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24章 二十四琉璃骨
    元沛在给自己造势一番后,校园论坛立刻出现爆料他是有钱富二代的帖子,长得这么帅,品味这么好,气质这么雅,脾气好好,最重要是有钱!这种高富帅上哪找去。

    果然,校园立刻有一堆迷妹迷弟倒戈向他,元沛满意地看着自己在校园男神榜的排名一路高升,很快就接近了方善水的票数。

    这时,一个喂猫男神主题的视频贴,忽然出现在论坛里。

    元沛扫了眼发帖人,嘴角压了压还是笑了出来,这可不就是他打了招呼特地去拍方善水丑照的人么,有他这边的造势,再加上方善水那边的贬低,一起一伏,肯定就把方善水彻底压下去了!

    哼,跟我斗。

    元沛打开帖子,没看上视频先看评论,但是一堆啊啊啊啊地舔屏,还是让元沛的笑容僵掉了
空间之男神赖上特种兵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好帅啊,简直美哭我了,从没想到对练也能这么美好,想和男神对练,想被男神捏小手。】

    【我敢肯定男神一定学过武!而且造诣颇深,猜测是家学渊源。】

    【男神到底什么来历?好神秘。】

    【据相关人士爆料,男神家中有事来校报道晚了,那天是李教授的家人亲自给学校打电话将他送来的。而且不止一次有人看到大三的风云人物李容浩跑来找方善水,端茶倒水送东西,态度亲近谄媚,张口就叫男神叫叔。】

    【哇,好高的辈分,还是和李教授一家有关的,背景肯定不简单。】

    【啊啊,叔叔,太萌了,好禁忌的感觉。】

    【叔叔我嫁!】

    【我摔倒了,要叔叔亲亲才能起来。】

    ……

    从这个叔叔的称号出现,叫方善水男神的迷妹们,一水改口开始叫叔叔。

    叔,叔你妹的叔!

    元沛咬牙切齿地啃了一大口梨!

    原来辈分也能加分么!早知道他入学时就让常豪这些家伙管自己叫叔!他的辈分也很高好不好。

    等元沛看完视频,发现刚刚因为他高富帅的身份而抬升的票数,很快被方善水一路赶超,论坛里到处都是扒方善水来历身世的帖子,众说纷纭,信誓旦旦,好像都和方善水沾亲带故似的。

    元沛好气啊,又输了,为毛自己总是斗不过心机婊,连他的小弟都一个个倒戈了!

    打通电话,元沛告诉自己不要生气要微笑:“你怎么回事!?”

    【元哥,真对不起啊,我真是从头拍到尾,但硬是没截出一张丑照。你是没在现场不知道,那真是360度无死角的帅,没法亵渎啊!元哥你不会生气吧,哦哦,他也就是武功帅了点,脸肯定比不上元哥你,看他一直带着面具就知道丑的不敢见人,这人心机婊,元哥咱们不要理他。】

    元沛微笑,心说不要理他你还把他拍得这么酷帅,还要传到校园论坛上压我一头。小子,你不错,给我等着。

    啪地挂掉电话,元沛决定按原计划推方善水一把,不是想红么,他帮他。

    ·

    方善水接到有人找自己拍网剧的电话,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来和自己开玩笑的。

    方善水:“抱歉,我不会演戏,也不想拍网剧,你大概找错人了。”

    瘫在床上装死的常豪听了一耳朵,等方善水挂了电话,立刻就凑上来,“兄弟,有人找你演戏?什么人啊,说来听听我帮你把把关。”

    方善水:“碧落影业的褚韩,不过不用把关,我已经拒绝他了
呆萌地主娶花枝。”

    自从方善水在军体拳对练上露了一手,原本怕方善水怕的要命的室友和同学们,态度开始有点改变了,也可能连着几天没再看到方善水面具下的脸,慢慢缓过劲来了。

    这对方善水来说倒是好事,他也不想走到哪里都被人用恐惧的目光盯着。

    “这导演我知道,拍爱情片拍一部火一部,但是最近想不开去拍鬼片,拍一部毁一部……”说到这里常豪卡了下,拍鬼片的导演找上方善水,这不禁让常豪又想起了方善水那张恐怖的脸。

    想一想还真是挺适合,只要方善水摘掉面具往那一站,什么阴森恐怖的氛围都有了,拍鬼片连特效都不用开。

    常豪:“褚韩来找你拍鬼片?演鬼怪boss?”

    方善水想到褚韩劝说他的话,否认道:“不是。似乎是演一个配角,大概就是要被鬼怪吓一吓,叫几声的样子。”

    “不请你演鬼怪,请你去演被鬼怪吓的配角!?”常豪惊讶了,这多可惜啊,太浪费了,什么导演这么没眼光。

    方善水点点头,对演什么角色毫不在意,毕竟他都不会去。

    常豪劝了句:“真的不去拍?这导演既然亲自来找你,应该给不少片酬,听着也不是多难,说不定一炮而红,以后你就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常豪几次在食堂碰到方善水,发现方善水基本只买包子,偶尔买些便宜的米饭素食,但吃得都很少,身上的衣服日用品虽然正常,看不出是次品,但是在吃货常豪眼里,光吃一项,就已经让他给方善水打上了一个穷人的标签。

    常豪本还想着军训一过完就多请方善水出去吃吃饭,没想到方善水会被一个导演看上。

    方善水:“不了,我真不会拍戏,最近也不缺钱。”

    常豪觉得方善水有些打肿脸充胖子,连吃饭都不舍得吃,还能不缺钱?不过见方善水心意已决,常豪也只好作罢。

    方善水确实不缺钱,吃的东西少,那是为了修炼,到了一定阶段,他还要开始辟谷,只是这番作态,却让身边一些人误会了。

    可拍电影,方善水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想过,感觉就是一堆人围着自己,看自己念台词……有些尴尬的样子。

    方善水刚卖出了两张镇魂符,又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何须如此折腾自己。

    对方善水这种以前画张符就能买十多万的土豪来说,就算现在落魄了,画一张卖一万还许久没生意,他也不大能理解金钱的概念,不过是够不够用的问题罢了。

    最重要的是,方善水完全想不通那个导演是怎么找上自己的,还知道自己的手机号,感觉很是莫名,好像有什么人暗地里盯着自己一样。

    可盯着自己的目的,是让他去演戏?

    这逻辑方善水不太明白。

    ·

    军训过得很快,几天时间眨眼过去了,在又经历了几次对练,甚至和教官练了次手后,方善水在学校也算是越来越有名气了
总裁前夫,绝情毒爱

    除了校园男神榜这些暗戳戳的东西,大一的八成的新生,包括八成的教官,都对方善水有所耳闻,这使得方善水最近走在校园里经常会被人关注。

    最近这些日,方善水每晚倒是都能打坐到天亮了,没有再莫名其妙地睡着,也没有再做些古里古怪的梦,只是在他的室友眼里,每天一醒来就能看到他盘膝坐在床铺上,还真是有点怪吓人的。

    为此,雷俊已经抗议了几次了。

    方善水决定还是要尽快租好房子,能够有个自己的私人空间,省得打扰到别人。

    不单是打坐,军训完后他还要重新开始做早课晚课,供奉牌位什么的,是不能再住学校宿舍了。

    就是学校硬性规定大一要住校,时不时会来查寝登记,有些麻烦……

    不管了,先租了房再说吧。

    军训结束,方善水联系好中介,立刻出发去了一个看中房源的小区。

    这小区离学校只有两站地,走路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还算近。

    方善水刚进小区,就遇到了一个熟人。

    “你是,那个高手?”池旭抱着一盆花走过来,看到方善水,立刻高兴地打起招呼。

    “你好。”方善水也认出了和他对练过的池旭,但随即,方善水的目光落在了池旭手中的君子兰上,挺普通的一株花草,但表面浮了层灵气,似乎是和灵物待了段时间后沾染上的。

    这让方善水有点小激动,毕竟灵物难寻,需要机缘才能碰到。

    池旭见方善水关注自己手中的君子兰,不禁笑道:“高手你也喜欢兰花?这是我买给爷爷的,看着品相不错吧。”

    “很好看。”方善水夸赞了一句,随即问道,“这花是在哪里买的?能告诉我地址吗?我也想去买几盆。”

    池旭正愁找不到方法和方善水套近乎呢,闻言立刻积极道:“地方有点偏,我明天正好也要再去一趟,干脆我们一起好了。”

    “好。”方善水感谢了一番,和池旭交换了手机号。

    方善水和池旭告别,然后找中介去看房。

    这次方善水倒是满意了,看得房子是一栋两居室,室内家具一应俱全,在最顶层,还可以随时到楼顶去见见阳光,一般人冬冷夏热,不喜顶层,对方善水来说倒是恰好,方便他晨练做早课。

    方善水感觉适合,不会讲价的他,当即就拍板定下了。

    一个月要两千二的房租,最后押一付三,交了八千八。

    中介也挺高兴,合同签好后,还主动和方善水讲了不少在外租房的注意事项。

    方善水心道,幸好那个买镇魂符的客户已经确认收货,将两万块打到了他账上,不然只剩几百块在身那就尴尬了。

    另外就是明天的花草市场,不知会不会有什么发现,若是有了发现钱却不够,那真是要郁闷了
君子无所不用其极[快穿]

    没想到刚跟常豪说过不缺钱,转眼就被自己打脸。

    方善水尴尬地挠脸,最近他总是钱刚好够花的样子,稍微结余一点,转头就可能有新的出项必须要花钱……看样子五鬼运财术的因果还没有过去。

    本来方善水以为他的淘宝店开张做成一笔买卖后,那因果就该散了,现在的情况他倒是有点没想到。

    按说不应该这样的,一般要穷都是持续破财到倾家荡产,直到还尽所有因果前,财运都不会有起色。

    方善水现在除了手头紧点,也没亏了自己,此外港城房产还在,师父留下的一些法器还在,这些转手出去都是一大笔钱。

    虽然这些都是和师父有关的回忆,就算走投无路,他也不一定会出手,但到底都是他的财富。

    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通过淘宝店赚到钱……难道有什么人在帮他祈福,将他的晦气抵消了大半?

    方善水脑海里不禁出现了六岁前的记忆,以及记忆中的人……但随即他就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方善水将租房稍微打扫了下,然后就关上门赶回宿舍,决定将自己那些不方便放在宿舍的东西,先搬到租房这来。

    ·

    常豪和史文宇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方善水在收拾一些衣物和行礼。

    常豪想起来方善水这几天租房的事,问道:“你租好房子了?现在就要搬走?”

    方善水应了声。

    常豪讶然:“怎么这么急啊,明天就要上课了,今晚说不定会有人来查寝。”

    方善水:“我有些东西放在寝室不方便,先搬过去。如果晚上有人来查寝,能通知我一声吗?”

    史文宇听到方善水的话,眼神闪烁了下,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方善水收拾出来的行礼。

    方善水正和常豪聊天,没有注意史文宇的异样。

    常豪诧异:“你租的很近吗?等他们来查寝再通知,你也赶不及回来了吧?”

    方善水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临时却突然改口一般道:“……很近,可以的。”

    常豪摇头,突然想起元沛来,道:“等等啊,我联系下元哥吧,他的宿舍在二楼,要查寝也是先查他们。到时候我让他通知我一声,可以提前给你打电话。哎对呀!要什么提前通知啊,元哥那算卦能力牛的一逼,直接让他给你算好哪天会查寝不就好了!”

    方善水闻言汗了一下,查寝这种小事也让人算卦,有点太不像话了,赶忙阻止常豪道:“不用了,算卦窥伺天机,不可常为。拿这点小事去麻烦人,说不定会惹人生气。”

    常豪有点突然画风不太对的感觉,都不太能接上方善水的话茬了,呆滞了几秒才道:“天……天机不可泄露是吧?”

    方善水:“嗯。”

    常豪嘴角抽抽:“元哥……元哥他以往什么时候出门会一路绿灯都要算一下,前几天他还说,以后我哪门课不想上,他就帮我起卦测老师的点到规律
你终于来了。这,他这样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方善水:“……”

    方善水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虽然常豪说得那些都不是大事,但是从这些也可以看出,他口中那人对算卦的随便,而且泄露的也很随便。

    窥测天机且泄露出去,容易改变命运的惯性,也容易遭到反噬,就像一条来来往往的道路上,老是有车突然改变行道转弯逆行什么的,总有发生车祸的一天,尤其是在车流量密集,行驶速度快的高速上,那就更加危险。

    就算是修为高深如他师父,除了一些必要事情外,也很少会去起卦预测,而常豪口中的元哥……

    方善水摇摇头:“还是让他小心一点好。”

    常豪受方善水的态度感染,不禁也严肃起来,点头道:“他现在应该在宿舍,我去找他说说。”

    常豪转头出了门,留方善水和史文宇在寝室里。

    史文宇听到方善水刚刚的话,更觉方善水不是一般人,暗道父亲口中忌惮的人,很可能就是方善水,他们要找的东西,也有极大可能就在方善水身上。

    想到这里,史文宇又不禁多看了一眼方善水正在收拾的行礼。

    史文宇一开始以为,就算方善水手里真有他们要找的东西,也不会将之放在宿舍里,所以只想着和方善水多套套近乎打探一二,但刚刚方善水一句‘有些东西不方便放宿舍’,倒是引起了史文宇的怀疑。

    史文宇踱步到阳台去收衣服,正想着有什么办法引走方善水,好让他查探一番方善水的行礼,那边突然就听到了方善水讲电话的声音。

    【高手不好意思啊,我明天有事不能去花鸟市场了,所以要提前到今天,你现在有时间吗?要不我这就带你去?】来电的是刚刚租房时遇到的池旭。

    方善水:“有时间。不过如果麻烦的话,你给我地址就好,我可以自己过去。”

    【那地方真是挺偏的,你一个人可能会被绕晕,走吧走吧还是一起去,你现在在哪?】

    方善水:“在学校宿舍。”

    【我快到校门口了,那我就到校门外公交车站牌处等你吧。】

    方善水应了声好,挂断电话,麻利地将收拾好的行礼,都扔进柜子里锁上,锁上的小钥匙随手拔下来塞进床垫下,拿着手机和必要的东西就出了门。

    在阳台上收衣服的史文宇,直到方善水走了才回过头,不紧不慢地走到寝室门口,将大门反锁。

    史文宇凑到方善水床铺边,在床垫下摸索起来。

    刚刚他虽然刻意没有回头,但一直借着反光留意方善水的举动,隐约知道方善水将钥匙藏在了什么地方。

    不一会儿,史文宇找到了钥匙。

    胖子常豪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史文宇有些紧张,一拿到钥匙就手忙脚乱地打开方善水柜子,快速翻腾起来
穿书之男主总想当我的腿部挂件

    方善水的柜子里有个锁得很严的行李箱,从来没见方善水打开过。

    史文宇扯了半天没扯开,只能先放弃,没过一会,史文宇又看到一个保温杯被慎重地塞在衣服下面。

    赵柯也没告诉他要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让他看到奇怪的东西多留意下,并给了他一个古怪的人头项链护身。

    史文宇拿起保温杯来看了看,很沉,似乎是装得满满的,但从来没见方善水用过这个保温杯,还这个样子放在衣服里,这应该是属于比较奇怪了吧。

    史文宇拧开了杯口,突然觉得浑身一凉,好像周围突然被浸了冷风一般,杯口处,一个朱砂写就的黄符正折叠着塞在那儿,挡住了杯中之物。

    看不见杯子里是什么。

    史文宇有些犹豫要不要将黄符拨开看看究竟?

    虽然身上带着赵柯给的人头项链,但这会儿他心里总觉得瘆的慌……

    史文宇一边观察着杯口上的黄符,一边拿起手机按赵柯的电话,电话还没接通,史文宇突然看到杯口的黄符中心处,似乎变得有些潮湿。

    水汽一点点的氤氲,将黄符打湿,变得有些透明,被遮挡在纸符下的杯中物,也因此隐约可见了。

    史文宇小心地望了望,感觉里面似乎只有水的样子。

    突然!

    湿透的黄符下,砰地冒出一个鸡蛋大的狰狞人头!

    挡在杯口的黄符好像成了一块布,将那乱挣的人头勒在杯中,但似乎有点勒不住了,人头的五官清晰可见——那是史文宇自己的脸!

    “啊!”史文宇吓得脱手扔掉保温杯,那杯中正挣扎着要跳出杯子来咬他的人头,在史文宇扔掉杯子的一刻,好似幻觉一样消失了。

    “砰”地一声,保温杯掉在地上,杯口的黄符震落出来。

    杯中一滩好像是水、又好像是什么透明浆液的东西流出,慢慢流淌到史文宇脚下。

    史文宇惊恐地看着这些液体渐渐和他的影子融为一体,而后瞬间拔地而起,像个怪物一样张牙舞爪地向他扑下来!

    “啊——!”

    ·

    褚韩在电话那头无奈道:【他不愿意演,他也不缺钱,我总不能求着他来吧。我都那么委屈不介意他毫无演技的事了,你要是再让我去求他,那我可要翻脸了。】

    马丹不是炒作想红么,真给你个进入娱乐圈红透半边天的机会,你特么又不要了,你这是在耍我呢!

    元沛简直快气死了,完全没想到方善水会拒绝。

    虽然给的是个丑角,还是个一点用都没有只会作死且看着就让人想一巴掌抽死却一直在碍眼的丑角,但好歹也是个进入娱乐圈的机会吧?也是个红的机会吧?

    那他为什么要拒绝
春风化雨(重生)

    他怎么会拒绝!

    他不是一心想红的心机婊吗!

    元沛想了一天没想通,哎,他自己想进娱乐圈不行,只能汲汲营营一个破破烂烂的校园男神地位,就这还有人和他抢,还抢走了!真是流年不利。

    讨厌的心机婊身在福中不知福。

    “……元哥?”胖子常豪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元沛立刻一个冷眼扫了过去。

    探头进门的常豪被瞪的一缩头,又硬着头皮道:“元哥,刚方善水说,算卦算多了对自己不好,泄露天机容易出事。你天天算那么频繁,会不会对自己很不好?”

    元沛一下坐了起来,看常豪:“方善水?那个心机婊?”

    “啊?”心机婊是说方善水?常豪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跟你说什么?”

    常豪把方善水的原话转述给元沛。

    元沛听了,倒是有点对方善水改观了:“这人倒还不错。他说得对,老是泄露天机对自己不好,但我家气运顶盛,算卦收入的百分之五十我又都捐了出去,除了天天过得穷困潦倒些,我倒是从没有遇到过什么灾祸……”

    常豪听得满头大汗,心说就你还天天过得穷困潦倒,那我不就是天天吃土啃树皮了吗。

    元沛说着说着突然想到一件事,顿时严肃起来:“不对!可能我真的受到影响了,不然方善水一个面具男,怎么就那么轻易地抢走了我的男神之位!”

    常豪:“……”

    说到这里,元沛又振奋了起来,决定自己不能这么轻易地狗带。

    元沛看向常豪:“豪啊,方善水不是想红吗,那他为什么不去演电视?”

    常豪被元沛唤得一抖:“元哥,你知道有导演找他啊,他那么穷,我也建议他去,可他说不会演戏,还说自己不缺钱,所以就……”

    元沛嘴角一抽:“他确实不缺钱。他一身富贵命,身上流转的财运只怕比我还多了。不过他最近破财相甚浓,说穷也确实穷;但是他又命太好,破财也不会让他真穷得完全没钱花,只要钱一不够,立刻会有一堆机缘莫名找到他,缺一万补一万,缺十万补十万的那种,命好吧?”

    常豪听得傻眼:“卧槽,真特么太可气了,怎么会有这种人!这让我这种天天缺钱的可怎么活。”

    元沛:“滚。你好歹都是家里给钱花,我现在只能自己赚,你能有我可怜?”

    常豪闻言嘿嘿不语。

    元沛又接着道:“只是他现在也是不能聚财的相,可以说他赚一万转眼就会花一万,赚十万转眼就要花十万,总也留不住。他今天不缺钱,明天后天肯定又要缺了,到时候你就帮我劝他去演网剧。”

    常豪听得稀罕,又有点奇怪:“元哥,是你给导演推荐方善水的?你是看到他有演鬼片的天赋才推荐他的吗?那你为何不推荐他演反派boss?”

    元沛一愣:“鬼片的反派boss,你是指什么
竹马非君子。”

    常豪:“当然就是演鬼啊,你没见过方善水摘下面具的脸么,哎哟我艹,看了一眼我当天晚上就做了一夜噩梦,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手脚发软。他去演鬼怪,根本不用化妆不用特效,分分钟吓死一群人!”

    “等等,你这意思——方善水长得很丑?”说道最后元沛几乎一字一顿。

    常豪夸张道:“怎么能说丑,只能说恐怖,惨绝人寰的恐怖!”

    元沛脸都绿了,也就是说,他并不是输给一个心机婊,而是输给一个清纯毫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很不一样的丑男!

    ·

    “元哥,你要看方善水的脸你就自己去看,别拉我一起啊,我真不敢再看第二眼了。”胖子常豪被元沛拖拽着前进,纠结地几乎要嘤嘤痛哭了。

    不知道方善水已经离开寝室的常豪和元沛,一路上了七楼。

    到了713,元沛拧了下门把,发现上锁了打不开,立时将常豪扔了过去:“到了,给我开门。”

    常豪不敢反抗元沛淫威,只得拿出钥匙来。

    嘀嘀。

    元沛听到消息声,打开微信一看,是他最近买通的耳报神发的信息,就住在方善水寝室对面楼,窗对窗的那一间。

    【元哥,方善水的寝室里,拍到奇怪的情况。】

    手机上很快传来一张照片,打开大图,元沛眉头一皱,图像上一个元沛稍有些熟的人,正惊恐地看着自己眼前一团黑影,黑影膨胀到那人的两倍,似乎要将其一口吞下。

    刚打开门准备推门而入的常豪,探头一看元沛的手机屏幕,立刻惊叫起来:“这是史文宇!我靠,我寝室怎么了,他面前那是什么鬼玩意儿!?”

    元沛目光扫过脚下,突然发现门缝下不知何时多出了半个黑色的倒影,从影子的方向来看,那应该是一个正面对着他们站在门内的人,但是隔着一扇门,这影子却没有倒影在门内,反而从门缝下钻了出来。

    和常豪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元沛只觉头皮一麻,伸手用力推开常豪。

    然而元沛发现,他根本推不动常豪。

    常豪不知何时不动了,身上仿佛有万金重,面部还维持着刚刚看到手机屏幕时的夸张惊恐表情。

    元沛去推常豪的手,此时仿佛被粘在了常豪身上一般。

    元沛分明看到地上的影子好似活物一样,沿着常豪的身体游弋而上,并顺着他和常豪接触的手,逐渐爬到他的身上来……

    ·

    池旭很是热情,一路上和方善水聊东聊西,没从方善水口中问出什么来,倒是把自己的家底掏空了一半
与影帝合租的日子

    说来也巧,池旭一家都是警察,只有他自己没上警校,反而跑去h大学起了金融。

    不过家学渊源,他的军体拳,擒拿手之类的,都学得很溜,快速撂倒三五个普通人不成问题,所以完全没想到会在军训对练中,一下子栽在了方善水手上。

    方善水上次在车祸现场遇到的黄队长,给了方善水名片的那位,竟还是池旭的表哥。

    池旭轻易败在方善水手上后,回家很是沮丧了一番,正巧遇到表哥上门,一个抱怨自己在学校凄惨落败同年之手,一个感叹车祸时遇到神人力拔山河、硬抗净重快十吨的大货箱。

    两人一聊,有方善水的面具这么显著的特征在,竟发现双方遇到了同一个人。

    “我表哥说,他们后来发现那货箱足有九点三吨,都惊呆了,完全想不通那货箱滚落下来的时候,你是怎么将它抵住的。虽然它滚的不快,底下也有支撑,但你一掌拍得它再不能滚,实在不能想象。高手,你学的是不是什么失传已久的内家功夫啊,降龙十八掌什么的,会不会?”池旭说得带劲,激动地做了个空中劈手刀的姿势。

    “其实……”

    池旭一听方善水要说,赶忙竖耳倾听。

    “我学的是修仙的功夫。”方善水一脸我很正经的样子。

    池旭听得喷了。

    池旭带着方善水方善水转了两班车,大概四五十分钟后,终于到了花鸟市场。

    池旭:“到了,我今早上买君子兰的就是这家店,这家店的花开得特别有生气。”

    琳琅满目的一盆盆花簇,方善水一入店,浑身毛孔都舒畅的张开了,贪婪地吞吸着周遭的气息。

    方善水眼中,偶尔可看到一层薄薄的白气围绕在花簇中。

    有灵物,肯定有。

    只是花草太多,都沾染了灵气,如今混在一起,方善水一时竟分辨不出哪个才是他要找的。

    ——“这个不卖,没有两百万以上你就不用开口了。”

    方善水正眼花缭乱地找着,突然听到老板和人争论,转头一看,目光立刻就移不开了。

    “两百万,你疯了吧!现在国兰才卖多少,以前三四百万的什么大唐凤羽、金沙树菊,如今只要几百几千。又不是几年前了,张口来个两百万以上,老板你也太没诚意了。”那个问价的人被老板狮子大开口气得不轻。

    老板:“这是我在山里找到的孤品兰花,我在历届的兰花博览会上,还从没见过跟我这兰花一样的。你看这品相多好,简直仿佛仙女提篮,踏水而行。所以我不是没诚意,而是真不打算卖,因为我准备带着它参加今年的兰花博览会。除非你能拿出两百万以上的价钱,我才会考虑考虑,没这个价,根本不用提。”

    两百万……

    方善水突然发现,他真是好穷好穷,而穷真是一个好大的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