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27章 二十七虚空手
    一间暗室内,一名黑衣老人正盘腿坐在火堆前,将手中的电脑扔给了身边的侄孙,方善水宿舍里的几台电脑尽皆毁坏,如今电脑里已经看不到那边的情形了。

    老人沉吟:“这小子什么来历?他的五雷咒似乎和一般门派的不太一样,竟然能破了我用聻控制的血魂咒。”

    赵柯:“叔公,那天我和我爸去李家,正好看到他,李书岳那老头对他非常亲热,拉着手直叫贤侄。莫非他有什么厉害的师门?”

    老人不屑一顾:“李书岳一个制造低级法器的外道,能结识什么厉害的人物?若真是如此,我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赵柯皱眉阴深道:“叔公,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杀了他!既然得罪了,自然不能留下活口。不过是个毛头小儿,我还能怕了他不成
情意款款,首席的小淘妻!”老人枯瘦的手抓起一把粉末状的东西,往面前火堆一扔,火焰腾地暴起,大幅燃烧的形状,仿佛生成了一个有头有脸的鬼怪,在噼里啪啦的燃烧声中发出呼呼唳啸。

    ·

    713的宿舍门被炸开,惹来轩然大波,7楼的不少人都探头来看,尤其是713对门的。

    “哥们,你们这是在搞什么东东?”

    “是不是煤气爆炸啦?”

    方善水检查了下常豪,确定无事,就想要去找找史文宇,但刚走出房门,就被一堆受炸门声惊动而涌来的人群围住。

    有些人探头看到713的宿舍里到处是焦黑的血迹,还有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常豪,顿时尖叫出声,呼喊着去叫老师,甚至有的还要打电话报警,就在这混乱时候,方善水突然听到不知谁对自己说:【小心!那只怪物就在人群里,别让……任何人靠近你……】

    话音刚落,方善水顿时有种危险的预感,身后突然有风感,方善水顺势一侧,左手如闪电擒住背后袭来的攻击,压轴一撇,咔擦一声骨折声,右手反手擒住身后偷袭之人的脖子,一个过肩摔,哐地将人掀翻在地。

    围在身边的学生被这瞬间发生在周身的伤人事件弄得一怔,纷纷“卧槽”出声,在看到被方善水压制的那人手中有个匕首样的东西,才回过神来,大声吆喝道:“有人持刀伤人,大家快来帮忙呀!”

    还有周遭没有围上去的学生们也在纷纷议论。

    “厉害了我的哥,背后捅刀一下被撂倒,那帅逼是谁!”

    “方善水啊你不知道?军训上打得我们抬不起头,被我们教官恨得咬牙切齿的那个。”

    “原来是他!突然同情那个找死的人了。”

    “捅刀的那是谁?谁认识?哪班的?”

    “要不要再报一下警?”

    ……

    周围的热心同学已经凑上前来,要帮方善水压住他手中那人的手脚,防止方善水气力不足的时候,被那人用刀伤到。

    方善水见状赶忙喝止:“别过来!”

    “我日,鬼啊——!”

    这时,刚刚还很男子气概的男生们,突然有两个发出凄厉的尖叫声,把周围不明所以的人也吓了一跳。

    就见方善水手中被他卡住脖子的那人,原本正常的脸色突然一变,冒出一股黑气来,然后那人的脸皮就好像凭空被扒下一层似的,竟完全变了张脸——正是刚刚消失的那个史文宇。

    史文宇脸上青黑,到处都是被划出的血痕,血痕凸出,里头虬扎的青筋好像从伤□□出,仿佛一条条老树根盘踞其间,表情恐怖择人而噬,简直犹如人间夜叉。

    在周围同学惊叫着纷纷踉跄后退的时候,史文宇身下的影子突然仿佛活物一样分散四窜,眼看着一团团黑影在众人的脚下乱窜,男生们都吓得跺脚乱跳,一边大骂,一边及拉着拖鞋登登登地狂奔,生怕被黑影跑到自己的脚下。

    因为这番乱象,围在外头的人倒是快速跑离,围在里头的人确实乱成一团,挤挤撞撞的,差点发生了小规模踩踏事故,好些人差点没栽倒,方善水都被撞到了好几次,还有个人不知被谁绊倒,直接砸到方善水肩上来
最强兵王

    方善水立刻扶了那学生一把。

    “谢谢谢谢!”那同学道着谢,突然,被方善水压制的史文宇身上腾起大火,方善水掐住史文宇脖子的手一痛,下意识地缩回,怪物一样的史文宇趁势而起,立刻向方善水扑抱过来。

    方善水本想将身边的同学推开,没想到他竟然反应比自己还快,眼见着火势汹汹向两人烧来,大叫着“快闪开”就用力要将方善水撞向一边。

    方善水看到史文宇因为他被撞开,转而扑向了那个同学,赶忙分手一带,将那同学扯到身后。

    那同学和方善水错身而过的时候,方善水看了眼史文宇,突然发现不对……史文宇手中那把带着阴邪之气的匕首呢?

    腰间突然一痛。

    方善水闷哼一声,只觉浑身一股阴煞之气如溃堤之洪水,轰然灌入四肢百骸,一股冷寒彻骨的感觉顿时袭入灵魂。

    ·

    黑衣老人嘿嘿冷笑:“抓住了……”

    赵柯眼前一亮:“叔公,怎么样了?”

    黑衣老人没理会赵柯,嘴巴咕噜噜地飞快念起听不清明的咒语来,蓦然将手边一晚血喝下,忽而张口喷向他眼前火焰形状如人的古怪火堆。

    ·

    方善水中招的瞬间,忽然发现他手中抓着的那个同学,脸上也突然变了个样子,变成了另外一个史文宇。

    趁方善水不备偷袭得手之后,这个史文宇忽然面无表情地抱住方善水,而后,他身上也轰然腾起大火,整个人仿佛自燃一般,只是这火却不似明火,火焰发绿,火势张扬而出,成了个人脸形状,忽而顺着方善水腰间被阴邪之器刺中的伤口侵袭入方善水的身体。

    方善水浑身僵硬,那匕首不知是何材料造成,一被刺伤,方善水就仿佛被冻僵了一般,想要用血画符,然而手脚却被史文宇身下的聻的影子咬住,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阴煞的绿火侵入自己体内。

    【小子,去死吧!】绿火入体后,方善水突然又听到了那个消失的老人声音,如夜枭般笑声仿佛直接从方善水自己的脑海里冒出来。

    方善水眼前一黑,身体颤动间,魂魄仿佛被什么东西扯动,拉拽出体内。

    然而这时,方善水突然看到识海的一片黑暗中,有一根线连在他的灵魂之内,也一起被那绿火拽动。

    【咦,这是什么?】

    法师发现有那根线连着方善水的灵魂,他根本无法用绿火将方善水的灵魂拽出,修行之人的灵魂可是大补之物,尤其如方善水这般气血充足,本就受了伤的法师怎甘心放过这等灵丹妙药。

    方善水感觉到灵魂内的绿火突然一涨,疯狂地烧着他灵魂中被捆系的红线,红线一颤,这时,方善水好像突然看到,黑暗中有一双眼睛蓦地张开,血红的双眸从遥远的地方注视着自己
[美娱]影后

    【啊——!】

    这时,方善水的识海中,忽而红光大胜,纠缠在他魂魄间的绿火骤然间熄灭,方善水的意识也瞬间脱离束缚,醒转过来。

    ·

    暗室内,火堆前的黑衣老人忽然惨叫一声,连吐三口黑血,委顿在地。

    “叔公!”赵柯吓了一跳,赶忙扶住黑衣老人,“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老人吐着血捂住自己同样流血的眼睛,恨声道:“该死!那小子身上定是有法宝,破了我的咒魂术。”

    “那现在怎么办?”

    老人:“咳咳,放心,他此时也受了伤,你先派人去找他麻烦,待我养好伤,再亲自料理了他。”

    “不好!他法宝厉害,我的聻也被毁了!”老人又是一声惨叫,整个人仿佛被什么东西一把攥住,骨头好像一根根被捏碎般咔咔作响,赵柯目眦俱裂,吓得魂胆皆颤。

    这时,老人赫然从怀里扔出一只木制的黑色人偶来,将木偶扔进眼前的火堆中。

    黑色的人偶本是一张笑脸,被老人扔出后,在火堆燃烧下,忽地变成一张哭脸,咔擦咔擦,瞬间裂成了三五块,然后在火焰中被烧成焦黑。

    老人这才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目光露出阴毒痛恨之色,那只聻和他性命双修,且极为难得,如今被毁,不知让他最近一段时间的修养白费,还加重了他的伤势,“该死小儿!我不会放过你的!”

    ·

    方善水的意识从识海中脱离出来后,他眼前的两个史文宇尽皆倒了下去,那只附身在人影中控制人的聻,似乎受到背后法师的命令想要逃跑,但是这时,方善水胸膛处,突然有一只青白的手仿佛划开虚空伸了出来,那手好像是虚幻的投影一样,然而却能一把抓住那只想要逃跑的聻,让它逃脱不得。

    聻在那手掌黑长的指甲中嚎叫挣扎,直到被那只握紧的手抓成一滩烂泥,之后,这烂泥一样的聻,才被那只缩回方善水胸膛的手,拖拽进虚空之中。

    “师父?”

    方善水看着那只虚幻的手咳了咳,那只正在缩回虚空的手顿了顿,而后就消失了。

    方善水腰间的伤口发黑,虽然被救及时,但是方善水也受了不轻的伤,神魂中一股阴煞之气缠绕不去,竟是和他身上的背晦之气交杂在一起,开始蚕食他所剩不多的真气。

    这时,方善水似乎感到好像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浑身一震,体内肆虐的阴煞之气竟仿佛老鼠见了猫,被瞬间清扫了一遍,片刻间,方善水就觉得自己身体里严重的伤势好了大半。

    回头,身后并没有人,也没有什么拍他肩膀的手,好像……应该还是师父?

    不知道按照方氏的炼尸之法炼尸后,他和师父究竟有了什么联系,竟然能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

    方善水呼了口气,今天真是大意,差点就阴沟里翻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