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38章 |防盗|三十八天师道
    赵大石毕恭毕敬地请着一位穿着道袍的道士,进入工地,这几天因为工程暂停而歇息的工人,都悄悄围过来看热闹
[ABO]复仇之路

    工人们虽然不说,暗地也都知道这工地在强拆的时候,死了一家四口,也不知赵大石是怎么将事情压下来的,可能真是那一家都死绝了没人帮他们闹吧,这么大的事不但没有透漏出什么风声,工程居然还能继续,真是没有天理。

    这种为富不仁的商人,大家虽然心里不屑,但是谁叫人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呢,表面上自然还是得毕恭毕敬的。

    ——“这道人顶用吗?别又是个骗子。”

    ——“听说是老板大老远从龙虎山请来的,龙虎山你知道吧,张天师,贼有名气!”

    ——“可怜那一家四口,被奸商害死了,还要被道人收……”

    ——“你小声点!被老板听到你还想不想要你的饭碗了?”

    ——“就是啊,那鬼怪可不跟你讲道理,它们可怜我们就不可怜了?上次栓子不就差点被它们害死!”

    ……

    一身黄色道袍的张奕正绕着工地一处废墟走了两圈,手中一些灰□□末顺风撒落在地面,触地就变成焦黑。

    张奕正面色不好,看了赵大石一眼,皱着眉:“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赵大石一脸难色:“大师,这真是意外,虽然外头传的乱七八糟,但是我可从来没想过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你要相信我。”这些天他到处去请人,但是不知怎么的,本来被瞒的好好的消息,每次他去请人的时候,就会传到他要请的人耳朵里。

    很多大师因为这个根本都不屑和他说话,就是想去李家请个法器,也都被嫌弃,好不容易跑远点到龙虎山请来了张奕正张真人,谁知道这张奕正刚到徽城没多久,又有风言风语传入他耳中。

    赵大石恨得咬牙切齿,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身边有什么内奸,故意和他捣乱了。

    张奕正面无表情:“我只问你,是不是你故意将人害死的。”

    赵大石一脸心里苦的样子:“大师,实话跟你说吧,这事真是意外。当初那一家四口死活不愿意搬,一个劲提价,我每次作难后都同意他们的提价了,可他们看我同意,就觉得把住我命脉了,想要更多。然后这事就一直拖着,我都愁白头发了,但我是合法商人,也没找黑社会什么的打他们报复他们,满大街上哪找我这么好说话的房地产商啊。周围所有房子都拆了,就剩他们一家,就这他们也不愿意搬走,没办法,只能这么暂时搁置了,挖掘机什么也一直放在工地没有开走,每天都是在烧钱,哎。”

    张奕正皱眉:“别废话了。所以呢?你就受不了□□了?”

    赵大石赶忙否认:“不是不是。那天,我的小儿子也不知怎么闹腾的,问工人要走了挖掘机的钥匙,工人以为是我要的,就直接给他了,谁知道他半夜趁人不注意,竟然跑去把挖掘机开起来了。最后挖掘机失控,不但害死了那一家四口,我家小儿子也因为乱来差点没命。后来我也带着我小儿子去自首了,只是因为他才12岁,年纪小又是过失犯罪,才被法官从轻发落。真不是外头乱传的什么故意杀人还手眼通天的把事情压下来。大师,我要是有那种本事,我怎么会连拆迁都拆不利落!”

    赵大石满口叫屈,但是张奕正也看得出来他没完全说实话,至少这么大的事,要是没有赵大石打点了关系强行压下,不可能到处都没有风声
星际未来之被推倒的上将

    张奕正考虑着,无论怎么说,既然他都来了,也是有缘分,至少给这一家四口超度超度,不然就这么一直在这里变成地缚灵害人,也不是办法。

    张奕正:“这不止是厉鬼,还有宅灵。这宅子是积年老宅,早就有灵识了,也怪不得人家不愿意搬走。有宅灵护着,他们不出来我暂时也奈何不了他们,得先准备一些东西。”

    赵大石闻言心里大松一口气,喜道:“多谢张大师。”

    ·

    方善水将剑匣带回租房,稍微打开看了下,里头就是个空盒子什么都没有,方善水一心想着仙女提篮的主根,没心情多研究剑匣,就拿着卡出了家门。

    马上十一放假,方善水打算回山看看师父的情况如何。

    正好手里有钱,可以多买一株灵物带回去给师父。

    虽然方善水不知道他师父现在怎么修炼,但是灵物对人和精怪都有用,就算是僵尸,应该也可以顺带陶冶下情操吧?

    方善水赶到那家花店,满心想着要买花呢,却忽然发现里头已经没有那种郁郁葱葱仙气淼淼的感觉了,转了两圈,一丝灵气也没感应到,方善水心里顿时一凉,难道那仙女提篮的主根已经卖掉了?

    刚从后院回店的花店老板,一看到方善水就想起来方善水是谁了,立刻打起招呼来:“哎?小兄弟是你啊,来买花吗?你那朵仙女提篮……呃咳咳,我这又进了些新的兰种,你要不要看看?”

    花店老板对方善水这个花了一万五买了个烂根子的少年,印象颇深,看到方善水难免下意识提了一嘴那朵仙女提篮的事,但是老板转念一想,万一方善水是没种活那兰花,特地来找他算账的呢?那自己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所以赶忙又生硬地转移话题。

    方善水倒是没那么多想法,直接问:“老板,你那朵仙女提篮的主根还在吗?”

    老板一听,知道人不是来找茬的,顿时放心了,不紧不慢地问:“怎么了小兄弟?你问那花做什么?”

    方善水撒了个小谎:“……我买的那朵没种活,所以想将主根也买回去。”

    老板可不以为方善水能出得起他要的价钱,失笑道:“小兄弟,卖给你的那朵是一万五,但是主根可不是这个价。而且我这几天已经准备号去参加花市博览会,并不打算卖。”

    方善水:“两百万?”

    老板一愣:“你能拿得出两百万?”

    方善水点头。

    老板心里顿时有点惊喜,但是又不好表现出来。虽然他一心想着去兰花交流会露脸,但也清楚,随着现在兰花的培育技术逐渐发达,以前热炒的兰花价格,今年简直是百倍千倍的往下撸,搞得很多想要炒兰花的人都心惊胆战地开始观望了,就算他的仙女提篮在交流会上被判定是独品,专家承认个百万高价,但也要现在有人敢买呀。

    想到这里,老板看了方善水一眼,“小兄弟,实话说两百万只是我的心里底价,如果你能再多出五十万,我二话不说就卖给你。”

    方善水倒也没有犹豫,表面故意沉默了一会儿,等到老板开始忐忑不安的时候,立刻点头同意
兽人帝国之机甲情缘

    老板大喜过望,赶忙去后院将兰花拿出来。

    ·

    赵大石亲自陪着张奕正,去寻找他要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满城到处跑。

    在经过老街的花鸟市场时,张奕正突然喊道:“停车。”

    赵大石:“大师,怎么了?”

    张奕正走下车看了看,已经没有了刚才那个青年的踪影。

    张奕正刚刚不经意间看到一个青年,那青年一看就是玄门正宗的修行功底,年纪不大,修行颇深,却不知为何满身缠绕邪气,看着就像是个不学好走邪门歪道的不孝子弟,也不知道是哪家门派的传人。

    张奕正皱眉,径直走进了花鸟市场,赵大石不明所以,示意司机将车停到一边,赶忙跟上张奕正的脚步。

    张奕正左右转了转,果然又感受到了那股邪气,走进了一家花店,只是没想到,刚进店,迎面就撞上了正抱着一盆兰花从后院出来的花店老板,张奕正开始还没有多大感觉,突觉一股灵气直涌灵台。

    “灵物!”张奕正大惊,一把抓住了抱着仙女提篮的花店老板。

    灵物自晦,不是有机缘之人,可能过目不知,得而弃置,张奕正没想到自己来徽城一趟,竟会遇到这等机缘。

    老板对着抓住自己的张奕正叫嚷道:“哎,你这人干什么呢!?快松手!”

    张奕正回神,深吸口气道:“抱歉老板,你手中的这花卖吗?我想买下来。”

    正要走过来帮忙的方善水,闻言一凛,皱眉看向张奕正,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和他抢东西的人来。

    老板这下也反应过来了:“买花?我这花已经卖给那位小兄弟了,两百五十万,你买得起吗?”

    张奕正看到方善水,才发现这就是他刚刚要找的人,那个邪气缠身却一身玄门正宗功法的青年。

    张奕正顿时露出不喜的神色,训斥方善水道:“你是哪家门派的弟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尽走歪门邪道惹来满身邪煞,就不怕师门责罚吗?”

    张奕正莫名其妙的训斥,把花店老板和方善水都弄得一愣。

    赵大石也很奇怪,不过他奇怪的是方善水居然能够得张奕正训斥。

    张奕正是当代天师道嫡传弟子之一,天师道如今协领道教协会,有门派掌教出任协会会长,管理宗教事宜,若是一般人,估计还入不了张奕正的眼,他会对方善水另眼相看,出言训斥,这在赵大石看来,也说明了方善水不简单。

    方善水奇怪地看了张奕正一眼,也不理他,直接将卡递给了老板:“老板,刷卡?”

    老板:“哦好,小兄弟我们这边来。”

    “等等,这灵物我出三百万。”张奕正再度出口阻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