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29章 二十九踏先天
    方善水给兰花浇了点水,兰花好像在洗澡一样枝叶舒展地抖了抖,顿时变得更加水灵鲜嫩。

    浇完水,方善水发现刚刚扒在墙角下的乌龟,不知何时已经爬到了他的脚上,一副努力攀山上窗台的执着样。

    方善水无语地抽回脚不给它攀,随即去厨房拿了颗白菜回来
狂魅夫君诱宠妃

    走过来,把又去窗台下扒墙的乌龟转了一百八十度,方善水将白菜放在乌龟的黑豆眼前让它看到。

    发现白菜,乌龟迟疑了下,回头望望窗台上高不可攀的兰花,又望望就在眼前的白菜,最后还是很实际地吭哧吭哧爬去滚白菜了。

    体内所剩不多的阴邪之气,遭到了这股灵气的压制,方善水感觉刚刚真气运转间的滞涩突然不见了,顿时将李容浩买的东西翻出来,现在房子周遭布置了一个隐息阵,然后就开始画符。

    有灵物兰花的香味清神洗灵,方善水感觉自己的状态从来没有这么好过,稍稍静立后,一笔落下,顿时如有神助,最后一笔画完,那画好的黄符,竟好像随着方善水收笔时的笔墨动了起来一样,无风而起,飘然欲升。

    却是笔尽符成,灵风共举。

    直到过了一会,黄符才收敛了灵韵,安静地落回案上。

    方善水一连画了十张驱邪符,直到发现体内的真气几乎用尽,才不得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

    有些意外,明明受了伤真气也不足,方善水却觉得这次画的驱邪符比自己以往画的都好。

    方善水本身最擅长的是平安符,因为这个小时候练得最多,其次是镇魂符和五雷符,因为他比较常用。其他的符,方善水画来水准都还一般。

    驱邪符往日画十成一就不错了,而且画成的那几张,估计效力也达不到师父所画的符纸的十分之一,所以方善水在港城代笔的只有平安符等三种。

    如今驱邪符画十成六,倒是超过镇魂符和五雷符,赶上了他画平安符的几率,连功效也大大提升,虽然还不及师父,但有个师父的三分之一,方善水已经很满意了。

    看样子,以后可以把驱邪符也挂到自己的淘宝店开始销售了,方善水看着符纸中的灵韵点点头。

    腰间被包扎好的伤口早就被血浸湿了,方善水撕下纱布,将画好的驱邪符贴向腰间。

    方善水腰间的伤口愈合得并不太好,周边还有青黑之色。

    在上头贴上驱邪符后,黄色的符纸下好像有一条条青黑色的小虫子钻来钻去,直到钻破纸符,纸符顿时被一簇看不见的火苗点燃,很快变得焦黑。

    方善水连换了三张符,伤口的颜色才恢复正常,体内残余的阴邪煞气,被符纸尽皆拔除干净。

    方善水松了口气,虽然体内灵气已空,他却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福至心灵,方善水当即盘腿坐在床上,面朝着吞云吐雾的灵物兰花,方善水口中默念清静经,五心向天,开始打坐。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

    ……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

    ……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方善水闭目默念了两三遍之后,渐渐运功入定。

    房间里,月亮渐渐升起挂在窗外,在方善水默念经文的时候,月华之精流泻入兰花的花盆中,与花盆聚灵阵中存留的太阳金精相对而动,建成阴阳太极之势,运转不息
嗜宠——金牌狂妻

    兰花在月华下静静地开放,周围的灵气越渐浓厚。

    乌龟在床下一小口一小口地滚着白菜,费尽辛苦终于将白菜滚到窗台下的墙壁上,一边壁咚着白菜,一边不时看一眼兰花。

    肉眼看不见的灵气如云如雾地弥漫在方善水周身,随着他行功运转周天,灵气仿佛受到吸引一般绕着方善水周身旋转,并渐渐如旋涡一样卷流入方善水身体之中,在经脉之中不疾不徐地流转开拓。

    方善水身外慢慢笼罩上一层莹白的光,如玉生辉。

    ·

    青越山上,后山琅琊洞深处的棺材里,不时传出诡异如次声般的嚎叫。

    咯吱咯吱,棺材底似乎有一滩水一样的影子流了出来,是那只被抓到的聻想要逃跑!

    突然,棺材周边的炼尸阵阵纹骤然发亮,聻流淌在地面的影子仿佛受到禁锢灼伤一般,在原地无法动弹地抖了起来,直到炼尸阵红光一灭,聻影瞬间缩回了棺材之中。

    老实地回到了那只有着尖长指甲的手里,任由那手将它搓揉捏扁,不时被指甲在自己不会受凡物所伤的身体上戳出一个洞,两个洞……

    被抓到的聻好像死心了,任凭百般玩弄,它自安静如鸡。

    不过一会,没有再发出诡异嚎叫的棺材里,突然又有黑色如流水般的影子溢出。

    这次,影子在炼尸阵中自由滚动,却丝毫没再受到炼尸阵的攻击。

    不一会,影子好像一个涌动的泥人一般,慢慢地凭地而起,影子就好像是一块正在被揉捏的陶泥,渐渐呈现出人形。

    先是一只眼睛,两只鼻子……

    然后又变成两只眼睛,一只鼻子……

    直到影子渐渐变化,脸部形状越来越像方善水,大概有7、8分相像的时候,影子的变动终于停了下来,立在炼尸阵中不再动弹,好像方善水回到了山上,站在棺材边一样。

    可是过了一会,棺材盖好像突然生气一般猛地掀开条缝,那7、8分像方善水的影子,骤然被吸入棺中,一声比刚刚更凄厉的惨叫后,棺盖砰地合死。

    月亮初上,一直合拢的棺材盖被慢慢推开,不一会,棺材里的人影出来,坐在棺材沿上,捏着一团被吞噬了大半的聻,任由洞内折射而入的月华洒落在自己身上,泛起淡淡荧光。

    长发如水流泻在棺木内外,人影蓦然想打个哈欠。

    嗯,今天起得有点早,困。

    另外……不好吃。

    ·

    方善水清醒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夜,骤然闻到周身一股腥恶之味,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皮肤上多了一层黑赫如蜕的腥渍,随手一擦,黑灰下的皮肤宛如新生。

    方善水感觉肉身前所未有的空灵轻便,那堆腥恶,竟似乎是将他体内无法排出的杂质和暗伤都清理出去后,遗留物的堆积
重生红楼之林黛玉

    方善水站起身想活动活动手脚,脚下一不注意,结实的大理石地板竟被踩碎了一块,方善水顿时一僵,没敢再动,只站在原地轻手轻脚地适应了一下身体的新力道。

    这几日住校军训,几乎没有时间静心修行,如今受伤之后,耗尽真气后纳灵气修行,一逸一劳间,竟然破而后立,倒是因祸得福。

    方善水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同,除了力气大增,行功运转速度比以前快了数倍外,丹田内的真气也变少了,却少而凝聚,仔细一感应,赫然发现原本庞然的后天之气,如今都化作了一缕缕稀少的先天之气。

    一夜之间,方善水竟是从后天之境跨过天堑,入了先天。

    方善水心内惊喜,虽然师父一直说他修行速度很快,但是他已经卡在后天之境很久了,如今成功突破,倒是……倒是……嗯,倒是找那邪修麻烦的时候,要容易许多!

    方善水起身去了浴室,此刻他身上的气味着实难闻,虽然能龟息闭气,但还是很脏。

    洗澡的时候,方善水感觉自己脸上的火伤疤痕一直在痒,仿佛下头的皮肉里,有很多小蚂蚁正一点点地爬来爬去。

    亏得方善水修行深,颇有些定力,换了其他人,估计已经忍不住去抠挖疤痕了。

    洗完澡,方善水才对着镜子敲了敲自己面上的疤壳,硬硬的,感觉仍然和皮肉融合的很深,丝毫没有脱落的迹象。

    不过,疤下皮肤发痒,这是好现象,说明疤下的皮肉又开始重新生长了,除了突破时洗精伐髓的影响,方善水能感觉到,如今体内的先天之气,对他这些暗伤也有不小的修复作用。

    只要方善水不断修行,慢慢炼化更多的先天之气,他脸上这负累了十三年的疤壳,早晚会完全痊愈脱落。

    方善水对此很是平静,感觉无悲无喜,只是有一件事却令他不太满意。

    方善水看看自己除去污渍后变得白白嫩嫩的皮肤,不太满意上手一捏,发现以自己七成的力道,居然只在这嫩乎乎的皮肤上捏出了一点红印子,这才高兴。

    看着不中用算什么,实际中用就行。

    正穿着衣服,方善水突然听到浴室外传来熟悉的猫叫声。

    打开门一看,方善水赫然发现大黑不知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它正垫脚站在兰花旁边的窗台上,一爪子挥出,将不知怎么爬到窗台边的置物架上伸脑袋的乌龟,当头拍了下去。

    乌龟哐地从置物架上被拍了下来,缩头缩脚肚皮朝天地砸在地上,圆圆地龟壳好像不倒翁一样,在地上转来转去晃了好几圈。

    方善水:“大黑。”

    大黑猫这才将注视着乌龟的眼神转向了方善水,不满地“喵、嗷~”一声,好像在埋怨方善水居然抛下它偷跑。

    方善水突然想起来昨天忘记喂大黑了,去了医院后就直接回了租房。

    不过他在屋里设置了隐息阵,也不知大黑是怎么找到他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