喂!喂!?妈的这混小子!他说他去看人抓鬼!”潘若气得差点摔了电话,一边跟元沛抱怨,一边赶忙回拨,然后这次潘亭直接关机不接了。

    潘若这下是真的摔电话了。

    元沛皱眉,掐指算了算:“他们往东去了,我们现在去找他,应该还来得及。”

    潘若闻言顿时仿佛抓住了主心骨,连忙道:“好。”

    元沛临走前,突然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却发现他和潘若竟然都是一副印堂发黑的倒霉样,尤其是他自己。

    这时,去给黑猫买鱼的方善水正好开门回家,元沛一看到他,眼前顿时一亮,再看镜子中的自己,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元沛顿时微笑着朝方善水扑了过去:“方方啊,亲人你回来了……”

    潘若恶寒了下。

    方善水也恶寒了下。

    ·

    张奕正开坛做法,他们天师道一派主攻符箓,也观阴阳定磁场,赵大石这工地上的宅灵存在已久,早就有了灵识自我,甚至会联系驻足地气,与周围磁场融于一体,让他难寻宅灵所护的厉鬼,得先破了磁场,才能将宅灵和厉鬼逼出来。

    张奕正准备妥当,对赵大石打了个招呼,早有准备的赵大石立刻下令,让工人将挖掘机开到那片废墟的四个方向,就要朝张奕正划出的方位挖下去,这时,挖掘机突然滋滋啦啦的冒出声响,机械臂也在半空卡壳了,拿了重金而来的工人们不禁害怕了起来
恶魔总裁的禁忌新娘

    张奕正见状,一张黄符在蜡烛上点燃,口中咏念起安土地咒:“原始安镇,普告万灵;岳渎真官,上下祗神,左社右稷,不得妄惊;回向正道,内外澄清;各安方位,备守坛前;太上有令,搜捕邪精,护法神王,保卫诵金;皈依大道,元亨利贞。急急如律令!”

    开着挖掘机的工人们,突然觉得周围一阵风流云转,挖掘机滋滋啦啦的声音突然就好了。

    这时,赵大石挥舞着手臂冲工人们高喊:“挖!快挖!”

    工人们不敢犹豫,赶忙动手。

    说来也怪,张奕□□咒过后,这下挖掘机果然没有再出故障,只是,挖着挖着,周围突然出现一种古怪的隆隆声,好像是地在震。

    张奕正七星铜钱剑一挥,陡然劈碎了一块从那废墟中捡来的瓦片,朝着废墟喝道:“邪魔外道,还不现形!”

    嗡……

    一波无声的震响过后,众人面前陡然出现了一栋房子,就像是那座早被铲平的房子,又好端端地复原了一样。

    此时太阳刚下山,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大家没想到大白天还能看到这等灵异之事,见状,不但开着挖掘机的工人们胆寒,连赵大石都有点心虚起来,忍不住往张奕正背后躲了躲。

    突然,那房子门开了,一股寒气猛然冲着众人袭来,所有人仿佛被风沙迷眼一眼。

    灰蒙蒙的天空忽而一暗,好像突地加快了天黑的速度一样。

    张奕正倒也不怂,七星剑在手,以他的修为,除了到了恶鬼鬼王那种阶段,寻常厉鬼哪是他的对手,只是这些厉鬼都是枉死,他是为超度而来,自然不会下狠手。

    天好像在一转眼间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赵大石几人远远退去,看着坛前的张奕正舞剑,不时听到张奕正身边的风声中,传来呼呼说话一般个鬼嚎声,他们听不真切,但是张奕正好像在和什么人说话一样,不停劝说着什么投胎转世之类的话。

    围观的众人看得心里惊奇又浑身发冷,完全不敢上前。

    这时,赵大石突然听到了赵杨的喊声:“爸!”

    一回头,发现小儿子赵杨正带着他的几个同学,已经来到了工地上。

    赵大石心里顿觉不妙,赶忙道:“你来干什么,快出去!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噗!”张奕正猛地吐了口血,他没想到,面前已经快被他收服的厉鬼,突然间阴气暴涨,有一只竟强行破了他的法术,朝着他身后的人冲了过去!

    “啊!”围在赵大石身边的工人大叫着刚忙躲开,眼见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直接朝着老板的小儿子扑了过去。

    杨昱潘亭都惊呆了,没想到会看到这种东西,吓得差点尿裤子,索性几人反应还算快,大叫着呼啦一下就散开了,只留赵杨一人呆呆地站在那人头正面。

    赵杨此时倒是认出来了,那个血淋淋的人头,不就是当时差点从塌陷的屋子里逃出来的男人嘛,那个男人抱着他满头是血的女儿,当时,他也是这样死死地瞪着他,好像要将他生吃了一样
妖颜媚蛊

    “快躲开!”赵大石大叫。

    “啊——!”

    赵杨这才如梦初醒,尖叫着想跑,那人头却直接扑倒了他,竟然趁着他尖叫从他口中钻了进去,赵杨掐着脖子使劲呕吐,想要将那人头吐出来,但根本没用,那人头还是不停往他的喉咙里爬。

    这一幕实在恶心,杨昱几个小孩都吓傻了,呆呆地瘫在地上浑身哆嗦,甚至有两个屎尿齐流,别说他们这些小孩,周围几个胆大的工人也差点被吓坏。

    张奕正连忙赶过来,正想喊一句“恶鬼休要害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头已经完全钻进了赵杨的喉咙里。

    “啊——!啊——!”

    赵杨捂着脸凄厉的惨叫,满地的打滚,原本躺了一地的杨昱等人,见状顿时哭爹喊娘地往外爬,想要离他远些,吓傻了的潘若爬得慢了一点,竟然被赵杨抓住了,被赵杨一口咬在肩膀上,痛的大叫起来。

    而且这时,赵杨的半边脸上,突然生出了另一个人脸一样的瘤疮,瘤疮很大,好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一样,竟然还有眼睛嘴巴。

    潘亭和那人面疮上的眼睛一对,咯地一下晕了过去,赵杨大叫着推开他后,潘亭的脑袋咚地一声砸在了地面一块尖锐的石头上,不一会脑后留出血来,但场面混乱,谁也没有注意。

    张奕正也被赵杨脸上的东西吓了一跳,大惊道:“人面疮!”

    这时张奕正再一看,才发现赵杨一个不大的孩子,身上竟满是血煞之气,不禁朝赵大石喝道:“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一个孩子,竟然惹上这种冤孽!”张奕正都后悔了,当时赵大石跟他解释,说自己无辜,他见赵大石身上确实没有多少冤煞之气,也就信了大半,同意帮他超度亡灵。

    没想到,这冤孽竟然是落在这个不大的少年身上,惹得厉鬼牺牲转世机会也要纠缠折磨于他。

    赵大石眼见着这电光火石的变化,简直惊呆了,听到张奕正训斥,才反应过来:“大师,你救救我儿子,你快救救他!他一个孩子他懂什么,这些恶鬼太猖狂了,你快救救他吧!”

    “他就是你那害死人的儿子?不应该啊,若是无意之过,哪能惹来这等仇怨,可他一个小孩……”张奕正完全想不通,看着满脸哀求的赵大石,摇头道,“你也别求我了,人面疮,无药可救,他大概就要这样一辈子了。”

    赵杨还在捂着脸大叫,赵大石无计可施又有点不敢靠近。

    就在这时,又有人声传来。

    “潘亭——!”

    下车后匆匆跑过来的潘若,一眼就看到自己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弟弟,赶忙过去要扶他起来,手一摸,却是一把温热的血。

    赵大石看到潘若,心中一惊。

    潘若是省长的大儿子,赵大石也是见过人的,再一看地上被潘若抱起来的满头是血的小孩,赵大石心都凉了,刚刚完全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孩,竟会是省长家的小儿子。

    方善水和元沛也跟在潘若身后赶了过来
[古穿今]宫妃穿越记(娱乐圈)

    张奕正一见方善水心里忍不住一咯噔:“是你?你怎么在这?”

    大概是方善水在他眼中太像坏人,张奕正一看到方善水,就不禁会把事情往糟糕的方向想。

    方善水也被赵杨脸上的人面疮惊到了,看到潘若抱着孩子过来,方善水没有理张奕正,走上前去在潘亭的头上摸了摸。

    潘若本想制止,但被元沛使眼色忍住,然后就看方善水不知道点了哪几个穴位,潘亭脑后的伤口突然止血不流了,潘若顿时惊喜万分,感激地看了方善水一眼。

    张奕正则是一脸惭愧,刚刚他被厉鬼和人面疮赵杨吸引了注意,竟是没注意到旁边这个险死还生的孩子,如今看去,这孩子三魂动荡,竟是十分凶险,差一点就多害了一条无辜的生命。

    看到方善水出手帮小孩止血,张奕正连带着对方善水也有些改观起来。

    方善水帮潘亭止血后,掏出一张镇魂符塞在了潘亭的衣襟里,张奕正眼尖,发现那镇魂符一出,潘亭动荡的三魂突然稳了下来,竟是有点脱离危险的征兆,不禁惊讶道:“你这是什么符?”

    方善水:“镇魂符,他魂魄要散,有些危险。”

    张奕正张了张嘴,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元沛和潘若没有张奕正的眼力,不过元沛能看相观气运,方善水将镇魂符贴在潘亭身上后,元沛立刻发现潘亭大凶的面相已经有所改变,整个人的劫气也散了三分,对着急的潘若点了点头,示意现在危险已经不大了。

    “潘公子,你看这……”

    “啊——!”

    赵大石想要套套近乎挽回一下,但是赵杨的痛叫声还在不停传来,这让赵大石也完全没心情和潘若多说了,一心看着张奕正哀求:“张大师!”

    潘若对赵大石更是没有好脸色,刚刚他可是看到了赵杨将他弟弟推到在地的,这时,尖叫中的赵杨突然转过脸来,那脸上的人面疮将刚刚没留意他的潘若吓了老大一跳。

    “走,我们赶紧去医院!”潘若这才觉出此地气氛的古怪来,回神后也不敢多留,招呼元沛和方善水就想要离开,但是回头,他们来的路没有了,“路呢!?”

    潘若的问题惊醒了在场的工人们,大家这才如梦初醒,转头四望。

    周围好像变大了,空荡荡的,已经看不见工地原有的标志物,只有刚刚突然冒出来的那间本该毁掉的钉子户房,还熟悉地立在众人的面前,让人心惊胆寒。

    这时,这间仅剩的钉子户房,突然亮起灯来,绿油油的灯光,仿佛照亮了亡灵的夜晚。

    在赵大石的哀求下,张奕正正要帮忙制住赵杨,却突然见赵杨眼睛通红地看着自己,他那半张脸上的人面疮,却诡异的对着自己笑了起来。

    张奕正刚觉不妙,突地吐出一口血来。

    突然间,所有人都感到了彻骨的寒冷。

    元沛几乎是第一时间跑到了方善水身后,并用眼神示意潘若赶紧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