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33章 三十三请神书
    元沛神情郑重了起来,顿时闭上眼掐指算了算。

    发小潘若一见他这副莫测高深的样子,顿时叫道:“嗨,你又搞什么呢?”

    “安静。”

    元沛将医用餐桌上的饭盒推到一边,大爷似的对潘若伸伸手:“拿纸笔来。”

    潘若无语,给了他纸笔。

    元沛将纸展平说:“都说毒物七步之内必有解药,诚不欺我。若我真当应劫,那叫破我劫难的人,合该就是我的吉星生门所在。”

    潘若好笑道:“应什么劫啊?搞得跟修仙似的。你要知道,你只是算命的半仙儿,你跟人修仙那可是差了好几百万个天桥摆摊的距离。”

    元沛一脸淡定,丝毫不为发小的垃圾话动摇:“你不懂,人人都有劫难,上应天者则为天劫,我这是泄露天机过多要遭天谴了。”

    虽然潘若嘴上说得好像很看轻元沛的算卦本事,但实际还是比较在意的,闻言皱眉道:“怎么会呢,算命的那么多,你能有什么天谴?”

    元沛一脸你很弱智所以我通俗点给你解释的慈祥神情:“这就比方说,你家老爷子想整什么人,都已经安排好怎么一步步暴露出证据将人送进监狱了,你暗戳戳地收了人钱,抹了证据,并把你家老爷子的安排全都打乱。你说你家老爷子是弄死你呢,还是不弄死你呢?”

    潘若想了想:“怎么说也得打断我三条腿吧。”

    “没错。你就这样类比一下:我呢,就好比是老天爷的亲儿子,虽然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连老天爷也偏爱几分,但我知道的太多了,还老坏他事儿,所以终究……”

    潘若接道:“终究要打断你三条腿了。”

    元沛满口红颜薄命地忧伤顿时被噎死腹中:“啊呸!滚滚滚。”

    元沛笔停纸上,闭眼片刻,赫然一笔在纸上写了个字。

    元沛口中默念:“东北方向……”

    “?”潘若凑头看去,元沛纸上赫然写的是一个‘方’字。

    元沛没说话又接着写,等再写完‘善水’俩字,他才张开眼。

    “你帮我找找,在……”元沛拿出手机翻出市区地图,用手写笔在上划拉了下,圈出一个小区,对潘若道,“这里的12号楼,顶层,在第三间房子隔壁给我租一套,如果都有人住的话,多给点钱也帮我弄一套出来,我出院就住到那里去。”

    “好吧。”

    ·

    黑猫已经把鱼啃完了,干干净净连一丝肉皮都没留下。

    啃完鱼的黑猫看起来吃饱喝足,连带对着李容浩都显得亲近了些,走过李容浩时,还用尾巴扫了下他的脚,似乎挺满意他买的鱼
嫡女重生之一世荣华

    李容浩受宠若惊地目送黑猫进入卧室,看着它用尾巴将卧室门关上,十分的不能理解,两条加一起都快六斤重的鱼,也不知道这黑猫怎么塞得下去的。

    这就仿佛看到个一百斤的姑娘,活吞了五六十斤烤肉一样不可思议。

    方善水则在一边准备做法的事。

    那天,那背后的法师通过史文宇脖子上的骷髅项链,作为施法介质控制聻和史文宇,后来由于聻被方善水师父抓走,法师当机立断斩断了自己和施法介质间的神魂联系,如今只剩了一个空壳般的法器,被方善水得到,但是这空壳一般的法器,到底还是留下了些法师身上的痕迹。

    这些痕迹,只要给方善水一根法师的血液,方善水立刻能借之激活法器勾连法师神魂,悄无声息地将法师阴死。

    可惜那法师太警戒,方善水没有得逞,不过方善水得了赵柯的一些骨血,作为法师的三代内亲人,也勉强可用了,就是麻烦了点。

    方善水将兜在黄符中的牙齿一筛,突然牙齿上的血液汇聚成一滴,掉落在装着一丝水的小碟子中,瞬间化开。

    之后,方善水将黄符折叠了起来,把那颗牙齿叠在其中,叠好后,手猛一握,纸符间的牙齿瞬间化为齑粉,而此时纸符也燃烧起来。

    方善水将其扔进刚刚装血水的小碟子,不一会,那碟子中的水和纸灰牙粉混合,变成了红黑色的墨。

    方善水将草人放在一片空白地上,提起符笔沾着那碟墨,就盘腿坐在地上,围绕着草人周围画起阵纹来。

    这阵纹非常繁杂细致,方善水也画得很慢,转眼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李容浩已经帮着方善水将屋里打扫干净,血水什么的都擦干,方善水还在慢慢地画着。

    也没见方善水要再弄个水盆什么的,那边敌人的情况看不到了,这边又看不懂,李容浩顿时有些捉耳挠腮:“方叔,之后我们要怎么办?”

    方善水一边画一边回李容浩:“不急,等我画好。”

    李容浩想看热闹不愿意离开,只能继续看着方善水画阵纹。

    大概又过了两三个小时之后,碟中的最后一丝墨色用尽,方善水也终于画完了,地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古怪的纹路,又好像一堆远古的象形文字,李容浩赶忙要凑上来看,又不敢靠太近。

    方善水:“关灯。”

    李容浩迅速响应,啪地一下,屋内又暗了下来。

    方善水站起了身,又点上了三炷香,朝草人之上的虚空拜了三拜,念道:“冥神借令,髓血为墨,请将提笔,书此人三代亲族。”

    这时,方善水突然拿刀割破自己的手掌,掌中鲜血顷刻而下,低落在他刚刚所画的阵纹之上。

    修道之人的血液都有灵力,更何况是方善水这种年纪轻轻就踏入先天之境的,气血更是充足,这血一献祭,整个屋内顿时又是阴风大做,“呼呼呼——”地风声中,似乎夹杂着又重又轻的无数脚步之声,好像什么牛鬼蛇神都被引来了一样。

    一片黑暗的李容浩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觉得气氛突然不对,竟好像比刚刚血盆倾覆时差点遭遇反噬的情况,更加声势浩大
倾世风华,毒医商妃惑天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容浩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影子,被黑暗簇拥着,出现在方善水面前,阴风骤冷,风声中那糟乱的脚步声却为之一停,一时间,李容浩牙齿不自觉地咯吱咯吱打起颤来。

    阴风之中,方善水的血液一滴一滴滴落在刚画好的阵纹之中,这时,方善水又将刚刚的请辞重复了一遍:“……请将提笔,书此人三代亲族。”

    片刻后,方善水脚下的那堆阵纹,突然发出微亮的黑光,细看去,会发现那些发着光的纹路,竟好像变成了活得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地在地上动。

    而阵纹之中的粗糙草人,草人头突然变成了赵柯的脸,好像是从赵柯的身上拧下了脑袋,按在了草人的头上一样。

    李容浩咯吱咯吱哆嗦着牙齿。

    方善水突然绕着草人走动了起来,随着方善水的走动,立在阵纹中心的草人也跟着转了起来,始终面朝着方善水,只是草人每转一小步,草人的脑袋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会出现了一个和赵柯很像的中年人,那是方善水和李容浩都见过的,赵柯的爹,一会又出现了其他人。

    方善水绕着圈子慢慢走,手中的血也不停地往下滴,空气也越来越阴冷,好像已经不在人间一样,连看不清方善水在做什么的李容浩,都闻到了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心中不免忐忑起来,想要开口问,但是空气中那种无形的压力让李容浩根本无法开口。

    突然,方善水的脚步在一个方位停了下来,草人的脑袋变成了一个没有见过的人,但是草人肚子里的骷髅项链,却冒出了红光。

    “找到了,毕援朝。”方善水松了口气,立刻停下,从口袋里拿出刚刚准备好的七根寸许长的红绳,一根根将红绳系在了草人身上,除了一根混编着赵柯头发的红绳栓在草人脖子上,其他分别系在草人的手足、头顶和腰间。

    “谢神请返……请返……返……”方善水一声之下,屋内阴风又起。

    李容浩看到方善水面前庞大的黑影半天不动,心不禁提了上来,直到方善水连番送了三次,屋内那股阴冷的感觉终于慢慢消散。

    李容浩长出一口气,突然觉得这些邪门玩意他还是不要学了,完全hold不住的感觉。

    方善水:“可以开灯了。”

    李容浩哆哆嗦嗦地打开灯,发现草人还是草人,并没有什么从身体上拧下来的人头。

    反观方善水,好像很习以为常,丝毫不知道害怕一般,用手帕裹好刚止血的掌心后,随即往草人面前盘腿一坐,拿起他的手摇铃,然后就对着草人叮铃叮铃地摇了起来。

    ·

    正在画着替身符的黑衣法师,突然皱起了眉,指着他刚刚躺着的床铺对身边的侄孙赵柯道:“不好,我总有些心神不宁,他怕是不会等到晚上,你快趟上去。”

    赵柯闻言一凛,好不耽搁地照做。

    黑衣法师用手杖将赵柯刚刚踩过的地面一划,然后盘膝坐地,开始念起咒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