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26章 二十六血阴影
    租的房子先到站,方善水回租房将自己的仙女提篮和乌龟安置好,而后步行回校。

    踏进寝室楼的时候,方善水蓦然感觉有些不对,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并没有发现什么浓烈的阴煞之气。

    方善水停了停,退出楼外,抬头看看整栋宿舍楼。

    方善水其实没怎么学过望气的功夫,全靠眼睛的天赋,但是自从小时候一只眼睛被烧伤后,这种天赋就时灵时不灵了。

    方善水站了半天,宿舍楼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只有楼后的花坛,被宿舍楼的影子遮挡,偶尔可在阴暗角落发现一丝黑气,但是都在正常范围,这种程度,连危险都算不上。

    方善水摇摇头,走上宿舍楼。

    下午宿舍楼里人不多,方善水只是偶尔遇到两三个上下楼梯的人,看着都毫无异常。

    打开713寝室门的时候,方善水忽然闻到一股香甜得发腻的气息,顿时皱了下眉。

    屋内关着窗,灯也没开,显得有些昏暗。

    寝室里只有常豪在,他正开着电脑打游戏,听到方善水开门,常豪头也没回地打了声招呼:“回来了。”

    方善水“嗯”了一声,问:“屋里什么味道这么香?”

    常豪噼里啪啦地打着电脑:“刚史文宇拖地呢,不知道在拖把里滴了什么香精,都快把我熏死了。”

    方善水看了四周一眼,问常豪:“今天有遇到什么不对吗?”

    常豪:“没有啊。”

    方善水走过常豪的时候,目光一闪,突然拍了常豪一下,常豪转头,一脸奇怪地问:“怎么了?”

    方善水不经意地扫了眼电脑屏幕,明明他面前的常豪已经转过头来看着他了,可是电脑屏幕闪烁的彩光倒影里,他看到了常豪扭曲着的涕泪纵横的脸——就好像一个人的脖子上,突然多了前后两个脑袋!

    方善水并未露出异样,只是一边挠痒一般抓了抓自己的脖子,一边指指电脑问:“你游戏人物怎么卡住了?”

    屏幕上常豪的那个男剑客,不知怎么卡在了石头缝里,左右走走不动,好像一只串在草秆上的蚂蚱。

    常豪闻言卡壳了一下,很快气愤道:“这垃圾游戏,优化太差,这会怎么都走不动了。”

    方善水收回挠痒的手,道:“我来帮你试试。”

    闻言,倒影中的常豪脸上露出一丝奇怪和着急,而正对着方善水的常豪,却开心地让开一点位置急道:“那太好了,你快过来。”

    方善水倾身向前,手伸向键盘,眼见着越来越近,常豪看着身下的影子和方善水的影子融合,脸上慢慢露出一抹如人偶版的诡笑,见方善水还毫无所觉的样子,脚下的影子忽然就朝着方善水袭身而上
荣香

    可下一刻,常豪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他看着方善水突然一脚踩向地上暴起的黑影,那无形无质的影子,竟仿佛活物一样被方善水一脚踏烂!

    常豪嘴里顿时发出凄厉如鬼嚎的惨叫,仿佛地上被方善水踏碎的,根本不是他的影子,而是他自己。

    方善水赫然伸手,蕴含一丝真气的手捏住常豪的脖子,撕拉一声,仿佛赫然从常豪身上揭下一层皮来,那层人皮被扒下后顷刻间化为黑雾,一离开常豪就消散了。

    只是这时常豪仍然没有恢复正常,他的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仿佛老人般的低沉声音,冷道:“虚空画符,小子,挺有能耐……”

    方善水掩住自己破了个血口的手指,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反问:“你是什么人,为何找我麻烦?”

    常豪嘴里的那个老人声音发出夜枭般的诡笑:“你拿了我的东西,还道我为何找你麻烦?”

    方善水皱眉,转眼就想到了老人所说的是何物:“那琉璃骨是你的?你和李家人有什么冤仇,为什么要用琉璃骨害他们?”

    “哼,多管闲事,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那老人并不给方善水拖延时间的机会,冷哼一声后,他的声音忽然远去。

    这时,常豪脸上的表情消失,昏倒向地,连带着他身下的影子也偏离了位置。

    方善水下意识要拉住他,然而这一动,脚下被他踏碎的黑影,竟仿佛抓到机会一般,突然间四分五裂,像呼啦散开的游魂般攸地八方窜逃。

    方善水只来得及抓住一两个,其余皆消失在屋内静物的阴影之中。

    寝室大门哐当一声无风自闭。

    门关后,地面被阴影掩盖的幻觉霎时消失,屋内完全变了个环境一样,地上竟全是鲜血!

    刚刚方善水进屋时闻到的香甜的发腻的气息,原来是用来掩盖这血腥味的,门一关,整个寝室顿成瓮中捉鳖之局。

    地上的血色不像是什么阵纹,倒是仿佛无数张有鼻子有眼的人脸,门关上后,这些血色的影子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一个,两个,三个……慢慢塞满了屋子,想要将方善水团团围住。

    今日出门时去的急,并没带符纸在身上,刚刚也是靠着挫开食指上还没好全的血痕,在颈下画了个镇魂符,才守株待兔地压制住了敌人的偷袭。

    方善水用真气拍散了几个靠得最近的血影,一扯拉下床上的被子,被子往周围血影头上一盖,血影竟像是虚无之物一样穿被而过,根本没被阻挡,这时方善水迅速地将颈间血符印在掌心,拍在被子上,血符在被子上突然发光,那些被子盖住的血影,顿时受原本碰触不到它们的被褥所困,不能再往前进,甚至其他血影只要走入被子的范围,就会被困住。

    【哈哈,我还以为你真有虚空画符的本事,没想到竟是个花架子。小子,慢慢享受吧!这才刚开始。】

    虚空中不知何处传来了老人的声音,在他的声音中,后头那些没有被方善水困住的血影,顿时仿佛受了刺激一般发疯起来,从左左右右的墙上爬向方善水,速度极快
娘子有钱

    方善水赶忙冲向了自己的柜子。

    如今被一群血影所困,方善水根本就没有画符的机会,尤其雷符难成,周围阴气又胜,难以画成,他只能去找自己放好的符纸。

    打开衣柜的时候,突然从衣柜中窜出一个黑影,一刀捅向方善水,那居然是一个活人,正是不知道哪去的史文宇。

    史文宇浑身黑气弥漫血痕满身,但是脸上却带着诡异的笑容,他这么大的人,竟仿佛练了缩骨功一样藏进了衣柜里等着偷袭方善水。

    早有防备的方善水眼疾手快躲过黑影的袭击,反手抓住史文宇的胳膊用力一拧,想要缴了他的武器。只是史文宇的手被拧了快一百八十度,竟完全不知道痛一般,手中的刀子始终不松。

    而平常像个文弱书生的史文宇,如今也变得力大无穷起来,硬扛着方善水的压制猛烈挣扎,差点撞到了两个连着的床柜,桌子上的电脑物件掉了一地,一接触到地面的血色,立刻仿佛进了水一样噼啪作响,方善水差点压制不住乱撞的史文宇,只得加大了真气压制。

    史文宇下身蓦然如蛇一般以非人类的姿势一扭,脚踢向方善水,带着裂风爆响,一下踢碎了方善水身后的床柱,力道极其之大。

    方善水躲过史文宇的袭击后,毫不客气地一脚踹断了史文宇的腿骨,喀吧一声的脆响中,他快速地扯出了他留在柜子中的袋子。

    方善水直接将袋子中的符纸一撒而出,纷纷扬扬的纸符顿如雨下。

    【没用的,这可是我辛苦炼制成的聻,根本不惧人间法术。上次因为有阴器束缚让你占了便宜,你以为我的聻真是这么好对付的吗?】老人的声音又不知从何处传来,尖利地笑了两声。

    “天火雷神,地火雷神,五雷降灵,锁鬼关精。五帝敕下,斩邪灭精。”

    整个室内的阴邪之气,在方善水念咒之间,赫然为之一顿,这让那个还在尖笑着的老头,笑声蓦然止住。

    方善水喝道:“雷霆召来!”

    百张纸符中,三张在空中还没有落下的五雷符顿时大灵,数道紫光天雷凭空而现。

    “轰——!”

    整个宿舍仿佛发生了连环爆炸,地上原本密布的血绘仿佛导入燃气里的火油,血影在肆虐的雷霆下被一一撕碎,染满血纹的宿舍门,更是直接被炸飞出去。

    【你是何门派!?这是……嗞啦……】

    刚刚还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老人声音,此时随着桌上的电脑尽皆炸坏,滋滋几声再没了动静。

    原来,这不知名的法师除了一开始是借着常豪之口发声,后头的竟都是用着电脑通话装神弄鬼。

    虽然大门的禁制破了,屋内的血影也都被雷霆撕毁,但是方善水并没有放松警惕。

    那法师说得没错,他解开了束缚的聻,确实不怎么畏惧人间法术,在刚刚方善水的雷霆肆虐中,史文宇突然消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