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25章 二十五兰龟石
    正当方善水为两百万的价钱郁闷的时候,那老板突然变了个态度,指着附近的一小盆兰花对他面前的买家推荐道:“如果你真喜欢我这仙女提篮的话,要不看看这盆?”

    方善水一愣,刚刚他的注意力全被那两百万的孤品兰花吸引,现在一看,那孤品兰花附近的小花架上,竟还有一小盆和它相似的兰花。

    方善水仔细观察,那盆兰花似乎和仙女提篮系出同源,虽然灵气淡得几乎比其他只是沾染到灵气的花种还稀薄,但也并非如那些花种般是无根飘萍,这让为钱所困的方善水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和老板说话的买家,好像真的挺喜欢那盆孤品兰花,只是两百万太超过他的心理价位,如今看到老板推荐的那一小盆,立刻一喜,拿来细看,但是只看一眼他就变了脸色:“这是你从仙女提篮上扦插出来的?”

    老板支吾了两声,见确实瞒不过行家,只好承认了。

    买家是个爱兰之人,闻言气骂道:“糊涂!你也知道这是从未见过的兰花品种,连习性都还没了解齐全,你就随意扦插,你看看你这盆,根子都要烂了,根本活不了多久,你还推荐我买,也太蒙人了!”

    说着,买家又着急看看那盆主根的仙女提篮,松口气道:“幸好没有伤到那盆主根,不然我看你靠什么去参加今年的博览会。”

    老板被训得讷讷了两声,随即烦躁道:“你别乱说,这盆明明还挺有生气的,精心养护肯定能活。你到底要不要买?”

    买家犹豫了下,又看了看小盆扦插出的仙女提篮,明明根子有点蔫烂了,不知为何花叶却还如此精神,也许真像老板说的,精心养护一段时间,有可能活?

    “多少钱?”

    这时,方善水也走了过来,开始观察起那盆扦插出来的兰花。

    灵气黯淡,根芯微腐,看样子是活不了了。

    老板知道这盆成活几率小的可以忽略不计,本来正犹豫要说几千比较合适,但看到方善水饶有兴趣地逛过来看,顿时张口提价:“三万。”

    买家一听,顿时被气得倒仰,也不再和老板废话,翻脸摔袖就走:“你自己留着吧!我看你能不能养活得了,到时候你尽可以卖两个两百万!”

    老板想挽留那买家,想再讨价还价一番,但买家似乎真被他气到了,根本不给他机会,转眼就疾步走出店门。

    老板无法,只能将目光放在了方善水身上,和颜悦色地搭腔:“小兄弟,你也喜欢我这仙女提篮?”

    方善水点头,老实道:“喜欢,但是我没那么多钱。”

    老板笑道:“哈哈,这有什么,我就喜欢你这种实诚人!看你面善,你要是真心想要,哥哥我给你点优惠又有什么,权当交个朋友了。”

    方善水直截了当:“能便宜多少?我看看我买不买得起。”

    老板一听有戏,反问道:“你能出多少?”

    方善水认真算了算,他身上总共有两万,但他要供应自己日常生活以及淘宝店广告,少说得留下个五千块吧,于是道:“一万五?”

    老板不太满意地道:“兄弟啊,你这是对半给我砍啊,一万五这价钱实在是低了,要不这样吧,两万三,你看怎样?”

    虽然这灵物看似快死了,但到底也是灵物,两万三能买下也是他占便宜,可是,他钱不够啊
帝王九印

    方善水不会讨价还价,也不想多纠缠这些,觉得还是先找人借点钱再来吧,于是摇摇头,没说什么就准备出门。

    老板一看方善水要走,顿时急了:“别走啊!两万?两万要不要。”

    两万。

    这个价格方善水可以接受,就是买了之后估计还是得借钱,不过,方善水觉得这老板做生意似乎不太实诚,有种他要是继续走,老板还会降价的预感,于是方善水脚步丝毫没停地走到门口。

    眼见方善水走出大门人都快看不见了,老板没心情再一万八一万六地试探下去,急忙高喊道:“一万五,就一万五了!”

    话音刚落,本来已经快看不见的方善水秒回头,毫不拿娇道:“支付宝转账吗?”

    老板默了一秒,他以为他这么爽快的降价,方善水会觉得亏了心里不舒服,本还想着要再来几句我真是赔大了什么的安慰安慰方善水,结果方善水如此爽快完全不需要安慰的样子,反而使老板自己有点心里不舒服了。

    ……

    捧着兰花走出店门,方善水来到刚刚在路边看到的一个卖玉石的摊子前。

    摊子上的玉石品质都不太好,花了三百挑了个勉强能用的玉牌,方善水将之在掌中一握,坚硬的玉牌瞬间裂成四块,方善水咬破食指在四块玉牌上分别划了几下,然后就将它们按照一定规律埋在了兰花盆的四个角落里,露出半截在外。

    埋好之后方善水将花盆稍微举高,迎着阳光转动了一定角度,落在盆栽上的阳光依次穿过四块玉石后,顿时仿佛水一样被截留在盆栽中。

    被截留的阳光顺着四块玉牌往返流转,竟仿佛一股金色水流,慢慢浇灌着盆栽内自成的一块小天地。

    在四块玉牌闪烁间,盆中兰花枝叶极为缓慢地动了动,好像在呼吸伸展一样,兰花枝叶上正不断溢散的灵气也为之一顿,整个品相似瞬间提升了一层,如同空山雨后,焕然一新。

    方善水心满意足地抱着兰花看了一会,没有两百万的主根孤品,有个一万五的分枝来栽培也不错。

    方善水等了一会,去隔壁的隔壁买东西的池旭,终于提了只草龟回来了。

    池旭开心地和方善水炫耀:“纯吧,我挑了好半天就看中它了,这只肯定不是染色的。”

    方善水和池旭手中纯黑色的草龟对视了一眼,奇怪地看池旭:“你买这个……炖来吃?”

    池旭讶然道:“吓,怎么会,黑乌龟可是玄武!辟邪镇宅,这是我要送给我哥嫂的新婚礼物。”

    方善水闻言愣了,新婚礼物?送乌龟?

    ……这得是多大仇
官渊

    方善水有些无语地道:“你是暗示你哥要带绿帽子吗?”

    池旭一听也懵了,对啊,他怎么忘记这茬了!

    池旭尴尬了一会,才打着哈哈道:“这是黑的,顶多就是个黑帽子,所以没人会想歪吧?哈哈,你觉得呢?”

    池旭说完,看看方善水的神情,方善水一脸冷漠,显然完全不这么觉得。

    池旭被噎住,看了眼手中安静的黑乌龟,不禁气道:“我听说我哥嫂在新家住的不舒服,老做噩梦,似乎是那地方不太干净,所以我特地从表哥那里打听能镇宅的东西,结果表哥这是耍我玩呢吧。”

    方善水:“你可以送别的镇物。”

    池旭无奈:“不知道什么管用,黑乌龟也是我表哥同事的经验之谈。”

    方善水想了想道:“我陪你找找吧,我对这些比较了解。”

    池旭顿时惊喜起来,“真的?那太谢谢你了啊高手。”

    对于帮自己找到了灵物的池旭,方善水还是很感谢的:“不用客气,你也帮了我大忙。”

    两人又逛了一圈后,方善水帮池旭选了一个泰山石雕的貔貅。

    貔貅雕功还不错,就是眼睛处点睛没点好,留下了点瑕疵,离远看就仿佛盲目一般,很没有□□。

    方善水帮池旭选好后,池旭二话不说就去找店主还价去了,方善水则围着石貔貅拍拍打打,手仿佛带着韵律一般轻震貔貅外壳,一丝丝几乎看不见的灰尘随着方善水的动作簌簌而落。

    将石貔貅全身都震了一遍后,方善水手掌在最后轻拂过石貔貅的眼睛,待他手掌移开,石貔貅突然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就是离近看的时候,好像多了一丝□□,更加活灵活现了。

    池旭付了钱回来抱貔貅时,也惊疑了声,貔貅似乎比刚刚观察的时候好看了点?

    不过随即池旭就不以为意了,觉得应该是方善水刚刚帮他擦了灰,貔貅变干净了才显得不同。

    买好东西,两人一起坐公交回去,池旭抱着他的貔貅,方善水捧着花,顺便帮池旭提着他的乌龟。

    他俩看起来怪怪的,引来了不少回头率。

    “高手,我先下车了啊,今天谢谢你了,再见。”池旭跟方善水告别。

    等池旭下车了之后,方善水突然想起池旭买的乌龟还提在自己手上,方善水想要叫住池旭,但是车上人有点多,一耽搁,车已经开了,也看不见池旭了。

    方善水打通池旭电话,告诉他缘由,池旭这才想起了被自己遗忘的乌龟,毫不在意道:【不用还我了。不能送人,我要它也没用了,高手你直接炖了吃吧,你练武需要营养,送你补身体!就这么说了啊,我还有事先挂了。】

    嘟……嘟……

    方善水默了几秒,拎起笼子,和黑乌龟望着自己的豆眼对视了下,心说,就这么炖了似乎有点残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