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十九章 鬼瓷罐
    那是一个大花牡丹纹青花瓷罐,颜色很漂亮,通体典雅华贵,轮廓优美,又带着一股历史沉淀的厚重感,很像是真品。

    这瓶子一出现,方善水拿在手中的摇铃突然自己动了,“叮——铃……”一声,方善水看到他在车祸现场吸收的几缕黑丝,慢慢从铃中飘出来,连上了瓷罐上的牡丹花纹。

    其他三人都没在意方善水这里的动静,大概觉得是方善水没有拿稳铃铛,碰到了。

    李书岳看了看这瓶子,瞳孔猛地放大,声音不太稳定地说:“容浩,你去接点水来。”

    李云言感觉气氛有点不对:“爸,这瓷罐有古怪?”

    李书岳没理他,神情凝重将李容浩接来的水沾了点,涂在瓷罐的青花纹络上,顺着水迹摸去,顿时手一抖。

    方善水看李书岳的反应,就知道李书岳已经清楚了这东西的底细,在对法器的理解上,方善水肯定是比不上李老爷子,虽然也挺好奇这充满阴煞之气的罐子,但只是看着李书岳鉴定,没有插手。

    李容浩奇怪爷爷的反应,也沾了点水跟着上去摸了摸,明明应该是光洁的瓷瓶,但是沾了水的地方,摸着却有些细细的绒毛感,仿佛……生人的皮肤一样!

    李老爷子专注于鉴定罐子,好像完全没注意孙子捣乱的行为,他面色沉肃地又在罐子上叩指轻敲,罐子不时发出正常的‘空空’声,但在敲到罐子某些方位的时候,罐子里头的‘空空’声,就好像变成了扭曲的鬼哭狼嚎声。

    一个罐子怎么有这种响声和触感,太邪门了吧……

    正在摸着罐子的李容浩,头皮发麻地缩回了手指,忍不住看了眼他心中的神棍代言人方善水。

    摸着那瓷罐,李容浩总有种在摸着死人脸的感觉。

    还是错觉么?

    方善水也在观察那瓷罐,没有注意李容浩的小情绪。

    李书岳放下罐子,面无表情地质问李云言:“这瓷罐就是你今天收的?”

    李云言咽了口唾沫,有些虚弱地点点头。

    李书岳面无表情地继续问:“花了多少钱?”

    李云言确定自家老父这是生气了,唯唯诺诺地用手指比了数。

    李书岳蓦然大怒,拐杖差点兜头砸李云言脸上,怒不可遏地喷李云言:“你真是瞎!我让你跟我好好学手艺你瞧不上,跑去弄什么古董,到头来被别人的脏东西坑昏了头!你知道这是什么你就敢收!?还花那么多钱!要不是贤侄慧眼,刚好给了你张符,我今天就光说替你准备后事了!败家玩意儿!”

    李容浩和李云言都被吓了一跳,李云言缩头就躲,李容浩赶忙要拦,只有方善水最淡定,他看得出李书岳拐杖落点根本不在李云言身上
血印妖瞳之冥皇傲妃

    方善水安抚道:“李叔,别生气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既然有人盯上了李哥,就算不用这阴器,也会有其他手段。如今能在没出什么大事的情况下暴露出痕迹,也算是幸运。”

    李书岳也知道确实是这个理,但是他一个制作法器的泰斗,儿子竟差点载在这上头,让他老脸不禁有些挂不住,叹了口气道:“哎,家门不幸。”

    李云言顿时感激地看了方善水一眼。

    李容浩不明白:“等等爷爷,什么是阴器?说有人想用这罐子害我爸爸,一个罐子怎么害人?还有到底是谁要害我爸?”

    李书岳没好气地看了李容浩一眼,解释道:“法器分阴阳,而这阴阳法器中,又有许多不同作用,比如阳者有祈福、求财等等功用,是法器的代表。阴者也有降运、聚煞等不同分类,因为被人忌讳,所以起了个区别于法器的名字,叫做阴器。你爸爸收到的这东西,不但是阴器,还是我听说过的阴器里最邪门的阴骨鬼器。哎,这次真是多亏了贤侄。”

    李书岳一说到这个,就忍不住要再三感谢方善水,这让方善水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李叔,你太客气了,你也帮了我很多。”

    “不就一个罐子吗?起个这么中二的名字,难道还能把人吃了不成?”李容浩心里不是滋味,又忍不住手痒想去摸罐子。

    李书岳恨铁不成钢:“你和你爸真是一样扶不起的阿斗!这东西是用枉死之人的冤魂和尸骨炼制的,你还摸,不怕沾上骨灰吗!?”

    李容浩顿时一哆嗦,连忙收回手。

    李书岳摇摇头,从李云言的脖子上捞出一个小玉葫芦,李云言原还没注意,直到老父拿出,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带在衣服里的白玉葫芦,竟然跟方善水给自己的符纸一样,变成了漆黑,无暇的表面也隐隐有了几丝裂纹。

    “葫芦纳气,原以为能帮你聚聚财运,挡一挡小灾,没想到被这邪物污染了,反而差点害了你。”说着,李书岳将自己手上刻成凶兽图样的玉扳指取下,就要套在李云言手上,“先挡一挡,这阴器的气场已经和你连在一起了,扔也扔不得。等回去,我多找几个老友借点法器,看看能不能断开你和它的联……”

    李书岳的扳指快要给李云言戴上去的时候,方善水突然感到屋内气流不太对。

    “别戴……”方善水赶紧出声阻止,却已经晚了。

    头顶的灯管突然‘砰’地爆裂。

    李云言现在对方善水很是信服,在方善水一出声的时候他就警惕起来,飞快护住老父头脸将人扑在病床上,他自己手臂和后背上则被扎了不少灯管碎片。

    李容浩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意外,咒骂了一声,然而这竟然还只是个开始!

    在李云言戴上李书岳的扳指后,没开窗的病房里似乎无风自起,形成了两股气流对立起来,灯管炸裂一个后,其他几个也纷纷砰砰炸裂,甚至连靠近李云言的水杯也炸裂开来,整个病房内一片狼藉。

    这异常的一幕,太挑战李容浩的世界观了!

    李书岳虽然知道会出现气场相冲的情况,但他自以为祖传下来的扳指足以压下鬼器的气场反噬,只是这鬼器竟出乎意料得厉害
兰少的呆萌纨绔妻

    李书岳大喊:“快,快把扳指脱下。”

    李云言立刻动手,但是扳指仿佛被一股吸力吸在手上一样,憋红了脸使劲也没用:“脱不下来!”

    屋内所有的灯管一一炸裂了,黑暗狂风中,李容浩仿佛看到了无数骷髅头在呼啸来去一样。

    “卧槽。”除了脏话,李容浩都不知道要说别的什么了,他迅速拉起旁边病床的被子护着他爸爸和爷爷,伸手还要去护方善水,却捞了个空。

    黑暗中,“叮铃……”两声,方善水摇了几下铃。

    铃中飘出的黑丝,似乎勾动了散发着乌光的瓷罐上的花纹,铃响之际,屋内相冲的气流突然一顿。

    李容浩隐约看到方善水扔了什么东西到空中。

    方善水:“天火雷神,地火雷神,五雷降灵,锁鬼关精。敕!”

    空中的东西突然自燃一样发出紫色的光,李容浩才发现那是一张符,然后就看到那符纸突然撕裂一般,在空中化成游龙一般的雷霆,轰咔一响,雷如网盖打散黑暗中的阴晦,整个房间顿时大亮。

    李容浩呆滞得嘴巴都忘记合上了,仰头呆望雷霆之下的方善水,仿佛在看上帝。

    就在这时,方善水突然一手抓向了那个散发着不祥黑气的瓷罐。

    在雷光的照射下,那刚刚还雍容华贵的瓷罐,那一朵朵盛放的牡丹青花纹,仿佛是一个个恶鬼纠缠其上,时不时从瓷罐上张牙舞爪地凸显出来,看起来恐怖极了。

    然而在面对方善水抓来的手时,这些如同恶鬼的黑气,却仿佛遇见了老鹰的小鸡,一下被方善水的卡住了脖子。

    方善水喝了一声:“给我出来!”

    用力一拽!

    呼啦啦——瓷罐上恶鬼一样的花纹,顿时被方善水从纠缠的瓶身上直接拽了下来!

    整个瓷罐上的花纹仿佛活物一样被拉下,原本漂亮的青花瓷罐,竟然就在一瞬间褪色成一个灰扑扑的素瓷,甚至不能叫瓷了,粗糙没有一点光泽,好像一个烧得不怎么样的陶罐。

    李容浩忘记合上的下巴彻底掉到了地上,一直对方善水看不太顺眼的李容浩,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卧槽,这简直酷瞎了!

    【啊——!】无声的惨嚎鬼叫,刺得众人耳膜欲裂,然而房中欲散的雷霆又是一闪,对着黑气咔地一声劈下,挣扎不休的黑气顿时一炸,化成一缕水状物,摇摇曳曳地融在方善水手中,终于消停了。

    这时,外头终于能打开房门的护士们,打着电筒望了进来。

    “呀!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看到了满屋狼藉,护士惊叫出声。

    李家三人狼狈地躲在被子下正在起身,手中托着一团不明物体的方善水无辜地站在一旁,不明所以的护士们面面相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