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35章 [防盗]三十五法事毕
    躁动着就快醒来的时候,他看到那个不受他控制的自己,朝着垃圾堆的小孩走了过去,心内一下安定了下来,继续沉眠于这似曾相识的梦中。

    来到了报纸前,他问:【孩子,你在这里在什么?你的家人呢?】

    报纸下的小孩并没有理他,好像在认真地将自己当做一具尸体。

    他等了一会儿没有反应,伸手把报纸掀开。

    那孩子的脸,离近看,伤得比他远看得要严重很多,似乎已经烧得有点神志不清。

    遮光的报纸被掀开,小孩勉强抬头看了他一眼,【……报纸。】

    他伸手把了把小孩纤弱无力的脉搏:【你的伤很严重,得赶紧治疗。】

    小孩打量着他,大而无神的眼睛似乎带着看透人性的寂然,突然,小孩晃了晃,他立刻扶住小孩差点砸落回冰箱上的脑袋,触手的温度滚烫。

    小孩似乎觉得他手心的温度很舒服,有些迷糊地蹭了蹭,随即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避开他的手咳嗽着道:【听说曝尸荒野的话,天风吹着会很痛……你好奇完了,记得帮我盖上报纸,谢谢
主角画风不对。】

    说完,似乎并不觉得自己会被好心人救的小孩渐渐闭上了眼,竟像是没了呼吸。

    心里顿时涌现一股暴戾的破坏欲,很不舒服的感觉,躁动着想要醒来,直到看到自己伸手将小孩抱起来,这才平静了下来。

    ……嗯,抱回棺材里,放起来。

    抱着小孩的人走在熟悉又陌生的道路上,有点迷惑要怎么回山,这时,他突然听到一阵不知何处传来的铃声。

    叮铃叮铃,挺好听,还有点熟悉。

    慢慢地,棺材里的人影,在黑暗中睁开了血红的眼睛。

    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并没有一个孩子……不高兴。

    被红眼睛顺带扫过的黑团瑟瑟发抖,作为一只聻,它可以杀鬼吃鬼,可以吞食孽煞之气,如今却被一只脑袋不清楚的僵尸困在这里耍皮影戏!无论它把自己捏得有多像那人,这只僵尸都蛮不讲理地发脾气,它现在已经被这僵尸吞得只剩下这么一丁点了,再这么下去就完全没有了!

    突然,那长指甲戳了戳它,黑团很想大怒,很想不理,但是……被生吞了几次后,完全提不起反抗心理了。

    影子落地后慢慢拔起,渐渐变成了一个人形,五官渐渐清晰,正是方善水的样子,甚至连面具上的花纹都分毫不差。

    黑影方善水靠近棺材,用和方善水一样的声音道:【师父,你乖乖待在山上,不要离开,我放假会回来看你的。】

    黑影就像是在重复方善水走的那天一样,用同样的声音,同样的姿势,同样的神态,不停说着同样的话。

    【师父……】

    【师父……】

    声音不停重复。

    棺材内的红色眼睛又慢慢闭了起来。

    放假……那是什么时候。

    ·

    “叔公,我们该怎么办?”赵柯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天上一会下流星火球,一会下人头冰雹,还有热毒的强风,一不小心就要将人吹飞,赵柯被吹飞两次摔下来后,感觉自己全身都快要散架了。

    黑衣法师知道他们现在是魂魄出窍的状态,还被困在阵法中,一直在寻找阵中阵纹,但是在李容浩的百般折腾下,黑衣法师的进展非常不顺利。

    甚至不一会,黑衣法师发现天空又掉下来一根长长的红绳,红绳落地后,很快化成另一个黑衣法师和赵柯。

    赵柯惊讶道:“叔公,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两个我们?”

    黑衣法师眼神恨毒:“那做法之人果真歹毒,这是要把我们的魂魄全都召来,将我们赶尽杀绝,不给我们留一点生路啊!”

    赵柯也慌了:“难道我们就这么死在这?”

    “不能坐以待毙,想让我死,我倒要看看他有没这本事
重生之劲敌!”

    黑衣法师目色深沉地看着他被召来的第二个魂魄,这又掉下来的两个魂魄,倒是不像一开始来的黑衣法师和赵柯那样神清识明,因为他俩是主意识的命魂,而这俩则是管肉身的一魄,浑浑噩噩的仿佛两个梦游的呆子。

    黑衣法师一指两魂身后某个方向,对赵柯道:“我们往那边走,这红绳掉下来,倒是让我发现了阵眼所在。”

    赵柯闻言精神一震。

    ……

    李容浩正努力烧纸吹灰,突然咦了一声:“叔,他们好像在往小草人所在的地方跑。”

    叮——铃……

    摇着铃的方善水瞥眼一看:“看样子他发现阵眼了,加把劲别让他们过去,等我再摇来三魄,他们的肉身就会开始停止呼吸,到时想走也走不来了。”

    说话间,又是一根红绳从小草人的脚上脱落。

    方善水改口道:“再摇两魄。”

    这根红绳因为是系在草人的脚上,红绳脱落后并没有飘离草人多远,就落地化成了那法师和赵柯的样子,这下,本就朝着这个方向来的黑衣法师和赵柯,顿时仿佛被打开了视界,在看到新落地的分魂后,他们也明确地看到了分魂身后不远的巨大草人。

    两人发现目标,更加奋力地朝这里跑来。

    李容浩见状也顾不上烧纸浇冰了,赶忙举起电吹风,开始专心地对着黑衣法师和赵柯吹。

    黑衣法师和赵柯眼看着越来越接近草人所在的红圈,忽然一阵仿佛能将血肉融化的热风一吹,两人顿时被卷上高空,重重地摔向远方。

    赵柯刚要从地上爬起来再跑,立刻又和他叔公一起被这风戏弄地呼一下吹飞,两人再次摔在地上。

    赵柯简直快要气炸了,捶着地面大骂:“该死!”

    黑衣法师一直在嘴里默念着咒语,就算被摔得差点岔了气,也强撑着没有断。

    这时,又是一根承载着黑衣法师和赵柯魂魄的红绳落下。

    一直默念咒语的黑衣法师,突然握着手杖一指那根将落未落的红绳,这时,红绳忽然大亮。

    方善水见状不妙,铃也顾不得摇了,赶忙将受不得灵魂冲击的普通人李容浩一脚踢飞。

    砰——

    一声无形的爆炸声扩散,阵中心的草人瞬间炸裂开来,里头被方善水用来施法的骷髅项链,从炸裂的草人中掉落出来,在一地烂碎的稻草中格外显眼。

    黑衣法师一见这东西,立刻大喜,那骷髅项链就是方善水借以作为通道,摄来法师魂魄的介质,既然他能借此摄来,黑衣法师也能借此归去,更何况这骷髅项链本就和他神魂相连。

    法师神念沟通骷髅项链,骷髅项链很快嗡嗡震颤响应起来,不一会,骷髅项链周围就出现一条条的气流卷向黑衣法师剩下的三个分魂
穿进求生游戏肿么破

    方善水不知道还有这种分魂自爆的诡异手段,这种未伤敌先伤己的自残式狠辣邪术,方元清自然是不会教给他,到让他忽略了防范。

    方善水可不想就这么放过这喜欢背后偷袭的黑衣法师,要么不动手,动手就不能再给危险的敌人留下翻盘的机会!

    眼看着黑衣法师就要通过骷髅项链离开,方善水抢过李容浩拿着的吹风机,将吹风机和线的接口处用力拽断,噼里啪啦的电线被他飞速扔向阵纹中心。

    那阵纹中,刚刚被李容浩撒了很多冰粒,如今早就被吹风机的热风吹化成满地的水,电流一挨着,立刻噼里啪啦随着地面水流四窜。

    鬼魂怕雷电,生魂自然也如此,更别提如今黑衣法师和赵柯这种,被方善水一条条分开的分魂残魄,那根本是见光死。

    黑衣法师感觉到危机降临,背心发麻头皮炸起,下意识地就将手中的赵柯推去,想要挡住瞬间劈打过来的电流,但是电流是通过身下几乎要淹没脚腕的水流扩散的,水流到处都是,挡根本挡不住。

    “啊——!”

    被黑衣法师推出去的赵柯瞬间被电流击中粉碎,不过片刻,在赵柯身后黑衣法师,就步了赵柯的后尘。

    阵中的分魂,尽皆不是被阵法强化的电流的一合之敌,在电线噼里啪啦地火花中,纷纷毁灭。

    李容浩看得直发愣,看着电流下的水汽和莫名带着腥味的焦烟,李容浩也不敢靠近。

    刚刚李容浩也想过要用电流来电电这两人呢,因为没找到能用的电线就放弃了,只是完全没想到,电流对分魂的打击这么大,一电就特么电碎了。

    李容浩愣愣地问:“叔?这……这是解决了吗?”

    方善水也松了口气:“算是吧,那法师命魂和三魄都被毁了,虽然肉身可能还有残魄支撑没有断气,也不算活着了。”

    不过,总觉得,似乎忘记了什么。

    方善水想了想,没想起来。

    ·

    “咔擦——”

    桌子上,替身符包裹的木偶碎裂,床上躺着的赵柯立刻浑身一颤醒了过来。

    方善水本身做法并未针对赵柯,赵柯是受黑衣法师的气机影响,才一起被摄魂铃掠走。

    之前,法师曾为赵柯做过替身之法,赵柯在阵中受到电流的致命伤害后,替身符起效,反而带着赵柯回归了本体。

    但是黑衣法师本身却没那么好运了,方善水做法本就是针对于他,就算有替身符他也割裂不了和骷髅项链的联系,无法逃脱。

    赵柯见自己没事,立刻看向窗前的黑衣法师,他还记得刚刚黑衣法师推他去挡电流的一幕,心情不禁有些阴沉:“叔公?”

    坐在赵柯面前的黑衣法师并没有张眼,法师命魂和三魄尽毁,受赵柯声音所惊,他原本无动于衷的身体,突然开始七窍流血,而后毫无知觉地倒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