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二十章 金棺材
    阴器的事被这么快解决了,连李书岳都没有想到,不得不连连感叹名师出高徒,听得李容浩耳朵都差点起茧子。

    方善水刚刚从瓷罐上拉下来的花纹,如今变成了透明的一滩如琉璃般的水,隐隐泛着七彩的光,看得李书岳老爷子啧啧称叹。

    李书岳:“我只是听说过阴骨鬼器,也是第一次见到实物。这东西据说要用真火或雷击火,将枉死之人的冤魂困住,和遗骨一起煅烧,至冤魂鬼死聻,会和粉末一起融化呈透明琉璃色,又叫琉璃骨。琉璃骨据说根本不怕阳间法术,炼入器物中,会使器物上呈现炼器者想要的光泽和花纹,几乎是一种可以以假乱真的幻术。这种琉璃骨炼成的阴骨鬼器,若不是心有防范,是很难察觉的,因为第一时间感觉不到什么阴煞之气。我本也没有太好的方法对付,没想到贤侄手段了得,如此轻易解决了它。”

    方善水闻言一讶:“这就是琉璃骨?”

    “是啊,琉璃骨炼制困难,需要*力在身,又极易沾染冤孽,法器界早就绝迹了,不知为何又会出现。”李书岳叹了一声。

    方善水满心激动,已经听不进李书岳说什么了。

    琉璃骨是《炼尸大典》中记载的一种材料,可以吸收尸煞冤孽,避天机雷劫,甚至能助炼尸保持清醒,不受血煞影响发狂失控。

    方善水觉得,这琉璃骨也许能助师父早日恢复生前记忆也说不定。

    方善水看向李书岳和李云言:“李叔,这东西你们需要吗?”

    两人连忙摇头,好像方善水在说一个笑话,这种鬼东西要来做什么?

    李容浩倒是有点好奇,但是不知怎么的,他现在有点不好意思和方善水说话
天道[洪荒]

    方善水开心道:“那我拿走了,琉璃骨我正好有用。”

    李书岳和李云言欣然同意,这东西方善水拿去,正好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李书岳:“贤侄你拿着它,可千万要注意安全才是。”

    “李叔你放心。”

    方善水四处看了看,却不知用什么东西装这摊仿佛流质果冻的液体好了。

    这时,一直沉默观察着方善水的李容浩突然道:“我车上有保温杯,可以吗?”

    方善水有点意外:“可以。”

    ·

    李云言和有点扭伤了腰的李书岳都得住院,方善水救了他们一家,说更多感谢也没有多少意义,只能好好记在心里,慢慢报答。

    考虑到方善水第二天还要去军训,眼看快8点半了,就让李容浩拿了保温杯后,顺便先送方善水回学校。

    李容浩这下倒是老实,乖乖地去送方善水。

    临出门的时候,李容浩不知想到什么,趁着方善水不注意,把自己脖子上挂的镶钻黑逆十字架长链,以及手指上的几个耍酷的骷髅戒指,呼啦一下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若无其事地再跟上去。

    离开医院大楼,李容浩跟着方善水沉默地走了一会,突然在一片空旷无人的地方停了下来,方善水奇怪地回头,就见李容浩张大嘴看了自己半天,忽而叫了声:“叔!”

    方善水:……

    本以为李容浩要跟自己说什么的方善水,哑然两秒才找回声音:“不用叫我叔,李叔和我师父是朋友,但辈分方面我们还是各论各的吧,我还没有你年纪大。”

    方善水本来只以为大侄子什么的是李云言他们说着玩,又因为不太擅长插话,就一直没理称呼问题。

    在他想来,反正只是说说,难道李容浩还能真叫他叔不成,好吧,李容浩还真就叫了。

    李容浩叫了声叔后,原本的扭捏仿佛放开了一样,反而嬉皮笑脸地凑上来拍马屁道:“达者为先嘛,叔你救了我爸我爷爷和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叔!叔叔好,叔你这么厉害,有时间也教我两招,不然侄子出去被人欺负了,岂不是丢你的脸。嘿嘿。”

    方善水:……

    然而并不想要这样的大侄子。

    之后,一路上李容浩就没消停过。

    “叔,你手机号多少?”

    “叔,你平常喜欢玩什么?”

    “叔,周末我带你去逛逛呗。”

    “叔,你理理我呀。”

    果然师父说得对,他确实还不太了解这个社会
病有治了

    ·

    方善水拒绝了李容浩的陪同,提着装满琉璃骨的保温杯上了七楼,快回寝室的时候,正好和一个迎面走来的人撞上。

    那是一个很帅的青年,通身雅贵气派,加上那张清俊白净的脸,在一堆来来往往的黑炭中,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原先看着还挺大气的常豪,跟在这青年身后,也瞬间被衬成了小跟班。

    青年一看到方善水,就止住了步子仔细打量起来,半晌,对方善水道:“你的面相很奇怪。”

    青年身后的常豪诧异:“元哥,他脸上还戴着面具,你也看得出来奇怪?”

    青年笑而不语,常豪立刻一排脑袋,“看我说得,元哥你是谁,别说戴着面具,就算戴着头套,人也别想瞒过你的眼睛。”

    青年矜持一笑,回头对常豪道:“此言虽是,但在学校中,不用说得如此高调。”

    “啊哈哈,元哥你总是如此谦虚。”常豪有些生硬地拍着马屁。

    方善水奇怪地看看两人,和自己的室友常豪点头打下招呼,脚步一转就要绕开他们。

    青年突然伸手去拦方善水,挂着让人亲近的微笑说:“同学,能否摘下面具,我为你看下面相,免费的。”

    方善水头也不回:“不用了,脸丑会吓到你。”

    “同学,你乌云照顶,阴煞晦气缠身,若不想法破解,恐恶事缠身,命不久矣。真不让我看?你可不要后悔。”青年一脸高深地反问。

    “我去,这么严重啊元哥?”常豪一听,也担心了起来,见元哥对他的话点头,不禁劝方善水,“兄弟,你就让元哥给你看看吧,元哥是真有本事的人,说不定能帮你避过一劫呢?”

    方善水自然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用五鬼搬运偷了神物却转手丢掉,守棺炼尸在阴地鬼域那么多天,刚刚又收了只聻还正提在手里,这个人说他身上阴煞晦气缠身,倒还真没错,不过他也不怕就是,如果让外人冒然插手,反而可能害了别人。

    方善水仍旧摇头,拒绝了青年。

    青年微笑着让开路,看着方善水离去的背影一会,才带着欲言又止的常豪转身下楼。

    ·

    青越山

    断龙石落下后,山洞内部也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山洞深处,每日都会有月光,从洞顶打开的缝隙中蜿蜒照进,直射在棺材正中。

    一阵云烟雾罩的烟气扩散,棺材中的尸体睁开了血红的眼睛。

    昨天这个时候,那人离开。

    今天他都醒了,为什么那人没有出现……

    不是说很快回来?

    ……骗子
重生之丑夫

    黑暗中的眼睛闭上,顺着意识中某条相连的线去找,不久,他感应到了……那人在他东北方向,挺远的地方。

    为什么要跑那么远呢?

    ……果然是要躲他吧。

    因为他想要咬他,因为他想要喝他的血,因为他是怪物……

    “吱呀呀……”棺盖仿佛腐朽的木门,在凄厉的挣扎声中一点点被打开。

    棺旁蜿蜒的长发如流水落下,在月光下莹莹生光。

    有些僵硬的脚步,似慢似快地走在山洞里,一步步向前,最后,被拦在了发着金光的断龙石前。

    不能靠近。

    血红的眼睛蓦然闪烁着嗜血的光,断龙石上的金光,顿时如同被引燃的火药,存存炸裂!

    轰——!

    ……

    方善水一惊,回头却没有看到人。

    【你在干什么?】

    “哦,我在给我师父打棺材。”方善水听到声音后,古怪地放下了戒心,继续拿起小钉锤,在漆黑地矿洞中吭哧吭哧地砸小金矿。

    那声音闻言沉默了会,然后批评道:【金色的,丑。】

    方善水生气:“怎么丑了,这是24k纯金的。”

    【……没有花纹。】

    方善水看看身后的金棺材,是哦,没有花纹。

    方善水想到这里,手中突然多了个保温杯:“我今天得到了些琉璃骨,等我棺材打好,把琉璃骨炼进去,就有花纹了。”

    【不喜欢金的,也不要花纹。】

    方善水决定参考下这位很有经验的兄台的意见:“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棺材好?银的?”

    【……我的好,我把我的棺材送你。】

    方善水眼前好像突然能看到一个黑色的木头棺材,有点眼熟,嗯,似乎他师父的也是这个款式。

    方善水不要:“你的棺材也是木头做的,跟我师父一样款式,一看就不值钱,嫌弃。”

    【……】

    方善水不理那人了,继续吭哧吭哧地敲他的小金矿,敲着敲着好像敲到了一块硬石头,敲不动了,一转头,一只有着很长的紫黑色指甲的手,递了一个大锤子给他。

    方善水接过:“谢谢,正好需要这个。”

    此时,突然一阵呜呜呜的号声传来,方善水只觉周围一晃,正要醒来,手腕突然被抓住,方善水抬头,还来不及看清抓着自己的那人,朦朦胧胧一眨眼,那长发及膝的梦中人,就变成了墙上已经有些褪色的美少女偶像画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