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23章 二十三军训中
    捏着铜钱根据卦象来到湖边,元沛一眼就发现了方善水,看看方善水对着手机屏幕喜形于色的样子,元沛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血印妖瞳之冥皇傲妃

    心机婊!妥妥的心机婊!

    果然一切早有预谋,看来关于方善水丑怪的传言,也不能信了。

    元沛咬牙,然而他是最了解颜狗这种生物的了,颜即正义!就算你真是心机婊又怎样,她们只看脸又不和你过日子,现在这心机婊大势已成,揭穿他炒作又有什么用。

    ……不行,他不能就这样轻易地狗带!

    元沛思考着,半晌直接坐在了草地上,手中几个铜板在指间来回叮当,不一会,元沛看着方善水的背影用铜钱起了一卦。

    “嗯?水如江河直下,破财像,然水至低处,又汇聚成湖,盈则溢,亏则补……”元沛琢磨了会,有点不甘心地哼了声,怨气道,“真是老天给饭吃,让你破财又不让你饿死,只是想发财却是没门。一身背晦之气,也不知是哪里惹来的果业,竟没坑死他。”

    不过元沛转念一想,他又不是来找方善水晦气的,他是要光明正大地夺回校园男神之首。他这么端雅清贵的人物,要赢自然也得堂堂正正的大势碾压,不能学心机婊。

    想通这点,元沛勾唇一笑,打了几个电话。

    挂掉电话的时候,不远处的方善水还在开心地撸猫,这让元沛又糟心了起来。

    ·

    自从卖出了两张符后,方善水整个人都轻松了些,至少迫在眉睫的租房问题是不用担心了。

    回到寝室的时候,只有史文宇在,不知为何,本来挺倨傲且早上还因为容貌嫌恶他的史文宇,竟意外地和善起来,有种主动结交的感觉,方善水不动声色地应对着,态度不冷不热。

    史文宇虽然掩饰得挺好,但方善水还是看得出他眼中的不耐和阴郁。

    倒是常豪和雷俊,还是怕他怕得要死,多看他一眼都不敢,更遑论结交,倒也正常。

    无事献殷勤,估计别有目的。

    史文宇:“现在还有时间,不如出去吃个宵夜?”

    方善水直接拒绝:“我刚吃过回来。”

    常豪和雷俊仿佛看神经病一样地看了史文宇一眼,想不通史文宇这是哪根筋不对,但随即就当做什么也没听到一样,继续带着耳机闭目塞听,眼不见为净。

    方善水很快洗漱完上床打坐,史文宇想继续搭讪却不知说些什么,只得压抑怒气,暂时放弃。

    熄灯前,雷俊接到一个电话,突然脸色大变起来。本来他的接的时候还漫不经心,似乎只是个陌生电话,接起之后似乎发现打电话的是个熟人,不知是不是追债的债主,搞得雷俊有些鬼鬼祟祟地捂着听筒出门去了。

    常豪这时终于克服了恐惧,按捺不住地八卦道:“雷俊他有个女朋友,我上次也听到过他们打电话,似乎吵架了,雷俊特烦人提他女朋友。”

    史文宇对这种八卦根本懒得搭腔,方善水打坐起来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常豪见没人接话,也就无聊地关了话茬
男神在隔壁:权少宠妻上瘾

    方善水本想要打坐一夜,只是不知为何最近的定力特别差,竟又是不明不白就睡了过去。

    一睡觉方善水又做梦了,梦里模模糊糊的,只隐约记得看到一个很大的黄金棺材,还没等他细细观察,方善水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躺进了那金棺材里。

    这棺材似乎是做的太大了,放两具尸体也绰绰有余,所以就放了两具尸体。

    方善水不知怎么变成了其中之一,不能动不能说话,而他身边那具和他并排躺在一起的尸体,也不动不说话。

    毕竟都是尸体嘛。

    然后就这么转眼过了一夜。

    早起的号声响的时候,方善水感觉自己刚在棺材里睡着,醒来很是没睡饱,白天训练都不太有精神。

    最近总是做这种奇怪的梦,似乎和师父有关,又似乎没关系。

    这是刚离开家,忧思过甚么?

    方善水想到一个人待在山上的师父,有点担心,但是既然下山是来学习的,还是专心吧,至少得等到放假再回去。

    “集合!大操场拉练!向右转,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余教官热火朝天地喊着口号,带着队伍前进。

    一天过去,班级同学对方善水的恐惧还是存在,谁也不愿意和方善水站在一块,哪怕他站在列尾都有人说芒刺在背。

    余教官没法,他是知道方善水那张脸的威力的,也怕把这群孩子吓出毛病来,最后还是让方善水跟在自己背后,然后……他自己也有了点芒刺在背的感觉。

    到了大操场的时候,黑压压地好几只队伍已经到了,大家都穿着一样的衣服,稍隔一点距离基本就谁也认不出来谁了,只有带着面具的方善水,跟在教官身边,很有些辨识度,引来了不少注目。

    这几天教官也教了大家一些军体拳了,时不时会聚在一起示范演练,其他同学都挺淡定,方善水倒是第一次经历。

    几个班级队伍分别各成小集体,绕着操场中心围成圈,留出空白地给教官们施展。

    前两次都是各自带队的教官推选学的好的,这次一个教官突然提议,随便从其他人的队伍里再挑出几个人来对练,这样更能检验各自的教习结果。

    余教官看着某教官指向方善水,不禁面色奇怪道:“你要挑他?”

    本来余教官是没有挑方善水的,感觉有点太欺负人,多不好意思,而且也胜之不武,毕竟他还没怎么来得及教方善水。

    和余教官不怎么对付的那位教官,见状挑衅道:“怎么?怕露怯要我换一个?”

    余教官“呵呵”一声,假笑道:“不用。”

    既然是你自己找虐,何不成全你。

    余教官让还有点不在状况的方善水起立,和班级另外两人站在一起,见方善水精神不太好,其他两人也有些紧张,还安慰了两句,“别担心,就是随便玩玩,练练擒拿,输也输不到哪里去
兰少的呆萌纨绔妻。”

    那边的教官听到余教官说话,顿时嗤笑出声,但也没说什么,估计是觉得余教官对方善水没什么信心,偏要打肿脸充胖子。

    那位教官似乎军体拳教的很好,他随便被挑出的几个学生,摆起架势来也是有模有样,精气神很足,看着都挺能唬人。

    余教官这边三人,除了方善水比较松散,其他两人也都不错,不过这两人明显有下意识远离方善水的趋势,甚至宁愿和对手站在一起,就有点让其他队伍看笑话了,也更加小瞧方善水了。

    本来前几次合练的时候就没见过这号人,突然冒出来,还古里古怪的戴个面具,不少喜欢上学校论坛的,知道方善水是最新上榜的学院男神,就更想给方善水点颜色看看。

    一个人抢到方善水面前,其他几个也想找茬的人,看到他就都退却了。

    “来,咱们俩练练。”抢到位置的池旭,露出白牙对方善水咧嘴一笑,突然抢攻上来。

    这人倒也有分寸,似乎只是想上手将方善水擒拿压制住,露一番丑,然而还没来得及碰到方善水,莫名就被提着领子转悠一圈,反被人压制在掌下了。

    池旭有点懵,直到方善水放开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败了。

    池旭的带队教官眼睛一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他学生们大概只觉得方善水的动作流畅简单,他却看出方善水的举重若轻,跟池旭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不禁瞪了余教官一眼,余教官朝他虚伪地笑笑。

    池旭回过神,说了句“再来一次”就又朝方善水攻去,这次池旭明显用了全力,但还是不到两招就被方善水一拧手腕,擒到背后。

    这下,连普通学生都看出方善水的厉害了,池旭在他们眼里就很出彩了,时常受教官夸奖,方善水却能轻易拿下他,一次是巧合,难道还能次次都是巧合?

    “钱晓,你上。”教官换了个人来,还故作和蔼地对方善水笑笑,“你不介意吧?”

    方善水也对这位教官笑笑,“不介意。”

    然而过会这位教官就笑不出来了,他介意了。

    在一片叫好声中,方善水丝毫不费功夫地又撂倒一个对手。

    其他几个对练一脸铁青,但对上方善水,那是种完全沾不上手的无力,根本毫无翻身之地,他们现在最怕的就是被教官叫去和方善水练手。

    下头的迷妹迷弟们,几乎将崇拜的眼神全贡献给了方善水。

    到对练结束,余教官大笑着拍了拍老对手的肩膀,“下次还继续,到时我让小方让让你们,他现在还不太会把握力道。”

    老对手一口老血含恨吞下,看着余教官意气风发地带队离开。

    回城的路上,余教官还一直在夸奖方善水干得好,这让一直对方善水恐惧有加的同学,也开始对他好奇起来,总算不像昨天那样避之不及。

    方善水倒是记得师父担心他太过孤僻的交待,平时懒得热脸贴人冷脸,如今这一个个的眼神变得火热亲近了,方善水自然也愿意回以微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