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三十章 血水镜
    方善水在大黑的瞪视下,打电话求助了李容浩。

    直到电话那头的李容浩满口答应一会就把烤鱼送来,大黑才满意地喵地了一声,跳下窗台。

    看到碍脚的乌龟在地面上伸着小短爪使劲翻身,却哐啷哐啷怎么也翻不过来的乌龟,大黑爪子一掀,就给它正了过来。

    恢复到正常姿态的乌龟缩回脑袋和手脚,躲在壳里用豆眼看着黑猫,趴在原地一动不动
狼族部落

    方善水见它俩相处愉快,大黑应该不会饿极把乌龟给啃了,就拜托大黑看着点兰花,着手准备干坏事去了。

    大黑这种有些灵性的黑猫,自然是能感应到灵物的不同,遇到了就是机缘,圈地保护还来不及,肯定不会去破坏,方善水也没有担心,吃了他的鱼,就是他的猫,更何况这只债主如今赶都赶不走。

    方善水先将所有的遮光窗帘都拉上,然后进了卫生间。

    昨晚回来的时候,方善水将自己身上的血衣脱下,扔在一个装水的镀金铁盆泡着,盆还是昨天李容浩买回来的。

    这衣服上,几乎全是史文宇的血,如今泡了一夜,衣服上的血渍已经大半入水。

    方善水捞出衣服一拧,然后把衣服扔在一边,将盆端了出去,放在客厅中,早已被他用朱砂画满了诡异血纹的大桌上,血纹程八卦状向八方辅散,只中间留了个放盆的空白。

    方善水点燃三只香,朝着桌上的水盆拜了三拜,香一落桌,仿佛直接插入了桌子中一样,竟稳稳地直立在桌面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扶着它一样。

    “天窥地视,鬼神借目。予我尔闻,魑魅张眼。敕!”

    方善水口中吟念,同时,手里令符瞬间掷入血水盆中。

    纸符赫然燃起蓝色的火焰,随即就好像融化一样,消失在水盆中。

    “呼——”燃香上的烟雾赫然无风自动,飞向水盆,水盆渐渐出现了一堆涟漪,仿佛一堆细小的游魂,正穿过水镜,去到另外的地方。

    随着水盆中的涟漪渐渐增大,血水变得越发浑浊起来,甚至渐渐出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景象。

    方善水食指轻点着盆,仿佛在引导那些不停穿过水盆的游烟去找人一样,口中反复轻念着所寻之人的名字:“史文宇,史文宇,史文宇……”

    慢慢地,涟漪渐渐散去,血盆中的浑浊澄清,水中渐渐出现了一间医院病房的倒影,史文宇满身绷带地躺在病床上,赫然睁开了眼。

    ·

    “医生,我儿子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还不行?”史建城怎么也没想到,不过一天不见,自己本来好好的儿子就满身是伤,气息微弱地躺在床上,而且刚刚还有警察缠着他,说是他儿子涉嫌持凶器伤人,需要他配合调查,史建城简直气得想骂人!

    不过民不与官斗,他也只能忍气吞声地说了自己儿子这些时间的交友状况,情绪状况,没敢把自己心里有鬼的地方说出来。

    史建城隐约觉得,自己儿子的伤多半是和赵柯有关,虽然他和赵柯是合作关系,但是他一直对赵柯心有忌惮、保持距离。可文宇却看不出那小子的歹毒狠辣,只觉得赵柯厉害,就喜欢跟着人混。

    史建城一开始以为,赵柯至少会看在他们是合作的关系上,不会对他儿子怎样,现在看来是他天真了,一个连自己的亲人都会下手算计的家伙,背后又有个厉害的法师撑腰,怎么知道什么叫顾忌!

    史建城后悔不已恨得不行,医生看得眼晕,示意走来走去的史建城静静:“他失血过多,浑身多处骨折和划伤,虽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在自我修复过程中,你耐心等等吧
重穿农家种好田。”

    虽然医生这么说,但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的史建城怎么放得下心。

    史建城的助理在一旁安静地收拾房间,给急得口干舌燥的老板烧水沏茶,史建城却迁怒地直接将杯子扔回给他,大骂:“太烫了,你怎么做事的?不会等凉了再给我!?”

    助理慌手慌脚地捏稳茶杯,唯唯诺诺道:“是,老板。”

    史建城揉了揉眉心,突然挥手示意助理去把病房门关上,然后就拿出手机来,正想给赵柯打电话去质问,这时,床上的史文宇突然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叫了声,“爸……”

    史建城顿时一惊,欢喜地扑到病床前:“文宇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

    窗帘全拉,房门闭锁的昏暗屋子内。

    在史文宇睁眼后,方善水桌上的水盆,涟漪骤歇,清晰地倒影出了醒来的史文宇,史文宇旁边急躁的中年人,和正在关病房门的一个青年。

    见状,方善水轻敲水盆的手指停下,口中也不再念诵史文宇的名字。

    水镜中,史文宇和史建城周身都蒙了层红光,这是水盆的血缘指引,按那红光的深度来看,那中年人,应该是史文宇的父亲。

    方善水侧耳过去,水盆周边传来一股呜呜噜噜的声音,好像有什么小人儿在细声说话一样。

    ·

    史文宇迷迷糊糊地闭了闭眼:“爸,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

    史建城激动地道:“你醒了就好,没事了没事了。文宇,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警察说你持刀伤人,你还记得自己干了什么吗?是不是赵柯逼你做什么?”

    “赵柯……”史文宇闻言,好像有点迟钝地在回想一样,“我跟赵柯提起我有一个古怪的室友,丑得吓人,脸上天天带着个面具。赵柯听了,就细问了我很多关于我室友方善水的事,还说他认识这人,而且这人拿了他叔公的东西,如果我要是能帮他找到那东西,他就让他叔公教我降头术……”

    史建城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怎么这么糊涂!你好好地在学校学本事,学什么降头术!这种邪门东西是你能学的吗?连碰都不能碰!”

    说到这里,史建城又埋怨自己,“哎,都怨我,跟这种人搭上线,给你起了不好的示范。”

    史文宇浑身颤抖起来,好像很冷一样:“爸,我冷,我好冷……”

    史文宇阴煞入体,刚刚醒来的时候反应迟钝没感觉到,这会却骨头缝都颤动了起来。

    史建城顿时急了,赶忙致使助理去叫医生,自己则赶紧打电话给赵柯。

    ·

    李容浩提着烤鱼和早饭迅速赶到方善水的租房,虽然方善水说是不熟悉附近的外卖,让他帮忙预定一下,但是他怎么会放过这个和世叔亲热的机会!

    李容浩见门打开,立刻开心地叫道:“叔
农女小萌妃!咦?”

    门后并没有人,李容浩仔细一看,才发现下头门缝处正给他把门扒开的,竟是一只黑猫。

    黑猫抬起黑亮的眼睛望他:“喵、嗷!”

    猫……猫给他开的门!?

    李容浩震惊了一下,随即他让自己淡定下来。

    嗯,他也是跟着方叔见过世面的人了,怎么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震惊来震惊去的,这不是显得他太没有定力了么!以后方叔要是真收徒,肯定会因此给他打负面分的。

    李容浩低头淡定地和黑猫打招呼:“你好啊,黑猫,我是李容浩。”

    方叔人这么与众不同,养只猫自然也要与众不同。

    黑猫默不吭声地扫了李容浩一眼,似乎懒得搭理他,开了门后,给李容浩留了个优美的背影,就翩然转身入屋。

    李容浩见状心塞了一下,也赶忙进了屋。

    进门之后,李容浩发现屋里非常暗,比玄关处还要暗了好多,越往客厅走,越有一种鬼影幢幢的感觉,李容浩不禁激动了起来!

    看到客厅中,方善水站在桌子边,似乎在认真听什么人说话一样,李容浩正要叫人,方善水突然扭头看了他一眼,食指比了个“嘘”的安静意思。

    李容浩赶忙将张开的嘴闭上,探头看看,见方善水没有阻止他上前,就踮着脚做贼一样地蹭了过去。

    屋内很暗,只有方善水面前桌上的水盆好像在放电影一样发着光,李容浩瞪大眼睛看着,赫然发现里头的人竟还是熟人,那水镜中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不正是他老爸的老对头史建城么。

    李容浩想要提醒方善水,但是顾忌着方善水不让他说话的指示,憋得不行。

    水镜中的史建城,不知道在和什么人打电话,面色很不好,一副想要破口大骂,却不得不强行抑制自己的样子。

    没过一会,史建城挂掉电话,似乎要离开了,对着病床上的儿子和身边的助理开始交待事情。

    这时,方善水突然拿出一个剪好的纸人来,符笔在水盆中的史建城身上轻点,李容浩明显看到史建城扭动了一下,然后就看到方善水用那沾了水的符笔在纸人上写下史建城三个字。

    李容浩顿时眼前一亮,刚刚想要说话而不敢的憋闷,刹那间烟消云散,心道不亏是他方叔,根本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完全用不着自己去提醒。

    然而等方善水将纸人写完,李容浩赫然看到了更加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就见方善水将写好了名字的纸符托在手中一吹,小纸人顿时轻飘飘的飞向了水盆,纸人沉入水镜之下,渐渐越变越小,竟似直接从水盆中穿越到另外一个地方一样。

    李容浩看得傻眼,眼珠都不错一下的盯着。

    沉入水盆下的小纸人飘飘然飞进了镜中世界,一直飘到了史建城身后,贴在了他的背上,李容浩甚至还看到水镜中的史建城回了一下头,好像有所感觉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