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36章 [防盗]三十六有财运
    史建城忙活了两天,好不容易查探到一点消息,正想去找法师邀功,好让法师给他儿子彻底祛除体内的阴煞之气,却没想到,他竟然联系不上赵柯他们了!

    打赵柯的电话不接,到赵柯的别墅也见不到人,好不容易找上赵氏地产,将赵柯逼了出来,赵柯竟然一脸不耐烦地道:“我叔公有急事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你儿子的事,你找别的法师看看吧,我叔公一时半会回不来。”

    “等等!那我儿子怎么办?是法师让我帮他找人的,我现在有消息了,你却跟我说法师不见了!他走的时候难道没留下点消息吗!?至少该告诉我我儿子的病要怎么治啊!?”史建城简直要气得抓狂,要不是忌讳那黑衣法师,他真想找人做了赵柯!

    赵柯如今刚镶完门牙,说话终于不漏风了,但是最近诸事不顺,连他自己都差点小命玩完,赵柯真是一点也不想再看到这个当初打掉他门牙的史建城,可恨这混蛋找上他父亲赵大石。

    赵大石正被工地上的闹鬼之事弄得不可开交,赵柯为防史建城在赵大石面前说三道四,引得赵大石怀疑,只得出来见史建城。

    赵柯目光阴狠地扫过史建城,威胁道:“说了没办法就是没办法。救人我虽然不会,害人的本事我还是有的,你最好别再来烦我!”说完,赵柯扬长而去。

    “赵柯!”史建城很生气,看着赵柯的背影,想要让人留下,却毫无办法。

    史建城是见过那黑衣法师手段的,作为那黑衣法师的侄孙,赵柯也随着法师学了些阴损的邪术,这也是当初史文宇一心想讨好赵柯的原因,就算黑衣法师不在,赵柯想要折腾史建城和他儿子,那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赵柯这种真小人,史建城轻易也不敢得罪他。

    可是这两天,法师给的符纸已经渐渐压制不住儿子的病情,医院查不出什么问题,只当时羊癫疯来诊治,到底该怎么办?

    “啊——!鬼啊——!”史建城还没进家门,就听到史文宇凄厉的惨叫声,赶忙冲进去。

    史文宇疯子一样在屋里乱喊乱叫,胡乱踢打,几个看护都制不住他。

    没过一会,史文宇又开始叫冷,哆嗦着手脚抱成一团,史文宇眉毛嘴唇都结了层霜一般的冰白,看护们心里发毛,但是看在钱的份上,还是赶忙一拥而上将史文宇捆了起来。

    史建城看得心疼,不停叫看护们轻点,对冷得嘚嘚咬牙的史文宇道:“文宇,文宇你冷静点。你只是生病了,没有什么鬼,我会找大师治好你的。”

    史文宇闻言终于有了点反应,嘚嘚嘚嘚地哆嗦道:“爸……大师……大师什么时候来?”

    史建城言不由衷道:“……很快,很快就来!”

    然而一天后,史文宇病情不停反复,史建城找来当地不少有名气的大师神婆,不是招摇撞骗的,就是束手无策,史建城气得差点把他刚淘来的珐琅彩瓷给摔了。

    史建城快挠破头皮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史文宇醒来那天提到过的一个人,立刻打电话给他的助理:“小林,文宇学校那事,警察没有再找上来吗?当时和文宇一起送到医院的学生都怎么样了?学校有没有死人?”

    “都出院了
想不到的事多了!?没出人命,也没有其他什么问题?”史建城惊讶了,他以为那法师出手闹了那么大动静,肯定不是小事,没想到最后除了他儿子还在遭罪,其他人竟都回学校上课去了。

    这雷声大雨点小的,是不是说明法师没能奈何得了那人?

    史建城又和小林问了几句后,挂掉了电话。

    ·

    清晨,窗台盛开的兰花舒枝展叶,月华退淡,花盆中的聚灵阵轮回周转,应和天时,开始阳盛而阴衰。

    方善水从入定中清醒,吐纳太阳初升的精气。

    空气中弥漫的灵气渐渐都被吸入方善水的身体之中,自从解决掉一个心腹之患,念头通达,方善水这两天行功间周天运转越发顺畅了,丹田内的先天之气,随着每日的修炼,日积月累的缓缓增加,不断滋养方善水的肉身。

    最明显的就是,方善水脸上的疤痕时常有血肉生长的痒意。

    每当方善水打坐的时候,他身周的灵气总是最聚集的,这时,连懒洋洋的黑猫和一心攀登高峰的乌龟,也会不由自主地靠近方善水身边。

    方善水舒展舒展筋骨,起身到顶楼的天台打了套拳,等他晨练完回来,正好发现自己隔壁搬空的人家,住进来一个熟人。

    “又见面了。”元沛站在隔壁房门前,淡然微笑着和方善水打招呼。

    方善水对这人有点印象,闻言,和元沛点点头,然后就走进了自己的房子,准备关门。

    元沛微笑的脸僵僵的,像他这么高雅脱俗的人,主动来和一个穷酸打招呼,这穷酸不应该感激涕零,山呼万岁地请他进门坐坐吗!

    该死的,这剧本和他想的不太一样,都不知道怎么接台词了!

    眼见着方善水的家门就要在自己面前关上,正清咳两声准备再酝酿一下的元沛,赶忙对着方善水道:“……哎,这位兄弟,我看你面带红光,今天定有财运临门。需要我帮你细看吗?免得错过财运,也错过了你的机缘。”

    财运?机缘?

    方善水关门的手一顿,复又将门打开。

    那天在寝室遇袭,几张雷符连发的情况下,寝室内的电器全都被他炸坏了,疑似嫌犯的史文宇羊癫疯回家休养,学校以学生精神有问题带入了危险爆炸品为由,了结了上次的事,同时禁止学生们乱传谣言。

    当时事发时就方善水他们三人在,而史文宇还没回校,于是雷俊就找上了方善水和常豪。

    作为破坏公物的真凶,方善水很是心虚,但是钱不够,最后还是常豪帮方善水分担了一半,两人一人给了雷俊四千。

    如今,方善水又穷的叮当响,快连喂猫的鱼都买不起了。

    所以一听到财运,方善水难免要多关注两分。

    元沛心内得意,觉得果然没有人能拒绝他的魅力!

    “来来来兄弟,我们进去说,进去说
[综]抢夺主角光环。”元沛亲切地走上前,不给方善水任何说打脸话的机会,握着方善水的手,反客为主地拉着他就往里头走。

    1施展神棍嘴炮技能,成功打入敌人内部,get√

    2施展高大上装逼技能,将方善水唬倒在自己的休闲裤下,俘获一小弟,ing……

    元沛正骄矜地在心里计划着,一进方善水的房子,突地浑身一震。

    虽然元沛不是正经的修道之人,但是他天赋异禀,于卜算一道上有惊人的天赋,所以对各种气的感应也很敏锐。

    置身在方善水的屋子里,元沛感觉就好像找到了一块深山老林的洞天福地,瞬间就有一种全身都被清灵之气洗涤的松快,元沛飘飘然地差点忘记自己来的目的。

    方善水没想到元沛对灵气这么敏感,只是卧室泄露出来的一点,就让他这么大反应,不禁眯起了眼,明知故问着观察元沛反应:“你怎么了?”

    本来计划着装高大上将方善水唬倒在自己的休闲裤下的元沛,忽地一把握住方善水的手,眼睛放光地跟即将发财一样激动道:“兄弟,你的房子风水太好了!能不能租一间给我?以后我每门课都免费给你卜卦押题,保证准确率90%以上!查寝!签到!挂科!有了我你什么都不用愁了。我这样美好的神棍,真的不打算来一打吗?”

    这种洞天福地,这种清灵之气,也许这就是他躲避天劫的机会!

    方善水没想到元沛竟是这么直接的反应,愣了一下:“抱歉,我喜欢一个人住,不打算和人合租。”方善水抽回被元沛抓着的手,决定等人走后,在自己房子的隐息阵基础上,布个困杀阵。

    虽然这人看样子是个心思单纯直白的,应该不会有什么杀人夺宝的企图,但是小心为妙。

    元沛感觉自己的心灵瞬间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但很快他又振作起来,满怀希望道:“哦对了,你缺钱,我给房租的!一个月一万……两万怎么样?而且我人脉关系杠杠的,粉丝数百万,有了我你的财运肯定会变好的,再也不用怕穷困潦倒了。”

    提到一个月一两万的房租,元沛还真是戳了下方善水的心口,这几天方善水的淘宝店又是一单生意也无,现在他已经是连广告费都充不起了,再这么下去就要弹尽粮绝了。

    方善水想了想,问:“你刚刚不是提到我马上就有财运,那财运指的是别的事,还是指你现在给我说得这些?”

    元沛闻言表情裂了下,心想肯定不是指他自己啊,不过这让他怎么承认呢!

    要说不是的话,那方善水不是就觉得自己不缺钱了,既然不缺钱他的房租岂不是就没有多大用了?

    元沛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不砸自己的招牌,一副高人风范地样子感叹:“并不是,你的财运另有其事,不过我估计这财到手你就会花出去,以你现在的命格,根本存不住钱。”

    方善水看了元沛两眼,元沛正以为自己没指望了,却听方善水道:“那边那间房给你,你可以明天搬进来,查寝押题之类的就不用了,房租按时就好。”

    元沛忽然抬头,双眼放光地看着方善水,突然觉得方善水这人好帅!天下第二帅!只比他自己差那么一点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