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37章 [防盗]三十七炼神教
    就在元沛高兴着要去准备搬家的时候,走到门口,忽而听到方善水在身后补充了一句:“你最好不要再给任何人算命了,不然你估计活不了多久,就算住在我这里,也难避天机。”

    元沛高兴的表情瞬间又裂了,转身回头,身后的门已经“咔哒”一声关上。

    ……

    关上房门,方善水捂住自己面具后的右眼,似乎……他的眼睛也快要好了。

    想到年少不懂事时发生的那些,方善水心情有点复杂。

    ·

    方善水这几天只要没课,就喜欢泡在学校图书馆。

    方氏传承下来的《炼尸大典》,文字和金文甲骨文以及道家云篆都有些相似,却又都不尽相同。方善水只能一一对照,将类似的文字详细记录下来,再将手头资料里已经翻译出的类似字形意思,分别列举,组合解析
后宫之青鸾成凤

    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不过几天时间,方善水买的厚厚一本笔记本,就快被他写满了。

    方氏祖师们遗留下来的笔记,方善水也不时拿来对照。

    只是按照方善水这几天解析出来的情况,祖师们笔记中记载的,和他翻译出的,似乎有很大差别。

    最中心的一点就是,《炼尸大典》中,主旨似乎并不是炼尸的意思,那个如云如电的象形字符……是神。

    ——炼神。

    ——炼神教。

    方善水揣摩着这个词。

    师父也曾说过,方氏祖师方简当初得的是炼神教传承,而并不是炼尸教。

    只是这本炼神教传承秘籍中记载的手段,多半都和炼制尸鬼神煞有关,还是闻所未闻的顶尖水平,所以方氏也就想当然地以为,教派名称什么的,不过是炼神教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说法,炼神教其实也就是个炼尸教而已。

    毕竟江湖很多邪魔外道也都喜欢给自己弄个高大上的名号,比如很多魔教,人家自己可不会说自己是魔教,他们对内多半叫自己什么圣教啊,神教啊,怎么贴金怎么来。

    从这点来看,祖师们的理解似乎也对。

    但教派名字贴金就罢了,大典之中炼制尸体也说是炼神,是不是就有点什么问题了。

    而且《炼尸大典》中,炼神和炼尸有分别提及,似乎不是一个意思,难道是说,将尸体炼制成功,尸身成神?

    方善水眉头紧皱,感觉自己更加混乱了,炼尸大典是传承秘典,如果不是方氏所想的那样为了炼制尸仆尸将为己所用,而是像他所想那样是要将尸体炼制成神,可这对于炼尸的人又有什么好处?

    对传承之人没有好处的事,怎么能称得上传承秘典?

    方善水觉得这似乎并不太合逻辑,应该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方善水叹了口气,他想要完全解析《炼尸大典》,从而了解师父的情况找到帮助师父的办法,还是任重而道远。

    当初方氏被名门大派群起而攻时,一开始还游刃有余,可慢慢的,方氏所炼制的尸仆尸将,越来越多地出现不受控制的情况,甚至尸体出现蜕化现象,而方氏炼尸之人也有不少受影响精神出现问题,在将控制的尸仆烧毁之后,才勉强恢复正常。

    与其说方氏是败在大派讨伐之下,不如说他们是毁在自己解析不完善的传承手中。

    方善水不知道自己和师父,最后是不是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仔细想想,师父布置的炼尸阵,似乎和方氏笔记记载的也有些出入,应该是加入了一些师父自己的想法……头痛。

    方善水收拾好资料和笔记,准备离开学校。

    到学校门口,方善水看到了专门来堵他的史建城,本想绕开,却听史建城大声喊叫,顿时引来了不少同学的注意。

    史建城激动地喊:“大师
有狐自家中来!求你救救我儿子!大师!大师你别走啊!”

    方善水不久前才因为寝室诡异爆炸的事,在学校广受关注,最近不少人喜欢在他背后做些奇奇怪怪的揣测,甚至还有人专门找到他问这问那。

    方善水不想再生是非,只得又回来,示意史建城闭嘴。

    方善水:“你儿子帮人害我,你怎么会想到找我来救你儿子?我像是这么不计前嫌的人吗?”

    史建城一听大喜过望,他可没说自己是史文宇的爸爸,但这小同学却一看就知道他是谁了,这让史建城越发觉得方善水是真有本事的人。

    史建城觉得,方善水可能是现在他能找到的,唯一能救他儿子的人了,他一定不能错过!

    史建城赶忙一连声地喊冤:“大师,我儿子是被人利用的,他根本没想害你,他也是受害者啊。”

    史建城还要再叫屈,被方善水清冷通透的眼睛一扫,瞬间就哑了声,方善水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根本就蒙混不了,任何谎言都会被看穿一样。

    史建城突然砰地一下朝着方善水跪了下来:“大师,是我没教好儿子,他人头猪脑不懂事,求人看在他还不到二十岁的份上,救救他吧!求求你了!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

    ——“那是谁?怎么跪在校门口,不是演戏吧?”

    ——“嗨!那不是方善水吗,谁在跪他?”

    ——“我去,跪方善水的是史文宇的爸爸,我认识,古今斋的奸商老板,我爸买他家古董还被坑过!”

    ——“快快,拍下来拍下来。”

    本来就很受关注的方善水,被史建城在这学门口跪地一拜,瞬间又成新闻了。

    没想到史建城会如此,方善水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脚步一错避开史建城的跪拜,上前抓住了史建城的胳膊。

    史建城被方善水一提,顿时毫无反抗之力地又站了起来。

    史建城还想再求却跪不下去了,一脸哀求:“大师?”

    方善水皱眉:“史文宇在哪?”

    “在,在家!”史建城顿时大喜,一溜烟站直了去把车门打开,“大师您请!”

    直到看着方善水上车,史建城才终于放下心来。

    上了车,方善水才想到,元沛所说的他的财运,也许是要应在史建城身上。

    ·

    史文宇阴煞入体,一入睡就会被各种恐怖的噩梦缠身,醒来又会冷得浑身麻木,短短几天,就被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再这样下去,不过一周,史文宇就会体虚而亡。

    方善水看看史文宇青黑的眼眶和嘴唇,又挑起他的手,看了看他有些尖厉的指甲。

    方善水:“普通的阴煞入体不至于如此,你儿子不止阴煞入体,还有尸冤之气缠身。他当初是被聻附身,聻乃鬼魂死亡所化之物,是鬼都害怕的东西
军宠一大牌千金。而附身史文宇的聻,又被那背后法师和聻的尸体一起炼成了琉璃骨,带有尸骨的毒怨之气,纠缠住史文宇入体的阴煞,所以才会这么厉害。”

    史建城听得傻眼,才知道:“那,那可怎么办?”

    方善水将一张镇魂符贴在了史文宇的额头上,然后吩咐史建城:“你去准备个木质的浴桶,浴桶里熬上糯米,浴桶下最好能点火煮水。”

    史建城眼看着方善水一张符下去,满脸痛苦不停颤抖的儿子就渐渐恢复了平静,竟是比当初法师给他的符纸还管用,顿时又恭敬了三分,对方善水的话丝毫不敢质疑,立刻就按照方善水所说的去找人准备起来。

    史文宇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热得不行,低头一看,他竟是被人架在烧着火的浴桶上,和着米一起煮了起来。

    米都被煮熟了!他自己也快熟了!

    这几天被各种鬼怪噩梦折磨得痛不欲生,史文宇几乎立刻就以为眼下这又是一个噩梦了。

    下面是不是要有什么大魔王出现,要把他盛出来和米粥一起吃掉!?

    正惊恐万状地想着,史文宇突然看到了方善水,顿时倒抽一口气!

    虽然史文宇被附身的时候并没有记忆,但是这几天噩梦中他偶尔也会梦到方善水,梦见这人将他的手脚生生掰断,居高临下地蔑视着他,然后一脚踩碎他的脖子。

    史文宇哆哆嗦嗦地对方善水道:“你,你别过来。”

    史建城听到儿子的声音,立刻冲了进来,惊喜道:“文宇,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史文宇诧异:“爸?”

    方善水看了眼史文宇的眼色,对史建城说:“你儿子基本已经好了,等会你们自行把他背上的金针拔掉就没事了。这几天多泡泡糯米澡,嗯,水里可以再加点盐和醋,杀毒灭菌,一月之后就能完全治愈。”

    史建城一连声地感谢:“多谢大师,太感谢你了。”

    快被煮熟的史文宇在一旁听着,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可能并不是在做梦!

    他好了!

    史文宇心中一阵狂喜!

    听了方善水的话,史文宇还发现他背后确实插了不少金针,金针尾端隐有墨色的液体从他的毛孔中顺出,滴落在洗澡水里。

    这边事解决,方善水要走,史建城赶忙让人送上来谢礼,一张卡和还有一个剑匣。

    史建城:“大师,卡里有三百万,小小谢礼不成敬意,请一定要收下。另外,我怕您嫌钱俗,又从藏品中搜罗出的一件道家的宝贝,据说是唐朝时期从剑仙一派传下来的古董,希望您会喜欢。”

    可以都给钱,他不嫌俗。

    方善水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算了,再多他现在也留不住,300万正好够他去把那朵仙女提篮的主根买回来。

    目光扫到那剑匣,方善水心中突然一动,眼中好像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气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